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To Blossom Blue(Chapter 11.3)

第二部 仲夏夜梦

Chapter 11 No promises


因着这动荡的年头,叶修一年也难得见一次黄少天。他们大约一个月交谈一次,每次都是通过叶秋建立的安全频道来联系对方。叶修人生前十几年都在干燥的北方度过,黄梅雨季是他最不喜欢的时节,苏杭人间天堂在这个时候也日日不见日,风景旧曾谙。他时常想起那次演 习里黄少天抱着白蛇从防 空洞里钻出来的模样,似乎是冥冥之中跟雷峰塔的传说能够牵强地扯上一点关系,只可惜这个光景里大多数人早已忘记许仙和白娘子的传说,雨日借伞的温情。时代催人老,他没空感受孤单寂寞,大部分雨天里窝在宿舍点支烟消磨几分钟闲暇时光就不错了,这个时候看到苏沐橙放到他房间里的巨大的一只向日葵,黄灿灿的像那个人的笑脸。就这样,亮光从自己点燃的烟头上飘起来,同向日葵灿若太阳的光芒汇合,渐渐变成一个青年的模样,驱散雨季里的闷热和潮湿。北方日渐干燥少雨,南方却大水泛滥,没人知道什么时候境况会变得更糟,或者是突然崩溃。

他们在夏季闷热的雨夜里聊天,在秋天飘零的时光里聊天,在冬日飞雪的阴霾里聊天。黄少天生性热爱春夏,却第一次发觉觉得春天距离自己那么遥远。他想起儿时被父母抱上旋转木马,光影之下彩灯缤纷,音乐奏响欢歌笑语。然后他笑自己居然会这样贪恋过去,和平的过去。训练间歇放空大脑时很难控制一个假设在脑海里浮现:如果他和叶秋相识在过去,会像普通人那样一起平淡地谈个恋爱,平淡地度过余生吗?他以为他们两个不像是在搞地下恋情,而是在搞情报工作,否则怎么解释这种堪比间谍的小心翼翼。可话说回来,这样的谨慎让他觉得很刺激,每次联系上对方,都能感觉到身体里对原始欲望的渴望又在增强。 

叶修烟不离手,黄少天好奇,第一次完成床上的“试验”后问他这东西到底有什么好抽的。叶修亲手点一根给他,恭敬地递上那根烟。黄少天一个激动咬断了过滤嘴,烟草的苦味在他嘴里泛滥成灾,像场瘟疫。相处的时间太少,分开后这种有点好笑的情景回忆起来都多了层温馨的味道,叶修想着黄少天吐了一床单烟草,忍不住会笑起来。可到了战场上遥遥一望,有觉得这种温馨烟笼寒沙似的,不可捉摸,很不真实。

嘉世和蓝雨就这样匆匆别过,奔向不同的方向。

叶修在战术上的造诣,众人公认。他很快定好应对策略,在一个湍急的河口全员潜入水中前往对岸。嘉世全员做好了经历一场苦战的准备,然而迎接他们的并不是对面敌 人猛烈的炮火,而是在两天内找不着北,摸不到人。叶修第二天夜里当机立断决定折返,这个时候他们布下的暗哨来报告,说是碰到了云 南驻 边部 队。双方领 导一交涉,才知道他们已经救到了百花半数人,张佳乐和孙哲平却失踪了。这时候从河对岸传来阵阵轰隆,老兵都听得出这是空 袭的导 弹,叶修心急如焚,还是想要返回,却被本地驻 边部 队的领 导拦住了,并且还向他反复确认蓝雨和呼啸的去向。叶修答得很是敷衍,几句话不离孙、张二人。

吴雪峰劝他不要在别人地盘上太出格,叶修急了:“你听到他怎么说的了吗?百花为什么只剩下一半的人了,另外两个队长呢?”

吴雪峰按着叶修的肩膀:“我听得懂人话。”

苏沐秋心里越急,腔调拉得越漫不经心:“我拖着他们好了,你们两个趁乱走。”

叶修思来想去也只有这个方案可行,看了眼吴雪峰:“这样可以吗?”

“你是队长,你说了算。”

“刚刚骂我不说人话呢。”

吴雪峰没反驳:“你有的时候是很气人,难怪陶轩跟你话不投机半句多。”

叶修眉眼带笑:“别这么一丁点事就扯那么大。”

吴雪峰只剩下叹气了。

苏沐秋把嘉世队长扯到一边:“废话真多,等我争取到机会别跑不掉。”

嘉世等到了机会,他们兵分两路行动,一叶之秋和气冲云水开了反侦 察模式飞回河岸另一侧,没想到迎接他们的是极其惨烈的战场。蓝雨和呼啸几乎被打成半残,两个机甲战队队长靠着出色的应变能力才避免了全军覆没。叶修查看过战 场,机甲队尸横遍野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泥土里都是烧焦的味道,机油焚烧起来,碾压过土壤,嘉世队员在几个死人堆里找到了索克萨尔,魏琛见到嘉世的人后险些掐断一个要帮他的队员的脖子,叶修扑上去大喊,声音大到让吴雪峰双耳轰鸣。魏琛用光束炮顶着一叶之秋的脑袋:“我们是被百花偷袭的。”

叶修下意识地说:“这不可能!”

“百花的队标和队旗,我绝不会看错!”

“你看到孙哲平还是张佳乐吗!”

魏琛火气正足:“看到他们两个,就证明不是百花干的了吗?”

叶修倒吸一口气,想起被本地驻军询问蓝雨和呼啸的事情,之前的一个假设猜想变成更可怕的可能,一时间天晕地转。

黄少天和喻文州在林子里找于锋和方锐,急得发疯,他们被突如其来的空 袭分散开了。不少蓝雨和呼啸的机甲队员都升到空中,拼了命去击退敌 机,这才令己方没有尽数倒在这里。等到回过神来,嘉世赶到,敌 机撤退,留下的只有散落在战场上的自己人。只是单纯的导弹不能击毁这么多机甲队员,蓝雨和呼啸没料到的是炮弹炸响后,有百花的人突然出现,本以为是友军前来支援,没想到被偷袭。——这才是为什么他们会有这样惨重的境况主因。

喻文州最开始醒神让队友集合,搜寻剩下死不见尸的人,他和黄少天在树林中穿梭,这次不是贡嘎,他们在边境上遭受了巨大的打击,不少人在他们眼前眨眼间死去,只剩下一半的身体鲜血淋漓。黄少天的嗓子已经喊哑了,他无数次呼唤方锐、于锋还有其他失踪者的名字,没有得到过任何回应。冰雨的剑柄上全是暗红色的血污,他停下来,看一眼天空,乌云蔽日,几分钟后再次降下大雨。方世镜带了几个队员飞上树林上方,希望能够拥有更好的视野,应该有部分队员且战且退,到河边后的踪迹就消失了,雨水倾盆而出,冲刷泥土上血战的痕迹。蓝雨一线队员损失一半多。

魏琛找到一个被俘虏的“百花队员”,卸了他的盔甲面具后发现根本不认识,问什么问题都一问三不知,几分钟后蓝雨队员看管的时候没留神,这家伙自尽了。蓝雨队长重新整了下混乱的思绪,对叶秋说:“你先帮我找林敬言。”

呼啸队长失踪,副队长断了一只手,还在指挥救人。叶修咬破了舌尖,满嘴血腥味,吴雪峰问他:“你在想什么?”

“被自己人坑了。”

“我猜孙哲平和张佳乐不知道这件事。”

叶修抓着吴雪峰:“这就更糟糕了,你说如果你是策划这件事的人,两个本地机甲队长很碍事,你会怎么样?”

“百花其他队员不会愿意……”

“百花其他人知道吗?”叶修摘下头盔,双眼眼白全是血丝。

吴雪峰深吸一口气:“先帮蓝雨和呼啸。”

“我跟苏沐秋联系一下。”叶修想,以苏沐秋的精明程度,被本地驻 军糊弄的几率不大,但是还是要警告一下让他尽快来找自己和吴雪峰。

这时候黄少天折返回来找魏琛汇报情况,一眼看到叶秋便冲了过来:“你没事吧?”

叶修刚刚都不敢去想黄少天怎样了,这会儿见到人才发觉胸腔里渐渐暖了点:“怎么问我?应该是我问你。”

黄少天摇摇头:“我……你……”

“现在没空说话,你们队长在那边,去吧。”叶修拍拍他肩膀,“早点跟他回蓝雨,我会劝他。”

这次边境的骚乱以蓝雨和呼啸惨痛的代价作为终结,广 州和南 京都单方面宣布不会再踏足云 南。韩文清率领一支小队远道而来,阴错阳差救了几个人,其中一个就是百花副队长张佳乐。在嘉世返回杭州将近半个月后,叶修收到了韩文清的私下联络,两人找了个安全的通讯频道对话,镜头里韩文清侧过身,露出后面的一个人。

叶修惊道:“张佳乐?!”

百花副队长一只眼上还蒙着纱布,看上去十分疲惫:“叶秋,我就知道你这种欠人打的不会有什么事,亏孙哲平还担心你。”

“孙哲平呢?你怎么在霸图?他跟你一起吗?”

张佳乐像是很吃力才能说话:“我不知道他在哪里,韩文清找到我的时候,据说我已经昏迷三天了。”

韩文清示意他少说话:“没养好。”

叶修急着问:“到底怎么回事?蓝雨和呼啸,你知道情况吗?”

“我要是知道,还会这么安静待在霸图吗?提起呼啸,呵呵,林敬言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

“你们本地驻 军想把你和孙哲平一脚踢开?但是直接开罪两家机甲队,还要面临广 州和南 京的发难,有点不值得吧?偷袭蓝雨和呼啸的人,看起来不是你们机甲队的,而是你们上头秘密控制的一个小分队。现在各地 军 区间都存着戒备,一步做到这样,很难理解。”

韩文清替张佳乐开口了:“叶秋,如果我们都能想通云 南的意图,我就直接告诉你了,没必要三个人在这里冒着被发现的风险开小会。”

“除了孙哲平,有几个队员也失踪了。”张佳乐补充着,“我总觉得还有一些我们看不到的事情,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会是什么,这感觉太糟了,比找不到他们人还糟糕。”

“你跟魏琛联系过吗?”

“有,他倒是信我,但是……”

“什么?”

“我觉得他可能要退了。”

叶修眉头紧皱:“引咎辞职?”

“有这个风声。”

“我抽空去趟北 京。”

“你小心点。”

“我知道。”

韩文清也跟着说了句:“你们上头那位,应该不至于想换掉你。”

叶修想了想自己跟陶轩的心结,苦笑:“是不至于。”叶修有太多的疑虑和顾虑,这个时候再去北 京,陶轩一定会怀疑他。嘉世今时今日,陶轩只会想在呼啸损失惨重之际,趁人之危火速让南 京俯首称臣,除此之外他应该什么都顾不上了。

 


  355 16
评论(16)
热度(355)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