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人间有味是清欢 故事一 食不言 side B

人间有味是清欢

故事一食不言 Side B

CP:叶黄,微王喻


side A来自 @黛薇 老师,无所谓先后顺序,我本来只想写个美食文,结果变成了一个搞笑文……

老王生日快乐^^(side a是贺文)

地址:http://yanshuilianyi.lofter.com/post/444647_1070b702


 

地府蓝雨阁有几桩怪事。

其一是地府里上到官员下到杂役都不吃饭,在地府开火的只有蓝雨一派,别无分号。

蓝雨书斋里有千百种菜谱、佳肴画卷,喻文州天资过人,过目不忘,从食材到调味料样样精通,古今中外各大菜系随意报个菜名便能上灶做了来。只要他想,置办一桌满汉全席也不在话下。蓝雨阁上下见掌门做菜,那是极佩服的,所以非掌门无人掌勺,二当家黄少天典型的两手不沾阳春水,绝对的五谷不分。——师兄这么会做菜,他等着吃就可以了。

黄少天想,掌门师兄待我们真好,我们一定要竭尽全力报答师兄。地府别家都无吃食,只有蓝雨阁经年累月连绵不断流水一般进食材,从人间到天上,只要喻文州想要尝试的,都想尽办法搬回来。蓝雨人以吃饭为头号荣耀,出门倍儿有面子,跟其他地府当差的不能比。黄少天曾经问过喻文州为什么要烧菜给大家吃,喻文州道:人间疾苦,我等不能体察,在地府当差,办的是人间死去的魂灵之事,要知晓人间苦乐,方能办好差事。喻文州说这话是有道理的,他是根正苗红的地府神仙,哪懂人间七情六欲?人间苦乐对地府来说,确是难懂。由食来入手,听起来大大的有道理,蓝雨众人服。于是大家吃饭,吃掌门师兄烧的菜,一日三餐,流水席,国宴,什么都吃,吃得辛苦。可掌门师兄说吃饭方能领悟人之七情六欲,一个字,吃。黄少天想:做人真苦,吃饭好累,幸好我不是人。

 

其二便是喻文州熬汤有四百九十年,熬得整个地府的官差都不想踏进蓝雨半步。

黄少天想或许是因为熬制孟婆汤时散发的那古怪蹊跷的汤药味儿。没人记得喻文州当年为什么要接下孟婆的差事,就像没人记得黄少天是怎么来到蓝雨阁一样。地府蓝雨一派,由来已久,自魏琛起,到方世镜,再至喻文州已是第三代掌门,第三代掌门某一日突发奇想似的说了句:“我替孟婆熬汤吧。”便从此接下了这差事,蓝雨上下对掌门无不尊敬,掌门说要熬汤,那蓝雨就去熬汤。

人皆有一死,死后下黄泉,来地府,喝一碗孟婆汤才能投胎去再世为人。喻文州的孟婆汤,一般的鬼魂喝不下一碗。黄少天想师兄不愧是师兄,人间苦乐多,地府忧愁少,再世为人四个字说来简单,可若连碗药汤都喝不下去,还是不要再当人了。这种小考验都心思甚多,可见喻师兄段位不一般的高。于是地府投胎再世为人的鬼魂数量连年下滑,大家都赖在地府不走,地府失业人口激增,各种问题层出不穷,影响社会安定。喻文州愁得汤熬得更浓了,蓝雨阁周边几丈远就能闻着味儿。

 

对黄少天来说第三件怪事就是他掌门师兄熬孟婆汤熬了四百九十年,忽然有一天喻文州说他不熬了!

喻文州:“前几日阎罗王遣人来说,地府这些年投胎为人的愈发少了。我想大约是我熬的汤出了点问题,且熬的汤本来就是给人间的魂灵喝的,那么我这就走一趟人间。人间五味,我不能在地府闭门造车,去人间修行总能学出点什么。”

黄少天惊恐:“师兄要去多久?这一走,孟婆汤怎么办?”

“身为蓝雨二当家,少天,你说呢?”

黄少天当即萎靡不振,从前讲话像铜豆砸铜鼓叮当脆,现在讲话像是蔫儿了的狗尾巴草上的毛:“哦,我来熬。”

喻文州眼里流光带笑:“地府有传说,那孟婆汤连熬七七四十九天,每日都有四十九个人喝了去投胎转世,便会有天神下地府,来应允你一个愿望。”

蓝雨二当家双目放光:“真的吗?”

“只是传说,我没有做成过,少天不妨一试。”

“谢掌门师兄!”黄少天转身就跑,直奔蓝雨灶台。

喻文州的话,黄少天是字字当真的。哪怕只是个传说,既然师兄亲口说给他听,那么便是可信的。黄少天翻出喻文州厚实的笔记,找出孟婆汤的配料,认真地准备熬汤。喻文州熬孟婆汤所用的铁锅乃是地府里流传下来的宝贝,尽管孟婆自己都不太用这大铁锅了,蓝雨还是当宝贝一样供着。炊具都认不全的黄少天蹲在灶台边忙了三天,整张脸都熏黑了,终于出锅了自己的汤。他端着一碗毕恭毕敬给喻文州尝味道,喻文州笑着抿了一口:“不错。”

“师兄在笑我。”

“哪里笑你了?”

“你尝得出味道?”

是的,地府蓝雨掌门,是个品不出五味的神仙。

喻文州看食物,全靠望和闻,要说这食物本身的滋味,他是真的不知。这也不是他的问题,地府向来不吃饭,到他这一代才有蓝雨掌门下厨的光荣事迹。没人跟喻文州讲过厨子除了做出精美的饭菜,还一定要食能知味。喻文州的菜,只有蓝雨人吃,蓝雨的人是不会说掌门师兄半点不好的,所以喻文州以为自己的厨艺已入化境,就差那么点人间的意思。黄少天一锅汤出炉,喻文州唤了蓝雨众弟子来一一品过,卢瀚文是小辈儿中最出色的一个,回味了下喻氏孟婆汤的味道,砸吧砸吧嘴:“比掌门师兄的还差了那么一点。”

黄少天杀过一记眼刀,掌门师兄莞尔:“好了,我该走了。”

那天蓝雨二当家忘记问他掌门师兄到底要怎样去人间,只记得他留给了自己各种储备食材,还有个秘密储藏室,是足够蓝雨上下吃一年的饭。黄少天在储藏室门口差点腿软跪下,只看那里头各色菜肴五光十色,煎炒烹炸、蒸煮卤酱、粥饭羹汤,面点果子、馒头烧饼,炸鱼头、醋溜肉段、醉蟹、猪头肉、烧鹅、烤鸭、荔枝腰子、葱泼兔肉、金丝肚羹、炒蛤蜊……小吃有炒凉粉、杏仁茶、焦糖花生、绿豆糕、桃花饼……食物的天堂!

他心里感激掌门师兄,实在是地府天字号的好人啊!

 

黄少天之所以是蓝雨二当家那是有原因的。他神行起来速度惊人,冠绝地府。因着太惊人了些,经常能穿越到时光的过去。蓝雨二当家不太出门,尤其是不敢去人间,人间不克制他的速度,走着走着就穿越到秦始皇那边去了。走路太快的黄少天只能穿越到过去,穿不了未来。二当家自嘲倒退是比进步要轻松一点,蓝雨没人理会他这冷笑话。

研制出第一锅孟婆汤后,黄少天开始速度惊人地制作新汤。地府孟婆汤一时间出了七七四十九种口味,任君,哦不,死人选择。从前过桥的死魂灵,接下喻文州的汤,喝一口吐一口的大有人在,黄少天在一旁冷眼旁观:人类真是脆弱。现在过桥的死魂灵,接了黄少天的汤,还是喝一口吐一口,总这么吐是不能投胎的,黄少天心急啊,他还急着见天神要许愿呢,这样吐下去自己什么时候能达成梦想?神仙活着也要有梦想啊,不然跟师兄腌的咸鱼有什么两样。

这日桥上为首的是个小伙子,咨询公司、乙方、加班熬夜过劳死,本来急着去投胎想下辈子干甲方,喝了一口黄少天的汤就跪在桥上吐,加班饭吃的鱼香肉丝盖浇饭和冰茶全吐了。吐了之后小伙子说什么也不肯喝第二口,黄少天拉着他不让他走,蓝雨二当家开始苦口婆心跟过桥的死人讲他做汤的辛苦,师兄转交给他的蓝雨的梦想,从古至今桥上过的死人的梦想……他见识多,口齿好,这一讲讲上三天三夜不重样的。黄少天最后还没讲完,小伙子要疯了,抱着他叫了三声大哥:“我喝,我喝还不行吗!不就是碗汤吗!我死了也就是一口气的事!”小伙子一口闷了,比蒙古大叔拼酒还豪迈,闷了之后小伙子对身后的人说:“千万别怕难喝,虽然真他妈难喝,一定要一口闷。”说完他就去投胎了,比饿死鬼还急。

黄少天不曾细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见小伙子身后是个大爷,颤颤巍巍地走过来:“小伙子啊,别说话,专注倒汤,千万别说话。”

这一天投胎的有四十九个,黄少天震惊,全蓝雨震惊,这是掌门接手孟婆汤以来从未有过的辉煌战绩!地府投胎人员再创新高!蓝雨第三代最佳!应该挂锦旗,贴横幅,开表彰大会!

此后黄少天越战越勇,每日站在桥头,见人便滔滔不绝陈述自己从业艰辛,掌门创业至半却受险阻,如今蓝雨阁要重振孟婆汤的美名,给每一个投胎人一口鲜美,一次质的提升,让每一个鬼都记得,你喝的不只是一碗汤,还有蓝雨的梦想。地府里黄少的大名传播开来,每个鬼都知道蓝雨黄少不简单,熬的孟婆汤那是一绝。七七四十八天后,黄少天成为了地府传说,每天投胎的不低于四十九人,荣获地府十殿王各项荣誉表彰。黄少天带表彰大红花那天,满脸天真问阎罗王冯宪君:“我师兄说,这样的成绩坚持四十九天会有天神下地府来实现我一个愿望。”

冯宪君差点把大红花的别针扎进黄少天胸口肉里:“喻文州说的?”

“嗯。”

“他说是就是吧……”冯宪君被喻文州的信口开河吓得茶都没喝一口,开完表彰会就打道回府。

 

四十九天到了,第四十九个鬼一口闷了黄少天的汤后去投胎。黄少天连着说了四十九天的话,说得自己有点呼吸困难外加口干舌燥,正准备倒一碗汤尝尝,忽地眼前金光大作,河面上起的波澜像是盛开的河中莲花,莲心上稳稳站了个人,此人红袍长袖,翩翩若仙,头戴紫金冠,手执十八骨铁伞,身披蓝金孔雀翎大氅,脚踩雪白凌云靴,除了笑得有点欠打,再就是穿着混搭得很欠抽。

黄少天想着不能丢蓝雨的人,屏住呼吸真诚地问了句:“您是天神吗?”

天神笑得更欠打了:“你就是熬孟婆汤的人?”

“是。”

“最近投胎率上涨,大家传说新人的汤格外好,我特来一趟见识见识。”

黄少天顺手把手里那碗给了对方:“尝尝吧,我喝不出门道,就觉得没我师兄的好。”

天神接过,仰头而尽,随后忽觉不对,就是迟了!只听黄少天大喊:“来人啊!天神掉到河里了!”

叶修掉进奈河的时候想:我这辈子没喝过这么难喝的汤。

 

黄少天是地府五好青年,当即组织蓝雨群众救人,站在桥上风姿绰约,进退有度。叶修被人从河里捞出来的时候模模糊糊看见黄少天长身玉立在桥头,心说这汤真是难喝得登峰造极,我明明记得地府此人不高的,一碗汤下腹怎么就长身玉立了?

叶天神,简称叶神上桥后直哆嗦,地府小阴风一吹,连打三个喷嚏。黄少天赶忙把人迎进蓝雨阁,招呼师弟:“小卢!快把师兄之前熬的姜汤热一碗来!就在储藏室门后的坛子里!”卢瀚文手脚很快,不多时一碗热乎乎的姜汤端了上来,叶修左看右看,只见这碗姜汤颜色澄净,淡金泛光,汤底的葱段和姜片都切得那样完美,真是非常出色的姜汤,不同于一般的姜汤,看了就让人想喝的姜汤,想着黄少天刚刚说是他师兄做的,那么应该比他的孟婆汤要强吧?加之的确阴冷,抄起大海碗一口喝了。只听黄少天又喊:“来人啊!天神晕过去了!”

叶修其实没晕,他就是不想当场吐出来,但是必须要晕一晕表达自己感受到的强烈的味觉冲击。叶修收回刚刚的感想,这才是他这辈子喝过的最难喝的汤。

 

很多年很多年以后叶修认识了王杰希。

王杰希江湖人传说开过天眼,擅法术,外号魔术师。小王少爷酷炫拉风的人设,毁在他能看见地府神仙喻文州这件事上。

王杰希说:“知人知心不知面,我就不该吃那碗面。”

叶修说:“黄少天后来威胁我如果不做菜给他吃,他就给我吃喻文州煮的面。”

然后叶修屈服了。

 

叶神来地府本是为了见证一代汤神,没想到差点在蓝雨阁丢了性命。被安置在黄少天床上休养的时候他闭上眼,准备用尽一切办法忘记那个味道。迷迷糊糊睡了一夜,醒过神来是因为有个人在耳边说个没完。这人语速很快,长句很多,废话连篇,滔滔不绝。想起前一日的两碗汤,日天日地从无敌手的叶神马上胃疼,进而浑身都疼,太可怕了,太销魂了。

黄少天念了半天也不见天神醒转,正准备去师兄的库存里翻一瓶救命仙丹给天神吃,这个时候阎罗王到了,冯宪君笑如春风:“少天,外头候着。”蓝雨的人都退到房间外后冯宪君对紧闭双眼的叶修说,“叶神好,叶神辛苦了。”

叶修这才敢睁眼:“让您看笑话。”

“叶神哪里的话,您来一趟地府生辉。”冯宪君掏出一个酒囊,“叶神漱漱口?”

“这什么?”

“水。”

叶修喝了一口,胸口滞留的气似乎消散了一些:“蓝雨怎么还有人做姜汤?我记得地府人是不吃这般食物汤水的。”

“地府其他人不吃,就蓝雨的人吃。”

“孟婆汤现在是这个黄少天熬的?”

“正是。”

“上一任是谁呢?”

冯宪君为难地说:“此事很难解释,涉及地府绩效考核等人事问题,叶神还是不要多问了。”

“这么难喝的孟婆汤,你们投胎率还能提高,真是奇了怪了。难道鬼都没味觉?他们喝得下去?”

“叶神不如多留几日,看看黄少天是怎么做的。”

 

叶修是天神,自然是来自天庭的一个天宫。这个宫殿常年挂着个斜着的牌匾,上面歪歪扭扭两个模糊的大字,看也看不清楚。经年累月落的灰太多了,除非爬上去把那灰给擦了才能看到是两个很丑的字:兴欣。

兴欣专管神仙的疑难杂事,像个神秘事物局。比如地府投胎率离奇下降了四百九十年后突然爆发式增长,这种事情就归兴欣管。

叶修在天神里头属于拔尖的,后来怎么沦落到兴欣的几乎无人知晓。别人问了他也不说,只会在殿里喊人:你们都死哪儿去了!快把笔墨拿来我要练字!

叶神的字,实在是丑得不行,怎么练都是那水平,兴欣丑到爆的牌匾就是他写的。

叶修想反正这几日自家天宫无事,那就留下吧。留下的叶神身体好了之后开始跟大家交流,一个好的领导都是这样做的。交流着交流着,叶领导发现蓝雨的人思想都很成熟,甚至是有哲学家的味道。

黄少天:“人间五味,掌门师兄说都在凡人一生。吃饭如品一生,五味陈杂是正常的。”

叶修:“你那碗孟婆汤,充其量是地府级别的难喝,我现在回味一下,一口闷好像还可以。但是后来那碗姜汤,真的是宇宙级别的难喝,你说是什么人做的?”

黄少天不服:“我掌门师兄,你不要信口雌黄,我的汤也是他的配方。”

“难喝就是难喝,我很公允。”

“我喝过的,没有你说得那么夸张。”

“英雄,你喝过正常的汤吗?或者说除了你掌门师兄的汤,你喝过别的吗?”

黄少天摇头,这个问题出乎意料,从他有记忆起就是吃掌门师兄的菜,喝掌门师兄的汤,蓝雨上下这么多人都没想过吃一次别人烧的菜,喝一次别人煲的汤。叶修乃是堂堂天神,此时扯下自己的大氅,卷了红袖,进了蓝雨厨房。蓝雨二当家瞠目结舌,蓝雨其他人谁也不敢拦着,那可是叶神,掌门师兄不在,二当家在发呆,其余谁敢拦?

叶修亮出千机伞,伞骨拆出,整个散开,案板上一排,恰是一套厨房刀具。精巧别致,银光闪闪,大厨气派尽在不言中。

黄少天当时被这套刀具震慑住,无比羡慕,十分想要,似乎拥有这么一套刀具就能立刻提高煲汤水平。

叶修问:“必先利其器,这位朋友,你用什么切菜?”

黄少天抽出冰雨,拔刀斩、三段斩、剑落长空、风残草尽依次秀给叶修看:“我的剑。”

叶修被黄少天震慑住:“你用长剑切菜?”

“物尽其用,我师兄说的。他在蓝雨的时候我没碰过厨房一件东西,后来他要去人间修行,我就开始苦练厨艺。我师兄很厉害,什么菜都会做,比画上的还好看,你没见过吧?”黄少天有半句话没说,那就是师兄的菜只能看不能吃。他苦练厨艺,冰雨削土豆,削太多了,整个月卢瀚文天天吃土豆,吃得怀疑自己以后会变成土豆。

叶修来地府就对黄少天多话的特点留下了深刻印象,在他深厚的话语存储容量中,“师兄”显然是一个出现频率很高的词。

“你师兄烧饭给你们吃?”

黄少天即刻开始展现他不俗的语言能力,从魏掌门开始到喻师兄,几乎把蓝雨的家底都讲过叶修听了,完全没有在意叶修到底想听不想听。

叶修认真评估了自己的问题,十分不明白“你师兄烧饭给你们吃?”这个问句是怎样让黄少天引申出一车话的。他后来不再主动发问,决定小露一手,在烧饭这件事上要一举攻破蓝雨防线。四菜一汤很快上桌,菜是蒜泥白肉、莼菜羹、炒鳝丝、红焖笋,汤是白芨猪肺汤,热腾腾的白米饭一锅。汤喝一口,黄少天只觉通体舒畅,畅快淋漓,美味自口唇下散开,曲径通幽顺着食管而下,进入五脏六腑。蓝雨二当家没想到,自己会被一碗汤收买。

这,也,太,特,么,好,喝,了。

原来人吃饭是为了这个!原来人活着就是为了吃饭啊!

喝到好喝的汤的黄少天开始尝试其余四个菜,吃了之后舌灿莲花,当即把叶修夸成一朵花,马屁拍了无数,能把天神花一朵从地府吹上天宫。

天神依旧笑得很欠扁:“食不言,二当家听过吗?”

“啊嗯?”

叶修用烟袋锅敲了下桌子:“吃饭是件要紧事,我不知道你们蓝雨什么规矩,吃我烧的菜,就要食不言。这是我家家规,自小惯了,改不得。你再说一句话,就撤一个菜。”

黄少天咽下一大口饭:“行,我知道了。不就是吃饭的时候少说两句吗?你做的菜这么好吃,我多吃,少说。”

叶修数了数,把黄少天面前的菜都撤了。

黄少天端着饭碗:“给我拿瓶生抽。”

叶修怒:“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黄少天也怒:“在我们蓝雨威胁我,你才不要脸!”

“饭也不给你吃了!”

“你不给我吃饭,我就去拿我师兄烙的饼给你吃!”

叶修默默把饭碗给黄少天留下了。

 

天神在蓝雨阁一炮而红,成了大咖,蓝雨上下对天神肃然起敬,难怪人家能当天神,饭做得太好吃了。

叶修不曾想自己靠烧菜成了地府名人,依着阎罗王的建议去观摩黄少天工作现场。黄少天在桥上正常发挥一个时辰,叶修就懂了,豁然开朗!这不是因为孟婆汤发生质变,成为神汤,只是因为蓝雨二当家太吵,死人都受不了,争着喝汤投胎。天神本想下地府以汤会友,却被真相的雷劈头滚了一记,顿时眼冒金星。

叶神只知道自己苦,却不知黄少天也苦。蓝雨吃了这么多年喻文州的饭菜,从来不知掌门师兄烧菜有问题,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到底要不要告诉掌门师兄呢?黄少天因师兄情这一苦,忽地让孟婆汤有了点人的味道,上桥来喝汤的人觉着不那么难以下咽了。

来地府调查的天神翻了蓝雨阁的卷宗,这才发现喻文州是个纯血神仙。黄少天、卢瀚文、徐景熙、郑轩等等祖上都能找出点天庭等地的亲戚,唯独喻文州彻头彻尾的地府人。这么纯的地府神仙,估摸整个地府也没几个。叶修明白喻文州做菜为何如此一言难尽了,因为纯血地府人没有七情六欲,熬不出人间五味来。加上阎罗王之前欲言又止扯什么地府绩效,八成是为了孟婆汤难喝投胎率锐减,喻文州不能等着被炒鱿鱼就主动请缨去人间修行了。那么黄少天还有救吗?喻文州在人间,天神管不了,地府这个二当家他要管吗?

 

是夜,叶修睡不着,黄少天吃多了他烧的一锅咸肉菜饭,撑得要死,也睡不着。

两个人在蓝雨院子里绕圈,绕着绕着差点撞到一起。叶修问黄少天为什么不睡,黄少天眼珠滴溜溜转,说:“你要保密。”

叶神带笑:“你可以对天神,就是我,起誓自己保密。”

黄少天起誓要保密,然后瞪了叶修一眼:“我让你保密!”

“我保密不就是你保密。”

“你没有起誓!”

“我对自己起誓吗?傻不傻?”

黄少天觉得自己把自己绕进去了,叶修大言不惭:“说吧,什么事。”

蓝雨二当家只好支支吾吾讲了一遍,说跟师兄感情深,他烧的汤向来一口闷,现在得知了真相,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今天熬汤的时候还出了件怪事,师兄在人间召唤他。

后来黄少天才知道那个VIP病房里的人叫王杰希,他师兄在人间学会知情识趣,情欲心结,都是因为这个人。

“有个人吃了师兄的面,吃出了点问题,师兄让我去帮忙。凡人真是脆弱啊,天神你说对不对?啊,我能叫你名字吗?叫天神好像很疏远的样子,叶修?还是老叶?你对凡人了解吗?他们中有能看见我们的,是不是有机会修炼成神仙?”

叶修不知道该回答黄少天哪个问题,很多年后才想通:黄少天说的话,放置不管就可以了。

 

天神后来决定带黄少天去人间走走,考察一下他的七情六欲体系如何,却不知道黄少天有个去了人间无法控制的脚速的毛病——除非陪同人原地做法牵制住他,比如喻文州在医院召唤黄少天。刚出地府大门,黄少天就没了踪影。叶神花了三天时间在人间找蓝雨二当家,累得想喝一碗黄少天熬的汤。

黄少天因为跟着叶修出门的关系,一步蹿出去发现自己到了峨眉山下,路边找了个路人甲问清楚时间地点,黄少天心说糟了,穿越到几百年前的古代喽。蓝雨二当家穿越的时候,容易被身边的神仙影响,这峨眉山八成是跟叶神有点渊源的。黄少天不敢轻易挪动了,干脆放任自己打坐在半空飘,飘了三天看见个眼熟的人,似乎是年轻版的叶神——脸好像还比现在圆一点。黄少天不敢近前,担心被过去的叶修看到,远远看着他走进了峨眉山上一间破败的院子里,支了个铁锅,做起了刀削面。

叶修做刀削面的样子,很好看。准确地说,是叶修的手很好看,手指纤长,手起刀落,面条在他手下刀下像是落叶,一叶落锅一叶飘。可做面的人,脸上看似平静,却让人能感知到他内心的起伏,像是刚刚经历了什么大事。

峨眉山秀丽无俦,雄奇无比,此时放眼望去,山间云霞飘浮,竟像是汇集了叶修的情绪,忧伤地映衬着夕阳的颜色。

明明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黄少天忽然有那么一点难过,为了这个年轻版的天神难过。

这时有个人懒洋洋地在他身后说:“你跑哪里去了?”

黄少天猛地后仰,被巨大的法力牵扯回正常的时间和地点,只是他被牵引回去的力道太猛,一下子就栽进了叶修的怀里。天神无奈地抱着他:“下次出门要用绳子绑住你。”

蓝雨二当家不是个喜欢沉默如金的人,马上站稳了问叶修到底怎么回事:“你以前在人间待过?”

叶修哦了一句才说:“我娘当年在峨眉住过,带我去过几次。”他想黄少天可能看见自己在天宫被陶轩扫地出门后的样子了。

黄少天想,天神居然也有伤感的时候,还是我们蓝雨好,我在蓝雨就从来没有伤感的时候。——让天神以后每一天都很开心这个重任看来要落在我黄少天的肩上了。于是他拍着叶修的肩头说:“你做面的样子很好看,你看你要不要教我?我学东西很快的,大家都这么说,我学会了之后可以跟你一比高下。”

叶修:“你赢不了我。”

“不试试怎么知道?!”

“好,第一轮就比三天不说话。”

“我靠!你玩赖啊!我说做饭!”

“你输了。”

黄少天一百个不服,叶修准备带他去现代的峨眉山下吃个钵钵鸡,堵住他的嘴。后来发现这办法根本行不通。

 

叶修很无奈,决定做个好天神,留在地府教黄少天怎么熬汤。

后来叶修决定先让黄少天修炼一下如何少说话。

再后来叶修觉得他还是只教黄少天怎么熬汤吧。



预知下个故事如何……

等黄少天生日吧。

  556 26
评论(26)
热度(556)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