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To Blossom Blue(Chapter 14.2)

第三部 塞下秋来

Chapter 14 Say you love me

苏沐橙的时间凝固了几秒,随后冲上去抱住了兄长,苏沐秋像是从血泊中被拉出来似的,昏迷不醒。苏沐橙这个时候发现君莫笑的手紧紧拉着哥哥,无法让他放开。君莫笑的机甲打不开,机甲面具轰然坠地,苏沐橙看到叶秋的脸。

苏沐秋昏迷不醒,叶秋也昏迷不醒。

苏沐秋的身上遍布伤痕,像是全身被打散过,拆成不同的部分,又被草草重新装上似的。这些伤口连接处流下血来,让他整个人几乎躺在血泊里。

一样东西滚落到地上,苏沐橙半跪在苏沐秋身边被那“哒哒”的声音惊到,扭头去看,发现是个联络器。苏沐橙想要伸手去拿,却发现有泪水从脸上滑落,滴在地板上。

嘀嗒、嘀。

她参军以来没怕过什么,这个时候忽然怕极了。怕身边的两个人再也醒不过来,身体里的血液像是突然失去了流动的温暖,冰冷席卷全身。巨大的眩晕感伴随压力而来,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觉得眼前的房间像是被人拆解开,暴露在世界中央。陶轩派来的耳目就在大街上等着她,等着她把伤得这样重的人两个拖出去。

苏沐橙捡起那个联络器,发现上面只设定了一个频道。她打开那个频道说:“你是?”

黄少天站在机场,身边人流攒动,热闹沸腾。即使是在如此混乱的年代,送别和迎接的这个集散地,仍旧能够让人蓄起最多的情绪。秋风袭来,在机场外卷落不少落叶,叶落在积水的路面上,萧瑟极了。关于寻找叶秋的茫然和对各种事情的怀疑让黄少天在这一刻信了的确秋日里有时没有多少暖意,哪怕那堆积在路上的残叶都是深重的黄色。

魏琛听曾经的得意门生讲完苏沐橙家中的情况,当机立断带十人小队突然“造访”。

“这是最快捷、最安全的办法了。”魏琛解释,“如果我是嘉世的人,一定会派人看守苏家。”

“十个人能有胜算吗?”

“我们是去突袭的。”老魏脸上露出了黄少天熟悉的那种不羁的表情,“何况这不是还有你这位现役机甲战士吗?你觉得没把握?”

苏沐橙在黄少天和魏琛赶到时还是没办法叫醒家里的两个人,叶秋的手,或者是说君莫笑的手纹丝不动。苏沐橙找遍了家里的药物和干净毛巾,将苏沐秋流血的伤口都做了紧急处理。

魏琛带人干翻了三个在街上看守的人,冲进去环顾了一下对黄少天说:“我们要分开走,马上走。”

苏沐橙站起来冲黄少天和魏琛喊:“怎么走啊!”

黄少天几乎是踉踉跄跄地走到君莫笑面前,他不敢相信这个机甲里的人是叶秋。这个人闭着眼睛,安静的待在机甲里,像是身处另外的地方,与这个世界毫无关联。他们相见的时间不多,可对方的脸都印在彼此的脑海里,一个人突然消失,突然出现,对另一个人的冲击都太大。黄少天强制自己内心的起伏不要表现出来,慢慢伸手去摸叶修的脸,先碰到了他的睫毛,这令他自己猛地抽回了手。似乎真的碰到这个人是件艰难的事情,似乎他不能相信自己此时可以碰到这个人。刚刚在机场接到苏沐橙的联络时见到的景象快速在眼前变幻,落叶入泥,寒风过境,冰霜肆虐,大地结冻。萧瑟的黄色变成冰冷的白,白色漫无边际,像幅画卷徐徐展开,将人眼前的景色瞬间扫空,只留下这冰冷的白。

“叶秋,叶秋,是你吗?”

黄少天轻声问,像是怕惊扰睡着的人,他再次伸手去碰了碰叶秋的脸,从眼角到脸颊,最后落在嘴唇上,像是想试试他的体温,想确定这个人跟自己在同一个世界上,活着。

“老叶?”他试着叫醒他。

叶秋没有动。君莫笑靠着墙站立不倒,像是一具没有生命力的机甲,一个没有生命的人。

黄少天松开手里的枪,武器落地,他看见叶秋的脖子上好像有什么东西,伸手去取。君莫笑瞬间启动,松开苏沐秋,反而拽住了黄少天,形势瞬间反转,黄少天被君莫笑按到了墙上。蓝雨副队长没有惊慌,冷静地说了一句:“是我。”

“少天?”叶修醒了。

寒冰化开,成为积水,刚刚落在路面积水里的叶子全部时光逆流,它们飞速从地面旋转着荡起,像是沿着既定好的曲线绕回树枝上。有刺目的阳光从树干、树枝和树叶之间穿透过来,像金色的残破碎块一样,而不是无形的光线。在这些金色的碎块之中,落叶找到回家的路径,它们返回枝干,重新绽放绿意,像是用金光闪闪的方式宣告夏日的回归。

“我们的联络器,你开着频道,苏沐橙联系我说你在这里。”

叶修的上下牙槽对撞,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他匆匆扫过屋内的情况:“我们要分开走,藏起来。”

“你先把机甲脱掉,我们不能这样走。”

叶修先对苏沐橙说:“他还能坚持吗?”

苏沐橙机械又草率地点点头:“还能撑一会儿,要输血。”

魏琛插了一句:“他血型是什么?我带了急救用的医药箱,还有十几个人能给他输血。”

叶修口干舌燥说不出话,他把君莫笑卸下来,翻到机甲箱:“要把这个带走。”

黄少天上前帮他,几分钟后他和叶修换上苏宅里的苏沐秋的旧衣物,一起离开。魏琛和苏沐橙走另一个方向,大家默契地只商议了藏匿和逃脱计划,除此之外没有再多交流。

叶修在H市穿街走巷的本事肯定强过黄少天,只是他这会儿并没有多少力气用在疾行快走上。黄少天在一个小巷里眼见嘉世险些把头撞到墙上,终于忍耐不住上前按住了人:“你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叶秋,我从G市跑到B市,又去了X市,现在找到你我很开心。我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明白的,但是你起码要对我说一句话吧?哪怕是‘我没事’,算了我知道你事情太多了,怎么可能没事你骗鬼呢!可你要真的说出来了,我也配合你演下去,我就当早上吃错药信你了行不行?嘉世上下对你的去向瞒得密不透风,苏沐秋重伤不醒,苏妹子为什么会有我们的联络器?还有你怎么回事,你的头发呢?你就这么变成……”

叶修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变成一个秃子了?”

黄少天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你怎么还笑得出来……”

“你先跟我走,到了地方再说。”叶修拉他的手。

“抱歉,我刚刚有些火大,话太多了。”

“你多说几句吧,这样我才能感觉到自己还活着。”叶修拉着黄少天的手继续向前走,忽地又停住,“哦对了,有件事要先说一下,从现在开始,叫我叶修。”

黄少天眼见这个人从疑似死亡的状态下恢复,心中早已石头落地。至于名字是叶修还是叶秋,他根本没往心里去。

叶修终于带着黄少天找到一个废弃的公园,公园里有守夜人的小屋。叶修在屋内找到地下室的入口,打开了夹板门:“来吧。”

黄少天确认没有人跟上他们,一跃跳进地下室,然后接住叶修丢下来的机甲箱。叶修摸黑找了半天地下室的灯,点亮后嘲笑了一句:“怎么跟蜡烛似的。”

“这是你的秘密基地?”

“苏沐秋的。他跟沐橙是孤儿院长大的,小时候被人欺负,喜欢安置各种秘密基地。这里是一个老爷子的,后来被他接管,参 军 后偶尔过来收拾一下。都是他那堆破烂玩意,我还真没想到,这地方有朝一日能派上用处。刚刚你看到的机甲叫君莫笑,是苏沐秋做的概念机体,因为某些问题无法投入实战或者是批量生产,

”叶修在角落里拖来两把椅子,让黄少天坐好。“你打算从哪里开始问起?我觉得还是我来说比较好,可能过不了太久就有嘉世的人来。”

“你刚刚不是很有把握逃脱吗?”

“我现在也很有把握逃脱,可是不知道能不能带上你们全身而退。”

黄少天拍拍叶修的手背:“你可以先从自己为什么会消失说起。还有,老叶,我在这里,不用担心别的。”

“嗯?”

“你的手在抖。”

叶修低头盯着自己的手,随后一把把黄少天拉到胸前,抱了个满怀。“我知道了,你要不要再说一次?”

“什么?”

“安慰我的话。”

叶修用尽量简单的语言说了下嘉世的“突发”事件,隐蔽在另一个地方的秘密实验室,以公共医疗场所作为日常掩护,他对陶轩的理性怀疑也分析了一些。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猜测,陶轩应该是惹到了不该惹的人,我想东部 军 区最上面可能早就有人看他不顺眼了,这次不过是顺便打压他。但是更高的人是怎么想的,怎么谋划的,就只能靠猜。这个人体实验,或许不是我们自己的技术,应该来自国外……”

“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叶修半低着头:“我想他们大概是把我全身做了次超强度的防辐射处理,这个过程很漫长,我不知道具体时间有多久,但是我知道后来他们又把我给当成个简单的物件一样做了超强度的辐射处理,我听到的话不多,或许他们想尝试人体粒子化,这样在新型机甲里,人体才能承受住新能源造成的辐射波及。”

黄少天缓缓站了起来,甚至碰倒了椅子:“你说什么?”

叶修伸手摸了一下脖子上戴的东西:“你刚刚想找这个吗?”那是黄少天的袖里剑,是陶轩还给他的。

“没弄丢?”

叶修也站了起来,他把袖里剑放到黄少天手心:“我得谢谢你,我想我没发疯,真的要谢谢你。”

黄少天说不出话,喉咙里滚过成吨的沙石,摩擦生成的热度烧得他整个人头晕眼花。

叶修伸手把人扯近一点,轻轻地吻了吻,像是劫后余生一样。


  569 26
评论(26)
热度(569)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