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见鬼 第二章 兵来将挡(下)

且不说黄少天那边何时得知叶修就这样把自己安排在他身边用于救急的国字脸好心鬼一发使用完毕,兴欣网吧夜班网管这边的生活照旧是白天睡觉休息养精蓄税,晚上通宵奋战练级下本。这一夜熬到天空泛白,叶修和早班同事做好交接后,悠哉地去马路对面早点摊位上要了两笼小笼包吃。小笼包吃了一半,叶修觉得原本大亮的天空有些古怪,阴云滚过天际,罩着太阳不肯轻易让它放光。叶修咬着半个包子盯着雾蒙蒙的天空发呆,这诡异的情况让他不得不警惕起来。早上七点多的时候已经有不少行人上路,可除了叶修谁也没有发觉H市这条路上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叶修看着剩下的小笼包内心的惋惜声已经开始交汇成交响乐,无奈还是给老板结了钱匆匆跑回兴欣网吧。这顿早饭吃得十分郁闷,不尽兴不说还提心吊胆。叶修知道这天气或许是因为鬼魂之力在作怪,想起腰上挂着的白伞,灵机一动有了主意——他淡定地回到储物间睡觉,白伞撑开放在床边。

一整个白日就这样被睡过去,醒来伸懒腰做了几个床上伸展动作,叶修精神抖索地在储物间里沐浴下午的美好日光。可惜沉醉了不到两分钟,日光忽然消失了。准确地说是太阳忽然消失了,乌云爬过整个蓝天,似是有人在穹顶铺开一张黑色的幕布,网吧所在的街头席卷过阴风,落叶被风力推上半空混乱旋转无暇自保。这样的改变让叶修不禁屏住呼吸,他撑起白伞,靠在小窗上看着街头巷角一片狼藉,确信自己在光天化日之下见了鬼。大约数以十计的鬼魂趴在兴欣网吧的外墙上,另有不少乘风而来,他们都面带森然的笑容看着窗户内的叶修,像是一群饿得眼冒青光的野狼。荣耀游戏里呼风唤雨的大神此刻不免有些慌神,情急之下甚至对白伞说起了话。

“苏沐秋,是时候显摆你身为地府发明家的能力了。喂喂,黄少天还能给我留下个鬼来帮忙,你就不能通灵一下感知我现在身处险境吗?”

白伞不为所动,毫无变化。

“苏沐秋!你给我把伞就是让我自己冲出去杀鬼自保的吗!这东西上面就没有个什么通信功能吗?!”

白伞还是纹丝不动,乖乖被叶修握在手里。叶大大十万个失望混着崩溃,心情一如一锅被搅和坏的肉汤,看看窗玻璃上飘过的各种鬼魂,第一次意识到“打怪”真的是件令人头疼的事情。他收好伞,打开窗户,趁鬼魂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纵身跃下!或许是这种不怕死的行为太耸人惊闻,以至于各路鬼魂都有点看傻了眼不敢轻易行动。叶修轻轻落地后把伞夹在腋下,掏出香烟来先咬了一根出来:“诸位可以在我抽烟的时候滚远点,不然等我抽完了,就只能和大家拼命喽。”

鬼魂们在半空中冲叶修露出獠牙,大胆的已经先冲了过来。叶修压根没有时间点烟,只能抽伞抵挡。他回忆着黄少天杀鬼时的动作,白伞尖端刺向第一个冒险来攻击自己的鬼魂。几个来回后,白伞刺入鬼魂胸口,流下一地黑血,熏得叶修忍不住后退几步。

“靠,什么味儿啊!”

叶修干净利落地干掉这只鬼,没有吓退围观者。三五只鬼魂显然属于上辈子就不信邪的,他们趁着天色昏暗,展开新一轮攻击,在空中散开从各个方向俯冲冲向叶修。叶修原地站定,右脚后挪支撑,打开伞面指向上空。他面不改色,却见白伞伞尖如同开了刀刃一般像是在空气内层划出一道深深的伤痕。鬼魂们飞触到清晰可见的白色痕迹,如被烈焰灼伤似的嘶吼,他们在空中抱头翻滚,四下逃窜。叶修正要松口气,一只之前在四周游荡的长发女鬼从下方接近他,趁其不备突然伸出一只手抓住叶修右脚脚踝。叶修低头一看到那女鬼的骨爪,惊得胸口发凉,女鬼用力猛拽,叶修后仰倒地,不得不顺势用伞遮住自己上半身。

“你们打人别打脸啊!”叶修胡乱叫了一句,叼着的那根烟早就在打斗间不知道丢那里了。他就地一滚想甩掉女鬼,无奈对方死缠烂打已经抱住他双腿。

叶修收拢白伞,对着女鬼的脸乱戳一气。女鬼嚎叫一声,松开一只骨爪,惨白的骨头缝隙之间还可见血红的残肉,她顺手撩开自己遮面的长发冲着叶修吼:“所以你就趁机来打我的脸是吗!”

“男女平等,已经打了他们,不能对你搞特殊优待。”叶修没愣神,趁女鬼松开一只手抓住机会一脚踹开她。

“你打我的脸!我让你踢我的脸!”女鬼像是发疯了一般冲向叶修,也不顾被白伞伤到一味纠缠。

“大姐你冷静一下啊!”叶修头回见到如此不要命的,没有章法地慌乱招架。一人一鬼乱斗中,还是苏沐秋的白伞发挥了极大的威胁力,女鬼被击中数次,伤得严重奄奄一息。倒在地上的女鬼盯着叶修笑得癫狂:“太可惜了,不能吃了你。哈哈哈!”

叶修听着这疯狂惊悚的笑声不免心中不悦:“吃我?你们跑来这里来就为了这个?”

“是啊!你以为呢?”

叶修心说世界上这样多的活人为什么不会遇到这种事情,只恨什么“移魂师”黄少天、“地府”苏沐秋乃至“神算”王杰希哪个都不清楚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正想着这些,忽觉右脚脚踝有些不适,低头拉起裤脚,只见被女鬼方才抓过的地方已经红肿起来。叶修骂了一句,左脚起跳白伞伞尖扫过,女鬼的头骨碌碌地滚了下来。

这次叶修的回敬起到了很好的恐吓作用,一群鬼魂不再敢轻易上前,叶修伞尖向下,四顾环视,问到:“哪个还要尝尝我的味道?”

正在僵持阶段,只见空中飘下一位来,悠悠地对一众鬼魂说:“他有什么好吃的,各位不如早点去地府报道。”

苏沐秋的出现显然让鬼魂们迅速拿定逃命的主意,四下逃窜成为他们的首选。天空瞬间放晴,恢复正常下午三点阳光普照的状态。

苏沐秋也不追那些鬼,只去看叶修的狼狈模样:“你到底怎么招来这么多鬼的?”

“靠,你怎么才来?”

“我看你挺威风的啊,难道怕了不成?”

“这又不是打荣耀!我说句怕了你还想笑话我吗?”叶修有点急了,低头看了看自己脚踝上被伤到的地方又问,“这怎么回事?”

“你的魂魄不够强,被阴魂伤到了。只是红肿而已,不用担心。我教给你一句口诀,你一日早晚两次诵读,学着自己疗伤就好。”

“操,我还得自己当大夫。”叶修鲜少火到骂人,这一天脏话说了数句。

“别生气了,这还活着呢不是?”苏沐秋蹲下查看叶修的脚踝。

“从此我的人生目标就是好好活着?我生活在山顶洞人时代吗?”叶修拽起苏沐秋,“那个女鬼说他们都想要吃了我,这到底怎么回事?”

苏沐秋蹙眉,双目间的那块皮肤几乎挤到了一起:“叶修,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们别在街头站着了,别人看见会觉得很奇怪。”

他们走至兴欣网吧后面的一条小巷,那里鲜少有人出没。叶修收了白伞挂在腰上,掏出烟自己点好,吐出几个烟圈后才问:“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嘉世那边恶鬼出没,你这里也不消停。我去找了块古玉,可以辟邪防身。”苏沐秋拿出一块羊脂玉牌,牌面上雕龙精湛,十分漂亮。

“看在你为了我费尽心思去找这破玉的份上,原谅你一无所知了。”叶修摇摇头。

苏沐秋翘起嘴角笑:“谁说这是给你的?我是怕沐橙出事。”

叶修一脚踹过去:“我怎么有你这种朋友!”

苏沐秋一边躲开一边喊:“你拿着啊,告诉沐橙这是在灵隐寺开过光的!一定要贴身佩戴!”

“你滚吧你!我私吞了!”

“叶修你为人正直不会侵吞女孩子的东西的!”

“我大白天见了鬼,你跟我谈什么为人正直!”

叶修没有耽误太久便返回了网吧内,上了会儿网收到了黄少天的消息。这天恰巧春易老找过蓝雨两位队长分析君莫笑的事情,事后喻文州便跟黄少天捅破了窗户纸。蓝雨副队长被逼问后坦白交代了一切,包括叶秋突变基因似的一下能见鬼了,还有嘉世的不正常全部说了一遍。

喻文州把笔筒摆放到原来的位置上,出神似的还调整了几下。黄少天见队长半天不吭声,问道:“队长?”

“嗯?没事。我就是在想,这其中会不会有联系。”

“你说叶秋和嘉世之间吗?总不会是因为他被扫地出门后心怀怨念产生的诡异事件吧……”

“别乱说,”喻文州在房间里走了一个来回,“心怀怨念产生诡异事件,那也要死了人有冤魂作乱才行。叶秋活得好好的,你这样咒他,不怕被他在荣耀里再虐个十次八次?”

黄少天呵呵笑:“我倒是想跟他的散人交手看看。不过说回他忽然突变这件事,我还是觉得嘉世那边多少说不清楚。可把他扫地出门是一码事,总不会有人想闹出人命来吧?”

“嘉世跟我们这些年交手次数不少,他们上下从队员到工作人员,你发现过有谁在鬼神之力上有造诣的吗?”喻文州冷静分析。

“没有吧。”

“除非是有高人故意隐藏实力。不过我觉得这种可能性比较低,如果有这样的能人,没有必要把嘉世也搞得鬼魂乱舞,直接攻击叶秋就好了。”

“是啊。”黄少天点点头,“所以我说这其中哪里有古怪的联系,只是有点难以查明白。王杰希说他开了水盘?”

“嗯,但是没有算出什么明确的结果。”

“真是奇怪了,连王杰希都算不出来。”

喻文州淡淡地说:“忆过去,问今朝,看明日。这三件事里,揣测未来是对他消耗最大的,毕竟天意所限。可探知过去和现在,一向是王杰希所擅长的,居然算不清楚H市出了什么事情,是奇怪。他打算怎么办?”

“谁?你说叶秋?”

“对。”

“说实话,我觉得他还很不当回事。”黄少天苦笑,“这人怕是要吃点苦头才能把我的话当真。”

黄少天自然是不知道就在他说这话的时候,H市那边的荣耀教科书正埋头苦读苏沐秋留下来的口诀,十分痛苦地为自己疗伤。正在他和喻文州聊天的时候,忽然房间里冒出个鬼说了句:“哟,门主在这儿。”

喻文州见了国字脸文质彬彬的鬼向他打招呼,回了句:“小吴去哪里了?”

“哎,黄少让我去了趟H市。”

黄少天脸色当即变了:“你怎么回来了?他让你回来的?”

“不是,是我帮他消灭了一个鬼……”

黄少天急了:“我去!不会是个弱鸡吧?他就这么轻易把你打发回来了!”

“就……那个青面獠牙是挺弱的。”

喻文州从这三言两语中很快就摸索清楚了前后因果:“你让小吴去保护叶秋?”

“我答应黄少帮他一个忙,所以就去了。”

“你这个忙帮得太到位了!砍了一个鬼就回来啊!”

喻文州让黄少天冷静点:“别激动,你怕他出事?”

黄少天黑着脸回答:“应该不会有事,他还有个地府的朋友,说这几天也会留意着。”

喻文州听了这句也放下心来:“有地府的大人在,应该不会出事。”

黄少天跳起来开机,上网找到H市那位不把鬼魂缠身当回事的主,看到此人在线,松口气对喻文州说:“在呢,应该没什么事。”

“我想见识下他的散人,你问问他。”

流木呼唤君莫笑,通知他已然暴露。后来喻、叶二人当真来了一场比试,后来黄少天登陆夜雨声烦求战未果,这些都不消细说。被叶大大无情拒绝的黄少天郁闷地退出游戏,考虑起别的事情。

叶修副本完毕,想起要跟黄少天知会下那个国字脸鬼魂的事情。QQ上敲了小话痨,问他:“你那个鬼,我有点后悔让他走那么早了。”

“啧啧,你还会知道要吃后悔药。我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杀鬼除魔轻松得像推副本一样。后来出什么事情了?你被别的鬼盯上了吧?”

“对,有一大群,白天就出来了。”

黄少天心下知道不妙,鬼魂少有在白日阳气最足的时候出没,听叶秋描述还是在午后两三点太阳光直射前后——这简直就是闻所未闻的事情。

“你没事吧?”

“虎口脱险,脚踝有点肿,苏沐秋给了我一长串的口诀,跟念经一样每天早晚各一遍。”

“你有没有抓住一个半个,问问那些鬼到底想拿你怎么样?”

“问了,说是想吃我。”

黄少天哈哈大笑:“莫非他们把你当成唐僧肉了?”

“黄少天,这事怎么让你一形容这么恶心呢?”

“哈哈哈荣耀唐僧你好!”

叶修有点想拉黑人的冲动了:“你没有什么解决措施的话,麻利滚吧,反正我也不打算跟你下竞技场。”

“我去!你这人真是没有良心!还不是我好心安排小吴贴身保护你的吗?你不当回事随便打发他回来也就算了,居然连个谢字都没有!!!”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叶修连敲了数个“谢谢”。

“…………”

“可以了吧?”

黄少天回头看了看小吴:“我真后悔让你帮我啊,这个人情就这样被浪费掉了。”

小吴嘿嘿笑:“黄少不必后悔,我这就下去了。”

“去吧去吧,在底下常念着我对你们的好啊。”

小吴飘飘然从一面墙壁穿了过去。黄少天这边继续打字:“老叶,我再想想有什么办法能帮上你。”

“我还应付得来。”

“我这不是担心吗?又不能跑H市常驻。”

“你把蓝雨工作辞了,来我这边跟我组队重新杀回联盟。”

黄少天回了一“凸”字,随后又说:“说正经的,你再见到鬼也别慌,有苏沐秋那把伞在,他们一时半会动不了你。可这种情况再发展下去,我就猜测不到后面会如何了。”

“行,我会小心。”

黄少天下线,在房间内静坐了好半天直至午夜。如果此刻有人进入蓝雨副队长的房间,就可以看到移魂师表情痛苦呼出了一口气,这团气乍看起来像是什么古怪的雾气,可几分钟后颜色愈来愈浓,渐渐幻化成了一个乳白色球体。又过了几分钟,球体慢慢有了更多的变化,像是一个人类胚胎的东西漂浮在空中。最后这个看似胚胎的东西竟然真的变成了一个蜷缩的幼童。黄少天看着这个周身泛着白光,在房间内漂浮的沉睡的小孩子,笑了笑。

这边叶修仍旧坚持在白日睡觉前打开白伞,洗脸刷牙的时候也撑着伞,在储物间里蹲着看窗外的众多鬼魂时还是撑着伞。这天正巧赶上苏沐秋来找叶修,进了储物间看到那家伙蹲在地上打个伞像是白蘑菇。

“哈哈哈哈!叶修你是不是脑子不太好?”

“你看外面的鬼好像比上次围攻我的时候多了不少。”

“你居然发现了,不容易啊。”

“我看起来像瞎子吗?”

“你小时候没听过大人说不能在房间里撑伞吗?”

“没有,怎么了?”

苏沐秋揉着肚子狂笑:“因为在屋子里打伞会招鬼啊!你这个白痴!天大的白痴!已经是招鬼的体质了还要在房间里打伞!外面的鬼能不多吗?”

叶修觉得,比起冲出去把外面觊觎自己骨血肉身的鬼怪一一砍死,他现在更想用白伞暴打一顿死去的好友。


  308 29
评论(29)
热度(308)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