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见鬼 第三章 雪天萤席(上)

叶修被鬼围攻后过了几天消停日子,主要是因为他在苏沐秋面前放了狠话:再不保证人身安全,就去把苏沐橙那块玉牌抢回来戴。苏沐秋活着的时候就见识过叶修的下限,死了也不会轻易遗忘,干脆守在老友身边关照了他一段时日。可地府芝麻官再小也是个官,哪怕是苏沐秋这种半路出家的半吊子官员,还是要定时回去看看。这一日苏沐秋早早回了地府办差,叶修照常夜里练级白天睡觉,下午醒来没有先睁大眼睛,而是自己给自己做了好一段心理建设才放开胆子看窗外,生怕那群不知道怎么回事的鬼又回来。叶修看了又看,发现一切如旧,心情敞亮不少,正准备洗脸刷牙爬起来吃饭,听见一个孩童说话。

“大叔你好啊。”

“你你你什么人?什么时候进来的?你是人是鬼?”叶修情急之下抓起白伞横在胸前。

不知道何时潜入储物间的小孩轻哂:“你说我是人是鬼啊?”这孩子虽小,也算得上眉清目秀,脸盘圆润可爱有点泛红,像是因为在外头受了冷。

叶修看着这小孩落座在自己床上,眼中丝毫没有惧色。他用心端详几番,直觉这小孩不好惹:“你不是鬼。”

“哟,说对了。”

“你也不是人。”

小孩搓了搓手,吹了几口热气暖了会儿才回答:“黄少天说你心宽就差体胖了,我还问他这四个字什么意思。”

叶修想起那个国字脸的鬼:“你也是黄少天派来的?他除了鬼,还能差遣别人?”

小孩盯着叶修的白伞看得入神,好奇也是心动似的,心思全在那把伞上,对叶修的回答就显得十分心不在焉:“我们关系有点复杂。”

“他让你来吓唬走那些追着我的鬼吗?”叶修想既然是黄少天派来的,那么不必过问太多,只要这小孩跟他想的一样能帮上自己避避最近的“晦气鬼”就可以了。

“那你觉得我这么远跑过来是为了吃西湖醋鱼还是要见见白娘子?”

“你想吃也可以请你吃。”叶修话音方落,背后一道冷汗划过,“雷峰塔传说什么的难道还是真的?”

小孩趴在叶修床上,双手托腮抬头看他,瞪着一双不算大却有神的眼睛说:“水漫金山我是不行,给你来个鬼漫金山倒是没有问题。”

叶修干巴巴笑了几声,心里不住说:黑猫白猫能抓老鼠就是好猫,国字脸大人还是圆脸小孩也没什么分别,能驱鬼的就是好帮手。

这孩子就这么留在叶修身边了,常人是看不到他的,叶修也不多嘴问他来历过往。后来苏沐秋得空回来探望,第一眼先看见这孩子和叶修一起坐在兴欣会所对街小饭馆里对着一碗豆花发呆。苏沐秋的好奇心足够害死一车猫,仗着一般人看不到,上手就去揉了揉小盆友:“哟,小鬼哪里来的?”

叶修四下环顾,确定没人注意他们才压低声音说:“这小混球到底还是个鬼?”

苏沐秋笑,不置可否。叶修吃完饭,看着那碗豆花跟刚被端上桌时一般无二:“怎么不吃?”

小孩回他:“吃过了。”

叶修满心疑惑,结账后出了饭馆又问:“是我眼瞎了吗?那碗豆花你动过?”

苏沐秋解释:“我们吃人间的饭,就是吃个香气,不会吃到实物。”

“你们?他跟你一样来自地府?”

“你的精力能不能多用在学习如何保护自己这上面?”苏沐秋笑得有点不太自然。

“我这不是天天带着你送我的防身道具银武白伞,很懂得如何保护自己了。”叶修拍了拍腰带。

“几个鬼你对付得了,要是下次还来一群?你也像上次对付女鬼一样靠踹人家脸威胁毁容把他们吓跑?”苏沐秋指了指白伞,“这伞还真是‘银武’级别的,你得慢慢开发利用学起来正确使用方法,别当把个小刀一样只会戳鬼。”

“这伞还真是千机伞?!”叶修瞪圆眼睛。

苏沐秋冲叶修眨眨眼,又朝小朋友笑了笑:“行了,这小鬼陪你的话,我也放心了。陪了你几天,地府公务堆积如山,这就回去办公喽。至于这小鬼到底是人是鬼还是什么其他的物种,这伞到底有没有千机伞那么神,您老自己慢慢琢磨去吧。”

叶修特别想把嘴角擦下来的油直接抹苏沐秋半张脸,可惜那家伙速度奇快地消失了。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叶修拿出几丝耐心来问。

“黄少天对我就是呼来喊去,没名字,你随便。”

叶修看这小孩一脸不在乎,像是被抛弃似的,难免心里不太痛快:“黄少天这家伙,这么大个人还跟小孩子计较。”

小孩听到这句话笑了,圆脸盘上除了红润像是还多了几分别的颜色——等着看热闹那种。他问叶修:“这几天没有鬼来骚扰你,是不是觉得生活很滋润?”

“你很怀念被鬼骚扰?”

小孩指了指叶修腰间那把伞:“我想见识见识这个,叫个鬼来试试吧。”

叶修惊得面色煞白:“你你你开什么玩笑?喜欢的话借你看看不就可以?!叫个鬼来吓唬我有意思?”

“我刚才没有征求你的意见。”小孩吮了下右手拇指,一转头就跑进小巷子里去,叶修跟在后头跑,跟上人后发现他左手捡了支树枝随便握着。

“你等着鬼来找你。”小孩用树枝在地上画了个圈,自己跑进去站着,全身都散发着幸灾乐祸的意味。

“我今天真是出门没看黄历。”叶修望天兴叹,万般无奈抽出自己的白伞,“你不是想见识这个吗?怎么不自己拿着找个鬼玩?”

“你借我用?那你怎么防身?”小朋友话音未落,已经有一只无面鬼在小巷墙头张望。那无面鬼没有面孔,只能看见两只蓝莹莹的眼珠在脖子上面转动,眼白部分布满红血丝,还有几根血管在眼珠后面造型十分特立独行地支棱着,血珠不断向下滴。这天也是阴雨绵绵的前兆,云层堆得像是完全不怕一个雷就把它们给劈下来似的厚。阴霾重压之下,红砖墙头上的无面鬼就显得更外可怖,那鬼盯着叶修看,按在墙上的手指尖冒出了锋利的指甲。

叶修被吓得不轻,噌地就躲小孩画的那个圈里面去站着了。小孩推他:“这东西是为了遮掩我的气息,你躲进来有什么用?”

“墙上那货是什么东西?”

“无面鬼。被人陷害死的鬼魂不想去地府,在人间寻人复仇被仇恨冲晕了头就会变成那样。”

“我没害过人,他跟着我干嘛?”

“黄少天不知道?”

“他知道我还问你?”

“我要是知道他还能不知道?”

叶修平生难得遇到气结的时候,最近这种情况有点多。网游里有个包子还不够,日常生活也能过得这样惊心动魄还真是难以预料。荣耀教科书心一横,把白伞拱手送上递给小孩:“来,拿去玩,别客气。”

小孩接过去,伞跟他人一般高,拿起比划似乎也没有什么困难。叶修有点佩服,接过小朋友的树枝:“上吧,英雄。”

“我做,你学。”

“什么?”

小孩执起白伞,弯腰下蹲,伞尖拖后像是一把大刀被他这样拖着。叶修看着对方,倒也有模有样地学了起来,放低身体,突然发力加速疾奔,冲到墙下单脚起跳跃上墙头。不过上了墙头后动手的是那个小孩而不是叶修,无面鬼显然没有预料到会有个煞星就这样迎面而来,吓破了鬼胆仰头就要跌落下墙,小孩双手挥伞,伞尖挑起无面鬼胸口上的衣领,将其狠狠甩倒地面上去。

小孩叫了叶修一身,轻轻落地:“你动作太慢了,这个起跳也可以踩着墙体来发力。”

叶修心说你当我是网游里的君莫笑吗?不过也只限于内心吐槽。

无面鬼吓得满地乱滚,鬼哭狼嚎道:“不要!不要!不要!”

叶修悄悄问:“什么‘不要’?”

小孩笑容瘆人:“不要死吗?你已经死过一次了。”说罢上前一步,用伞尖捅了下无面鬼的脚踝,“要找阳间的人报仇就滚远点去找,这个人是你的仇家吗?”

“不是不是!”

“若是黑白无常在这里,你早就被上了枷锁。我不是地府的人,不管你的破事,还不快滚?”

无面鬼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支棱着的血管里汩汩向外冒血,叶修看得反胃,忍不住向小朋友那边靠了靠。小朋友见无面鬼真的滚了,转身把白伞还给叶修:“喏,你的。”

“你讲起话来真不像个小鬼。”

“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小鬼。”

叶修有点好奇他能握住自己的白伞,便问:“你怎么能拿我的伞?你不是像鬼魂一样的半透明吗?”

“谁告诉你鬼魂都是半透明的?我们都有实体啊,只是活人看不到或者勉强看见一个半个像是半透明的。”

“好吧,你们圈子里真复杂啊。”

“你打的那个游戏比我们复杂多了,真不知道你和黄少天到底喜欢那游戏什么地方。”

“别跑题,这伞到底还有什么功效?”

小孩摸了摸伞柄上一个凸起的按钮:“这里,按两下,前面尖头的地方可以发射裂魂弹。你这朋友不错,地府里多少材料才能组装这么一把就给了你。”

“靠,还真跟千机伞一样。”

“不过这也就是糊弄下一般的鬼魂。要是你真遇上凶神恶煞级别的,靠这路数不行。”小孩特别一本正经,不过叶修再问他也不愿意多说了。

“那到底要我怎么样?”

“跟我慢慢学起来吧,怎么防身御敌。那把伞要靠你自己领悟,师傅领进门懂不懂?”

叶修扯着小朋友衣领子要他麻利交代白伞的正确使用方法,小朋友三缄其口一个劲儿摇头。

“你怎么这方面就不能学学黄少天?知无不言好不好?我通常还没有问,他就像大锅倒水饺一样往外面倒话了。”

“你想他了?那你去找他帮你啊。”

“会聊天吗小朋友?”

“你学不学吧,给句话。”

叶修看看阴霾的天,叹口气,像是认了这前途飘渺的打鬼未来事。

小孩拍拍叶修的手:“别这么失落,抓紧补习才是正途啊叶神大大。”

“我从此就要过上晚上打荣耀,白天跟你学打鬼的日子了吗?”

“头悬梁锥刺股什么的都可以用上了,发奋起来吧。”

叶修觉得自己需要抽掉整整一包烟才能消化这个事实。后来圣诞活动和新年活动接踵而至,大神忙得不亦乐乎,等到被陈果拽去S市观看全明星比赛才想起来自己这体质有点头疼。那小孩倒是不太在乎:“我跟着你啊,怕什么。”

“我飞去S市的,你也一起飞?”

“飞机里跟你挤一挤坐好了。”

“飞机的座位你要跟我怎么挤一挤!”

“那我自己飞过去。”

“…………”

叶修S市里走一趟,万万没想到会因为唐柔的关系阴错阳差跑上台秀了一手。不过这一把打完他心里也的确舒坦了不少,定了心神决定要回到联盟。为了躲陈果和唐柔干脆一个人跑了出去,陪着苏沐橙吃过冰淇淋,把这比嫡亲妹子还亲的妹子送上出租车,叶修才慢吞吞说:“你出来吧,苏沐秋。”

苏沐秋靠在墙边,白衣似乎黯淡了不少:“我就是来看看你,没想到沐橙在。”地府来客只有见到妹妹才会流露出几分倦色。

“沐橙挺好的。”

“你下次让她冬天少吃点冰淇淋。”

“好。”

叶修正准备回酒店去,忽然想起什么:“小朋友人呢?”

“你说那个小鬼头?”苏沐秋呵呵笑了几声,“八成是去找黄少天了。”

“他去找黄少天做什么?”

“你不会是到现在都没有看出来他跟黄少天是什么关系吧?”

叶修呛了一口冷风:“他不会是黄少天变的吧?”

“不是。”

“那他到底是黄少天什么人?!”叶修正要逼问苏沐秋,忽然见到街那头走过来一行三人,为首的是蓝雨队长。

喻文州显然比较客气,还跟叶修握了握手:“好久不见,叶神。”

叶修看了看他身后的王杰希和黄少天:“组团来参观我啦。”

喻文州翘起嘴角,转过去跟苏沐秋打招呼:“这位大人好。”

“在下苏沐秋,别叫我大人。”

“好。”喻文州往旁边让了让,黄少天一个箭步窜出来拉着叶修的手开始嘘寒问暖,一股脑儿说了好多,都是关心他最近的“修炼”情况。

“你先等等,”叶修打断他——这可是件不容易的事情,“那个小鬼头呢?”

“哦,就在你身后啊。”

叶修伸手拽着小孩的衣领把他拎到自己身边:“躲什么躲。”

小孩拽着叶修的衣襟:“我不要回G市,我挺喜欢他的,黄少天。”

“你小子跑出来了就不想回家了啊!”黄少天很暴躁,甩开老叶的手准备教训小孩。

叶修被他们吵得头大,只好去问喻文州:“你也是这个能见鬼的圈内人士?”

“雕虫小技,解释起来都能说得通。跟叶神没办法比,王杰希的水盘都算不出你是怎么回事。”喻文州眉眼弯弯笑吟吟地说。

“这是黄少天亲戚家的小孩?”

“这个……”喻文州似乎有点难以启齿,“叶神不会这么久没看出来吧?”

王杰希恰到好处地冷哼了一声,嘲讽意味十足。

“这方面我是真新手村来的,烦请蓝雨队长说个明白?”

喻文州轻咳一下:“那是少天的分魂体。”

“什么?!”

“少天是移魂师,操纵他人魂魄自然驾轻就熟,对自己的也是一样啊。”

叶修脸色发青:“他不是已经分出了一部分魂魄来作剑气吗?”

“魂魄分裂越多,就需要移魂师更多的法力。他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造诣很高的移魂法术段位。”王杰希慢慢解释给叶大大听,“当然这么做主要是为了保你平安,所以你到底有没有好好跟着他的分魂体练习呢?”

叶修有些惭愧,回想起这些日子都是被一个小孩追赶着在兴欣会所房顶上前滚后爬狼狈不堪,这脸上的表情就别提多精彩了。

黄少天那边还在对自己的分魂体絮絮叨叨长篇大论,叶修感慨了一句:“他们两个的性格真是差太多了。”


  321 22
评论(22)
热度(321)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