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To Blossom Blue(Chapter 10.1)

第二部 仲夏夜梦

Chapter 10 When you wish upon a star

 

时至今日,吴雪峰还记得叶秋初到嘉世报道时的样子。后来叱咤风云的斗神在步入嘉世基地就被分配到了吴雪峰的宿舍,他单手拎着行军包,脑袋上还挂着宿舍楼门口金桂上掉落的花屑,全然不知一脸开朗的快乐表情,进了门后左看右看:“是302吗?”

302是吴雪峰和叶秋同住一年的宿舍门牌,一年后叶秋便成为嘉世最有潜力的机甲队员,到后来顺理成章靠着旅顺 战 役的表现成为队长,就搬出了302。吴雪峰对叶秋始终有半个哥哥的责任感,以至于对他和苏沐秋的打闹嬉笑全然不管,偶尔说两句也是浮皮潦草的。嘉世基地里两个顶尖高手不顾形象三天两头闹得鸡飞狗跳乃是寻常景象,大部分队员对此都能免疫,偶尔撑不住就去吴雪峰面前打小报告。吴雪峰接多了小报告,就把叶秋拎出来做思想工作教育,叶秋在吴雪峰面前毕恭毕敬,态度诚恳堪比小学生。陶轩曾经戏言叶秋看吴雪峰可能比看自己这个嘉世最高长官还要尊敬半分,吴雪峰一笑置之。

叶秋接受一叶之秋的神经刻印是个仲夏,杭州这个时节风光秀美,嘉世最能折腾的人本想在西湖边游玩,无奈日程安排定下来后只能听从队里的指示留下进行神经刻印。吴雪峰去看被扔进营养液池子里的人,觉得那家伙目光涣散,有些担心。

“要紧吗?”

“啊?”

“你怎么眼睛里都没光了?”

叶秋靠在池子边懒散地说:“我想小点了。”

“是你弟弟还是妹妹?”

“是家里的狗。”如果不是因为在营养液里泡着,叶秋已经夸张地笑了起来。

吴雪峰尴尬地抽动了下嘴角外,还是第一次听到叶秋说家里的事情:“家里除了狗……”

“还有人,但是不想。”叶秋提前堵住了吴雪峰继续问的可能,“吴雪峰,我想看看星星,你能把窗户打开吗?”

吴雪峰站起来,打开实验室的一扇窗户,营养液的池子被玻璃罩罩住,这样看出去也不知道能否看到星空,夜里稀稀疏疏的光点显得那么寻常。这是个静谧的夜,静到实验室外一棵树上的栀子花落下花瓣都能听到轻微的声音,山雨欲来的感觉。

吴雪峰说:“明天可能会下雨吧。”

“嗯,应该还是大雨。”叶秋屏住呼吸,沉入营养液里不再说话了。

吴雪峰已经做过气冲云水的神经刻印,他知道这个滋味不好受,也不再说话,搬了把椅子坐在窗边看着叶秋。后来他们两个一起守着苏沐秋做神经刻印,平日活蹦乱跳如苏沐秋,都在这件事上安静得不像话。叶秋并不像往常那样逗苏沐秋,只是打开窗户,指着天幕上的星星,和吴雪峰聊起星图和星之间的故事。他们聊着聊着,到夜深的时候陶轩风尘仆仆赶回来。

“哟,老板来啦,怕得意队员神经刻印出状况?”

“刚从南京开会回来,怎么样了小苏?”

苏沐秋精疲力尽,什么都没说,只是摆了摆手。陶轩上前查看他所有的身体数据,他们四个人都守在这个实验室里,只有一些仪器的电流声音作响。

陶轩最早选出吴雪峰进入嘉世,后来是叶秋和苏沐秋。陶轩对吴雪峰的感情更深一点——这不仅是另外那俩太不着调的关系,还有他们喜欢在下雨天一起喝点黄酒,被叶秋嘲笑活像两个老头子的爱好。陶轩逗叶秋说你不像老头子,我给你买红酒买威士忌,你喝吗你?叶秋双手一摊说我只要烟,被陶轩扔出一盒来砸到胳膊。苏沐秋在一旁咯咯笑,笑得像个半大的孩子。

所以后来吴雪峰眼见陶轩跟他们三个越走越远,心里非常复杂。只是陶轩想要的,终究跟他们三个都不太一样罢了。这种战 乱的格局下,几大 军 区分崩离析,陶轩想保全实力,没什么不对的。叶秋想要的东西,可能他自己都做不到,或者说在现在的条件下做不到。

叶、苏两人从无人区撤回,抵达杭州那天,下了暴雨。陶轩把嘉世三位机甲高手叫进自己的办公室,先问无人区的状况。

苏沐秋清了清嗓子:“之前的消息都是假的,至少在我看来,粒子浓度和其他环境因素对平民来说没有什么影响。可怕的是二连浩特在什么力量之下清除了这么大的一片区域,建造了巨大的 军 工相关厂房。还有从天而降的那颗小行星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花费这样大的力气来隐瞒消息,之前耶路撒冷发生的动乱,跟第三颗小行星有什么关系……”

陶轩打断他:“你们见到皇风的人了?他们怎么说?”

叶修拉了把椅子坐下,点了根烟:“郭明宇说有些事情他们也不清楚,之前传闻无人区出事也是因为耶路撒冷掉了个小行星的关系,他们才那么紧张。可能担心有人过去抢什么资源吧?我现在怀疑是不是砸了二连浩特的小行星上有什么值钱的金子钻石了。”

陶轩想了想:“内 蒙整个都在首都的控制下,我想探听什么也很难的。”

叶修敲了敲烟灰:“行了陶轩,我知道你很不满我这次的行动。你打算怎么处置我和苏沐秋?官降三级?送到预备队三个月?还是干脆把我们两个开了?”

陶轩冷冷地看着叶修,目光冰得像屋外倾盆而降的大雨,声音也急速降温,似乎从落雨中凝结出的冷气过度到了房间内。“还有你怕的吗?”

“我怕啊,我怕你就这样一口气吃了上海,消化不了怎么办?”

陶轩掀翻了叶秋面前的桌子:“我不吃了上海,难道等着被上海吃掉吗?你跟张益玮倒是能卖个人情啊?等轮回坐大的那天,你还想保住自己今天机甲第一人的地位吗?”

叶秋没躲,拿着烟的手被掀开的桌子擦伤了手指,血从指尖上滑落,他什么都没说。

吴雪峰站起来拉着陶轩:“老陶……”

陶轩甩开吴雪峰:“你们都是一路的,我不想听。叶秋和苏沐秋去预备队待两个月再回来,我去一个人清静会儿,别烦我了。”

苏沐秋等到陶轩走了,去打开了窗户,盯着外面的大雨幽幽地说:“叶秋,这雨好大啊。”

吴雪峰看过去,雨水把那棵树上的栀子花尽数打落了,厚重的花瓣落在泥土里,悄无声息,都被雨打地面的响声遮盖掉。

嘉世火速拿到了上 海的控制权,轮回无力回天,陶轩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拥有了在东部和南 京对 峙的资本。嘉世队长两个月后官复原职,陶轩还亲自给他置办了一顿宴席,让苏沐秋叫上苏沐橙,几个人吃了顿好饭,期间什么都没有说。

时光如流水,叶修在这段时间里时常跟韩文清、魏琛、孙哲平保持联系,陶轩对他的做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过多阻碍。等到次年的机甲队长北京会议,陶轩又不太高兴了,这次是苏沐秋主动请缨说服陶轩:“让他去吧,不然留着咱们嘉世被立典型吗?”

陶轩似乎对这个理由无话可说,憋了半天什么都没说就批了叶秋的报告。叶秋拿到许可后对苏沐秋和吴雪峰说:“看着点老陶,别再惹出什么事端了。”

“真要再占了南 京,你还能怎么样?”

“那他真是想把我们连他本人都扔到烧烤架子上了,烈火烹油啊。”叶修自嘲。

“别拽文了,真扔上去你还能爬下来?除非你辞掉嘉世队长不干了。”苏沐秋冷笑。

叶修想了想:“世道这么乱,不干了也是条路。”

吴雪峰少有地捶了他一下:“不要乱说。”

叶修点点头,居然也没反驳。他不久之后就火速上 京,还特地比会议时间提前了一天到。这次他没有在深夜从王杰希家翻墙,而是趁着天上乌云密布无月无星的夜色掩盖,大摇大摆走进了自家宅邸。站岗的哨 兵见到个穿了一身黑便装的家伙目瞪口呆:“叶、叶秋少爷?”

叶修刻意学着弟弟的样子:“我爸妈睡了吗?”

“太太没回来呢,军 长好像还没睡。”

“哦,那你辛苦,我进去啦。”

勤务 兵给“叶秋”开了门,叶修一路顺利钻进自家别墅,在门厅里低头弯腰换鞋的时候听到个熟悉的声音。

“鬼鬼祟祟像做贼似的,你还知道回来?”

叶修懒洋洋把拖鞋换好,抬头笑得一脸无辜:“爸,怎么这么损我啊。”

叶季朗年近五十,看起来却保养得像四十出头,精力旺盛如他,这个时候抄起棍子棒打长子一顿也没问题,只是看着长期消失的儿子,忽然有点心软,便不太好意思说狠话。“你在你们那个破队里,混得还行?”

“还行啊,这不是明天各 军 区机 甲队长要开会嘛,就回来看看呗。”

“你们领 导知道你是我……”

“不知道,真不敢让人知道。”叶修马上狗腿上前搀了一把亲爹,“爸爸,我这跑出去的,还用的小秋的身份,哪敢让他们知道我是你儿子啊。”

“哦,你现在不敢让人知道了?那你跑出去的时候怎么没想过?”

叶修一味憨笑,同他在嘉世、在外人面前的样子比起来,像是另外一个人。

 


  375 18
评论(18)
热度(375)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