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To Blossom Blue(Chapter 11.2)

第二部 仲夏夜梦

Chapter 11 No Promises

陶轩狠狠拽住叶修手腕:“你想以后被人牵制?你考虑过这次革新技术我们可能拿不到核心研发内容了吗?你想嘉世成为京那几个队的陪衬?你想像韩文清一样在北扛几年,最后一张令又被扔回岛吗?”

“你又不是韩文清,你怎么知道韩文清不高兴呢?”

“叶秋,你非要跟我抬杠吗?为什么你不能站在我的角度想想,这几年技术革新的事情,我费了多少力气去打通关系,你就从来不担心嘉世的技术跟不上,到时候满天飞的都是变形金刚一样的机甲,压得我们喘不过气,嘉世要怎么自处?”

“你难道不是更担心自己要怎么自处吗?”

陶轩再次一脚踹翻了椅子:“滚。”

叶修转了个身后没动,他知道他和陶轩话不投机有段时间了,这次大吵不过是最近的缩影。陶轩其实很想嘉世一直称王称霸,只是这里面多少有那么一点私心的成分。可世道乱成这样,有点私心又如何呢?苏沐秋的私心是苏沐橙,吴雪峰的私心是嘉兴一家老小,他的私心是远离家里的权势和背景,凭一己之力在这个时代做出点样子来。这样说的话,他根本没有什么立场去指责陶轩太多,何况他们的私心无一不绑定在嘉世这条船上,汪洋大海里如一叶小舟,不知最后能漂去何方。

陶轩见自家队长还杵在面前,怒不可遏地抄起椅子砸向叶秋,他没想到人根本没躲,椅子砸到后背发出了一声巨响。

叶修有点惊讶,轻叫了一声后苦笑:“你力气不小啊,老板,这几年没好好练过还能砸我?”

陶轩有点后悔,忙不迭上前掀开叶秋的衣服查看他后背有没有伤到:“别动,让我看看!”

叶修不敢动了:“我说是有点疼,不过没什么大事。我不是瓷娃娃。”

陶轩掀起叶秋的衣服就更后悔了,嘉世队长连年征 战,身上最不缺的就是各种旧伤留下的痕迹。早年机甲技术刚起步时,他常常勇于做队里第一个真身上去试穿实验的,加之机甲战士曾经是个稀罕物,关于练习和实战都没人能传授经验,全靠自己领悟——或者说用受伤来总结经验。陶轩对着叶秋一后背“地图”似的的伤痕愣神,不知该说什么。

“陶轩?”

“我不该动手。”

“你是不该动手,真打起来我能单手捏死你。”

“……”

“呵呵。”叶修伸手,“那给我买条烟,上次你带回来的不好抽,我不要洋烟,没味儿。”

“就你事儿多,知道了。”

“我找队里理疗师看看吧,就说旧 伤复发,让他给我按按。”

陶轩挥挥手让叶秋快点走:“没事告诉我一声。”

“好,别担心。我这么多大风大浪都过来了,没可能被你一把椅子砸死。”

陶轩太阳穴疼得像能窜出两只冲天炮仗:“你快走吧,我现在后悔怎么不能一把椅子砸死你。”

叶修跑去陶轩办公室外面抽烟,这是个闷热夏日的夜,天上没有一颗星。江浙这个时节遇到这种湿热,几乎可以肯定马上会有一场大雨。叶修吐个烟圈,怀疑在暑热里烟雾会存活不下来,它们艰难地伸展和扩散,最后消失的时候他有些惋惜。附着在空气里的除了烟雾和尘埃,还有令人呼吸不畅的各种东西。叶修想是不是真的应该去理疗师那里,其实他很讨厌理疗的。后背的斑驳曾经也吓到过黄少天,那家伙让他趴在床上细细地数了一遍,还问他每一道痕迹的来由。

“我怎么记得住啊?”

“很疼吧?”

“看是什么时候了,如果是实战,我都没留神。平时的话,我还是挺怕疼的。”叶修故意示弱,“没骗你。”

“怎么不去做去痕手术?”

“我有这美国时间?”叶修拉了黄少天一只手,“别看了,没意思的,不如利用这时间让我好好研究下怎么搞你让你比较舒服。”

黄少天手指敲过他后背,像是在敲打什么古怪的节拍,这节拍不断变化,把他想要说的话都融化在其中了。

叶修和陶轩大吵一次后两个人都消停了半年多,如陶轩预料的那样,这次技术革新的内容首都方面的研究院不再轻易透露,即便是他打通无数关系,都无法一窥真容。陶轩无数次地离开杭州,前往南京、上海等地周旋,他忙着联络各种能联络上的人,尽管这些努力最终都石沉大海。

在叶修和韩文清带队将朝 鲜 机甲队尽数击退后不久,朝 鲜再次袭击了日 本和 韩 国。东 亚 三国乱成一锅粥,局势前所未有地混乱。在这个时候,首都放出微草到边境驻扎了足足一年多,以此震慑国 境线外贪心不足的人。郭明宇没有就二连浩特的事情再联系叶秋,他们都知道这种事情做了一次就别想第二次,果然不多久后皇风被轮换掉,新的一支专门驻守无人区的队伍叫义斩。

冬去春来,春暖夏至,时间过得极快,像风一吹便散的云。仲夏时节,云南边境出事了。

孙哲平手伤未愈,却坚持和张佳乐领命前去边境,百花几乎倾尽主力。等到各大军区收到请求支援的信号,已经是三天后,叶修点足人马准备赶过去,这次陶轩没拦着他,只是在嘉世机甲队出发的时候,站在高楼上远远地看着。他去摘了捧基地里自种的白花,跑去墓地里一个人站了半天。叶修坐在疾驰而出的军 车里,也是一样什么都没说。

嘉世还是去晚了。二十多个边 境县,百花从一个地方开火,到另一个地方消失,这期间只隔了三天。叶修带队在澜沧江岸搜寻,除了撞上一小股敌 军之外再没有别的消息。敌人根本不像要跟他们开火的样子,遇到嘉世便闻风丧胆一般后退。叶修不敢恋战,只得草草收兵,继续在江边侦 察。

吴雪峰劝他不要急躁:“百花那两个不是什么善茬,要想一鼓作气全灭,没那么容易。”

叶修点头:“我知道。”

莽原大江,暴雨时节,走不了几步路便会下倾盆大雨,冲刷掉一切机甲战 队的痕迹。叶修带着一整队人天天当落汤鸡,第四天没找到百花却遇上了蓝雨和呼啸。魏琛和林敬言看起来比叶修稍微好些,他们刚到没两天,三方交流了一下情报,得知百花三天前发了次信号给腾冲驻 军。几个队长和副队长躲在一颗杉树下开小会。

叶修分析着:“不会是被拖到境外去了吧?”

“他们两个也不是头一回打防 御 战了,对面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呢,去境 外做什么?”林敬言说。

苏沐秋冷笑:“你们觉得出了这种事情,最急的是谁啊?”

魏琛眼角一垂:“云南。”

“我看本地这边好像没怎么担心最强战斗力啊。”

叶修白了苏沐秋一眼:“别阴 谋 论。”

“合理分析。”苏沐秋也不多说。

方世镜有些倒向苏沐秋的猜想:“我们要做这种准备,叶神。一旦真的是云南方面想把手伸出去,你能怎么样呢?我们广州可不打算跨出这条腿。”

杭州有个陶轩已经让叶修足够头疼,如果昆明这边想法一样膨胀,他真是要给孙、张两个人捏把汗了。魏琛问他:“你说怎么打?我建议我们做两手准备,要是云南这帮孙子想太多,哥哥我可不想蹚浑水。”

“要是孙哲平和张佳乐有难呢?”吴雪峰替叶秋问了。

“当然全力营救。”魏琛拍了下树干,落下不少叶子和雨水,“就是麻烦,能不能不搞这些破事。”

叶修拍拍他肩膀:“来都来了。我来之前跟韩文清交代过,要是连续三天收不到嘉世的消息,就让他滚来帮忙。”

“啧,你小子有一手,还叫上小韩。”

“没有准备的仗不好打。”

魏、林、叶三个队长一合计,最后决定兵分两路。嘉世顺流而下,看看能不能越过河水,偷渡过去。如果在 敌 对岸找不到什么线索,再折返。折返时间是关键,这个节奏要靠有经验的老手来掌握。这批人里,玩弄敌军最熟练的,莫过于叶修。魏琛本来想调几个人借他用,林敬言也有此意,叶修婉言拒绝:“下次吧,这任务太危险,我只能带自己人上。这种挑衅和侦察,需要默契,我怕你们的人手生,落在对面就不好办了。”

魏琛和林敬言赞同,他们两个继续带队逆流搜寻,并且分派人手出去,在边境线上放出消息说国 内半数机甲队都到了。

暴雨如注,林子里瘴气满布。嘉世和蓝雨的队员们都没有时间打招呼,几个队长会后当即便整队准备离去。吴雪峰提议休息五分钟再走,叶修想大概这就是几天内的最后一根烟了,于是欣然接受,在一颗参天大树下举了片芭蕉叶子遮着雨点了根烟。烟受潮,几次才被点燃,就是这样的一个午后,天幕根本看不到太阳的光,灰暗得像是泼过灰色废水一样。叶修在树下遥遥地看着不远处的蓝雨整装待发,第一排靠前有个青年没带机甲头盔,冲他扬眉一笑,叶修头顶大树遮挡不住的雨水飞流而下,溅了他满脸。嘉世队长擦了把脸,烟没抽上几口已经被打湿了,他拎着手里的头盔想是不是要戴上去,顶着满脸的雨水也遥遥地冲那个青年笑了笑。

满天没有边际的乌云里,一条银线罢了。


  381 16
评论(16)
热度(381)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