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见鬼 第三章 雪天萤席(下)

喻文州不太清楚叶修到底是夸那小孩子还是在损黄少天,便说起旧事来:“一回生二回熟,他上次唤出这个分魂体的时候头痛了三天,自己死撑说没事,发作起来差点用头去撞墙,吓坏蓝雨一群小队员。现在再看这轻松自在的模样,真是士别三日要刮目相看。”

叶修本来就很感激黄少天为自己安全问题所做的诸多努力,听喻文州这样说,更觉得亏欠了人家许多。想起被蓝雨副队长的分魂体逼着摸爬滚打训练倒也有点可笑,便招呼苏沐秋问他:“这把伞要怎样用才能发掘出隐藏属性?”

苏沐秋翻了一个比天还大的白眼送他:“这就是要靠悟性的,你没这水平的话一辈子也激发不出隐藏属性。”

“我的悟性,你还不了解吗?”

“打荣耀的悟性我了解,打鬼就只能呵呵了。”

王杰希这个时候又恰到好处地跟着笑了笑,叶修的面子快要被嘲讽到水沟里去了。前嘉世队长决定痛改前非从现在做起,要好好修炼拯救自己和自己的面子里子,更不能把这几位的好心当成驴肝肺。这时忽然有个鬼冒了出来,向叶修打招呼:“叶神好。”

“啊,是你啊!国字脸!”叶修记得这个戴眼镜的文质彬彬的鬼,那次帮了自己之后就翩翩然而去了。

“叶神还记得我。”国字脸扭头看看喻文州,似乎有点怕他。

“你怎么也来了?”

“我来向叶神致歉,没头没尾帮了你一次就跑回G市去了,实在对不住。”

叶修有点摸不着这出戏的本源,直觉国字脸是被黄少天支使来帮忙的,躲懒跑回去后又很怕被喻文州训斥的样子。

“没事,别想那么多,我这不是好好的。”

“那是我们黄少办事得当妥帖,还派去了自己的分魂体。这件事说到底是我的不是。”

喻文州出来打圆场了:“好了,既然叶神说没事,那小吴你也不用太在意。”

国字脸怯生生点了点头。叶修看不出他们唱的这戏是什么名堂,转身喊:“少天,来来。”

黄少天一把扯起那小鬼走过来:“什么?”

“鬼魂都很怕你的,移魂师大大。”

“还行吧,主要是我杀鬼就是真的杀到魂飞魄散,他们不怕不行啊。”那小鬼明显很不高兴,圆脸鼓得像个小气球,腮帮子里都是怒气怨气。

叶修见他们有趣,问黄少天:“这小鬼头有名字没有?”

黄少天挠挠后脑勺,似乎生平第一次想起这个问题来:“他就是我的一部分啊,还要取什么名字?”

叶修蹲下揉那小孩的脸,小孩顺势撒娇一样扑进他怀里,把后脑对准黄少天。叶修没辙,只能把孩子抱起来安慰了一会儿。

黄少天气得不行,扯小孩的衣领:“喂喂!你现在是重新找到靠山了吗?”

“我没有名字!黄少天不给我取名字!”小朋友就差声泪俱下控诉原主。

叶修见黄少天气得鼻子都要歪了,忙不迭说:“这样吧,我给你取个名字,你看是小黄黄好呢?还是小天天?呃,小黄黄这名字听起来也太黄了,还是小天天吧,我们以后就叫你小天天,或者你比较喜欢小甜甜?”

小孩被这个“小天天”惊到目光呆滞,嘴巴微张。黄少天则是毫无形象仰头大笑:“小天天哈哈哈哈哈!小天天是什么鬼!”

小朋友显然是没有理解这句吐槽,冲黄少天大吼一声:“我不是鬼!我就是你!”

如果说刚才小少天在叶修怀里撒娇属于演技爆表,那么黄少天现在笑过了头差点就抱着喻文州帮忙揉自己肚子也是影帝级发挥了。叶修面对此情此景,不由得有点怀念被黄少天一个人聒噪到崩溃的日子——那也是一种别样“静好”的幸福啊!

“行了,你们都稍微别闹了。”叶修把小鬼头放下来,“黄少天,你那把剑到底怎么回事,听说会伤了你自己。”

“怎么,您还打算悬壶济世一把来医治我吗?”

叶修清清喉咙:“不是,我就是最近跟你家小天天练得也差不多了,想试试你的剑。”

“哟,现在想迎难而上啦,老叶你很可以嘛。我欣赏你,不愧是荣耀里的教科书,争取不要在鬼神界面上被我们甩开太多。”黄少天把那小鬼拎到自己身边站好,小朋友十分不耐烦。

“喂喂,我练得很辛苦好吗?晚上刷副本组队练级,白天连个安稳觉都得不着,还得被一个小孩指指点点哪里动作不规范。”

“你哪里辛苦了!”黄少天开始爆语速,说话像是炒铜豆,“你知道这小鬼每天跟你对练的时候是怎么回事吗?他会把你的魂魄扯出体外!凡夫俗子说句累也就算了,你都是能魂魄出窍无大碍的神通了,还嚷嚷累!亏你拉得下这张老脸啊老叶。”

“那就找个地方,我们切磋一下?”叶修黑着脸问。

“你要不要先解释一下自己刚才那个龙抬头是怎么回事?”王杰希插了一句,“那是你吧?”

“呵呵,亏你们还记得自己都是玩荣耀的。”

喻文州的脑回路通常可以迅速切换到比较正常的领域:“这边不方便我们动手吧?找个合适的空地,附近有吗?”

王杰希掏出手机:“我给小周打个电话,让他提提建议好了。”

黄少天两道眉毛差点卷起来:“周泽楷那家伙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嚷嚷着要来!”

喻文州笑着按住他,示意王杰希继续拨电话去:“没事,轮回这次是主办方,我估计他们现在全队都在一起,他走不开的,你打电话吧。”

叶修听出了点苗头,八卦兮兮地问:“周泽楷也是你们这个圈内的人?”

喻文州摇头:“小周是个常人,叶神别乱说,鬼神之力哪里是想当然想有就有了。”

“那为什么要给他打电话?”

黄少天满面愁容:“你以后会知道的,但是我总觉得你现在不知道还是比较幸福。”

喻文州的嘴角也抽搐了一下,叶修的好奇心快被这俩G市人发酵变成一个膨胀的面包了。不过王杰希的电话说得很快,三言两语结束后大手一挥要他们全员跟着自己走。

“前面有一个小学,我们溜进去吧,操场上这会儿肯定没人。”

苏沐秋和国字脸也快步跟上前面几个人和一个小鬼头,大家不费吹灰之力进了小学的操场,叶修冷不丁一抬头看到天已经擦黑了,这一路浑然不觉光亮都去了哪里,S市在一月初的天气十分不友好,空气里都是湿冷的不安分水分子,带着冷酸灵一般的感觉见着骨头缝隙就钻。

喻文州语速不快,但是十分谦和地说:“叶神,少天跟你交过手的。”

“嗯?”

“我的意思是,既然大家现在比较难得遇见你,那么我想跟你过过招。比较冒昧的想法,不知道你有意吗?”

“你要跟我练练吗?行啊。”叶修有点意外,不过想来喻文州敢这样说就表示水平绝对不差,或许还是个高人呢。

“那有请了。”

黄少天伸手扯了下叶修把他拉回来:“喂喂,你等等。队长,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你还怕我伤了他吗?”

王杰希指了指喻文州的手:“他不是那个意思,是担心那两个货。”

喻文州浅笑:“我不用他们啊。”

叶修一个人云里雾里:“什么这个那个两个三个?”

“叶神请。”喻文州走上操场中央。

叶修抽出白伞摆好姿势,小鬼头在操场边大呼小叫喊着老叶加油。黄少天碍着自家队长的脸面不太好意思,压低声音说:“你喊几声喻文州加油可以吗?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我们是蓝雨的啊,那家伙才是敌人,敌人好吗?”

“你为了他连我都白送了,还敌人?”

黄少天哑口无言。

且说操场上叶修和喻文州几乎没有客气,直接切入正题后,天色突变飞沙走石。喻文州起手招来球门一根立柱就往另一位战术大师脸上招呼,叶修情急之下躲得也是很狼狈,边跑边喊:“文州!你注意分寸!我们点到为止啊!”

“好啊,我有分寸。”

苏沐秋在场边看得有点入神,端详了一会儿国字脸问他:“你是跟着喻文州从G市来的?”

国字脸点头,扶了扶自己鼻梁上的镜框。

王杰希没有太关注场上动手的那两位,倒是天色的剧烈变化让他有些不安:“叶秋不太对劲,要不喊文州停手吧。”

黄少天知道这是在问自己的意思,可偏偏他也没主意,只好问苏沐秋:“您说呢?”

“我?这天气在地府多正常啊。”

王杰希和黄少天互相点头,转过去朝着叶、喻两位大喊:“住手吧!别打了!”结果也显而易见,场上那俩压根不理会别人。

叶修最近的练习比较重于动作技术的调整,喻文州完全不吃他这套,游戏里的手残到了这会儿完全看不出来,招招都是杀招逼得叶修节节败退。两人缠斗到操场边缘,黄少天决定亲自动手分开他们,干脆秀出自己的魂剑上前加入战局,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前嘉世队长忽地腾空而起,白伞合拢向下一甩,一道金光震荡而出,波及喻、黄二人。等到叶修回神才发现操场上已经被自己劈开一道大缝隙,黄少天用魂剑挡了一下,金光擦到脸上,留了道血痕,喻文州则是伤了手,好在也是皮外小伤。

蓝雨队长转移话题:“恭喜叶神,看来你的训练很有成效。”

苏沐秋过去拉着叶修:“你猜自己刚刚惹了谁?”

喻文州猜到大概是被苏沐秋瞧出了身份,也不拦着他。国字脸慌里慌张跑来给他和黄少天看看伤口,担心得不行。

叶修问:“他什么人?”

苏沐秋冲喻文州一点头算是给他面子重新打了招呼:“久闻蓝雨鬼门门主大名,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地府这位大人真是客气。”喻文州没有否认就算是承认了,苏沐秋又看看黄少天:“莫非你是副门主?”

黄少天哼哼了几声:“怎么?不像吗?”

叶修觉得脑容量不太够:“鬼门门主和副门主?什么东西?”

最后还是王杰希做好人给他解释:“蓝雨基地下方有个鬼魂集散地,你就这么理解吧。那地方常年经久被鬼魂缠绕,阴气太重,地府和人间在几百年前为魂魄安宁一同建了个鬼池为他们容身之所。蓝雨历代队长,据我所知都是鬼门门主,只是这个差事对人的消耗太大,所以前两任门主没有常做下去,到喻文州这一任上算是比较耐久的了。”

黄少天碎碎念道:“所以我们队里没有妹子,妹子留不住啊!阴气太重了,妹子待久了容易生病你们知道不知道。唉唉唉,都是一群青壮小伙子,靠阳气才能压得住鬼池,靠,说起这个徐景熙和郑轩又要吵着烦烦烦了。”

苏沐秋拿过叶修的白伞,夸赞他:“你最近是有了很大进步啊,能逼退发挥了十中三成实力的鬼门门主,知道自己现在已经踏入普通高手的水平了吗?”

“三成?”叶修眼睛瞪得浑圆扭头去问喻文州,“你才用了三成就把我给整成这样了?那你发挥十成水平的时候是怎样的?”

难得是黄少天冷言冷语了一句:“你最好永远不要看见他发挥到十成水平的时候。”

叶修听得出这话是劝自己别再打破砂锅问到底,立马打住转而问他:“那你看我现在这样子还行吗?”

“行啊,怎么不行。”黄少天指了指自己的伤口,“虽然就这么浅浅一道,不过一般的鬼魂可伤不了我,加上地上开的这道口子,你现在是正式出道了,叶大大。”

喻文州收手后很是安静,跟苏沐秋两个人聊了起来,王杰希则是蹲在地上查看那道裂口,叶修拉着黄少天小声问他:“你手上那伤,到底怎么办好?虽说是魂魄上的伤口,可握着剑气就被伤成那样,你可别说自己不疼。”

黄少天学了个呲牙咧嘴的表情:“疼,可疼死我了。那又怎样呢?该使用的还是要用啊,疼死也是我自己的魂魄剑气。”

“就没什么解决方案?”

“有啊,”黄少天绽开一个比较灿烂的笑,“给我这剑做个剑柄。但是合适的材料太难找了,我们队长跟我试过各种东西,包括什么浸了鸡血的桃木乔木各种木,还有你能想到的一切做法念咒,反正过程不同也不影响结局一样——使用一次后就被剑气震碎。我们队长说,大概我这把剑太锐利,一般的剑柄握不住,需要点天上的东西来压压。”

“哦?天上?”

“对,就像王杰希说的那样,嘉世附近有仙气招引鬼魂聚拢,所以必定有什么稀罕的物件。我一定要先于拿下鬼魂找到这个宝物……”

叶修见黄少天说得很投入也没好意思打断他:“这个宝物跟我有关系吗?长什么样子啊你给说说,可能我在嘉世的时候见过。”

“我要是知道还在这里跟你聊天吗?早就杀过去抢了!”黄少天说起这个开始严肃,“叶秋,我不知道你怎么看待我们这样一群人。白天和晚上,我们就是两种设定的生活。或许你会觉得有点太复杂,也有点太辛苦。可对我们来说,这种能力不仅仅只代表了什么鬼门门主或者副门主的称号,这是我们守护一些东西的象征。为了能够做得更好,所以我需要那件东西,那件可能是仙界遗落的宝物,如果这件东西可以做我的剑柄,我势在必得。”

“为了能够握住剑?”

“对,为了能够握住我的剑。”

“少天,你还是要小心点。”叶修也很慎重道。

“好,都这么多年了,你才是要小心点。”

叶修笑,拉着小鬼问:“你还是要跟着我?”

黄少天抢先回答:“不跟着你我不放心啊。找那东西也就是顺便了,还是让你这家伙继续活在这世上打荣耀比较好。一般人出这种事情早就放弃正常生活了,你看你还在琢磨着一年半后重返联盟。”

王杰希从自己背着的包里拿出了一本书递给叶修:“拿回去好好研读,这本真的很有用。”

叶修看了看封皮上居然没有字,翻了几页问:“这是禁书?”

“这种书当然要禁掉。”

“葵花宝典?”

王杰希恨不能抢过那本书敲叶大大的脑袋:“前半部分就是教你提神凝气修炼自己的耐心,中间是一些基本要领,后面就是借着仙气修炼。不过我怀疑那东西早就被人捡走了,不然不会这么无声无息。”

叶修想起自己好一段日子没有回到嘉世了,也不知道那里怎么样,打算抽空还是要苏沐秋去看看恶鬼都散了没有。

“那我就回头按照你这书继续艰苦修炼?其实我完全不懂修炼的最终目标是什么啊,如果只是为了自保,那么现在我这几下子也够了吧?”

王杰希耸肩,喻文州和黄少天都没有回答,苏沐秋和国字脸则是装着在看风景,只有小少天同学这个时候忽然说了句:“老叶,我想吃你给苏沐橙买的那个冰淇淋。”


  319 39
评论(39)
热度(319)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