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To Blossom Blue(Chapter 12.1)

第二部 仲夏夜梦

Chapter 12 The true shape of the world

 

夏天接近尾声的时候,蓝雨大变天。

魏琛悄无声息地辞退了队长职务,甚至没有跟队员打招呼,默然离去。除了方世镜之外,没有人知道他是在什么时候走的。方世镜在队里做副队长多年,劳苦功高,也是魏琛极其信任的副队长,提拔上任为队长,没有任何反对的声音。他在第一次全队大会上,没有提起魏琛的事情。黄少天自然知晓方世镜为人,不提魏琛,恐怕不是他不想提,而是不能。会上很多画面在蓝雨队员的脑海里跳跃,都是关于魏琛的。他们在野 战 演 习时跳过的湖,啃过的草根,吃过的蚂蚱,伴随着魏琛爽朗的大笑和毫不突兀的脏话,串成完整的故事。蓝雨的队内气氛一直很好,像是四季如盛夏,赤诚热切,明媚奔放。尽管也有在贡嘎雪山上的受挫和损失,可他们一路走来,从未怀疑过什么。

由于在云南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广州方面开始联络南 部军 区除云南外的所有地方部 队,希望达成共识,将云南排除在圈外。

黄少天无法相信广州 军 区总部来人宣布的一纸调令,说魏琛去了西北某装 甲 部 队,某个普通的部 队。宣布会议解散后他在蓝雨基地里毫无目的地走着,像个游魂一样,直到他撞上喻文州。喻文州盯着蓝雨基地大门后两排巨大的龙鳞榈,发觉黄少天靠近后指着一棵说:“你看,上面是不是有只很大的蝴蝶。”

黄少天走到近前:“是的,很大的花蝴蝶,很好看。”

“我以为蝴蝶都要灭绝了。”

“偶尔还能见到的。”

“很多东西都要灭绝了。”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觉得他今天特别古怪:“你想跟我聊点什么吗?”

喻文州笑得很浅:“少天想聊什么吗?”

“没有。”

“那我也没有。”

他们默契地没有再说话,喻文州紧握着双手,指甲嵌进了掌心的肉里,力道太大,松开后甚至有了血痕,不过他根本没在意。

黄少天想起他们出发去云南前,喻文州曾经在一次对抗练习中,连赢魏琛三次。当年那个文质彬彬面不改色对蓝雨队长开黄腔的少年,已经变了模样,到底哪里变了,黄少天说不清楚。但是魏琛很看重这输掉的三次对抗练习,把喻文州叫去谈心谈了很久,在众人面前夸奖喻文州复建后的进步。没想到从云南回来后没多久便天翻地覆。

广州前一天下了雨,龙鳞榈巨大的叶片上仍有雨水滑落,水珠滴落到泥土里,天气似乎带了一点点凉意,黄少天忽然意识到什么,他说:“夏天要结束了。”

喻文州转身离去,准备返回蓝雨训练场:“夏天都是要结束的。”

他们找不到于锋和方锐,放弃搜寻后黄少天想要不顾一切冲出去继续找人,方世镜冷冷地说了一句话:“想去就去,去了就别回蓝雨。”

天职是服从。

一年光景又过去了,嘉世在这一年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放了几个主力队员回家休假去,吴雪峰独自回到嘉兴,叶修则是跟着苏家兄妹西湖玩了两天。苏沐秋为了讨妹妹欢心,租到小船带着妹子泛舟西湖,湖面上残余的荷叶中间一只小船穿过,那绿色也不似是盛夏的浓郁,参差不齐,深浅不一。苏沐橙穿了条米色的连衣裙,慵懒地趴在船上,手里玩着遮阳帽,像是心不在焉。苏沐秋扬手泼了点水:“喂,怎么不高兴啊?特地陪你来玩。”

“我很久没见到云秀了,有点想她。”

“这次休假怎么不去苏州找她?”

“她不休假啊,去什么深山老林里拉练了吧。”

“烟雨这么狠啊?”

苏沐橙笑着说:“听说想培养她当队长。”

叶修听到这句来了精神:“哦?第一代女队长,不错啊,不愧是我看好的苗子。”

苏沐秋瞪他一眼:“有时间马后炮自己的眼光,不如赶紧给我划船。”

叶修在船上表现欠佳,十分敷衍,只有苏沐秋吭哧吭哧出力,累得半死。“你这不是给妹妹划船,甘之如饴吗?叫什么,用力。”

苏沐橙安慰哥哥:“等下去吃顿好的,我请客。”

苏沐秋:“还是亲妹妹好,还带那谁吗?把他扔西湖里淹死算了。”

“那谁最近心思不在西湖,飞到京城去啦。”苏沐橙把帽子扣在叶秋脸上,“说你呢,怎么休假了不去办你的事,反正陶老板不在。”

叶修也不把帽子拿开:“陶老板最近忙呢。”

苏沐秋冷笑:“忙什么?我听说他去越云了,可能是想挖什么新人。”

“越云那种小队,他也会看得上?”

“那你说陶轩看得上谁?手里第一代机甲战士就是你,他眼光低了也不正常啊。”

叶修踹了苏沐秋一脚:“轮回那个,我觉得他挺喜欢的,你也喜欢不是吗?”

“周泽楷?”苏沐秋估算下时间,准备把船划回岸边,“我没记错他比沐橙还小一岁,轮回不会放人的,八成是作为张益玮的接班人在培养,你说呢?”

“我赞同。”

“啧啧,难得不跟我唱反调一次。”

“你上次带他帮韩文清去了?没抽空给孩子洗洗脑吗?说不定你灌点迷魂汤他就跟你来咱们这儿了。”

“我哪能跟你比啊?有几个其他队的,你说一句跟你走,我觉得他们都不回头的。你要是扔个骨头什么的,大概还会蹦跶几次。”

叶修把苏沐橙的遮阳帽拿下来,给姑娘带上:“别晒黑了。”

“我早黑了。”苏沐橙有点无语。

叶修对苏沐秋继续说:“怎么我被你一说,就像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还到处招人。”

“你那德行,不就喜欢到处招人吗?蓝雨那孩子怎么样了,还是见你一次想捅死你一次吗?”

叶修下巴磕在船边:“他们队里刚稳定,没空想怎么刺杀我。”

苏沐秋自然知道蓝雨最近的变动:“呼啸呢?林敬言还没回去?”

“刚回,听说伤得很重,复健需要时间。”

“霸图成疗养院了,不是说张佳乐也在吗?”

“人家有个神医在,疗养院也是高级的,不是你想去就能去。”叶修笑笑,“而且张佳乐不回去,我看也不是自己做主的吧。”

苏沐秋不吭声了,全力以赴准备把船回去。百花可能是认为重伤的人康复的几率不大,所以接回张佳乐自然是个不太紧急的议题。更有一点,百花已经在重新组建队伍,孙哲平至今音讯全无。机甲战术再次革新,这次动作后各家都不互通有无了,不过有一点不言而喻——那就是新技术改进后的机甲对人体的负荷更高。

叶修说:“陶轩最近没跟我吵架,你跟吴雪峰是不是可以放宽心了。”

“什么?你们两个不吵了?真是夏天飞雪。”

“感觉像是麻木了,他这样我倒是有点心虚,更不敢轻易跑去别的地方打听消息。”

苏沐橙忽然大声喊:“你们看,桥上是不是那个轮回的?”

苏沐秋顺着妹妹指的方向看去,桥上站的正是周泽楷。轮回的年轻枪手是陪家人来杭州玩的,在桥上跟奶奶轻声细语不知说些什么,忽然一只莲蓬就砸到脸上了,正有点不高兴,听到个熟悉的声音。

“喂,小子。”苏沐秋站在一尾小 船上,仰头看着桥上的人,桥下船下水波荡漾,微风徐来,竟是有点夏末的感觉了。

周泽楷不得不跟家人介绍了两位友 军的领 导,还有苏沐橙。周家人似乎很通情达理,让他去跟“战友”说话,自己先一步去了别的地方。苏沐秋看着人都走远了才说:“原来你能一口气说很多话啊。”

周泽楷眉头皱着,没回答。他刚刚家里人讲着沪语,音调比在队里软了八度,没想到这也会被人打趣。

苏沐橙问他:“热吗?吃冰淇淋去?”

周泽楷点点头,跟着苏沐橙走在前头。叶修戳了戳苏沐秋:“俊男美女,很般配。”

“胡说八道什么?小心拔了你舌头。”

“苏爱卿近来脾气渐长,威胁到朕头上了。”

“皇上先娶个皇后吧,后位空虚,臣为君忧。臣家里的事情就不让您跟着操心了,哪有皇上管大臣家里婚配嫁娶的?你说对不?”

叶修骂了一句:“你大道理有一车。”

“我去,大哥,我跟你混的好不好,不巧舌如簧能活到现在?早被你气死了吧?”

“巧舌如簧不是什么好词吧?”

“能对付你就行,管他呢。”苏沐秋眼见妹妹跟周泽楷快走到冰淇淋车前,忽地听妹子笑吟吟地说了句,“我哥请客,你吃哪个口味的?”

周泽楷选了个味道,然后对叶修说:“队长上次带我去呼啸。”

“嗯?”叶修心说这个聊天的开头真是直接。

“见到了方锐。”

苏沐秋:“方锐是谁?”

“以前蓝雨的。”

叶修有点迷惑:“他怎么去呼啸了?”

周泽楷摇头。他当然不知道方锐为什么出现在呼啸,而且他跟方锐没有机会说上一句话,方锐当时在呼啸队里的一幢小楼楼顶,远远看见了自己,扯着嗓子喊了几句才让他注意到楼上有个人。方锐大声唱了几句歌,歌词很奇怪,周泽楷从未听过,零散的词语被调子拉长,歌里有山有马,像是方锐本人一样,没有缰绳的束缚,会在草原上跑到天涯海角。

苏沐橙递给周泽楷一盒冰淇淋:“喏,吃吧。”

“谢谢。”

叶修和苏沐秋则是互相看了一眼,没有再说什么。似乎又要下雨了,湖里的残荷又要被打残不少。


  369 13
评论(13)
热度(369)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