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见鬼 第二章 兵来将挡(上)

十二月底的江浙地区天气阴冷倒还在其次,经常凄风苦雨就不人道了。叶修作为土生土长的B市人,下江南十多年也没扭转对这里冬天的反感。那天把黄少天扔在网吧外和苏沐秋一起吹阴风后,叶神火速跑回网吧前台向唐柔道谢,坐下后才发现自己双手泛着青光。叶修左看右看看得心脏也要泛青,唐柔见他不太对劲便问:“你为什么一直盯着自己的手?”

叶修举起手来:“好像是吹了冷风都发青了。”

“没有啊,我看挺正常的。”

叶修心思一转,察觉可能普通人看不出:“哦,那我去倒杯热茶喝暖一暖。”

这天的后半夜十分寻常,叶修等到天亮也没看见苏沐秋或者黄少天再出现。回到储物间休息时才看到白伞静静地躺在床上,他拿起伞,坐在床边好半天没有躺下休息。这一晚被动接受了太多信息,导致兴欣夜班网管平白无故又抽掉了五根香烟才安然入睡。

尽管黄少天怀疑喻文州发觉过自己曾经在客战嘉世后从下榻的酒店溜出去半夜,可回了蓝雨后他依旧没有声张。叶修周身古怪不说,嘉世俱乐部也一堆疑团未解。那晚和苏沐秋在嘉世门外转了半天,一人一地府来客谁也不想擅自闯进去。两个一同认定嘉世被什么恶鬼缠上身,一时半会儿难以摆脱。苏沐秋说这是人间事,地府人不会轻易管。黄少天此刻只恨道行不够,更是看不出所以然。

蓝雨副队长在宿舍里翻来覆去,把奇怪的事情罗列在一起,看着谜团从几根绳子变成一团打结的线球。最后想得头痛,忽然灵光乍现决定去找个人问问。打开电脑挂上QQ,敲开一个人的头像问:“老王,老王!呼叫老王!”

王杰希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复:“没好事吧?”

“呵呵,不要这样。”

“我猜你不是因为荣耀的事情来找我。”

“妈呀,你半仙吗?”黄少天马上抖擞精神开始拍微草队长马屁,“你还记得上次跟我说刘皓心术不正吗?叶秋的事情真的有那小子在背后捣鬼!”

“作为俱乐部死敌,就算有事情也会是喻文州出面。你这迫切的口气我听起来就不像有好事的样子。”

“我在QQ上打字你还能‘听’出来口气?”

“说吧。”

黄少天斟酌了一下字句才说:“大概十天前,你注意到H市这边有什么古怪没有?”

王杰希似乎料到他要问这件事:“星象有异,天枢和天璇之间气息紊乱,遥指北方。我看到的,你们队长也看得到。你应该不会只是为了这件事来找我。”

“天枢和天璇连起来,指的不就是北极?”

“不瞒你说,喻文州找我算过一次了。”

“啊啊啊啊?!”黄少天大惊失色,心里琢磨这件事还真够吸引大家注意力的。先不说喻文州亲自找王杰希算卦多么稀奇,就是能说动王杰希开水盘也足见事态严重。

王杰希家中代代在B市开店。店铺看起来平淡无奇,似是寻常当铺,主要经营些古怪稀罕的玩意。客户也多非贵即富,每日生意上算不得迎来送往,倒也是经营有道,财源不断。王杰希自小在家中店里帮忙,看过不少古书典籍,加上他聪颖异于常人,十二岁时从祖父家中得了一块水盘无意中开了天眼。十天前他看到天象怪异,拿出水盘算了算,只能推算出江南西湖畔要有异动,恐生不妙。后来喻文州私下找他说了此事,又反复再算上几卦,才估算出具体地点在嘉世附近。

“你很惊讶?”

“说说你算出什么了!”

“嘉世将要有变,怕是恶鬼从中作祟。”

黄少天心说这跟我看到的正好对上了:“我去过一趟,主楼上方黑云密布,的确像是鬼怪所为。但是我也不敢擅闯进去,大半夜的要是被保安发现什么蓝雨副队长破门而入,回头要被我们队长就着秋葵做成一盘凉菜。”

“你没告诉喻文州?”

“呃……你怎么知道?”

“如果你跟他商量过,会是你们一起来找我问这些。”

黄少天犹豫半天厚着脸皮说:“那你千万别告诉他我来找你问这个。”

“怎么了?”

“我去嘉世前,还去见了叶秋。跟队长说嘉世的事情就要承认我半夜偷溜出去了……”

“哦?他是不是打算从头再来啊?”王杰希显然不关心黄少天的瞒天过海行为。

“你又算了一卦?”

“你当我开水盘像喝空气不花力气是吧?”王杰希觉得对方好笑又不想数落,“我好像在网游里遇到他了。”

黄少天不打算告诉微草队长自己去找叶秋不是叙旧而是因为要帮他刷记录顺便唰刘皓这种丢脸事:“那你一定见识过他的散人了。”

“他跟从前一样,值得期待。”

“是,不过我跟你提起他不是因为这个。我觉得嘉世的古怪和他有点说不清的关系,这人忽然能见鬼了,还能招架下我的攻击。”

王杰希来了兴致:“你说他能招架你的剑气?”

“我一不留神还差点给我脖子上来点永久性的纪念呢。”

“能招架下你这个移魂师的水平,看来他这是忽然开挂啊。”王杰希若有所思。

“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行,我知道了。下周我回家翻翻藏书,看看有没有过这种‘开挂’的前例。”王杰希在手机记事簿上记录下要翻查的方向,又问黄少天,“那他现在是什么心态?忽然能看见神神鬼鬼了,八成还被你吓个够呛,有没有觉得人生苦短?”

“什么叫‘被我吓个够呛’?”

“你看人家忽然能看见鬼了,就心血来潮跑去试探他深浅了吧?”

“你怎么知道……”黄少天有点无力反驳。

“没什么,可以理解。联盟里有这方面修为的我们早就彼此熟悉,忽然冒出一个,还是叶秋,换谁都会好奇。”

“谢谢神算大大理解。”

“你少拍我几句马屁。”

“总之叶秋的事情我有点担心。你也知道联盟里有点神通的都知根知底,没听说谁的能力是天降来的,都有头有尾,再不济往祖上捣鼓几代也能说个一二。他这外挂开得太清奇,如果不是因为认识多年,我都要怀疑此人是不是要去修道成仙了。地府有位大人似乎曾经和他有几分交情,说这些日子会帮我盯着他避免出什么岔子。不过地府事多,他又不可能绑着叶秋到处走,所以以防万一我就在叶——”

“行,我知道了。”王杰希自然了解黄少天话匣子打开后能说多久,干脆趁他不备当即掐断,“这几天我找机会跟他聊聊。”

王杰希的“找机会聊聊”显然不止于表面意义上的聊天,召集微草队员开启刷荣誉历史上最大Boss叶秋的活动之后,发现了不少更有趣的事情——比如叶秋所在网吧的网吧小妹很有成为职业选手的潜力,比如叶秋的散人真的很有看点。不过王杰希的挖墙脚计划受到重大阻碍,这个操纵战斗法师的妹子似乎完全不为微草战队的名气所动,很坦然告知自己打算舒舒服服继续做个网吧妹。午夜之前他在QQ上找到网吧里那位夜班网管:“我听黄少天说你现在除了打荣耀还多了点别的技能。”

叶修刚刚换到吧台那边的电脑上,看到王杰希横岔出来这么一句有点气短:“那家伙都跟你八卦什么了?”

“说你有点奇怪,忽然可以见鬼了。”

“呵呵。”

“你笑什么?”

“他不如多关心一下自己,我看见他手上的伤了。”

王杰希自然早就知道黄少天右手掌心纵横交错的伤痕:“那家伙的伤是属于魂魄的,不属于阳间的身体。一般人是看不到的,比如之前的你不就从没有发现过。”

“这不会影响打荣耀吧?”

“……据我所知,不是很影响。”这次轮到王杰希气结了,忽然能够见鬼不说还被鬼缠身,感情这位叶大大丝毫不在意,满脑子都是“不会影响打荣耀吧”。

“哦,为什么?因为伤在魂魄不在肉身?”

“对。”

“黄少天跟你说这档子事,就说明你也跟他一样喜欢没事半夜跑外面杀几个鬼喽?”

“杀鬼这么没有前途的事——”

叶修无奈打断对方:“对对,你们都是大神级别的,杀鬼这么没有前途的事情你们不做。那我就纳闷了,你们到底都是干什么的?反正荣耀还是要打的对吧?”

“…………”

“唉,职业选手真累。你看我都退役了你们还不让我消停。”

“你这等着零点过去下副本练级是挺累的。”

“您老跟黄少天一样?该不会也恰好手上有伤吧?”

“移魂师百年难遇,黄少天称得上是天纵奇才。就连他手上的伤痕算在内,不是你想要就能要的。”

“啧啧,你还替他吹。”叶修看了看表,距离午夜还有十来分钟,跟王杰希聊天也罢,反正不急着下本。

“我略通一些法术,原因比较复杂,有遗传的部分也有后天自己修炼的。小时候不太懂事,用水盘算卦算得太多导致眼部失衡,就是你现在看到的样子了。”

叶修一口茶水喷到了吧台键盘上:“你大小眼还是因为这个?”

“怎么?”

“你怎么不学学二郎神在脑门上开个天眼算了,看起来还比较酷炫。”

王杰希简直想化身成鬼从对面那个口无遮拦的电脑屏幕上探出个脑袋来吓吓人:“从前你不知鬼神为何物,随便说说也就算了。现在既然也见过苍生神力,不要随便置喙神灵。”

“难道还真有二郎神……”

“保不齐他老人家晚上就让哮天犬下凡来咬你一口。”

“你当我是吓大的吗?王大眼!”

“行了,你准备下本吧,我走了。”

叶修自从世界被打开了各种新大门后,好奇心与日俱增:“别别,先告诉我你都会些什么啊?黄少天都被你夸成一朵花了,难道你就会算卦看相?”

“叶秋。”

“你说。”

“小心二郎神。”

“喂!你找我聊天就是为了吓唬我吗!”

“不是,我就是想告诉你,有奇怪的事情应付不了给我或者黄少天打电话。”

“我又不用手机!”叶修看着王杰希的头像变成灰色,知道对方已经下线。心里一万个不爽却也没人能够倾诉,苏沐秋那家伙神出鬼没,谁知道这会儿去了哪里。两分钟过去后,副本次数刷新,组队下本,一切照旧。

王杰希话虽然吓唬了叶神一次,不过他还是很善良地抽空回家在鳞次栉比的书架中间漫游了一个下午寻找古籍,希望能够有一本书解答疑惑。王家的书房足足有好几间之多,私藏典籍称得上是卷帙繁浩,王杰希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却找出了一本书来准备有机会送叶神研习一下。这边还好心地给黄少天去了电话。

“书房翻了一圈,找不出他这种忽然开挂的先例。”

“我就知道!什么事情遇上他那肯定是S级别的难度!”黄少天愤愤然咬定一切都是叶秋的错。

“我看他好像还很不在意,你有时间劝劝他别不放在心上。被鬼盯上不是好事,何况嘉世现在情况不明,要是跟他再搅合起来,后果难料啊。”

“行,我抽空找他说。”黄少天挂了电话,琢磨什么时候给联盟荣耀教科书好好上一堂关于“远离鬼怪保平安”的课程。

这边叶修又值了一夜班,早上七点有人来交接后他晃着步子上楼去储物间休息。踩了一节台阶后眼角余光扫到网吧窗户,看见一张青色鬼面贴在玻璃上。叶修登时脚发软,可目光怎么也挪不开。那鬼脸上原本应该有鼻子的地方完全塌陷,露出一个鲜红的血洞,眼窝倒是凸了出来,眼白部分沾染了不少死灰色,獠牙的尖端卡在玻璃上,似乎不断地砸几次想要把窗玻璃砸碎一样。

叶修深呼吸,看了看腰间的白伞,拿下来对着那只鬼比划了几次。这鬼似乎完全不惧怕,一味用獠牙撞击玻璃窗。叶修冷汗流到下巴上,心说我不是还要出门一趟砍了这只鬼才能安心去睡觉吧。正犹豫要不要出去秀几下技术,忽然见到自己面前露出一张大脸。

“叶神,要我帮忙去把那家伙打发走吗?”

叶修被这个半透明的家伙吓了一跳:“你什么人?不,你是鬼?”

这只鬼似乎很腼腆,眼睛不大,国字脸,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如果不是因为体质透明还能飘来飘去,完全看不出哪里像鬼。

“我是黄少交代留在这里的。”

“黄少天?”

“他怕您出意外。”

“你告诉他,下次安排鬼看着我的时候最好提前通知我一下。不然我会被你们吓出意外。”

“那个,黄少是好意。苏大人也说我能留在这里挺好的。”

“苏沐秋?”

“对。”

叶修正纳闷这两个人什么时候私下结交起来了,不小心又看见了那个没鼻子的鬼,心里连骂了好几句脏话:“行行行,那你把他打发走吧。”

“那个,我是因为欠了黄少一个人情才帮他的。我帮了黄少这个忙之后,就要回去了。您确定要我现在出手?”

“你这个鬼还是一次性的?”叶修本来就不爽黄少天在这里留了个看门鬼,听到帮一次忙就跑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您帮人代刷记录的时候也是一次付清材料,再刷还要新的啊。”

叶修有点无奈:“你还看我打荣耀?”

“以前也经常看黄少打,略懂一二。”

“那你帮我练级好了,我自己去打发这只鬼。”

“别别别,我还是比较擅长解决同类问题。”说吧这只文质彬彬的鬼就飞出了网吧大门,叶修为了避免自己再目睹一次黑血成河的惨象,提前撤离围观现场。躺平的时候还在内心谋划如何在下次见到黄少天的时候掐着他的脖子跟他好好算一账。


  342 51
评论(51)
热度(342)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