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To Blossom Blue(Chapter 10.3)

第二部 仲夏夜梦

Chapter 10 When you wish upon a star

这个时代的孩子们,对机甲战 士都有非比寻常的热情。武馆里不练功的时候,几乎人手一个机甲面具带着在园子里疯玩,个个淘气还不够,加上黄少天来了便热闹非凡。黄家人给少爷面子,黄少天回来休假的时候放开一切规矩让他去当孩子王。黄少天午后正带人在湖里比谁更像浪里白条,从水里钻上来后听说有人找自己,赶忙回了小洋楼。工作人员形容了一下嘉世队长:“是部队里的,说是您战 友。他去园子里找您了。”

黄少天问了下具体的,觉得不会是蓝雨的人,能到这个地方找他的,除了魏琛就是喻文州和方锐了,这三个家里人听名字会记得。他穿着白衬衫和休闲裤,身上挂着个机甲面具,刚刚被小孩子推进湖里,这会儿湿淋淋的都没空擦干净,头也不回跑去找这位来客。

叶修睡得正香甜,哪想得到黄少爷找到人后不声不响盯着自己看了几分钟。黄少天擦了一把脸上的水,确定自己没在白日里发梦——眼前的人和景融合在一起像极了这两年里他的梦。草地上招摇的矮草,夹杂其中的白色无名花朵,高大的树木,枝叶下透过的阳光和树影掺和着随风摇曳,有个人睡在草地上。黄少天在梦境里无数次走近这个人,都不曾看清楚过他是谁,这次光着脚走上去,摘下肩膀上挂的面具,静静地看了叶秋一会儿。黄少天有点心虚,想起跟这个人一年也见不上一次,这个时候梦境和现实重叠,冲击力十足。他不是情窦未开的少年,长到19岁上,梦和这里的画面合并为一,眼前刹那全是天光骤然放出,云层全部消散又再次聚拢,转瞬间浅草疯狂生长,树枝上开满了鲜花,有广州的木棉和北方的槐花,它们缠绕在一起变成新的花朵,妖娆而旺盛的红色覆盖纯白,昭示炽热的感情。贡嘎的神山同这里遥相呼应,碧蓝天空下的冰川像块镜子折射他心里想的事情。他曾经在山脚下追逐这个人,或许并不只是单纯想跟他比试一番,袖里剑被还回来后一直贴身带着,这会儿在挂在脖子上烫得像烧过的铁钳。

黄少天呼吸从未这样急促过,即使是出过任务杀 过 敌 人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经历。他直觉里不能再盯着人的脸看,只好用面具盖上去,自欺欺人一会儿。

叶修早就察觉有人来了,想到是黄少天便没动,躺着想看那家伙要做什么。本以为会刺来一剑,结果却怎么等都等不来。叶修甚至怀疑来的是不是个假的武馆少爷,直到脸上被盖了个面具,顿时有点不知所以然了,只能保持僵直,维系原状。

黄少天把面具扣上去,才发现自己很不“走运”拿了个“一叶之秋”的机甲面具,塑料壳上的颜色上得很饱满鲜艳,扣到叶秋脸上活脱脱真的是他本人穿了机甲似的。蓝雨新秀苦笑不得,干脆蹲在叶秋头顶发呆,心里有个缩小版的自己喋喋不休地抱怨起来,抱怨的内容无非是“你很迟钝唉。”“婆婆妈妈瞻前顾后是不是男人了?”“看不过去不接受现实的家伙。”诸如此类不胜枚举——黄少天的内心缩小版自我跟他本人一样话多。黄少天头晕眼花,只觉方才在眼前如云烟而过的情景倒带后退了,穿梭而过的画面里,盛开的繁花瞬间凋零,枝干上叶落泛黄,风起云涌后满目萧瑟。生性如夏花蓬勃的他无法眼睁睁看着机会像逝水的时光这样溜走,强制自己冷静,随后低头,想趁着叶秋安睡偷个吻。

说是偷吻,其实不过就是在面具上轻轻点了下。

黄少天抬头的刹那,似乎听到心底潭水上落了一片叶,叶波动水纹,扫得心房颤了那么一下。凋零的繁花再次绽开,枝头一片嫩绿发芽,繁盛的夏日胜景光彩夺目,热闹异常。

这个吻发生在数秒之间,等到黄少天内心时钟拨回正常节奏,叶修忽地翻身而起,动作快得惊人——至少惊得黄少天差点栽倒在草地上。叶修手快,一把扯起人直接按到后面那棵树干上,戴着面具问:“什么意思?”

黄少天偷吻人被抓当场,却冷静得不像话:“什么什么意思?”

“你还挺好意思的啊。”

“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平日话如百万雄师过大江,这会儿思路理顺居然回答得很简洁。

叶修心里活动并不比黄少天少,只是想象力没有这位丰富,面具上两个洞看出去,青年似把利刃,又精巧又明亮。那个吻点在面具上,却烧穿了塑料,残余的火苗落在额头,烫得心焦。几次三番的接触,只觉得当年的少年和现在的青年特别有趣,这一点火似乎烧穿了一些看不清楚的遮掩物。他心里既好奇,又有点看不清远方,想跟这把利剑过个三五招,却弄不清楚亮剑后的结局在什么地方。

“你好意思就行。”叶修说罢,掀开面具,回了个吻。

开始是嘴唇简单一碰的蜻蜓点水,后来想了想这味道还不错干脆直接点算了,越吻越深。黄少天不甘示弱,明知有点过火不退反进,舌头伸进对方嘴里,闻着对方和自己交换的气息,那是清澈阳光混杂了成年男子体味的味道,干净好闻,舒服得催人迷醉。他身上的衬衫和裤子本就湿着,双方这样一轮兵来将往,几个回合下来,该硬的地方全体有了反应,格外显眼。

叶修身上也有相同的感觉,放开对黄少天嘴唇的辖制,准备下一步攻城拔寨,本想扯开他湿透的衬衫,领子大敞大开后反而停手了。他伸手挑出一样东西:“这是什么?”

黄少天低头一看袖里剑:“这是我的啊。”

“不是我还你的吗?挂在脖子上啊。”

“这本来就是我的。”

叶修脑内天人交战,到底是屈服于身体的欲望在这里把人给办了,还是稍微有点廉耻心不要白日宣淫。看到这个袖里剑后一点温情席卷心头,倒真的压了点欲火下去,他脱了上衣递给黄少天,开始顾左右而言他:“衣服怎么湿了?”

黄少天套上刚刚热吻过的人的衣服:“在湖里游泳呢,听说有个战 友找我。”

“哦,我是战 友啊?”

“你自己报的战 友,这可不是我说的。”

“那你说我是什么人?”叶修眨了眨眼睛。

黄少天这会儿终于感觉脸皮发烫,立刻恢复本性,爆发式的来了一段:“我靠靠靠靠靠靠!你要脸不要了!啃都啃过了你说什么人?难道我街上随便拉个人就亲啊!妈的肯定是对你有意思啊,还问我什么意思,意思你妹啊,你没意思你啃回来啊?你是吃了药的动物吗?本来我就是单纯觉得你很强,想多接触接触,鬼知道我哪根筋没搭对看走眼了随便吧。上回救我一把谢谢了,还帮我找关系也谢谢了,谁让你这么多事的?我本来没想怎么样的好不好……”

叶修怕他说太多大脑缺氧,打了个暂停的手势:“停,停,少天。”

“我回去换衣服了。”黄少天抬脚就走。

叶修光着上半身在后头追:“怎么不说完就走了?”

“你让我停的。”

“我好意思,你也好意思,大家都好意思就成。”

“什么乱七八糟的!”

叶修拉住人:“别跑,让你停是让你说慢点,怕你被话呛死。”

“哦,谢谢。”

“兵荒马乱的,都不知道明天脑袋在什么地方,有些事情我也没时间翻来覆去想,你要是单纯想玩玩,我奉陪就是——”叶修话到这里,眼前横来一拳,他闪避躲过,“怎么突然打人啊你?”

“玩玩?你不是要玩玩吗?”

“跟你很严肃地讨论呢!别冲动啊战友!”

两个人扭打起来,最后双双摔倒在草地上,叶修压制住黄少天:“你听我说完!”

黄少天怒气冲天。

“少天。”叶修放软语气,半安抚半求饶,眼神流转了百分之二百的诚恳,这才压下黄少天的怒火。

“你说。”

“我喜欢你。”

“怎么抢我台词?”

“这年景不好,没有时间跟你互相试探。今天来看你是之前说好的,其实我要去昆明办事,没理由非要拐道广州——但我在今天之前都没明白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现在我知道了,你喜欢我,不然谁吃饱了撑的光天化日来亲我啊,我多欠呐自己心里有数,没这么多小混蛋惦记。”

“妈的,你继续。”黄少天无法反驳。

“你看要不这样,咱们把刚刚没办完的事情在这儿给办了?买个新机器回家也得试用对不对?天南海北的,谁知道下回什么时候再见面,我想把你拐回嘉世也得你乐意啊。要是不合适我马上就滚,再也不来招你。”叶修拉起黄少天的手,按在右胸上,“跳得很快啊,没逗你,真心的。”

黄少天手掌按着他胸膛,皮肉骨架之下心脏有力地跳动频率的确很快。他觉得那跳跃的节奏似乎没过多久就跟自己的重叠了。渐渐心态放平了说话:“你今晚什么安排?”

“贵队队长邀请我吃饭。”

“吃完了试试?不过先问一句,你会吗?”

“说得好像你会?”

“我回家下个片……”

“那一起学习一下。”

“我腿被你压麻了,叶秋。”

叶修大笑,笑声比阳光灿烂热情,像夏日枝头蓬勃的繁花。几年后他回想起这个在广州的夜晚,想起的却是那次在北京夜空下闻过的槐花飘香,那种甜丝丝的气味,不是飘在空气里,而是钻进他心里的感觉。星夜如旧,情却未必。


  437 42
评论(42)
热度(437)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