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To Blossom Blue(Chapter 13.2)

第三部 塞下秋来

Chapter 13 Damage

蓝雨方面,黄少天同嘉世队长失去联系长达半年之久。时间流逝得越多,他越发不安。叶秋同他在树下一吻来,尽管都秉承各自队里的保密原则,出秘密任 务从不向对方外泄消息,可一直是很有默契的。比如出秘密任 务两个月内不联系是常态,可走前都会给对方个暗示。黄少天为叶秋准备的24周岁礼物躺在他储物柜里落灰,灰尘像是主人的焦虑,堆得越发多起来。

方世镜前往北 京开例行会议,走之前被黄少天半路拦着车:“队长,我能跟你一起去吗?”

方世镜摇下车窗,笑着捏了捏黄少天的脸:“你很闲啊,我的小副队长。”

黄少天靠在车上:“我还没去过队长会议呢。”

“行吧,给你20分钟收拾行李。”方世镜想着有个人事变动是要找机会和黄少天聊聊,就同意了。

黄少天飞一般冲回宿舍楼,火速打包冲回来,上了车差点抱着方世镜啃一口:“谢谢队长!”

嘉世队长毫无意外缺席此次会议,令其他队长意外的是,嘉世副队长也没有来。黄少天心急,问方世镜:“这正常吗?”

方世镜笑他:“你好像千里迢迢来一趟不是为了感受队长工作,而是要见嘉世的人?”

“呃……”

“是有点不太寻常吧,嘉世很重视这种会,一般都是叶秋来,吴雪峰顶替他的时候都很少。这次两个队长一起缺席,官 方理由是秘密任 务,谁知道呢,可能人家有什么新技术在执行阶段,不想分神吧。不过你魏队长跟叶秋关系更好一些,我的话还是不要随便联系他们领导了。”

黄少天坐在方世镜身后,思绪混乱参与了这次队长例会,他心里有个非常糟糕的预感,却又无法证实。想起叶秋说过初代几个队长关系都不错,会后他拦住了韩文清:“韩队长。”

“黄少天。”

“我有个……事情想问问你。”黄少天本来想说“私事”,可面对韩文清总觉得还是不要提私事较好。

韩文清这次是一个人来的,示意找个方便说话的地方,两个人到走廊的尽头。“什么事情?”

“按照你对叶秋的了解,他这样无故缺席队长会议正常吗?”

“没有无故吧,嘉世官 方消息不是说他出任 务去了?”黄少天忽然对叶秋感兴趣让韩文清略吃惊,印象里魏琛才是跟叶秋关系比较好的那个,黄少天才多大?跟张新杰差不多。

“我觉得有点奇怪。”黄少天不自觉咬了咬下唇,不知道还能跟谁商量这件事了。韩文清他算是认识,郭明宇就完全不熟了。初代的机甲大神就这么几个人,叶秋音讯全无,苏沐秋也一样。想到苏沐秋,黄少天记起他应该还有个妹妹叫苏沐橙,要不然问问她?但是自己用什么借口跑一趟杭州呢?

“你这么关心叶秋是为了什么?你们队和跟嘉世有什么技术互换的协议?非要说奇怪的话是有点,这家伙半年没露脸了,之前跟我说好要商量个事情,也早被他忘了吧。明明说过希望为联盟机甲战队出一份力,这个时候人间蒸发去执行什么秘密任务,真是……”

黄少天瞪圆眼睛,等着韩文清把话说完。

“真是个没担当的家伙!”

“他不是那样的人!”

韩文清眉心拧了些许:“嗯?”

“我是说叶秋不是没担当的人,他大概是有什么麻烦了。”黄少天压低声音,“嘉世的领 导,跟他大概不太……”

“你是说陶轩反对他搀和联盟的事情?”

黄少天见韩文清这么直白,觉得话匣子既然开到这里不如自己也直截了当点:“之前有很多奇怪的事情了,百花队长是第一个失踪的吧?现在又是叶秋,我觉得这里面多少有点关系,可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叶秋和孙哲平会没担当吗?韩队长,你应该比我更了解他们吧。”

韩文清扬了扬下巴:“方世镜怎么说?”

“呃,我还没跟我们队长说过。”

“那你来问我?”韩文清想起张新杰偶尔也会有些新奇的点子,对这个年龄的机甲队员多少有些无奈,“你想怎么样?针对这种细微的‘奇怪’之处,出动蓝雨或者霸图两个战队吗?你先跟方世镜商量商量吧,如果方队长有意联系我,我会洗耳恭听。”

韩文清肯这样,已经出乎黄少天意料。霸图队长说得很在理,这件事是有点古怪,可还不至于能够让两个机甲战队针对性进行什么部署。黄少天不能用一己之私的怀疑来证明叶秋确实陷入了什么麻烦,而且还是他自己战队领 导造成的。叶秋同他基本不会聊到各自队里的事情,这种猜测主要来自于他们寥寥无几的关于时 局的讨论。方世镜也告诉过黄少天,嘉世老板心比较大,最近频繁初入越云战队。黄少天思来想去,决定去找方世镜摊牌,再这样下去,他担心自己脑子里那些古怪的、不详的猜测都会变成黑色的铁丝网,最终把自己网死在里面。

方世镜带黄少天住在一家军人招待所里,夜里被副队长敲开房门,他那时候刚开了瓶酒,便问黄少天:“来一杯?”

“好。”黄少天比较意外方世镜会在私下喝红酒。

方世镜给黄少天倒了一杯:“魏琛不喜欢这个,他喜欢液体手雷。”

“我知道,啤酒对他胃口。”

方世镜晃了晃玻璃杯中的红色液体:“你跟着他也有年头了,少天。”

“没有队长时间久。”

方世镜笑喷,拍了下黄少天脑袋:“废话,我跟他一起入队的。”

“哎哟,好痛。”

“痛个屁,我打得很轻。”

“你讲话越来越像他了,队长。”黄少天坐在方世镜房间里的沙发上,一饮而尽。

方世镜夸赞:“好酒量,不过我瓶酒很不错的,被你就这么当水喝了。”

黄少天擦了擦嘴角:“您有话要说?”

“是啊,明年开春,我就要撤了。”

“离开蓝雨?”

“机甲更新的这一代技术,对人体要求更高。索克萨尔再过两年我就开不动了,不如早点让给更有能力驾驭它的年轻人。”

黄少天盯着自己的空杯子不说话。

“少天。”

“是,队长。”

“如果队里不选你接我的班,你会有想法吗?”

黄少天放下杯子,站起来:“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你真是直爽。”方世镜再给他倒了一杯,“我想选喻文州。”

黄少天并不意外:“战术上我不如他。”

“但是你不太高兴。”

黄少天脸上划过一丝冷峻的笑,似是划破冬夜的流星的光:“这是针对全队的未来做出的决定,我一个人的高兴还是不高兴,都不会在这个决定中占据什么地方。”

“好,很好。我知道你会为蓝雨全队想事情。”方世镜让他坐回沙发上。

“而且我的作战风格,也不太适合当队长。战斗可能还没开始,我就冲出去了,这种风格太妖了吧,当队长要沉稳点。我也不想强迫自己改变战术风格,毕竟出乎意料是我最强的特点,保留的话,对蓝雨也是好事。夜雨声烦才是属于我的机甲,索克萨尔的话,可能还真的比较适合喻文州。”黄少天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你跟他说了吗?”

“还没有,想先跟你聊聊。”

“哦,谢谢队长。”

“现在可以说说你想找我聊的事情了?”

黄少天猛地脱离方才伶牙俐齿分析事情句句在理的状态,像是高速上急刹车,突然手足无措起来。

“这个,那个,队长……”

“你到底怎么了?这次突然要跟我来北 京也是很奇怪,一个劲儿问叶秋的去向也是很奇怪。”

“我的确有件事情想拜托您。”

“不要用敬称吧,”方世镜哭笑不得起来,“这口气怎么像要带个闺阁小姐跑出去私奔,求我给你们做个见证人似的。”

黄少天心说可能还真差不多,两眼一瞪,清了清喉咙一口气说了:“我跟叶秋前两年忽然脑子里都有根神经搭错了在谈恋爱但是他忽然人间蒸发还没跟我打过招呼所以我非常着急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样好了队长你不要生气我没有跟他讲过蓝雨的机密我们就是谈个恋爱我知道是挺扯淡的我自己想想都很好笑但是不知道怎么就看上他了你不要生气啊我现在真的很急也没有人商量你说到底怎么办好呢……”

方世镜被这信息量冲击得晕头转向,像是刚从云霄飞车上下来,黄少天讲话还不喘气不带标点符号,几乎要了蓝雨队长的命。

“你等等,你说什么?谈恋爱?你认真的?”

黄少天很认真地点头。

“那种谈恋爱的谈恋爱?”

“是。”

“就像我跟你嫂子那样的?”

“是。”

“你说他不会突然不跟你联系?”

“是。”

方世镜先是定了定神,随后自己倒满一杯酒,一饮而尽,再擦擦嘴:“妈的怎么不是啤酒。”

“队长……”

“你想去找他?”

“我不知道该怎样,是想去找他,但是去哪里找呢?我连嘉世的大门都进不去吧,进去了也就是表面上的探访,不会有人告诉我叶秋在哪里的。”

“作为蓝雨的人,你是不能轻易出现在嘉世的。”方世镜深感此事难办,不过黄少天不是一个会胡乱讲话的人,尽管他平时废话多到不行。

“是的,如果这事好办,我就不会在这个时候跟你说了。”

方世镜长叹一口气:“你真是给我出难题啊。”

“如果我擅自脱队去杭州,回去会面对什么,我知道的。”

“别,你少来这套,我不是魏琛,惯得你上天入地。”方世镜伸手朝黄少天脖子上比划了一下,“敢出格一丁点,我要你好看。”

“队长这是有主意了?”黄少天双眼晶晶亮。

方世镜摇头:“我欠你的。你去一趟厦门,找这个地方部 队,就说是我让你去的。”

“找谁啊?”

“你不是一直问我魏琛怎么样去哪里了吗?现在你还想不想知道了?”方世镜笑着说。


  407 11
评论(11)
热度(407)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