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To Blossom Blue(Chapter 13.3)

从本章开始,所有出现的地名都会改为英文缩写。


第三部 塞下秋来

Chapter 13 Damage

叶修数不清日子了,在这个煞气四溢的地方。他有时候自嘲是不是应该屈服,对崔立投降算了,反正大家都是“自己人”,逼他逼到这份上到底为了什么?这种想法产生之后,他通常会浑身颤抖,上下牙咬合的时候战栗不断,随时会崩下一颗牙齿的感觉,头疼欲裂到想用头撞墙。

他的大脑思想有时候会慢慢脱离这个世界,变成一个纯白无暇的房间,在这个徒有四壁的空间里,只有囚房里那只巨大丑陋的蜘蛛和他作伴。没有人关注他,没有人希望听到他的声音,即便他曾经是机甲战队最出色的队长,也束手无策。他只能在雪白空洞的地方,看着那只蜘蛛不停歇地结网,结网和结网。叶修想如果这个时候能够有一个人出现,同他说说话,都不会有自己想要发疯的错觉。房间里似乎有鼓点在敲响,奇怪的鼓点,不是鼓棒敲在鼓面上,而是敲在了什么硬邦邦的地方,发出生硬、清脆的声音,木头在击打木头的声音。

然后真的有个人会在这个时候叫他的名字。

叶秋,叶秋。

叶修胸膛里的心脏随着那个奇怪的鼓点跳动,继而发出了不属于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似的。他想大声回应那个声音,还有这个奇怪的鼓点,用尽全部的力气回应。

我不是叶秋,我是叶修。

那个声音无法察觉这一切,仍旧轻声叫他的名字。

叶秋,叶秋。

他会跟这个声音、鼓点还有心脏的搏动一起作对,随后慢慢陷入疲惫中。最后醒过来,醒过来后雪白的房间就会消失,一切回到原点。叶修似乎能感知到那个声音中的一点温度,既不属于自己的囚牢也不属于那个雪白空荡的房间。但是他无法捉住那个声音,那个仅存一点温度的声音。

终于有一天没有人带他进古怪的实验室,而是来了几个人把他架上一张军 用担架,从胸口到脚踝全部捆上束缚带,最后甚至有人拿出了一个面具——精神病院里用的那种防止患者发作的。叶修笑的时候伴随着剧烈的咳嗽:“用得着吗?我现在这样也不会咬你们。”

没有人理会他的冷笑话,面具很快给叶修戴好,担架被抬出去,穿越逼仄的走廊,拐过几个转弯处,最后进入一间巨大明亮又温暖的房间。叶修身上穿着单薄的囚衣,到了温度适宜的地方不自觉地放松了一点点,直到他看清房间里的人。

陶轩咬着下唇,身后是几个东部的高 官,除了陶轩几乎没人看他,大家都盯着一个方向。叶修的担架被抬到陶轩身边,倾斜立起,让他可以看到大家都看的玻璃墙。玻璃墙上有很多奇怪的数据,看起来像是人体各项数据,墙另一侧是两张床,床上有两个人。

叶修猛地转头,盯着陶轩,双目像是要脱离眼眶,陶轩看着他,什么都没有说。叶修想陶轩是不是也能听到那个古怪、清脆的鼓点。

床上的人是苏沐秋和吴雪峰。

有一位穿白大褂的人走了进来,在叶修身边低声说话,但是每一个词语都非常清晰。

“叶队长,测试做了这么多,今天我向您解释一下。你参加的人体实验主要技术来自美 国,这是我们针对最新机甲特制的抗激测试——粒子化实验。你应该知道之前改革过的机甲技术中有一项关于能源供给的核心技术,次原子微化转换太阳能,但是这还不够,如果我们这次革新的技术获得成功,你们将会有机会开着机甲飞到太平洋、夏威夷甚至是更远的地方……”

叶修没有理会他,还是盯着陶轩。陶轩身后的几个人他并不认识,只能从军 衔上辨认一下。陶轩没有讲话,脸像是刚刚打了一针僵化剂,扭曲的表情很难看。他身后一个人走过来:“行了,前情提要没必要说吧?”

白大褂笑了笑:“叶队长,您看跟您一起搭档的这两位的数据都在这里,哪位更适合第一个尝试我们这个实验呢?”

叶修半张脸都在面具里,艰难地吐出一句话:“滚。”

白大褂仍是笑,笑意像惨白的光,在这个温暖的房间里冰冷,没有感情。“叶队长,你不选的话,只能陶长官来选了。让你来看看,也是给你个心理准备,他们两个如果都不成功,我们只有寄托希望在你身上。”

陶轩的脸色已经接近白大褂衣服的颜色了,仍旧没有说话。叶修看着玻璃墙另一侧的两个人,他们似乎看不到自己,身上都是单薄的衣服,流露出的情绪同叶修目前感受到的相差无几,极度的疲倦和对一切的未知造成的迷茫,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他们都坐在床上,身上有跟叶修一样的束缚带,无法动弹,像是在等着什么。

白大褂走近玻璃墙,点开上面的一块数据图给叶修看:“据我所知你曾经潜入过二连浩特的无人区,对外的说法是那里的环境因为彗星坠落导致不适合人类居住。你应该也没看到什么值得调查的东西,其实嘛,只是因为掉下来的那颗星星上有一种地球没有的元素,我们一直希望通过这种新物质来推动能源转化。云南和成都都有一种稀土金属,这种金属和新物质的元素在一个特定的环境里,会产生新的东西,这种新的物质在次原子微化后,会成为新型机甲的特供能源。听起来很厉害对不对?是很厉害,唯一的缺陷就是,目前没有人类能够驾驭这种机甲。你们的身体都会在加载这种能源的机甲里灰飞烟灭,所以我想是不是有更好的办法来解决,比如说强化你们的身体,或者是更进一步,让你们成为搭载这种新能源的载体的一部分……”

叶修听到这里已经看到有两个人进入了墙的另外一侧。白大褂不再跟叶修讲话,而是看向房间里的一个高官:“谁先开始?”

就在这个时候吴雪峰像是忽地察觉了什么,冲着墙这边的叶修一笑,尽管吴雪峰一脸菜色,脸颊上的肉略凹陷,双目也不似曾经那样神采奕奕,可这个笑,像极了过去叶修见过的——对他充满信任,温情,像是阳光晒过的笑容。

叶修挣扎,想挣脱束缚带,可除了这个,就只能看着吴雪峰被架上更高的操作台,被推出玻璃墙对面的房间。

白大褂冷冷地说:“叶队长,我劝你省点力气,你把自己的手脚都折腾断了我们也能给你接上。但是刚接好手脚再去做这个实验,滋味可能不会好受。”

陶轩终于开口:“你不应该留在这里吧?”

白大褂离开了。

陶轩像是对叶修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有人劝过我,不要把手伸得太长。我那时候不自量力,很想去试试遮住天上的太阳。后来我想可能自己在这个过程中就会被烫死,再后来我想自己可能没那么容易死,而是会先拖一群人死在我前面。”

叶修不再动弹,他想了很多话想对陶轩说,却都没有说。“你活该。”

没人知道吴雪峰那天之后怎么样了,第二天就轮到了苏沐秋,叶修想可能吴雪峰没挺过去,可能实验中途出了差错,如果他们之中有一个人的实验成功了,是不是这个实验会全面推广?

第三天他被带上那个很高的操作台,推送到隔壁房间。陶轩似乎想说什么话,叶修很认真地看着他的脸,却什么都没有听到。那个古怪的鼓点重新在他的大脑里出现,或者是在他的身体里出现,这里其他的声音都消失了,只有那个古怪的鼓点。叶修放松,让自己沉浸在那个雪白的房间里,操作台进入半月形的容器或者是机器内,这次里面没有那种令人恶心的液体。叶修想回忆起自己心跳的声音,还有曾经呼唤他的那个声音,可留给他的只有那个奇怪的鼓点声。

叶修无法感知继续发生的事情,他已经快要感知不到任何肉体上的痛苦了。那个古怪的鼓点比肉体上的痛苦更令他难过,因为他想要看见吴雪峰,想要看到苏沐秋,但是留给他的只有鼓点。

古怪、清脆的鼓点,令人想要发疯的声音。

叶修想冲出那个雪白空洞的房间,想要逃离这个令人发疯的鼓点声的包围。他想,是不是那种令人作呕的液体,让自己身体即将崩溃的实验会这样永无休止地进行下去,或者是再次睁开眼睛,就能够在亡灵的世界里见到吴雪峰和苏沐秋。他想象自己被那种恶心的液体淹没,呼吸困难,如同行尸走肉。时间一到,自己会在这个容器里,这种液体里窒息而死。

这样想着,雪白的房间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色调,这种颜色比雪白要让人颓丧得多,可却是饱含着一种来自过去的温度,像是曾经跟他很亲近的人的温度。能够让雪白的颜色失去防备的颜色,大约是现实世界里的太阳融化掉冰山之后留下的颜色吧,被污染的大地的样子。

太阳,叶修想起过去的日子里有个人似乎也是这样的明晃晃。像是太阳一样的灿烂的笑容和勇气。

叶秋,叶秋。

叶修想起了这个声音,他从令人作呕的液体中浮出来,大口的喘气,他想是不是自己忘记了什么人和什么事情。

黄少天。

 

少天,我喜欢你。

你怎么抢我台词?

叫我的名字。

叶秋,叶秋。

不是叶秋,叫叶修。

叶修。

 

雪白的房间塌陷了,明晃晃的灯光消失,古怪清脆的鼓点忽然变成轰鸣的警报器声音,叶修大口喘气,他发现自己没有在那个半月形的机器里,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那种刺耳的警报声提醒他没有脱离危险,但是似乎没有人在看守他,他一个人就这样突然出现在实验室之外的地方。这里像个仓库,叶修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435 28
评论(28)
热度(435)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