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故人来 章一 伪和尚庙蓝雨

《夜雨殿》那个故事的补完吧 ^_^


故人来

 

章一、伪和尚庙蓝雨


黄少天年少时总觉得蓝雨是个和尚庙。

他跟叶修说起来的时候,脑袋枕在叶修的肚皮上听着某人的肚子咕咕响。

“叶秋,今儿晚上的排骨萝卜汤你喝了几碗?”

叶修那会儿还没告诉黄少天叶秋是他双胞弟弟的名讳,也没有告诉黄少天他是当今皇帝的亲孙儿,正经的小世子。

黄少天初见他那晚是真信他是个北国富家公子,学武只是好奇。他觉得这个在雪夜相识的人很有意思,跟自己在一个破庙里吃烤红薯也吃得香甜。

“我师父说,能吃就是福。你吃这个吃得好,可见是个有福的。”

叶修在火堆前捧着半个烤红薯笑得肠子打结,身后几个跟着的随从在阴暗的寺庙里脸比炭黑。黄少天看得出此人是真心和自己交朋友,便把魏琛早年的叮嘱忘得干干净净。

“少天,出门记得莫要和陌生人说话。”

 

蓝雨掌事的魏琛是他师父,最喜欢把一众小徒弟个个剃光头。黄少天十二岁那年跟着魏琛出去见世面,瞅见一个小哥追着着粉衫的小姑娘喊小师妹,口气亲热甜腻得像是街头老大爷推车卖的麦芽糖。

黄少天对魏琛道:“师父,为什么我没有小师妹?”

魏琛想了想人家微草派少主王杰希委实心思细腻为人正直,微草上下男女老幼都听命于他无一不服帖的,出门自然敢带个把小丫头片子。再想想自己带的这个伪和尚庙,看着春日里头漏过柳荫的光照也难免血气上涌憋闷得慌。

“因为你没有师娘。”

黄少天脑瓜儿转得那叫一个快:“没有师娘就没人照顾小师妹,所以我没有小师妹。”

魏琛拍拍他的脑门:“高徒说得甚好,给你买麦芽糖。”

黄少天琢磨着麦芽糖比小师妹划算,于是就把这茬丢到脑后了。魏琛倒是觉得这大弟子年龄也不小,再大些就要带出去见见大场面,不能总以光头示人,于是回去就让黄少天蓄发。黄少天从一个和尚头迅速变成了毛鸡蛋,过了几年也就满头烦恼丝了。魏琛看着黄少天的头发一天比一天长,感觉自己这烦恼也一天比一天多。

魏琛这位高徒除了话多到让人心烦,还会上房揭瓦抓大蜘蛛摸小鸟蛋无所不能。

蓝雨山下一条小河边的草绿了又黄,山上的徒弟有走的有留的,人来人去正如夏秋交换一般。

 

南乡的夏日晚上,暴雨如注。

魏琛喝着小酒看黄少天在他房里练功,他的得意门生正一面摆金鸡独立的造型一面盯着用丝线系在梁上的诗书朗朗读诵。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魏琛砸吧几下嘴,回味了这一句诗和那口酒,颇美。黄少天插嘴问道:“师父?”

“啊?”

“下雪是怎样的?”一个南乡少年问这话再自然不过,他们很少能看到雪。

魏琛想了想前些年的武林大会曾在北国举办,那时漫天飞舞的雪花像是铺天盖地的白色纸屑。

“下雪就是让人想喝酒和吃肉。”

黄少天纹丝不动把造型凹到极致:“方锐说,下雪就是飞絮和朝霜在一起攀比谁先见到跨年后的红日头。”

“……”

“师父?”

“你把方锐那小子给我叫进来!不好好读书,倒是把我给你们请了教书的先生都气跑了!他这些都是从哪个犄角旮旯读来的!”

黄少天差点被魏琛一脚踹出房门,他捂着屁股冒雨一溜烟跑去了方锐和他住的小院——蓝雨山上地方宽绰,都是三两个孩童住一个小院。

“小锐锐,师父叫你去!”黄少天打开房门吼。

方锐正跟于锋一起偷着吃酒,被黄少天唬了一大跳:“吓、吓死我们啊!还、还以为是师父呢。”

“你怎么大舌头了?”

方锐后来醉眼朦胧地被黄少天架到魏琛面前,少不得被打二十大板外加罚金鸡独立站一个通宵。幸免于难的于锋清晨披霜带露去看方、黄这两个被魏琛各打了板子的难兄难弟,俩白屁股都惨不忍睹,血痕横布。于锋一面帮这两个上药,一面念经诵佛。

方锐被打得最狠已然气息奄奄,黄少天还有力气挣扎着问:“于锋,你念什么佛啊?我不是真到了和尚庙里吧?给我和方锐念的吗?你真好。”

于锋淡淡说道:“给我自己念的,谢谢佛祖保佑我躲过一劫,谁管你们?”

方锐的眼珠子都转不动了:“黄少天,等我们养好了一起打死他。”

“我要用剑戳他胸口一个大窟……哎哟!于锋你抹药的时候轻点!”

于锋捂住嘴不忍笑。

 

黄少天认为魏琛最大的失误就是没有找到一个蓝雨派的掌事夫人。

所以他就没有了小师妹,也没有师娘可以让他撒娇,更没有人在师父执大竹板打他屁股的时候给他求情。

他只有跟他一起挨揍的方锐,还有躲得干净的于锋,后来又添了个喻文州,只是喻文州也不会帮他求情——喻文州会在魏琛上竹板的时候,站在旁边数打了几下。

后来叶修时常听他讲蓝雨这些琐事,两人喜欢围着炭火边喝茶边聊天,其实只是叶修一个人喝茶,黄少天嫌那茶苦喝甜汤。叶修让下人去煮点米糊,兑了牛乳端上来,黄少天闻着香味儿就把持不住了。

“这个好这个好,你不要吃那苦茶了,快来尝这个!”

叶修虽然是常常出去见世面的世子,可黄少天这样的人倒也是头回遇到,便异常喜爱听他说话,哪怕只是废话连篇。初次相见那晚他饶有兴趣地听黄少天说东说西,直到小话匣子自己说得自己打瞌睡,最后真真睡过去了才算消停。

叶修二话不说直接把人带回自己的山庄里。

蓝雨是南乡武林翘楚,这些叶修早就有所耳闻,下面跟着的人也有替世子担心的。

“要不要摸摸底细?”

叶修仍旧端着茶碗在床边不动如山,那边黄少天早已睡得梦里不知身是客,还不住蹬被子。

年轻的世子扭头看了看地上跪的人:“你说什么?”

那人自知触了这位小主子的逆鳞,马上噤声。

叶修转过头去看着那睡过去的人,轻轻地念了一句:“少天。”像是在嘴边滚了几遍的符咒似的,满是好奇。

 

黄少天和叶修相识的第二天就猜到这人与众不同。

但是他没有说,用叶修的话来解释便是他虽然话多却知道分寸。他揣摩着叶修底下人的神色,就猜得到必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再加上很多事情叶修也讳莫如深,也想得到来头肯定不小。北国那边的武林世家,黄少天并不熟悉。他想起喻文州在山上的小院里靠着桃树,手里执一卷书,微微笑着对自己说:你不肯在这些事情上花心思,早晚是要吃亏的。

魏琛也这么说,只是魏琛从不强求于他。

喻文州上山那年跟在魏琛的师兄身后,黄少天在堂外偷看,也听不清两个大人在说些什么,就只看到一个跟他年龄相仿的少年回头冲他微微一笑。黄少天跟方锐、于锋那俩小魔王作伴久了,便认为蓝雨上下跟自己一般大的人心性都是相似的,这个人看着年龄相仿性子倒是安安静静的,几乎是一种古怪的安静。

后来魏琛的师兄走了,魏琛就咳嗽了几声:“在外面的那个兔崽子给老夫滚进来吧。”

黄少天脸皮再厚,被抓个正着的时候还是有点讪讪的。

“师父。”蹭了几步挪进堂内。

“这是你师伯的徒弟,论资排辈你该叫人一声师兄。”

“师兄好。”

喻文州回礼:“师弟好。”

黄少天看了看喻文州,又看了看魏琛,清了清嗓子很是严肃地问:“不知道师兄小时候是否也剃过光头?”

 

叶修让黄少天在自己的山庄里住下,两人一起用早饭。他可不想继续烤红薯度日,这晚上啃一个就真够了。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糯米糕咬了一半都忘了咽。”

给叶修跑腿办事的都透着十足的聪明,主子说要回山庄用早饭,他们后半夜就派人回来送消息,不少点心还是端量着南乡人的口味备下的。叶修在桌前坐下就只扫了一眼便觉不错,嘴角一扬:“赏今天早饭的厨子。”

底下人忙不迭应了,大家都知道这事办得小主子舒心。

黄少天总算回过神来啧啧几声:“你这人看着不比我大几岁,谱倒不小,吃个饭也这么排场……”真当自己是皇帝赐宴。他把后面半句话给咽了回去,就着糯米糕。

叶修笑着说:“你看着比我小几岁,察言观色的本事还不错。既然你瞧得出些蹊跷,我也不想瞒你,只是现下也不方便说。你若是愿意交我这个朋友,以后我定当知无不言。”

世子爷随身近侍脸都白了,心说我的小祖宗啊,咱们王爷还惦记着当皇帝呢,将来您八成就是太子,谈何对人知无不言?

黄少天听了高兴,豪气干云地放下糯米糕,一把握住叶修的手:“兄台真是爽直,好好,来日方便你再与我说。现下若是有什么不方便的不说便是,只别编了什么来诓我就好。”

叶修一想自己连名字都是假的,还能说什么?这位摆明了给他台阶下,那自然是要卖他这份人情的。这黄少天年纪虽小,说话做事却敞亮得很。叶修自幼便熟知皇权之下韬光隐晦最要紧,藏着掖着太多年,也惯看家里人拐弯抹角说话办事,忽然跟这样的人来往,倒委实有点不习惯。

“我应允你就是。”

黄少天给叶修盛碗粥,用自己的碗碰了碰他的:“那就跟叶兄以粥代酒,算是我们今后行走江湖彼此要照应着了。”

叶修笑:“行走江湖?你师门连放你去参加比武大会都不肯,你倒说说,什么时候才能在江湖上照应着我啊。”

黄少天被他戳了痛处,脸色一变:“那是我师父不在,不然他一定会答应我的。”

叶修早前已经听底下人把蓝雨上下的事说了一遍,这会儿也知道他说的是魏琛:“你师父可是姓魏?”

“你怎么知道?”

“我跟他倒有几面之缘。”

黄少天很是吃惊:“什么时候?”

“两年前吧,也是比武大会上,跟他吃过酒。”

“哦?”

“只不过我是有名的三杯倒,说是跟他吃酒,其实是他一个人喝,我陪着看罢了。”

黄少天憋不住笑:“我师父的量也不见得好。不过他说大不了用内力把酒劲散去,倒也不妨碍他喝。”

叶修用汤匙搅了搅黄少天给他盛好的粥:“这招是好,不过喝酒这件事不就是要自在言欢的,用内力散酒多少有些刻意了。”

“喝酒不过是为尽兴,你是想说这样喝酒就不算尽兴了。”

叶修端起那碗粥,做个一饮而尽的姿态喝了一口后道:“少天如此懂我。”

黄少天狼吞虎咽把面前的东西都吃完,又听叶修叹气道:“只是人世间哪里有那么多可以尽兴的时候,能在刻意里面找一点已经很不容易了。想你师父虽是蓝雨之首,应该也算不得尽兴吧。”

“他已经不在蓝雨了。”黄少天低头。

叶修不晓得黄少天如此在意此事便再没吭声,黄少天就捡着不太要紧的草草说了几句:“现下是我喻师兄掌事,师父不知道去哪里闲云野鹤了。”

叶修点头——魏琛自然是没有闲云野鹤的机会,这会儿已经为他所用。他想了想还是决定以后找机会再告诉黄少天罢,便笑着说:“你那喻师兄管你倒严。”

黄少天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师兄早上找不到我,回去又要挨骂了!”说罢就跳起来要往外跑。

叶修一把拽住他:“急什么?反正都要骂你了,不如好好把饭吃完再回去。不过这一日不见就要骂人的师兄也不多啊?”

黄少天看着叶修又给他碗里夹了几样小菜,只能坐下解释:“平时出门倒也不会急着找我,就是今儿说好要一起去看比武大会。”他又吃了几口,自己安慰自己,“算了算了,已经是偷偷摸摸跑出来的,我既然答应他不上台去比试,这偷跑出来的事情他大概也不会生我气。”

叶修心说竟然还有这样自说自话,自己给自己打圆场的人,真是有趣。

“正巧了,我也要去看今日的比武,一起去罢。”

 

黄少天没费多少力气就找到了人群里的方锐和于锋,俩人正在台下瞎起劲地胡喊,看到黄少天的时候也颇吃惊。

“你小子跑哪里去了!就算之前师父惯着你,现下也是喻师兄说了算,真有什么事,回头不得揭了你的皮!”

黄少天吐舌头:“乖乖,别吓我了,师兄这会儿正忙吧,哪里有空管我?”

喻文州的确忙着跟微草的人说话,黄少天在人群里一眼便看到了王杰希,扭头看方锐道:“我来晚了,王杰希没上台?”

方锐轻描淡写说道:“刚才跟韩文清一场好斗,可惜有人没瞧见。”

“我昨天偶遇了一个山庄主人,跟他聊得投缘便耽搁了。”黄少天说罢转身找寻他那位叶兄的身影,找见人了之后就指给方、于两个看,“喏,那边那个。”

于锋比较小心:“什么来头?别是跟我们有恩怨的人,你还浑不自觉。”

“这儿离蓝雨多远?我们又有几个北国的对家?最大的那个还在跟师兄谈笑风生呢。”黄少天点了点微草那边的人。

方锐也帮于锋说了几句:“你知道什么?师父从前常说江湖人心险恶,焉知不是对你有谋算才找上门的。”

黄少天蹙眉:“我看那位公子不是江湖中人,就算是对蓝雨起意,第一个要找的也定是喻师兄不是我。”

于锋撇撇嘴:“说得也是,找我们有什么用啊,江湖上连我们姓甚名谁都不知道。”

黄少天看着比武大会高台上缠斗在一起的人衣袂翻飞,下决心一般说:“来日定教他们晓得我们是谁。”

方锐和于锋都点头,三个人十分默契地笑了。

黄少天看了一会儿转头回去找叶修:“你怎么不靠前面站去?”

“这边看得足够清楚,那边人太多。”

“今天倒有不少富家子弟来看热闹,也有隐姓埋名的高手在台下不语,不知道叶庄主是哪种人物?”

叶修瞧着黄少天冻得通红的鼻头帮黄少天拢了拢领口,握着他手喊底下人:“拿个大氅来。”接了东西后又给黄少天围上,“南乡的小朋友,你不知道冷吗?这手都冰冰凉的。”

“都说北边冷,我倒没感觉有什么特别之处。”

叶修揉了揉他脑袋:“我是看热闹的富家子弟不假,高手不敢当,学过几个招式倒是真的。”

“那怎么不上去凑个热闹?”

“我家里请了师父教我武功,也不过是为了走南闯北做生意的时候防身用。没想过要在江湖上博出个名气的,上去凑热闹大可不必。”

黄少天看着叶修,不能上台跟人一试高低本就让他心痒难耐,听叶修这么说真是有点好奇:“叶兄不肯上台去,私下肯和少天切磋吗?”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眸微光闪亮,不知道是这冬日里的日光太好,还是白雪映在了他眼眸里面。叶修心里一动:“好啊。”

“这么爽快?”

“不过你要先答应我件事情。”

“什么?”

“别再喊什么叶兄、叶庄主了,就叫叶秋便是。”

黄少天后来知晓叶修真名,想起这一出便问他为什么不要和自己兄弟相称,莫非是因为自己天家身份怕被自己沾惹上?

叶修一刮他鼻子笑道:“胡说八道,我只是觉得跟你称兄道弟的话,日后逗你玩的话也多有不便。”

黄少天那时身形已经长成,虽没有北国汉子那般粗犷的身材,却也是翩翩玉立。被叶修这么一逗弄,却禁不住有些臊。

叶修见他识趣,顺势亲了下他脸颊。黄少天一退退三步:“你你你!”

“哪有人会对兄弟做这个的?你说是不是啊,少天?”

黄少天心里的鼓点打得叮当乱,他不是没动过这个心思,只是没想到叶修就这样毫不顾忌地做了。

 

黄少天跟叶修走之前本只打算和方、于两个交代了一句,倒是于锋仍旧有些担心:“你跟喻师兄说一句啊。”

黄少天跑去找喻文州,喻文州听他说了没几句就皱眉头:“叶秋?山庄庄主?”

“不是江湖上的人,这个我还是看得出。”

“我倒是信你这个眼光……”喻文州顺着黄少天指着的方向看了一眼,果然一个富家子弟打扮的人冲他拱了拱手,又看了看黄少天身上多出来的衣服,“去吧,凡事自己小心。”

叶修带着黄少天回了山庄,马车上也宽敞,多个黄少天坐在车厢里并不显得拥挤。黄少天饶有兴致地摆弄他车里的暖手炉玩:“亏得你们北国的人想得出用这种法子来取暖。”

“一方水土而已,你们南乡人不也擅长造避暑热避潮湿的房子吗?”

黄少天觉得马车颠簸:“闷死人了,你出门都坐这个?就不能骑个马?”

叶修还未说话,黄少天又开始说下一段,节奏完全对不上。

“我师兄难得没有多说什么,居然就这样让我自己出来玩了。”

“你师兄这次出来最担心什么事?”

“怕我和于锋、方锐趁他不注意溜上台去跟人家比试。他说我们各自功底尚浅,还要再练几年才好。”

“你跟我去玩了,他不就少个担忧?还难得没说什么,我看是求之不得你跟我走了。”叶修大笑。

黄少天白他一眼:“等我来日可以为蓝雨博个头彩,师兄也不会这样管我了。”

“别说武林中人,你先跟我比个高低吧。”

叶修带黄少天进了山庄,选了一个院子,打发了所有人都出去。

黄少天解开身上披的大氅,一摊手:“我的冰雨没有带在身上,你可有剑能借我?”

“你师兄做事可真够绝的,这都给收了去?”

“他说怕一个不留神我就上了台,说我没了剑自然就不会太嚣张。”

叶修在小院里的兵器架上随手抽了一把剑丢给他,黄少天见叶修这一掷就知道他功底不俗,跃起接了剑,轻轻落地,雪上无痕。

叶修则是反手扣了把长矛,看黄少天这一跃一落,赞了一句:“好轻功。”随后又笑,“可惜今天不能见识你的冰雨了,不过我倒不介意让你看看我的却邪。”

那日黄少天跟叶修过了三十招,两人说好点到为止倒也不曾拼得太凶,只是一过招他便知道自己在这位叶秋之下。三十招走完,他已经满头是汗,右手微抖。

“你到底是什么人?”

叶修收了却邪,走上前握了黄少天的手,让他把剑放下,轻轻给他揉捏掌心:“震得你手麻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这几年没听说过北边有擅用长矛之人。”

“因为我的确不是你们江湖中人。”叶修轻轻道。

黄少天还要再问,却被遮了口。

“少天,我早上应允你不会再编了话来糊弄你,所以你也不要再问了。时机若对,我会向你道出一切,现下你只要知道我不是江湖中人,不会对你们蓝雨不利即可。”

黄少天摇头:“我是想信你,可自己身在江湖牵扯一派名声。你若不说,那也只能就此别过,身在江湖就是身不由己,少天不能不为蓝雨考量。”

叶修也没有拦他:“你的顾虑我明白,我派人送你回蓝雨住的客栈。”

黄少天推辞了几句,叶修道:“不让我派人跟着,那只好我亲自送你回去了。”

“你这人当真有趣,我也很想用冰雨和你过招。”

“天大地大,我们就此别过,若是真有缘分,来日自然也有过招的时候。”

黄少天拜别叶修,回了客栈才得空拆了山庄下人给他带的包裹,看到里面的东西他不由得哈哈大笑。

是一个烤红薯和一个暖手炉。


  1183 30
评论(30)
热度(1183)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