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Gone,Gone,Gone 第一章 The Beatles

今年最后一个月了,努力一下><



飞机降落在B市国际机场的时候,叶修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他先摇头后苦笑,借了身边女孩的电话拨了双胞胎弟弟的号码:“喂,我到了,来接我。”

电话那头沉默不语好久,叶修提高音量又喂了几声:“你的iPhone进水了?”

“混蛋哥哥!你也不看看现在是几点!晚高峰好吗晚高峰!五环一定堵成天然停车场了你要我去接你?”

叶修从听到“混蛋哥哥”四个字开始就把手机拿远了至少三十厘米,等到叶秋骂完消气才继续问:“你到底来不来?驾照白考当摆设?亲哥哥回来都不接啊真是世风日下。”

“几号航站楼?”

叶修被这个问题难住了,想了至少十秒后他一边拿好H市特产一边问身边的年轻女孩:“我们这是几号航站楼来着?”

女孩嗤笑道:“T3,我们坐的是国航嘛,国航都在T3哦。”

叶修冲妹子竖起大拇指,毫不吝啬夸赞:“人美又聪明,男友真幸福。”

叶秋在电话那头听得火大却只能在心里痛斥亲哥无耻:“你就不能打个车回来吗?我这边赶过去黄花菜都凉了。”

“我在T3等你啊感动中国好弟弟。”叶修说完就潇洒地挂了电话,之后带着大包小包特产去室外等亲弟弟,顺带抽掉了整整一包烟。

叶秋出现的时候天色已晚,看着跟自己一模一样的那张脸似乎也无法大发脾气,只能帮他把特产都搬上车。

“恭喜三连冠。”

“哟,你还关心这个?”

叶秋白他一眼:“嘉世三连冠可是当日微博最热tag啊,我是真不想关心架不住被动接受新闻好吗?”

叶修在副驾驶席上摇下半扇车窗:“家里也就你会看这种新闻吧?”

“老两口还是很关注南方社会类新闻的。”

“什么意思?”

“怕你悄无声息地挂在异地他乡了吧,我看每次说江浙一带有什么持刀抢劫啦或者高速追尾事故啦他们都很紧张的。”

叶修只有被弟弟用话噎死的时候才会想起这人跟自己除了脸之外还是有很多相似之处。他歪在坐席上,伴随着B市交通电台里播放的歌曲,想象自己靠着的不是汽车座靠背而是家里的席梦思大床。

“我说老哥,你都三连冠了,国内电子竞技巅峰,后人恐怕望尘莫及,还不回家安抚咱爹妈?”

“我是为在联盟拿三连冠才离家出走的?”

“好吧,把上个问题删掉,这段砍了重来。”

叶修笑:“他们有你足矣。”

“为人父母看子女的时候,难知足吧。”

叶修难得没有嘲讽弟弟这句感言,只是转头看着车窗外的风景,这次他听清歌里不断唱的那句话是“let it be”,像是谁经常听的歌一样。已经初夏时节,北地的风光跟H市一比真是天上地下,几年过去,他已经不太习惯北方的干燥了。

叶家父母对长子的回归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叶修自知无法让他们认可自己的职业,不过如今这样没有跟他继续吵嘴架已算万幸,在家里装几天B市好儿子形象对他来说也算手到擒来的事情,这个休假甚好。

夜里烟瘾发作,叶修爬起来看着星空抽了两根烟然后开电脑,从随身带的账号卡里抽了一张登陆荣耀。嘉世在三个赛季之后已经日趋国内俱乐部标杆,职业选手离开驻地之后也要上缴账号卡,所以这次回B市休假叶修也没有带上“一叶之秋”。战队技术层面现在也有专人负责,叶修临走前千叮万嘱如果荣耀有任何风吹草动,自己肯定会第一时间赶回来。技术部负责人哭笑不得地看着叶修说:“好的,队长,知道了,队长,您快走吧!”

暑期的荣耀世界虽然没有了激烈的联赛,可为了招揽放假的学生,网游里新增花样也不少。叶修操纵着一个神枪手在单人副本门口转了几圈,最后还是晃着步子没往里面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半夜在家里偷着开电脑打荣耀做贼心虚,还是休假让他真的身心放松,总之忽然没什么干劲了。

正犹豫要不要退出的时候,叶修打了一个喷嚏。他不禁质疑是不是回家之后游戏水平也开始跟自己脸上的皮肤一样闹水土不服,百般无奈只能退游戏拔卡关机一气呵成。

有些事情就是这么诡异,在自己家里叶修居然想起战队已经离职的副队长——或者说是前队友更恰当——吴雪峰。那家伙在他们三连冠的庆功宴上轻描淡写地说:“好啦,荣耀里我想要的都得到了,现在要去追求个人幸福了呢。”

吴雪峰说这话的时候,笑得眉眼弯弯,有点像开玩笑。陶轩已经喝高了,拿着酒杯哈哈大笑:“老吴,真会讲笑话。”

叶修知道吴雪峰为人处事里子面子都是什么样子,他晓得吴雪峰不是喝多了才开这种玩笑。

“去荷兰找你女朋友?”

“嗯。”

陶轩嚷着什么,已经没人在意了,叶修更不在意,一个队友来搀走了他们神志不清的老板。

“真的?”

“你看我像是跟你开玩笑的样子吗?小叶。”

吴雪峰初来嘉世的时候曾经叫过叶修“小叶”,论年纪这么叫自然毫无问题,不过在叶修正式成为队长之后他却再也没有这样叫过叶修。这一句来自三年前的称呼让叶修醒了神,他知道吴雪峰没有跟自己开玩笑。

“好吧,看来你早就想好了。”

“嗯,三连冠了有点激动,不小心就说出来啦。”吴雪峰哈哈笑,“陶轩明天酒醒了一定要埋怨我的。”

“说不定还会骂人。”

“反正骂不到我头上的。”

“你这老家伙,说撂挑子就撂了。”

“你在荣耀里也算得上是个老家伙的,别说我。”

“是,过段日子就是大家喊我老叶了。”

吴雪峰托着一瓶啤酒似是沉思:“是啊,真难以想象这一天。”

“什么?”

“这个联盟里会有一群人把你看成前辈,梦想打倒或者取代的偶像。”吴雪峰放下酒瓶,颇感慨地说,“可惜我出国了就看不到你被人追着喊老的一天了。”

叶修多少知道吴雪峰对女友的承诺——在电竞联赛里认真做几年再回归普通人的生活。联盟第一个三连冠,或许是未来几年内都难以复制的高度,这个时候选择离开,不能更合适了。

回忆了一会儿老搭档的事情,叶修烟瘾又发作了。不过在家里他也不敢太嚣张,蹑手蹑脚摸到卫生间里点了一根聊作慰藉,抽到一半人蹲在地上端详自己家里卫浴瓷砖的花纹。

“老吴,我还真有点后悔就这么把你放跑了。”

叶修站起来,觉得有点脚软,琢磨着既然回家了应该加强下身体锻炼,不然真变成传说中的虚弱宅男会被老爷子亲手暴揍。

 

第二天叶家大少爷在小院里晨练,引体向上刚做了五个,就听到双胞胎弟弟在二楼小窗喊自己。“哥,有电话找你。”

叶修不用想也知道谁这么讨厌,休假最怕第二天早上老板的追命call啊。所以拿起座机话筒的时候像是吃了火药:“老陶,我不是跟你说了没有十万火急的事情不要在我回家的时间打电话来嘛!你最好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

“小叶,是我。”

叶修没想到是吴雪峰。

“我后天到B市。”

“从B市飞欧洲?”

“对。你有空吗?出来吃个饭吧。”

“好啊,没问题。”叶修简单应允,除此之外也不知道还能在电话里说什么了。约好时间地点后他挂上电话,抱着胳膊站在叶秋刚刚喊自己的窗边看小院里的简单健身器材发呆。嘉世给吴雪峰办过正式告别宴,所以叶修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前搭档还要再跟自己吃一顿。除去战队或者联盟的事情,单独见面要谈的大概就是私人话题了。

叶修重新下楼怒做三十次引体向上,最后一次差点拉伤自己,十分狼狈地从器械上滚下来被要出门的叶父撞个正着。

“出门简直不想承认你是我生的。”

“你可以说我是叶秋。”

叶父在部队里多年,大风大浪都见识过,感觉什么事也没有眼前这个儿子难料理。“你很久不运动了,小心点。”

“哦,您去部队有事?”

“过去看看,没什么,晚上我会回来吃饭。”

叶修点头表示自己也是,回家就是要做二十四孝好儿子的,别说陪吃晚饭,就是陪亲爹治下的军官士官跑个几万米都不在话下。目送叶首长出门后,电话铃声再次响起,这次是叶母靠在窗边喊:“电话,找你的!”

叶修飞奔上楼,琢磨着等会要把家里电话线拔了才好,这次真的是陶老板。

“我觉得蓝雨下个赛季难对付喽。”

“哟,您去敌军刺探军情刺探得自己没有信心啦,老板?”

“我呸,你个乌鸦嘴。我们嘉世现在是三冠王,三冠王知道吗?蓝雨跟我们之间还差着至少一个马里亚纳海沟呢。”

“行了行了,让这个海沟诞生在嘉世和蓝雨之间的就是在下,你不用替我吹了。”

陶轩立马严肃起来:“我说真的,叶秋。”

“你说,我听着呢。”

“明年他们就会成立正规的训练营,还打算在全国招兵买马笼络各地出色的苗子。”

“专门培养小孩?”

“对,还打算配套上义务教育,基础课程老师似乎都选好了。这个基地我偷着摸进来看了一圈……”

“偷摸进去?蓝雨老板请你吃饭谈战队成员和账号卡买卖的,你就这样对人家?”

“你听重点可以吗?!”陶轩五味翻滚在胃,心说都好几年了这家伙怎么还不当自己是老板啊。

“哦哦,你说你说。”

“我觉得我也要回来抓少年训练这一块了,不然将来你退役后我们后继无人怎么行呢?”

“我还没到巅峰呢,你就惦记我退役的事情啦?”

“未雨绸缪懂不懂,这是一个老板必需的品质。”

“哦哦,懂懂!您刺探敌情辛苦了,要不要我在B市也偷摸进皇风或者微草的基地看看啊?”

“你你你谁认识你啊!放假了选手都回家了吧!你大摇大摆从正门进去也没人管你!”不提这茬还好,提起来了陶轩就一肚子火。联盟三年日渐成熟壮大,嘉世成就三连冠风头无两,这个关口上叶秋仍旧坚持不露面参与任何宣传或者产品代言,任谁做老板都要气吐三升血。

叶修知道戳了陶轩的痛处,非常识趣儿地换了个话题:“老板,我觉得不仅是蓝雨下个赛季会难对付,整个联盟的对手都会奋起追赶我们。我知道你在出门之前已经接各种赞助接到手软了,其他战队会不眼红?我要是他们的老板我也会加大投入。荣耀冠军在我手上躺了三年,这些老对手们也会行动起来,带动新人入行更新换代。新赛季,荣耀一定会更有趣的。”

“说起新人,你是打算让苏沐橙下个赛季正式出道对吧?”

“嗯。”

“她好像一直留在战队训练。”

“我走前有给她布置假期作业。”

陶轩是知道苏沐秋的:“你看着她走到今天,应该会很欣慰的,小苏在天上看着,应该也会欣慰的。”

“我知道。”

“行了,我的队长洞悉行业竞争激烈情况就好,你假期本来也没多长,后面我不会再骚扰你的。”

“你在G市就使劲儿吃吧,骚扰我做什么。”

“有时候真的很想问问你到底认不认我这个老板啊!关心电话打过来也嫌烦,你体谅体谅我可以吗?”

“知道啦知道啦,你现在越来越像老妈子了,没事儿挂了,拜拜。”

陶轩在G市某酒店大堂怒气冲冲地挂上电话,觉得自己再这样被叶秋气个三五年说不定哪天一冲动就把他卖了。

午间蓝雨经理开车来接陶轩参观基地,双方已经敲定一笔买卖,基本谈妥只差细节。蓝雨经理带着陶轩在行政那一层随便看看:“这楼也是第三赛季中才建好的,嘉世之前来比赛也没有机会带你来看看。”

“比赛的时候大家都忙。”陶轩跟对方客气着,在走廊里看到窗外的一幢楼,他指着一个房间问,“怎么看起来还有人在训练啊?”

“哦哦,是我们下赛季要出道的几个小孩,好像在加餐训练吧。”

陶轩心里直喊天,连叶秋那个一日三顿饭都不离荣耀的家伙也在赛季后选择回家休息几日,蓝雨这伙人未免也太勤奋刻苦了吧。

“可以去看看吗?”

蓝雨经理说那我先打个电话通知一下,然后抄起手机拨号:“小喻啊,你好你好,还在训练室呢?哦,没什么事,就是我们最近不是跟嘉世谈事情嘛,他们老板过来参观,看到你们在训练想过去瞧瞧,你那边方便吗?”

陶轩知道这是通风报信,该退游戏的退游戏,有什么机密的研发实验也要停止。换了是在嘉世,他大概连参观这个后门都不会开,蓝雨方面的确很厚道。蓝雨经理又低声说了几句,挂电话后请陶轩跟他去另外一幢楼。

尽管嘉世的成绩在联盟现在无人能及,可论投入上的财大气粗,跟蓝雨还是略差一筹。陶轩看着人家气派的办公场所和训练室,下决心自己回H市也要好好规划起来。

“小喻来,这是嘉世老板陶轩。”

“您好。”训练室内一个青年走过来主动跟陶轩握手,“我去过嘉世主场看比赛,不过那时是在观众席上。”

陶轩知道他不是正式的选手,但是看蓝雨经理的口气,应该算是这一行内的青年才俊了。

“下赛季就要正式上场了吧?”

“是的,我叫喻文州。”

陶轩点点头,喻文州开始介绍起房间里的人,他招手道:“少天。”陶轩还没开口,就听那个叫“少天”的家伙自说自话起来。

“哦哦你就是叶秋的老板啊,久仰久仰。咦,你怎么不带他一起来啊,我还没见过他呢。传说只有职业选手才有机会一睹叶神真容,对了你知道现在荣耀的BBS上都喊他叶神吗?那家伙这次总决赛的表现真的很棒啊,如果不是因为我练就剑客这个职业很多年感情深厚,简直要被战斗法师神一样的表现给洗脑了!我们这一代人里有不少被他洗脑的哦,换职业去练战斗法师的更是数不胜数。对了这位老板,他为什么不在人前露面啊?有什么难言之隐吗?不会你就是叶秋吧啊哈哈哈哈为了掩人耳目平时就以老板的身份出现在大家面前……”

喻文州轻轻咳了几声:“这是跟我同届的黄少天。”

陶轩消化了那一堆话大约有十几秒:“哦哦,好好好,看起来都是蓝雨未来的栋梁啊。”

蓝雨经理心里嘀咕:“还真被你说中了。”

黄少天跟陶轩握手也握得比较久:“陶老板您说是吧?叶秋实在是太神秘了,这样让大家都很好奇。不过他在网游里似乎出现得也很早?我有幸跟他过过招,真的特别鼓舞人!我那时就想荣耀原来还能这么玩啊,这个人真的太强了,我一定要打倒他。”

“哈哈,你下个赛季就有这个机会了,那可不仅仅是在网游里哦。”陶轩得体地微笑,觉得蓝雨的人的确有意思,或许下个赛季真的如叶秋所言,会“很有趣呢”。

 

叶修在B市一家火锅店约了吴雪峰吃饭,人到齐后迅速下了单子等铜锅里的水沸腾。吴雪峰干笑几声:“虽然还没有到三伏天,不过夏天吃火锅也亏得你吃得下。”

“这可是极品铜锅涮肉,一般人我还没心情带他来呢,你知足吧。”

“好好,我知足。”

“上次陶轩来B市,我带他吃全聚德,他吃了半天说鸭子一般,就那个酱料甜甜的还可以吧。”

吴雪峰大笑:“谢叶神款待。”

叶修盯着服务员上菜:“特地把我叫出来,不是为了听陶轩吃烤鸭吧。”

“我这一走,大概此生跟荣耀无缘了。”

“嗯,我知道。”

“小叶,我不是担心你,但是总感觉想多说几句再走。”

叶修似乎猜到了他要说什么:“你跟我是荣耀头三年里最佳搭档,有什么话不好说的。”

“最佳搭档?你把孙哲平和张佳乐晾哪里去啊?”

“让他俩什么时候夺冠了再来跟我比。”

吴雪峰抄起一个盘子开始往沸水里放肉片:“荣耀会走向一个现在无法预测的鼎盛年代的。”

“开始玩预言了?下赛季夺冠盘口你开吗?”

吴雪峰不理对面那人不正经的打岔:“你多少配合一下老板,别让他一个人扛。”

“我是队长,赛场上的事情我都扛了。没让陶轩一个人背压力。”

“叶秋,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叶修低头专心捞肉吃,吴雪峰只好话锋一转:“你多少为苏沐橙想想。”

“沐橙怎么了?”

“你到底为什么不配合商业运作我不管,但是千万别拦着她。”

“哦,这个我不会拦的,你放心。”叶修知道苏沐橙好模样摆在那儿,即便不来玩荣耀也是街头120%的回头率。

“陶轩不容易,他现在有心把嘉世做成一个传奇,我看得出来。”

叶秋端着调味罐子说:“我没有不配合他打造传奇啊,都三连冠了还要怎样传奇?”

“吃你的吧。”

“老吴你今天话特别多啊,你女朋友受得了吗?”

“她一个人在荷兰念书,大概求之不得我过去了多说几句话呢。”

“你去了国外还要学外语吧?”

“是啊,以后就是文化人了,跟你这种文盲要划清界限。”

“我靠,这顿饭你买单。”

“饯别饭啊,你这个队长不请客?”

“你还喊我小叶呢,好意思让小辈请客?”

叶修记得那天火锅店里升起的白色雾气,他们在空调的制冷环境下吃得满头大汗,彼此心里明白可能这会是嘉世最佳搭档的几年内的唯一一顿饭。叶修也记得吴雪峰问一个服务生店里放的背景音乐是什么人唱的什么歌,他说听着外语歌吃火锅还蛮带感的。叶修没有替服务生说出来,其实他是知道的,那首歌是The Beatles唱的,不过他也记不得歌名了。

曲终人散。

  1626 51
评论(51)
热度(1626)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