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To Blossom Blue(Chapter 10.2)

第二部 仲夏夜梦

Chapter 10 When you wish upon a star

叶季朗对长子很看重,知道他从不乱来,虽然当年为了顶弟弟参 军的包跑出去闯荡这件事是他心头一根刺,这会儿还是忍了下来。加上叶修摸家人脾气秉性都摸得透彻,跑亲爹面前装傻充愣,笑得十二分纯良,闹得叶季朗也不好意思跟儿子翻脸。

“这么晚回来,吃了吗?”

“没呢。”叶修答得干脆。

“让刘阿姨给你……”

“爸爸,我想吃你做的炸酱面。”叶修甚至眨了眨眼睛。

叶季朗要绝倒,堂堂军 长受不了儿子这种柔情攻击,传出去实在丢人。只是忍下去的半口气又冒出来,心窝有点疼。

“滚去洗手等着!”

叶修笑着跑了,拖鞋被他甩飞一只,差点飞到叶季朗脸上。叶秋听到声音,穿着睡衣跑出来瞧是什么情况,刚好看到亲爹躲开哥哥拖鞋那一幕,又不能笑,憋得脸色乌青去客厅里坐在亲哥身边戳戳他:“敢露面了啊?”

“能耐见长吧,就问你服不服?”

“我呸,你就不仗着自己是什么机甲第一人,咱爹不舍得把你打残吗?”

“我当年替谁参 军去的?”

“能别提这茬吗?”

“那你现在替我去当嘉世队长,这页就翻篇。”叶修翘起二郎腿,摆出大爷的谱来。

“你怎么不让我直接穿上你的一叶之秋飞去境外当靶子直接被轰死?”

“这还真不好说,人家都认识我的,看见了说不定以为是什么诱饵不敢轰。”叶修拍了拍弟弟的肩头,“别想太多了。”

“我操!到底是谁想太多啊!”

叶修估摸着亲爹的面还要一会儿才能端出来,压低声音问弟弟:“无人区的事情,我现在知道一些了。”

“我说,你别深入太多了,真触碰到什么不该碰的,小心被灭口。”叶秋笑起来眉眼弯弯,平白就比哥哥多了几分亲和度。

“真不该碰的话,我进都进不去。这不是去年皇风有个机会,就把我拉上了顺路去看看。”

叶秋对双胞胎哥哥再懂不过,当场拆穿他:“是你死皮赖脸要跟着去吧?顺路看看?”

“就你知道的多!”

叶秋估摸着做面的爹快从厨房里出来,手指压上嘴唇:“小点声,回头再聊这个。”

叶修虽然在外面偶有混不吝、得理不饶人、外加气死各色天王老子的气场,回家在饭桌前还是安分守己静如白兔,三大碗面下了肚子,啃了半棵雪白的大葱段,干掉三根黄瓜,满足地摸了摸肚子,赞叹道:“爽!”

叶季朗特开心,千好万好不如儿子在家一日好,加上他不是不知道长子在机甲队中的作为,这会儿心情飞扬得像春日里的柳絮,基本都在天上飘。不过他仍旧没有主动提起过部 队的事情,儿子长大了不想靠自己那就随他去吧,反正二儿子死活不肯参 军也不能真一枪毙了他,自己还不想离婚呢,惹不起老婆还躲不起吗?反正大儿子在不对勉强还能看,走一步看一步吧。

叶修特明智,横竖不开口讲嘉世的事情,憋死老子事小,回头说多了陶轩跟自己那一堆麻烦事,叶季朗又不是个能在叶夫人面前横得起来的主,被亲妈知道了会念死他。他们扯东扯西,默契地避开雷区话题,谈天说地讲闲话。

叶季朗说:“你妈不在家,你就作死吧,回来都不提前打招呼。要是她知道了……”

“这不是有您和小秋帮我瞒着吗?”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这事了?”

“现在啊。”

叶季朗深呼吸,稳定情绪跟长子四目相对数秒钟:“我去睡了。”留下两个儿子大眼瞪小眼,叶秋也跟哥哥四目相对了数秒钟:“我也去睡了。”

“我去你房里。”

“家里这么大没你一张床吗?”

“聊聊,聊聊嘛。”叶修拽起双胞胎弟弟就往他房里大步流星走去,叶秋呼救:“天啊你现在力气赛神仙了!”

“参 军有好处啊弟弟。”

“我跟你聊,你别拽我了我要喘不过气!”

叶修溜出去的时候,天还没亮,山庄里依旧没什么人,勤务 兵还是之前那个,身后的高大梧桐树影婆娑,多看了他几眼。叶修仍旧是装得很像叶秋:“有点事,走啦。”

这轮的机甲队长会议上孙哲平没出现,张佳乐代理参加。叶修打趣他:“哟,张队副头回出远门吧?不打算在首都吃点好的吗?孔雀可能没有,驴打滚和炒肝我请客。”

“你把你自己的脑袋切了,弄个秋打滚,我考虑一下顶着恶心能不能吃。”张佳乐抄起孙哲平强令自己带上的保温杯,拧开灌了一口热茶,完全不适应,烫得差点跳起来。

叶修趁着几句玩笑话,蹭到张佳乐身边落座,挤开了林敬言。“孙哲平人呢?”

“在家养伤。”

叶修惊了:“没事吧?”

“金平那个井,消失了。”张佳乐盖好保温杯的盖子,低声说,“你说会有事吗?他下过那个井的。我跟他说不要去,让我去,他用队长的职务压着我。”

叶修拿过面前一瓶矿泉水,拧开了却没喝:“下过井之后受伤的?”

“本来是个小伤,养了很久也不见好。胳膊上的伤,我说不清楚。”张佳乐仍旧是闷闷的。

“他自己怎么说?”

“孙哲平?没说什么。”

“那你怎么说?”

张佳乐蹙眉,不太想梳理叶秋这一问和下一问之间的逻辑关系。“叶秋,你想问什么就直说,不要拐弯抹角。孙哲平可能还喜欢配合你那些有的没的,我懒得很,你直接问吧。”

叶秋被张佳乐这么一问,也不惊讶:“看来你也不知道什么,那算了。”

“我真应该带一打死蜈蚣来,堵住你的嘴。”

“有本事你带来啊,不要打嘴炮,带来我就吃,好像我怕吃蜈蚣似的。”

张佳乐恶狠狠地瞪了叶队长一眼,准备换个地方坐,被叶修拉住了:“跟孙哲平说早点养好,我回头去看他。”

“谢谢了。”

这次会议上冯宪君再次出现,仍旧是端坐在一个高官身后。长官代表首都邀请大家参加明年举办的全 军 区“拉练”。叶修坐在王杰希和韩文清中间,低声说了句:“研究院技术又革新了?”

王杰希没吭声,韩文清看了他一眼:“叶秋,你又知道了?”

“我这不就是随便说一句吗?”

会后叶修想了想先找到魏琛问他能不能会后一起走:“去看看你们队里那小子行不?”

魏琛带叶秋上飞机后要了几盒烟才答允:“黄少天休假去了,你确定要跟我一起走?”

叶修暗骂魏琛坑爹:“你早说不行吗?我本来只是想去百花看看孙哲平,顺路跟你走一趟还被坑。”

“请你吃顿饭可以吧?”魏琛大大咧咧笑着,“这年头,没几个人能交心了,你勉强算个吧。”

“我算什么?能交心还是勉强算个人?”

“自己琢磨去。”蓝雨队长诈走了嘉世队长身上全部的存货,抽出一根闻得那叫一个开心,“你这烟不错啊,嘉世规格这么高吗?”

叶修闻着自己喜欢的味道想起下飞机后无烟可抽,十分不爽只能在运输机的后备箱假装睡觉。

黄少天从北京回广州后休养了一段时间便生龙活虎。喻文州在他康复后没多久也恢复正常训练,一年过去了,蓝雨开始考虑给喻文州以及方锐等人配备正式机甲。正准备上神经刻印,听说北 京又有新技术能拿出来,蓝雨技术专家开了个会,一致认为等拿到最新研发结果再说。这个时候,魏琛外出开会,蓝雨队上没任务,黄少天申请回家休假。他所谓的休假,就是跑叔叔开的武馆里教小孩子散心。

黄家世代累积下来,武馆选的位置极好,小洋房背靠人工湖,外带个面积不小的公园。黄少天正在带孩子在公园里疯跑了一圈又一圈,完全没想到会有人千里之外专门看自己来了。

叶修被魏琛带到黄家后没找到人,宅邸里有个修剪花枝的大叔见叶修看起来不像个古怪的家伙,便多问了一句:“你是少天部队的战友?”

“呃,算是吧。”叶修想说其实是对手的成分更多,不过还是努力拿出应付自家家长那套,笑得毫无公害。

大叔其实是黄少天的亲爹,见这青年挺拔精神,像个不错的军官,便很爽快告诉他黄家武馆的位置。叶修听了后道谢告辞,出门上了魏琛给他留下的车报地址。武馆里头的人听说是来找自家少爷的,却都不知道去哪里找黄少天,不好意思说少爷在公园里草地上疯跑,只好委婉地请叶修坐,吃杯茶。

叶修见园子里绿荫遍布,想到黄少天应该是在外头,就说自己去随便走走好了。武馆的人没敢拦少爷的朋友,就放叶修自己去。果然公园里面积颇大,走了会儿还真没遇到人。午后日暖生烟,叶修走上草地的最高点,一棵大叶榕枝繁叶茂,他猛然想起自己身上一根烟都没有了,只好腹诽了魏琛几句。日光穿透树木的枝条和叶子,落在草地上绿白斑驳一片,像副有趣的画儿。叶修干脆躺倒,仰面看天看树,享受这片刻的宁静,风吹影动,不多时竟然有些睡意了。


  373 20
评论(20)
热度(373)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