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To Blossom Blue(Chapter 13.1)

很严肃地预警一下,从第三部开始TBB基本没有特别轻松的部分了。

我想追文的大家也多少有心理准备,毕竟背景设定从开始就很明确,感谢每一个追连载的朋友。



第三部 塞下秋来

Chapter 13 Damage

 

叶修想,可能自己已经三天没吃过东西。

睁开眼只能看到刺眼的光,他穿着单薄的病号服蜷缩在牢笼的角落里,身上的刺痛渐渐褪去,这种迹象让他猜测大概是到清晨了。在他的意识深处,这个房间里除了刺眼的炽热的灯光,还有角落里和自己遥遥相对的一只巨大的蜘蛛。那只蜘蛛是雪白的,攀附在房间天花板的一角上,吊下一根晶莹透明的蛛丝,似乎不想结网,磨蹭了很久后才下定决心张开一张网。叶修醒来后就盯着那个角落,希望能够数清上面的蛛丝。他把身体蜷缩起来,为了能够保持体温,不时地用手指敲击地面,像是在弹钢琴那样。他想起儿时被亲妈逼着学钢琴的日子,唯一记得住的野蜂飞舞至今都没有忘记,于是他就这样在地板上弹着虚无的琴键,盯着天花板上白色的蜘蛛织网。

这间牢 房是巨大的钢筋混凝土制成的,第一次看到叶修就明白这是为了绝对良好的隔音效果,还有防止关进去的“犯 人”脱逃。他不知道苏沐秋在哪里,不知道吴雪峰在哪里,不知道时间到底过去了多久,自从被陶轩突击带走,就被打晕直接送进了这个地方。身为基因改造人,加上常年在机甲队超越常人的锻炼,嘉世队长的超强的身体素质是显而易见的。看 押他的士 兵显然怕极了机甲战队传说中的第一人,每次押 运都有至少三十个荷枪实弹的 军 士 阵容。

抵达这个机密所在的第一天,叶修就被拖上电压控制台,台子是特殊金属制,电流基本稳定在20毫安以下,但是隔一段时间就加大电流量。叶修全身痛得像是一天内脱胎换骨数次,偶尔电量降低到几乎可以忽略,他很平静地发问:“陶轩在哪里?”

没有人理会他。

每次电击“试验”都像是在刺激他的极限,第一次持续了20小时,叶修被拖下来的时候已经虚脱,全身皮肤变色,捆绑他的特殊带子勒出的痕迹像是被火烧过。嘉世队长被扔进特殊的牢房之前得到了注射营养液和一杯水,可就在喝水的间歇他抓紧了那个给自己灌水的人:“陶轩在哪里?”

这句话十分简单,目标清晰明确,却无人回答。嘉世队长的音调像是在冷冻柜里常驻了一个月后的冰霜,除去一次,还会再生的冷。问句说出来,余韵都带着毛骨悚然的味道。

出现在叶修周围的人除了全身武 装到牙齿的武 器 装备,还有全黑色的防护服,那人猝不及防被叶修扯过去,防护面罩贴到嘉世队长脸上,被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杀意吓得开了一枪。这一枪没打到叶修,却弄得在场的人草木皆兵,他们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立即把人拖进了单人牢 房。

电击只是开始,后续还有各种各样的奇怪的折磨。机甲部队属于特殊部队,对他们来说,标配的训练科目中就有关于反 刑 讯的内容。叶修作为嘉世第一批老队员,对这些自然不会陌生,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经受的这些似乎不是一般的刑讯拷打。因为没有人向他提问,没有人需要得到什么,他的提问很简单,却不曾有人回答过。中间有一次叶修心脏停跳,抢救人员里似乎有张熟悉的脸,叶修醒过来后换了个问题。

“崔立在哪里?”

崔立是陶轩心腹。李风死后,陶轩不再从机甲队里挑选亲卫,而是在落选人里选人。叶修曾经笑过陶轩这件事,陶轩倒是没恼,只说:“你们太金贵了,我用不起。”崔立和陈夜辉就是在这个时候被陶轩选拔出来的,虽然没有入选机甲战队,倒是嘉世老大亲自带出来的人,队长觉得素质不能降太多,偶尔特训也带着崔立和陈夜辉。

陶轩私下问嘉世队长,这两个要是努努力能去机甲队不,叶修哈哈大笑,笑够了才说:“老板你什么逻辑啊,不想从机甲队拉人,人跟你混熟了再给我塞回去?我可不要我退过的人,这么多人看着呢,怎么跟大家交待啊。我任人唯亲还是你徇 私啊?”

“你真是狗嘴一张,别说象牙,好牙都没有。”

叶修开始在牢 房里留下点痕迹,试图计算时间。第三天就被发现了,随后他立即被拖进一个特制金属球内,里面充满了像是之前机甲队用过的营养液的东西,只是颜色看起来就很恶心,黏糊糊的绿色。叶修胸部被开了两个口子,直接塞了固定的管子进去,维持肺部呼吸,口鼻上装好面具被直接扔进金属球内。一个小时后被拖出来一次,叶修在地板上留下湿乎乎的绿色液体,不住地挣扎着想站起来,有个看守人员上前,摘下他的面具,只听到了一句话。

“崔立在哪里?”

那口气平静极了,像是在问对方今天的天气怎么样。不像是被折磨的“犯人”,也不像是身体濒临崩溃边缘的样子。没有人回应叶修,五分钟后他被继续塞回那个金属球内,同黏糊糊的绿色液体为伴。这一天的最后叶修回到白色灯光从不消失的房间,第一次觉得那灯光不是令人狂躁的刺目和苍白了,灯光变成了冰冷的感觉,房间的边缘似乎消失了,延伸出去变成洁白的雪地,空旷而寂静。远处有高山,有冷泉,天幕上群星闪耀,除了冷寂还是冷寂。

叶修想,也许那天是他眼花了。

只是叶修没有眼花,崔立是这里的负责人,此时正站在实验室外,玻璃窗内的人看不到墙外。尽管叶修并不知道他在哪儿,可崔立听到被问起还是满头黄豆粒一样的汗滴,汗流下来,崔立越发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十分棘手。他走出去,拨通陶轩的通讯器:“他知道我在这里。”

“你上次说过了,”陶轩正准备开会,接到崔立的消息很暴躁,“这活你要是不能做,我就换陈夜辉。”

崔立当然不想被替换掉:“我被他看见了是我的失误。”

“你是怕他死了吧?算了,他看不到你也是一直在问我。”

“是。”

“没有问过苏沐秋和吴雪峰?”

“没有。”

“我有空去一趟。”

“是。”

叶修神志清醒的时候多数发生在各种仪器附近,他强制自己集中注意力去看那些人在做什么。有各种各样奇怪的东西被注射进他的体内,还有各式仪器给他使用,他像是一只人体版的小白鼠,已经对这些重复的事情麻木了。一次体能恢复的时候,叶修单脚踹翻了一个看 守,出脚后他就知道对方的肋骨断了。看守们一拥而上,把他拉起来重新禁锢在一张手术台上,手术台后来被罩了个白色的巨大罩子,半球型的,像是个光滑的半月。叶修在这个光秃的半月里数星星,从一开始数到六千,接受未知的“处理”。这里没有蜘蛛,没有白色的灯光,甚至感受不到什么人间的温度,体温迅速下降,血液几乎无法在周身走动,叶修不想弹野蜂飞舞了,他想记起别的事情,比如叶秋跟父母吵架的激烈模样,只是因为不想被扔进新兵连;他想起自己深夜拎起叶秋准备好的离家出走的行囊,还觉得有点重;他想起西湖边上那个满面笑容的少年问自己要不要一起去新兵召集处报道;他想起嘉兴一个阿姨问他为什么不吃糯米鸡;他想起过去储物柜里被嘉世某位长官塞满的烟盒;他想起出任务时走过的山川湖泊……最后似乎有个人在叫他,一遍又一遍地叫着。

“叶秋,叶秋。”

半球体仪器打开后,叶修终于见到了崔立,他仍旧很平静地开口,嗓音非常沙哑:“陶轩在哪里?”

“你不找我?”

“你怕死了吧,又不敢杀我。你们在做什么实验?陶轩用我跟什么人做了交换?不过你在这里,我又有点迷糊了……”

“我怕你?”

叶修躺在手术台上,发丝被汗打透,眼神像来自另一个世界:“你不怕?陶轩都不敢这么说吧。”

崔立咽了口口水,他确实忌惮叶秋的,没人不忌惮他。如果真的有办法不怕,就不必这样遮遮掩掩带上防护罩面具来这里了。

“我觉得你还是先不要关心我怕不怕你,比起陶轩在哪里,你更想知道吴雪峰和苏沐秋在哪里吧?”

叶修被带到这里第一次剧烈地挣扎起来:“你说什么?”

崔立的表情抽搐了几下:“这不是我能决定的。”

“大概每隔五天,你们会刺激我达到人体极限一次,不是昏厥就是心脏停跳,我得承认你和陶轩耐性不错。有一次我演得好像过了点,你就跳出来了啊?”叶修双眼眯了起来,似乎是在盯着天花板上的灯。

“这种事情,劝你少做。我们对你身体情况的监控是很到位的,你这点小心思没什么用。”

“你们都喂我吃了什么?注射了什么?”

崔立不再说话了,叶修又问:“他们两个在哪里?”

“跟你一样的地方。”

“你能告诉我什么?”

“你猜到的差不多都对吧,我想这对你来说大概不是什么难理解的事情。到合适的时候老板会来这里的,我只能告诉你,不要做没用的事情。”

叶修扭头正视崔立:“想把我们变成什么超级战士吗?”

崔立不回答,也不做任何回应。

“你怕我自杀?”

“你不会自杀的,你是叶秋。”

叶修笑了,像是看到了半球体内的数过的星星统统飞了出来,在他周围环绕着,万千的星闪耀着,释放着属于自己的光芒,这光芒不是来自他的胸膛里,而是从什么遥远的地方穿越千山万水而来。因为他的身体已经冷透了,在这个奇怪的地方,进行奇怪的对话,似乎耗尽了他最后一点力气。

 

  388 24
评论(24)
热度(388)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