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人间有味是清欢(故事二 寝不语 上)

故事二 寝不语 Side B (上)

少天生贺。

CP:叶黄,有那么一句话王喻

Side A部分依旧来自my黛老师,感谢。

http://yanshuilianyi.lofter.com/post/444647_10d628b7

 

叶修这个天神做得其实很逍遥。

逍遥到他几乎不像是天上的天神,其他宫殿的仙人嘴里提起叶修大多钦羡不已。兴欣宫的人出门不用横着走,可自有一派威风。除了那个逍遥到很少亲力亲为干活的老大,主要靠苏沐秋苏沐橙兄妹撑门面。这对兄妹实在是天上少有的人才,能干到仙宫老大太闲,这也是一种苦恼。没人知道苏家兄妹是怎么到兴欣的,可大家都知道苏家兄妹同叶修情谊匪浅,不是旁人能相比的。

兴欣宫里也有不少后来者,个个与众不同,比如说修仙得道升入天庭的方锐方道长。道长自诩是出众的仙风道骨,进入仙班的日子何等风光,可惜那天天宫下雨,方道长去仙宫的路上为了躲雨,钻到了一处仙台亭阁下,一个天神哈欠连连,眼睛都没睁开问他:“这么大的雨,道长赶路啊?”

方锐点头道:“怕是要误了时辰。”

天神抽出一把看起来奇特无比的伞:“借道长一用。”

方锐接过:“怎么还您?”

“我的伞会认主,你用过了它自己会找回我的。”

后来方锐在天宫惊艳亮相,整个大殿上的天神都想把这小子收为己用,谁料此时有个人姗姗来迟,推开大殿大门懒洋洋地说了一句:“我来迟了。”

方锐身上的千机伞悠悠飘荡过去,那人接了:“道长还记得我说的话吧,我的伞认主。”

分配人员的天官当即大笔一挥,觉得这是少有的缘分,方锐被扔去了兴欣,成为悠哉悠哉的叶修帐下一员。叶修振振有词:“道长来自人间,借伞的趣事听得比我多。”

“我从小修行!谁知道什么借伞的趣事!”

“千里姻缘一线牵啊,找工作就跟找对象一样,有的时候就是缘妙不可言,道长修行得还不够,来,我为你布置一件差事,下红尘寻个情缘。”

方锐一口气没上来,差点被叶修气死,拂尘甩到了兴欣宫外,毛都掉了一半。

苏沐秋在旁边冷冷地插了一句:“人间修道了这么多年,为的就是斩断红尘情丝,人来了你就踹他下凡去谈情说爱,你怎么这么欠?”

叶修一边抽着烟袋锅,一边招呼邱非给自己泡壶今年新茶:“我这是为他好。”

“我看你是太闲了。”

“你和沐橙太能干,我没事做。”

苏沐橙正巧抱了十来个卷轴过来,听到叶修此言抽了一个扔给他:“地府有件怪事,宫主去查查?”

“兴欣没人了吗?堂堂宫主要跑地府?”

“地府好像出了个汤神,我觉得你会感兴趣的。”

叶修厨艺乃是兴欣之最,苏沐橙逢年过节都哄骗宫主下厨烧菜,众人都能跟着蹭一口吃。叶天神展开卷轴,扫了一遍事情原委,地府孟婆汤受众直线上升,死人好评如潮,天神果然眉目展开,不复往常的懒散模样:“沐橙知我。”

兴欣宫主就此下地府,准备见证未来能够跟自己切磋厨艺的地府豪杰。当然不久之后他就瘫在蓝雨阁的床上胃疼,严重怀疑苏沐橙是故意坑自己的。可即便他搞清楚了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孟婆汤为什么那么难喝后,也不想轻易离开,这样稀里糊涂地回去了有损自己的威名,至少要在地府把黄少天这锅孟婆汤的水平给扭转过来,否则回兴欣要被苏沐橙笑上几百年。

天神秀出十八般厨艺,在蓝雨阁成为座上宾,哄得黄少天白日里围着他转,求他传授神之厨艺。

蓝雨的厨房成为了叶修在地府最熟悉的地方,简直可以在里面闭眼横着走。蓝雨厨房内朝东的墙上挂着一把平底锅,一看便知不是俗物,叶天神的眼力绝不是凡人可比,一眼看出是北海玄铁打造的。

一次他向黄少天问起:“这锅是你掌门师兄的?”

“你怎么知道?”

“你们从来不用,宝贝一样挂起来,我猜也是他的东西。”

“是我师兄的,不过他也不用。”

叶修抄着烟袋锅,敲着二郎腿坐在灶台边:“为什么不用?”

“那锅有两千三百三十三斤重,我师兄拿着也嫌重的。”黄少天说这话的时候脸颊有点泛红,像是还有半句话没讲完。

叶修没事的时候就喜欢调戏个把人,这看出有点什么的更不能晾着黄少天了:“还有什么原因?”

黄少天腾地跳了起来:“没什么了!天黑了,我睡觉去,寝不语,你你你也快睡吧。”

天神之前在地府错喝了两碗汤,喝得怀疑神之生涯,严肃考虑是不是动用千机伞把蓝雨阁的厨房给炸了。现在他对蓝雨的厨房有了感情,不会轻易炸厨房,且还对厨房的主人喻文州有了新的认知。可能是这个夜晚提过太多次喻文州,他想起喝下喻氏姜汤后的滋味睡不着,跑到蓝雨后院溜达,揉着胃,小碎步走得比西施还小,裹着五彩披风瑟瑟发抖,很想见见蓝雨传说中的掌门,见面就问他一句话:你的汤是喝不死死人的了,有喝死过神仙或者人类吗?

后来叶修认识了王杰希,交流过喻文州的早期厨艺后,天神觉得跟股神相逢恨晚,直接把五彩披风变成大红色送给金融传说,祝他以后都不用看见原谅绿。王杰希接过披风,想了想没好意思说自己是B市土著,最喜欢的本土球队就是原谅绿球衣。

胡思乱想的叶神在朗朗月夜下撞到了夜不能寐的蓝雨二当家,黄少天夜在后院一块巨大的青石板上躺平,入定了一般,嘴中念念有词,词句跳跃、穿梭、步伐一致,像是会追踪神明一样。

叶修抱着双肘,月下驻足盯着黄少天看了好一会儿,觉得躺平的青年长得还挺俊秀的。俊秀的青年念什么经都不会被人讨厌,当然黄少天念的经与众不同——他不出声音!叶修的好奇心像只猫一样出动了,他弯腰,低头,盯着黄少天的脸和嘴,准备搞清楚蓝雨二当家是不是在练什么秘而不传的武功心法。

叶天神看了差不多一夜,终于在天光即将大亮的时候猜出了蓝雨二当家在念什么“经文”。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

叶修看着他数了八万三千五百七十六只,实在是忍不住了,拍了拍黄少天肩膀:“睡不着吗?”

黄少天鬼叫了一嗓子,对天神怒吼:“你干什么!”吼完就打算像个孙猴子一般窜起来,只是他没想到天神弯了几乎一夜的腰在低头观摩自己,一脑袋撞上了天神,位置描述再精确点,就是他的嘴啪叽一声贴到了天神的脸上。

叶天神一大早被人这么招呼有些惊讶,挺直了老腰后摸了摸自己的脸:“不是做梦啊。”

地府神仙夜不能寐。

当然,不是睡不着,而是生来不需要睡眠。对地府广大宅邸,睡不睡觉没差别的,白日办公,夜晚休闲,相得益彰。人间乃至天上都以为地府之人,呆板枯燥,毫无情趣,实际上地府各人有各人的情趣,琴棋书画调香莳花,总有一桩事找得出精通之人。——比如蓝雨掌门喜欢钻研厨艺煲孟婆汤。

蓝雨二当家除了生来不需要睡眠,还生来话多,八百岁的地府人生涯里,孩童时期的事情他记不清了。黄少天只记得跟喻文州少时相伴,感情甚笃,这位师兄总是先弯了眉眼才笑出来,似是不经意的流露一点温柔。师兄说过很多有道理的话,其中关于地府人不睡觉的传说说得最多,比如无眠兽在古时地府横行,后化成了缠绵阴间的吞吐之气,一呼一吸,使得地府之人无需睡眠。

黄少天不睡觉喜欢数羊,还特喜欢找人比拼数羊的频率和节奏,在地府战无不胜。一切都是因着他掌门师兄说如果一夜能躺平闭嘴默数出三十万只羊,抱着北海玄铁打造的那只两千三百三十三斤的平底锅站在奈河桥上用力丢出去,就能砸着他未来的姻缘对象。

喻文州这段话的重点是“闭嘴”,黄少天听了之后,脑子里肯定不是回荡着“闭嘴”。不过对整个蓝雨上下,重点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蓝雨的夜晚从此安静得真的像个地府宫殿。

当然,三十万只,实在是太多了,就算是语速快如黄少天,也没成功过。所以那把平底锅一直挂在蓝雨阁厨房里,没人动。

这一夜正是他养精蓄锐准备一夜数出三十万只羊的日子,没想到被天神摸了下肩膀打乱全部计划,顺带很不凑巧用嘴碰了天神的脸。蓝雨二当家自小除了师兄陪伴,还有掌门师父带大的,当年的掌门师父动辄满嘴跑火车,信口胡诌不在话下,此时师父的谆谆教诲瞬间浮现脑中,当机立断冲叶修说了声早上好化解这尴尬:“我们蓝雨的人都这么跟人说早安,天神早啊。”

叶修还是摸脸,笑着摇头:“走吧,教你熬孟婆汤。”

黄少天祖上数八代,有那么几个地府外的亲戚,七情六欲他是能感知到一些的,比如说眼前这位天神做菜好吃,故而自己看他越看越顺眼,尽管天神的混搭装扮丑绝人寰,独树一帜。

叶修翻着喻文州留下的孟婆汤配方清单,一点一点给黄少天讲解配料如何放、火候如何掌握,蓝雨二当家何等聪慧,加之和天神日夜相处几天后,情谊渐长,略有开窍,趁热打铁,经过一天一夜后熬出的这锅汤还真能下咽。天神皱着眉毛喝了一小口:“不错,一般难喝。”

黄少天一张俊脸被炉灶上的烟灰熏黑了,端着一碗想给叶修灌下去:“孟婆汤要喝就喝一整碗,一口没什么用。”

“我又不是死人!”叶修敬谢不敏,“你不如给同门师兄弟试试。”

“他们懂什么,你来之前他们根本不知食物应该是什么滋味。”

叶修掏出烟袋锅,在蓝雨的灶台上磕了磕烟灰:“你师兄是个纯血地府人,一个纯血的没有七情六欲的地府人想熬孟婆汤,他很有趣。”

“我也觉得我师兄很有趣!”

“你们蓝雨的人都很有趣。”

黄少天扬眉展颜:“哎呀,天要亮了,我准备把这锅汤送去桥边了。”

叶修伸手拦住人:“慢着别走。”

“什么?”

“我收个学费。”天神一把捞着人往自己面前凑,啪叽一口嘴唇贴了下黄少天的脸,“早上好啊,蓝雨二当家。”

黄少天傻在当场,这个操作好像前一天在哪里见过,但是没有什么用。


TBC

很显然下要8.10发~

  832 19
评论(19)
热度(832)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