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见鬼 第一章 无妄之灾(下)

冷汗颗颗大如黄豆沿着脊背向下滚落,阴森的夜风一吹,惹得叶修质疑自己会立刻感冒。眼睁睁看着蓝雨副队长把一个鬼宰了倒不是很吓人,但是那个鬼死无全“尸”还黑血横流就太可怖了。叶修拿出烟,咬住过滤嘴,翻遍口袋也没找到打火机。鬼消失后冒出了几堆鬼火绕着自己转,他干脆破罐子破摔用烟头去触了下鬼火点好再抽。

黄少天见叶修一脸英雄就义前的罡气肃穆脸没憋住笑:“放心,我不杀活人。”

叶修吐了口袅袅的烟:“废话,就算你杀活人,我用得着怕吗?”

“是是是,就算我杀活人也不会杀您。”

叶修和黄少天暧昧了有一段时间,只是彼此没有说破这件事罢了。心里都有数的爱恋还是找个合适机会再挑明比较好,现在这种莹莹鬼火环绕的黑黝黝的夜里肯定不适合冒粉红泡泡。

叶修一口气干掉半根烟才稳定了情绪说话:“我不能久留,里面同事要怀疑的。你这到底怎么回事?”

黄少天很想言简意赅解释下,无奈更擅长长篇大论或者连篇累牍。于是他从一个反问句开始了大段的分析:“应该是我问你到底怎么回事,你知道吗?我很小就能看见鬼魂,不过不会滥杀无辜的鬼。刚才那几个是恶鬼厉鬼,像是觊觎什么东西才在这里盘旋。人死之后鬼魂会在尘世间流连一段时间,有的会主动进入轮回,不听话的嘛,地府神灵会来捉拿。不知道你这家网吧着了什么道,反正包括你在内都有点奇怪。你以前看不到鬼的吧,记得没看出来你有这本事,联盟里有点灵异能力的基本都互相认识,叶秋同志我认识你也有四五年了不会看不出来啊……”

叶修听得头皮滚过春雷似的麻,不顾黄少天还剩下几水缸的话没说完,拽着他问:“联盟里有灵异能力的?除了你,还有人能这样半夜出来捅几个恶鬼透心凉的?”

“嘿嘿,这个不是重点,以后慢慢说给你听。”

“看不出啊黄少天,你主业是杀鬼的不是打荣耀。”

“我主业不是杀鬼的!如果不是厉鬼,我不会动的!杀鬼这种没有前途的职业不要安在我头上,老叶你简直血口喷人!”

叶修堵住耳朵:“别叫别叫。”

黄少天没把叶修当外人,直接伸手进他的上衣口袋掏出一包烟来自己拿了一根。叶修本没经意,眼角瞄了下后突然出手按住黄少天的右手不放。

“你吃我豆腐的时候不要眼睛瞪得这么吓人。”黄少天心说这人再看得入神点,都要怀疑他下一步啃上去亲了。

叶修此前虽然没有这样仔细端量过黄少天的手,可他确定今夜之前这小子的手不是这样的。蓝雨副队长右手掌心布满纵横交错的新疤和旧疤,像是曾经被烧过烈火的铁棍烫后留下的恶果,它们深浅交织暗示被烙下这些痕迹的时候伤痛的程度不同。叶修没理会黄少天的插科打诨,直接问:“你手上这疤都是哪里来的?”

黄少天想岔开话题:“你知道自己带了把伞在身上吗?”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黄少天出手极快,像他在荣耀里操纵的剑客,说话间已经伸手后去摸叶修腰带上别的白伞。手还没有碰到伞柄,只见他脸色一变,倏地撤回动作。

“你这伞还很认自己的主人啊,差点被它伤了。”

叶修低头看,果然腰上挂着苏沐秋在梦里送他的伞。联系了一下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这才想起离开嘉世后白天睡梦里种种,太过不可思议导致他有些出神。

黄少天心思活络劲儿自然是一等一的,加上本就想测测叶秋同志究竟是突发得了“见鬼”的能力呢,还是对自己隐藏了实力。他后退几步,右手摊开掌心向上,黑白两道气升腾而出,墨灰色的剑气瞬间融合完成。

“叶秋,看剑。”黄少天说罢,剑气尖头一横,朝着叶修的方向直奔过来。

电光火石之间,叶修情急之下抽出白伞往胸前一挡,下意识的动作后听到兵器相触的“当啷”一声!黄少天用力向前逼迫他后退,剑气冒出森然恐怖的青光,抵在白伞上寸寸相逼。叶修咬牙切齿道:“你还说自己不会动活人。”

黄少天方要启齿说几句调侃的话,却当即脸色变了本能后退。幸亏蓝雨这位英雄动作迅敏不亚于夜雨声烦在游戏里的身姿矫健,这才躲掉了致命一击。

“苏沐秋,你这是救人还是伤人啊?”叶修看着擦着胸口飞过去的一块石头落地,顷刻间石块烧起鬼火成了黑灰一片。

苏沐秋白袍在夜色中迎风被吹起,背对叶修双眼盯着黄少天好一会儿才发话:“你是一个移魂师。”

黄少天并没有收回剑气,很谨慎地看看他又看看后面的叶秋回答:“哟,高人来了,眼力不错啊。”他剑气指向苏沐秋鼻尖,“我只是跟朋友过过招而已,没有想要害他性命。这位地府的大人也太心急,不问三七二十一就这样用了致命的招数对付我。”

叶修看看黄少天说:“移魂?”又看看苏沐秋,“地府?”他拿着白伞横在胸口,保持了好半天这个动作。

苏沐秋叹口气,转身走向叶修让他把伞收好:“这你朋友?”

“蓝雨副队长,叫黄少天,和我挺熟的。”叶修想了想决定把两人有点说不清的那点事情略去。

“半夜让我一个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身价的职业选手出来给你刷副本,你管这就叫‘挺熟’的?”黄少天不满,开始嚷嚷。

“吵什么吵!把你那玩意收起来!”叶修收好白伞,心有余悸地看着黄少天手中锐利剑气。

“蓝雨?魏琛组的队吗?”

“哟,你还记得魏琛。”

苏沐秋想了好一阵子:“魏琛现在是蓝雨队长?”

“不是,那家伙被我虐怕了,早跑没影了。”

黄少天立马窜到叶、苏两个之间:“不要听他胡说八道!我们魏老大才不怕他!”

苏沐秋和叶修同时发出“呵呵”的笑声。所谓地府来客弹了弹白袍上旁人看不出的灰,看黄少天有趣得很,戳了戳叶修:“你朋友不仅有趣,他还是个移魂师。”

“先给我解释清楚什么叫移魂师。”

苏沐秋眉眼弯弯地笑着把黄少天里外看了个透底才说:“这是一种天生的能力,我没有记错的话人间似乎有些年头不曾出现过移魂能力如此强的人了。他们对鬼魂很迷恋,能力强大的人可以操纵生灵和死者的鬼魂在人间作乱。所以历史上大部分的移魂师都走了歪魔邪道,不得善终。据我所知,移魂师因为操纵能力太强,在自己过于激动的时候也会魂魄不稳,这是他们的弱点,也是他们容易走火入魔的原因。你这位姓黄的小朋友比较有趣,被我偷袭的时候情绪也在波动,可没有魂魄不稳。我比较好奇他用了什么办法做到的这一点。”

叶修啧啧几声:“黄少天你深藏不露啊。”

黄少天收回剑气:“这里站着三个,最深藏不露的绝不是我。听你喊他‘苏沐秋’,他跟苏沐橙是什么关系?”

叶修咳嗽几声不想解释,苏沐秋自己淡淡一笑道:“沐橙是我妹妹。”

“大人是什么时候仙逝的?”

叶修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什么?大人?”

苏沐秋对黄少天摇头:“我不是什么大人,只是地府一介小官。大约八年前我出了车祸,去地府准备投胎的时候被拦住了。他们说我的才能虽然不大,对地府却也算有益处,便留我任职至今。”

“你做了什么事让他们能留用你?”叶修虽然被这一晚上的信息量炸得头晕,这会儿听苏、黄说来说去也云里雾里,可思路还算清晰。

“我给孟婆做了个自动捣药机。”

“…………”

“…………”

叶修和黄少天想抱头喊真是见鬼了这都可以。苏沐秋全然不知,继续说:“老叶,现在重点不是我和他,是你。”

“我怎么了?”

“这个地方连同你都不太对劲。那天我出来办事,想起你和沐橙就跑到这附近转转。没想到你居然能看见我,可你以为自己在做梦。千头万绪说起来复杂,我不想吓到你就没解释。你被鬼围着多日了,只是夜里值班的时候网吧人不少,鬼魂不敢明目张胆跑进阳气比较充沛的网吧。我不知道到底是你身上出了问题,还是这个网吧出了问题,找不出根源。”

黄少天不屑地哼了一声:“还不是跟我说的一样。”

“这位朋友,你又是为什么在这里流连呢?”苏沐秋转问黄少天。

黄少天知道用“半夜被人叫出来刷副本记录”这个借口糊弄苏沐秋实在太烂,干脆心一横说实话:“前些日子,我们队长夜观星象,说H市这边天上落了什么宝物下凡。”

叶修先问:“什么宝物?”想了想又问,“你们队长?喻文州?”

苏沐秋拦住叶修不要打岔,示意黄少天道:“你继续。”

“说来话长,我小时候就有操纵魂魄的能力,可很难控制。后来有明眼人说这能力随我不断长大只会越来越强。自古没有移魂师能够控制自己的命运,我那时候年少轻狂的很,不接受这个说法,想了个办法遏制。现在凑合过吧,没什么大问题。如你所说的一样,受到惊吓后我不会魂魄不稳。不过我更想要这来自天上的宝物压压惊,如果可以找到落入H市的那样东西,说不定会为我所用呢。”

“原来你跟那些鬼一样。”苏沐秋冷漠点破。

“你说什么?”黄少天登时不太高兴,“天庭掉下来的东西,不论人鬼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即便不看人间,你敢说你们地府的人也会心如止水不想占便宜?”

“那些被你杀了的恶鬼,说不定死前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因何而死。”

“他们是不知道,只是被这里的仙气吸引。”

叶修觉得这两位开始还挺和谐,可再说几句大概就要动手了,忙岔开话题:“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啊?二位能不能让我这个凡人明白下?”

黄少天看了看叶修佩戴的白伞:“这伞普通人看不见吧?”

苏沐秋点头。

“你做的?”

“是。”

“他能用这把伞挡下我,这太不正常了。”

叶修曾经想过是不是因为苏沐橙假期循环播放《新白娘子传奇》才导致自己做梦梦见被人送了把伞,不过那会儿他还不知道自己看见的苏沐秋不是因为做梦,而是因为忽然能看见阴间地府的鬼魂和官吏了。他按住黄少天肩头:“挡你一剑而已,有什么不正常的?”

黄少天右手空挽出一个剑花,再抽出来就看到墨灰剑气陡然招呼到了叶修脸上。这次苏沐秋负手退后再不干扰他们,摆明了只看不动。叶修一面招架黄少天突如其来的剑招,一面怒斥苏沐秋:“你这个见死不救的!你不是地府的人吗!有点正义感可以吗?”

“我在地府就搞搞发明,需要正义感有什么用?”

叶修气了个半死,没留神已经和黄少天缠斗到了半空。黄少天利用刚才消逝的鬼魂留下的鬼火攻击叶修,几团莹绿火光飞速席卷过去。叶修情急之下落地撑开白伞,伞面接住鬼火甩到路边,火光飞溅堪比大片特效。持伞的人被鬼火的冲击力逼得后退滑步滑出了至少五米远,路面上留下两道深深的踏痕。

叶修喘气:“黄少天,你有完没完?”

对面青年不为所动,表情和苏沐秋一般冰冷好似来自地下亡灵齐聚的地方。他俯身向着叶修冲刺,如同一位冷血杀手般令人不寒而栗。叶修心下不免真的有些慌神,眼看对方冲到面前终于大吼一声,收拢白伞像是执着利刃似的一击拨开青年的剑气,下一步便是用尖利的伞尖刺向青年咽喉。黄少天及时脚下刹车,醒神的时候感到喉部刺痛。叶修手中白伞尖部戳破了他脖颈处的皮,再用力些,怕就是性命攸关的事情了。

苏沐秋见叶修自己也有点惊着,上前分开二人,向黄少天说:“你试探他的时候能不能别这么不要命?”

黄少天擦了下自己脖子上的血,卷了卷舌尖:“十多年来,他是我遇到的最强的对手。你还说我不要命?”

叶修扔下白伞,气得面色乌青:“别打哑谜了!我要回去练级,没空招呼你们两个神经病!如果想对我说实话再来找我。”说完直奔网吧,头也不回走掉。

黄少天敛了剑气,看着叶修的背影没说什么。苏沐秋则是扯着嗓子喊:“伞伞伞!忘了拿了!”后来见叶修不理自己,只能弯腰去拾起白伞。

“这到底什么东西?”

苏沐秋擦了擦白伞:“这是地府里头的一道光和一片云做的,有来自阴间的灵气,可做兵器使用。”

“你还真是个发明家。”

“你还真是个剑客。”

两人相视一笑,握了握手。黄少天想起之前留心过的事情:“我杀掉最后一个鬼的时候,他死死盯着一个方向看。”

“哦,你怀疑有什么古怪?”

黄少天指了指街头另一端:“如果我这个外地人没搞错方位的话,那边应该是嘉世俱乐部?”

苏沐秋心下焦虑:“那一起去看看?”

“你这把伞怎么办?”

“我给他送回去。”苏沐秋说罢跳上网吧二楼,找到叶修住的那个储藏间,吹了口气,白伞飘入窗内落到床上。

“走吧。”黄少天招呼苏沐秋一起直奔嘉世俱乐部。

“你不打算跟他解释一下?”

“我看他心思都在练级上,还是饶了这位荣耀教科书吧。”

苏沐秋差点崴脚,扯了扯袍子下摆:“荣耀教科书?这你们给他封的号?”

“嗯,很带感吧。因为这家伙强啊,强到不少人头疼了很多年也解决不掉他。不过他现在被人暗算后沦落到这地方当网管也太让我崩溃。”黄少天频频摇头,“算了算了,反正他主业万年都是打荣耀,这家伙不会心甘情愿乖乖让我们研究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的。”

“你有什么猜测吗?”

黄少天眨眨眼睛:“我?我猜八成跟天上掉下的东西有关,可能是他受了影响,一下就开外挂了。”

苏沐秋显然也比较认可这个猜测:“说不定就掉在那个网吧里面了。”

“对对,集结了天地精华灵气的宝物,然后被那家伙占了好处。不过我看他好像很不稀罕这本事!不稀罕给我啊!”黄少天十二万分痛惜都写在脸上。

苏沐秋忽然伸手拉住蓝雨副队长,两人在嘉世俱乐部门外站定,看着团团黑云压住建筑物大楼,如临崖向下望看到深不见底的乌黑般令人心头一悸。


  375 52
评论(52)
热度(375)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