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见鬼 第一章 无妄之灾(上)

半架空的【叶黄+群戏】鬼故事,慎。


见鬼

第一章 无妄之灾(上)

 

叶修离开嘉世俱乐部那天晚上下了雪。灯火通明的夜里,冷雪飘着落在他的脸颊上。被这样“扫地出门”,不得不说有些狼狈。叶修这会儿已经不再纠结嘉世老板陶轩等人的作为,打算找个暖和的网吧落脚安顿。想到这里,他对着合拢双手吹了几口气,打了个寒战。这个寒战有几分古怪,叶修头皮发麻,伸手揉了揉脑袋,似乎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大约只是几片雪湿了头发吧。

前嘉世队长看到一家挂着“兴欣网络会所”招牌的高档网吧,觉得这地方条件不错,低头就钻了进去。和老板娘陈果的相遇有点戏剧性,不过还算顺利,叶修留在网吧做了夜班网管。陈果简单收拾了一个简陋的小储物间给叶修住——储物间灯一关,小窗透着外面马路上的昏黄灯光看起来跟闹鬼似的。叶修内心如扎了一整排荆棘铁刺,滴血滴到脚后跟上,琢磨着大概这个月出门没有看过黄历才这么衰。不过他生性不喜欢纠结这些“小事”,加上从陈果那里得知新区第十区开放,也打算抓紧练级。

折腾一夜,完成三个首杀,君莫笑升到18级。叶修退本关机跟陈果招呼了一声就跑,钻进属于自己的小储物间到头便睡。他的睡眠质量一直很好,经历了人生中一次重大起落似乎也没有太多影响。储物间房门关好,白日里只有小窗的丁点光亮,灰暗的环境十分适合白天睡觉。在这样的环境下,叶修昏昏沉沉不多时便坠入梦乡了。

叶修的梦境属于想象力丰富的那一种。梦里头他有点头晕,浑浑噩噩中挣扎着在小储物间的床上坐起来。房间里此刻有些古怪,居然像是昨天夜里那般飘了雪。雪花越落越多,像是会发光的白色片状物,照亮这个狭小灰败的地方。叶修坐着没一会儿,看到雪花在床上堆积起来。片状的雪层层叠叠互相倚靠融合,半点没看出会融化的迹象,不多时显出一个人形。叶修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说:“这梦也太真实了。”

床的另一边像雪花堆砌起来的人是苏沐秋。

叶修伸手去掐了掐苏沐秋的脸:“我这不是见了鬼吧?”

苏沐秋穿了件衣白堪比雪的袍子,端坐着很是肃穆。可被叶修这么一掐,那点架势全没了,只听他当即嚎了一声:“疼疼疼!”

“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难道是因为我用了君莫笑的关系?你这家伙不去入沐橙的梦,跑我这里来做什么呢?”叶修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自言自语道。

苏沐秋抖了抖外袍站了起来:“我有点担心你。”

“我知道离开嘉世这方式有点惨,不过反正你现在也帮不上我。感情您老托梦给我就说这一句话?”

苏沐秋不声不响揉了雪团,随手一掷直接砸到了叶修脑袋。

“我去你的,”叶修不甘示弱,顺手也从床上的落雪里揉了个雪球砸回去,“来托梦也不托个正常点的,你多大了?”

苏沐秋一边用手把雪按在叶修脑袋上,一边像是压根没做这样幼稚的事情似的坦荡地说:“我觉得你有点怪。”

“好好!梦里面我可不是一个死人的对手!停!”叶修乱喊了几句不打算跟苏沐秋在储物间里打雪仗,“我哪里怪了?”

“我不知道。”

叶修差点一头栽在床上的雪里。

苏沐秋颇为认真地说:“真不知道,说不上哪里不对。叶修,你这段日子要小心些。”

叶修以为逝去的好友还在担心自己被嘉世前老板和队友暗算,便点点头,随后想起什么又问:“你该不会是因为我刚才掐了你的脸才报复我用雪砸我吧?”

发梦是没办法控制的,所以等到叶修醒过来后只能揉着脑袋暗骂了苏沐秋几句。他看了看床单被罩上毫无梦里积雪的痕迹,天已经落黑,储物间看起来昏暗阴森。叶修穿好衣服,心里空落落的有几分疑虑,头重脚轻像是真的跟一个鬼魂有过对话。

起身去楼下网吧,发现电视台做了个“缅怀叶秋”专辑节目,群众很感慨就不说了,陈大老板还真情流露跑到网吧外面擦眼泪。叶修靠在网吧门外若有所思,抽掉一根烟后发现自己还流鼻涕了。他本就怕冷,加上H市这一年冬天比起往常又冷了几分,难免担心自己会不会感冒。既然睡饱,下一步就是吃足。叶修抽了张纸巾擦了鼻涕,跑去对面小饭馆吃饭。隔条马路的网吧里各种痛惜惋惜叶神告别荣耀,马路这边的叶神吃饭吃得像是恶狼下山一般,一次性点了三个菜统统消灭。出了小饭馆,叶修打算再来一支烟,一眼瞥见马路边红砖砌的人行道上有个白圈,圈内有一些燃尽的黑灰色残留物。叶修知道这是哪家有人过世,到了日子家属画白圈烧了点纸钱或者身前用过的东西。让逝去的人可以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好,不要再挂念尘世。年幼时家长告诫过他,不要踩到白圈内,那是阳间属于另一个世界的通道。叶修拿出火机,低头点燃了烟,再抬头时怔住了。

他看到白圈内有一个小孩子。

叶修怔住当然不只是因为看到一个孩子站在白圈内,而是因为这个小孩实在很奇怪。冬日里穿了件单衣不说,绿色的罩衫像是刚刚在水里洗过一般,衣摆上滴着水。小孩的目光死气沉沉,直勾勾盯着叶修不移动视线。叶修被看得心里瘆得慌,狠狠抽了几口烟后,冲小孩强挤出一个吓死人不偿命的笑脸:“你好啊。”

小孩似乎吓了一跳,问叶修:“你看得见我?”

“我为什么不能看见你?”

小孩先是震惊,脸上表情古怪又扭曲,如果不是在灯光通明的街头,叶修一定会被这阴森可怖的表情吓到拔腿就跑。不过小孩子终究是小孩子,像是内心挣扎了一会儿才对叶修说:“为什么你能看见我,我妈妈不能看见我呢?”

“你妈妈呢?”叶修见他说这话时面庞两侧流下清泪,不多时哭得可怜兮兮,心里有几分不忍。

“她走了。”小孩哭得太伤心,说了三个字之后上气不接下气再也说不出别的。

叶修走过去,蹲在白圈外揉了揉那孩子的头:“我送你回家吧,带你找妈妈。”

小孩擦了擦眼泪:“你找不到她的,也找不到我现在的‘家’。”

叶修被说得一头雾水:“啊?”

小孩推了叶修一把,推得叶修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了。之后抹了几把脸,做个鬼脸,笑嘻嘻地说:“你走吧,别管我。马上就有人来接我了。”

叶修觉得这孩子实在古怪又可气,把自己推倒也不道歉。他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尘土,打算教训小孩几句,再看过去,白圈里已经空无一人。

阴风阵阵吹过,附近几盏路灯忽闪了两下。叶修浑身冷汗,只觉这两天过得莫名蹊跷,说不上到底哪里不对。等到回了网吧,好在关于自己的缅怀集锦已经播放完毕。叶修被陈果安排做到了门口吧台的电脑旁,迅速投入到下本练级的游戏过程中。又是一夜到天亮,叶修帮陈果盖好被子,转回了自己那狭小可怜的储物间休息。

或许是做职业选手太多年已经少有机会这样通宵练级,白天睡觉的时候叶修特别容易做梦。这一次他又在昏暗的储物间里进入了梦乡,和前一天不同的是他跟随苏沐秋到了街上闲逛,而不是坐在床上看雪。

苏沐秋仍旧穿着那件宽大的白袍子,似是个游魂一般在街头飘荡。叶修跟在他身后抽烟,抽得愁容满面,倦色满满。

“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啊?”

“找一个小孩。”

叶修想起自己晚上看到的那个小孩,若有所思地说:“这年头的小孩子都没有常识,烧了纸钱的白圈里面不能站人的。晚上看见一个穿着湿淋淋衣服的,就站在白圈里。还推了我一把。”

苏沐秋忽然停住,不再向前飘,而是转头问:“你说的小孩是那个吗?”

“真巧啊。”叶修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是那个穿绿色罩衫的男孩。

“这不是巧合,他是在跟着你。”苏沐秋笃定地说。

叶修听着这匪夷所思的话,没能理解:“跟着我?他说有人要带他回家了啊。跟着我去哪里啊?网吧不可能放这么小的孩子进去玩,我们陈老板管得很严。”

苏沐秋脸色惨白如纸,笑了笑说:“我帮你打发掉他。”

叶修抽着烟:“做个梦就不要这样折腾了,你有时间不如去看看沐橙。”

“我常去看她。”

“给她托梦?”

苏沐秋像是想要辩解几句,却又止住了,低头和那个小孩耳语几句。叶修见那孩子脸上的表情恰似一块五彩板变来变去,波澜不断划过面庞,像是见了什么可怕到令他不寒而栗的东西。苏沐秋手指点了点小孩的额头,道:“去吧,别在这里缠着他。”

那个小孩消失了。

叶修想:自己做个梦剧情如此丰富,有机会讲给苏沐橙听。大概苏沐橙会笑到直不起腰,嘲笑他想象力可以去当狗血肥皂剧编剧。

苏沐秋飘回来,蹲在地上托腮很愁苦地看着叶修说:“以后如果一直出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呢?”

“你别总托梦给我就行了,哥们。”叶修很淡定。

苏沐秋把左耳进右耳出做到了极致,隔几日便来叶修梦里。叶修觉得梦见他似乎也不是很难过,两人时而对坐喝茶,时而在空中看浮云变幻,时而在海岬闲坐看潮涌潮落。这样过了两日,苏沐秋对叶修说:“我送你样东西。”

“好啊。”叶修心说这梦做得越来越真实了,还要送礼,下一步大概就要在梦里盯着我送苏沐橙上花轿嫁人。

苏沐秋站起来拿出一把白色的伞递给叶修:“这是我熬夜做出来的,你收好。有个扣子可以扣在腰带那里。”

“白色的伞啊,好稀奇。”叶修将伞撑开,又收拢起来,依照苏沐秋说的别在腰带上。

“你收好。”

“好好,我收好了。”叶修拍拍腰上的伞,姿势像是别了一把威武霸气的宝剑,神气活现。

“一定要时刻带着这把伞。”

“是是。就像君莫笑一直用千机伞一样。”

“你还记得君莫笑和千机伞。”苏沐秋笑了起来,很难看的那种笑,像是吃了一大把莲子苦不堪言。

“我用着呢,打算练起来。”

“好的,你加油。”

日子流水一般过。叶修在网游中和几个公会会长周旋,组织几个人刷刷副本,调教下唐柔和包子,应付下刘皓的纠缠。夜里他值班的时候专心于网游,倒也没有时间去想别的事情。白天睡觉时自我感觉也十分良好,只是常常话到嘴边想跟苏沐橙说梦到她哥哥,最终怕惹姑娘伤心还是咽了回去。叶修混迹在网吧,不常出门,很少再遇到奇怪的小孩。只是一次梦里没有见到苏沐秋,倒是储物间里飘着几团荧光绿的火焰。叶修试着伸手去触摸那几乎称得上冶艳的绿色火苗,接触的刹那一哆嗦,真的碰上了发现火焰并不热,甚至可以说是凉意十足。他觉得最近梦里太古怪,大概是新的环境还没适应。

嘉世主场迎战蓝雨之前,叶修想起来自己似乎应该对某个话痨解释下最近的行踪,便上QQ联系。黄少天来的那天天气也十分阴冷,夜晚更是给H市平添几分寒意。在A区鬼鬼祟祟落座后,帮着夜班网管刷到了他想要的副本记录。后来两人又是话语短兵交接一般,蓝雨副队长担心某人前途,逼问了几句才得到想要的答案。末了呆呆望了门外夜色半晌,像是要一句承诺似的说:“一定要回来。”

且不提在网吧里被叶修用榨菜方便面之类打发宵夜是多么没面子的事情,黄少天走出网吧后还真觉得有点饿了。冷风一吹寒意化作狡猾的水蛇缠着他不放,抬头张望一下发现马路对面就有家24小时营业的面馆。黄少天作为G市人虽然吃喝上颇挑剔,这时候也不想饿得头晕眼花回去睡觉,干脆去了叫碗面吃。面馆老板来自西北,喜欢夜里掌勺。黄少天一大碗油泼面下腹,暖意热流涌上胸口蔓延倒四肢,满足地拍拍肚皮付钱走人。

行至路边打算拿出手机用打车软件叫个车子回酒店,忽然觉得对面网吧气氛不太对劲。因着叶秋的关系,黄少天停下来仔细端量了对面好一会儿。寒冷的夜里,穿着单衣的他丝毫不觉低温难耐。网吧上空浮着几个黑色的影子,黄少天辨认出是什么之后翘起嘴角笑了笑。如果此时有路人经过,会看到昏暗灯光下的青年伸出右手,掌心里冒出两股气。这两股气一道黑一道白,交替上升相互缠绕,最后竟然化作一股墨灰色的剑气。青年握着这道剑气,似是手执宝剑一般。他表情冷冽,全然不是刚才在网吧里在网管面前叽叽喳喳说个没完的样子。单脚踏上夜空,几步疾驰已然跃至网吧顶层。

他左手扯过一道黑影,笑出比暗夜阴寒更令人惊惧的一声笑:“真是巧了。”说罢右手起剑影落,黑影断为两截,流出恶心的赤褐色血液。其余几道影子见状不妙,纷纷逃窜,青年的架势便是要斩尽杀绝的,岂容他们在这时候逃命。一时间惨叫声不绝于耳,青年全然无知,轻车熟路上手捉影,砍瓜切菜一般。

最后带着活捉的那只影子落到网吧门前街上,青年单脚踩着人行道上的花坛,舌尖舔舐了手中似剑非剑的那道气,呸了一声。

“真难闻。”

“饶了我!饶了我吧!”黑色影子瑟瑟发抖,当街跪倒连连磕头,几次重重和地面碰撞后,额头上血花四溅。

“说说吧,在这里找什么?”

黑影不敢抬头,脑袋几乎顶到马路上的沥青涂层中,声音颤抖似是怕见冬日冷风:“我也不知道,听说这里有好东西,就来看看。”

“只是来这里看看?不打算吃个把人吗?”青年脸颊上还有刚才斩杀影子留下的几道血污,此时面色发青,想起网吧里的人有了几分疑惑。

那黑影像是被戳破心事,猛地抬头,看看青年,又看看青年身后,伸出手指指着那里说:“你你你看得见我?!”

叶修应付完车前子和蓝河后抽了根烟,本来是他难得的放松时刻,却听到网吧外面有刺耳的尖叫声。兴欣网吧夜班网管一个激灵,烟灰落在键盘上了。想起老板娘铁青的脸色,他七手八脚收拾好残局,跟唐柔报备下说有点困要去吹吹冷风跑出了网吧。叶修二十几年的人生里,第一次百分百感受了下瞠目结舌和目瞪口呆。

黄少天擦了擦脸上的血,扭头看着叶修:“哟,原来你看得见。”

叶修指着那道黑影:“这是什么?你在做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黑影见两人说话,趁机逃窜。黄少天压低声音说了句道歉,转身便追,半空中一个跳跃赶上,右手剑气刺穿了那道黑影。居高临下看着影子跌落地面,渐渐化作一滩黑血,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黄少天单脚点地轻轻落下,收回剑气走到网吧门口笑着说:“杀个鬼而已,你小点声。”

 

 


  592 67
评论(67)
热度(592)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