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To Blossom Blue(Chapter 9.1)

第二部 仲夏夜梦

Chapter 9 What are words

 

黄少天从危险半塌陷的建筑物上方掉下去的时候,最先感受到了两件事。第一是他正好看到了夕阳的最后一丝余晖,第二是有个人奋不顾身扑了过来把他给抱住了。

然而被抱住并没有什么实际效用,因为纪念馆在被接二连三的炸弹袭击后,从内到外禁不住一点大的动作,下方彻底塌陷,露出巨大的空洞,上方掉落了无数建筑残渣碎石。那个穿着机甲的人把黄少天尽可能地圈住了,机甲动力启动却无奈于这样的楼层坍塌,他们最后终于停在了一个地方,或者说是卡在了一个狭小的空间里。黄少天动弹不得,身下那位发声问:“伤着没有?”

叶修看了一眼一叶之秋的动力情况,觉得如果是他自己的话,可以直接开足马力从这堆废弃的钢筋混凝土里冲出去。可身上趴了个半身没穿机甲的黄少天,加上这栋建筑物里是否还有没救出来的幸存者让他很犹豫。

“没事,胳膊上有个洞,好像流血了。”黄少天勉强睁开眼,基本什么都看不到,动一下就有砖石碎块从头顶滑落。

“你这叫没事?”叶修穿着机甲,视力比黄少天裸眼要好很多,盯着他胳膊上的血洞,“不行,顾不上那么多了,我带你直接出去吧。”

“等等等等我靠靠靠靠靠!好痛啊!!!”黄少天叫得非常夸张。

叶修被他这反应吓得僵住了,保持目前这个身姿,仰卧在一块摊平的墙面上不动。“你胳膊到底怎么样了?让我看看。”

黄少天左小臂上的确有个血洞,AR15近距离穿透伤,漆黑一片根本不知道有没有击穿动脉。“还行,就是觉得这废墟里空气很糟糕。你说我怎么这么背啊?明明脱了机甲是救小朋友的,偏偏遇上个不长眼的给我来了一枪,千万不要打中我手臂神经啊,刚刚做好的机甲神经刻印,那么多苦头白吃了怎么办?我参加演习就想会不会遇到你了,没想到还真遇上了,咱俩是挺有缘份吧?就是从演习一下到实战了不能好好叙旧有点可惜。”

“……小声说话,节约氧气。”

“哦。”黄少天不发声了。

叶修在通讯器里喊人:“王大眼!大眼!”

黄少天内心刷了一面墙那么多的字幕,都是嫌弃叶秋的——要自己小声讲话自己还喊那么大声,另外微草队长这个外号被他堂而皇之一喊真的特别尴尬。

王杰希正指挥人救援,还安排人去找专业的搜救队来。“你没事吧?”

“我没事,但是我身上还挂了个伤号。”

“要紧吗?”

“你问的什么问题?这楼里还有学生吗?我能不能现在就飞出来?”

“红外线探测仪扫过了,有其他伤员在。”

叶修想骂人了:“那怎么办?我这不能动啊?”

“你身上那个伤员伤势如何?”

“这下面又黑又挤,我没办法查。”

“你还是要给他看看的……”王杰希也很无奈。

“好吧。”叶修有气无力,“你快点把专业搜救队找来,我对你的营救水平很担心。”

“那我走了。”

“别别别啊!”

“我去找搜救队,还有救火队,你坚持一下。”

“你给我接个医疗队的来,我怕伤员坚持不住。”

王杰希叫了微草的医疗队长,听叶队长在下面一顿描述打断了他:“叶神,您别急,您现在看得清楚伤口情况吗?”

黄少天此时忽觉有些反胃:“是不是失血过多引起的?”

叶修把右侧头盔的探照灯打开了:“我只有随身携带的医药包。”

医疗队长指挥叶秋先给黄少天打止血喷雾,叶队长狂呼:“血洞太大了,喷雾可能效果不好。”

“我让你打你就打!酒精棉把洞堵好!再喷止血的!”

逼仄的空间里叶修只能动一只右手,动作缓慢又犹豫,不断问黄少天能不能撑住,是不是真的很痛。

黄少天觉得有点头晕:“是不是刚刚说话说太多了?” 

“黄少天,你能把自己说到缺氧,你真是个人才。” 

“可能不止是因为缺氧。”黄少天脑海里浮现出刚刚瞥见的最后一抹余晖,金灿灿的光如同金子一样落到眼前,进而变成耀眼的星,一闪一闪跳动,争先恐后向他说着话,只是他两耳瞬间耳鸣一般什么都听不到。

“黄少天?黄少天!少天?”叶修连番发问,试图让身上趴着的人清醒过来。

“嗯?”

叶修眼看着刚刚活蹦乱跳的家伙突然陷入安静,呼出的热气的频率不断加快,像是要喘不过气来。在这塌陷后的楼层夹层中,除了他探照灯发出的光,什么光亮都没有。他心里有个很可怕的猜想,只是有些不敢确认。微草的医疗队长在频道听出他语气不太对,便问:“伤员怎么了?”

“尽快派人进行有毒气体检查,如果还有平民在这座楼里,全速救援。我怀疑最后炸塌这座楼的那个手雷是化学武器,通知王杰希,传达给这座城市里所有的机甲队长,全面排查此类武器。”叶修一口气说完,最后才说到伤员,“伤员有些意识模糊,怀疑有高烧。”

“再坚持一下。”

“如果坚持不下去呢?我什么时候可以带他脱离?救援队什么时候到?”

王杰希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叶队长,我们都很急。已经找到孩子的位置了,他们被埋得比较浅,应该还有1个小时就可以营救出来。”

“这小子是蓝雨的人,真出点什么问题,魏琛会把你和我扔到一个锅里煮了吧?”

“这个时候,就不要说这种没有意义的话了。”

黄少天似乎适应了高热的状态,叶修见他似乎能进行对话,关掉了通讯。

“能说话吗?”叶修伸手想摘掉自己的机甲头盔,却被黄少天按住了。

“叶长官。”

“嗯?”

“你还记得那条大蟒吗?”

叶修想挣脱黄少天的手,却不敢动作太大伤到这个半晕的家伙。

“我想啊,如果能抓到斗神,那就说明我很强了,等夏天我满18岁,一定能顺利成为正式机甲队的一员。啊不对呢,我已经得到了夜雨声烦,这是属于我自己的机甲,神经刻印也完成了。我已经是蓝雨的正式成员了,你说对不对?”黄少天似乎沉浸在想象中,脸上挂着笑,“我抱着那只蟒从防空洞里出来,是想在演习里再抓你一次,然后把蟒缠你脖子上游街示众。”

叶修哭笑不得:“好好好,下次带我挂蛇游街。” 

黄少天烧得脸和脖子都变成了铁锈红,像只蒸锅里的虾。

“我抓到你了,你把我的剑还给我。”

“好,我把你的剑还给你。”叶修想摘下自己的机甲头盔给黄少天戴上,这样就能抵挡一下浑浊空气中的未知有毒气体。他担心毒素有害于人体神经,对机甲战士来说健壮的体格和超强的自我恢复能力之外,神经刻印如果被毁,等于废了一半。

黄少天如此迷糊,还是本能地感觉到叶秋想做什么,他的右手牢牢压着一叶之秋的胳膊。“我没糊涂,你想做什么?”

“你不要胡闹。”

“一个人中毒,总比两个人中毒要好吧?”

“这是什么话!”

“叶长 官……”

“如果还知道喊我一句长 官,那么至少要记得,军 人要服 从命 令吧。”叶修冷冷地说,这股冷并不是来自他的口气,而是发自他忐忑不安的心。他们被困在这塌陷的建筑里,无法动弹,楼层里不知什么地方还有幸存的孩子,必须要等待救援。

黄少天抬起右手,比划给面前的人看:“你看,这是我的袖里剑,你说你把它还给我了。我的剑很锋利的,就架在你的脖子上,你不要动,听我的。你不是什么长官,”蓝雨年轻的战士低下头,把额头贴在一叶之秋的头盔上,轻轻地叫了一声,像漂浮在这黑暗空间里的金色星光一样,“叶秋。”

叶修回答:“你让开。”

黄少天用受伤的左臂环住叶秋,让他无法动弹:“你如果用机甲跟我比力气,肯定是我输。可止血喷雾毕竟只是喷雾,我想你不会冒着让我再次大出血的风险,跟我争执吧?”

叶修似乎感觉到额头上的盔甲传来的人体温度,还有血腥气。他想起很久之前在贡嘎山脚下,这个家伙也是这样的执着,光着半身跑下来找自己。明明是雪天雪地的冰冷,他眼睛里的光亮却很炽热。

黄少天说了一会儿话又进入了半昏迷的状态,神经刻印时有过的噩梦不断在他脑海中闪现,他看到广州城冲天的火光,家里倒掉的芙蓉树,被贡嘎大雪掩埋的队友……还有掉进坍塌大楼夹层里、失去了动力、无法被营救的一叶之秋。

叶修再次试图拿掉自己的头盔,黄少天左臂一横,干脆架在了他脸上:“你再动一下试试。”


  434 27
评论(27)
热度(434)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