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见鬼 第四章 按部就班(上)

叶修一手拿着书,一手拉着小鬼“少天”说要给他去买冰淇淋,潜台词就是“行了列位亲朋好友咱们今天到此为止散了吧”。黄少天领悟精神的水平不亚于自己的表达能力,当即问自家队长是不是这就回去休息;王杰希悠悠然一个人顺原路折回去;苏沐秋本打算跟着叶修走,忽然调头去找黄少天,吓了国字脸的那只鬼一大跳。

“我给你看看手上的伤。” 

黄少天比国字脸淡定得多,面对这位半仙半鬼的苏大人镇定自若伸出手:“劳您大驾。”

苏沐秋轻哂,仔细看过之后说:“你这伤我治不了,最多帮你缓解下疼痛感。”

“我知道治不好,”黄少天轻描淡写地说,“能治好我自己早就上天入地求神拜佛去了,不会等到今天。”

叶修本来要走,听到这句有点不好意思拉着小鬼先撤,问苏沐秋:“你打算怎么治?在这里不方便吧。”

喻文州思索了片刻建议:“去我们酒店好了,就怕大人和叶神嫌麻烦。”

苏沐秋来去自如,自然没什么麻烦的地方,叶修想了想也要跟去看看,只是先绕路带小鬼去买冰淇淋吃。时间不早,店主正打算关门回家休息,瞧见叶修晃了进来。 

“老板,不好意思能不能麻烦您再做一份生意啊?”叶修挤出了十分的热情笑着说。 

可能是叶神这十足十的真诚笑容平时不太常用导致略生硬显得缺乏信服度,老板有点犹豫,喻文州凑过去笑说:“家里弟弟吵着要吃,辛苦老板了这么晚还要照顾小孩子。” 

老板已过不惑之年,思及家中吵闹的小娃娃很是同情这一行三人,便问叶修:“你们是一家人?这么晚了还要出来给弟弟买吃的也不容易。要什么口味的?”说到一半想起之前跟叶修一起来的女孩子四种口味各要四分之一的做派,又补上一句,“我去开冰柜,只能卖整个球,不方便挖四分之一。”

叶修见他同意便很是满意,替小鬼做主说:“巧克力就好,小孩子都爱吃巧克力的。”

买好冰淇淋三人两鬼一半仙步行去蓝雨双队长下榻的酒店,叶修还不忘记夸蓝雨队长一句:“文州讲话就是不一样,那老板都快要把我轰出去了,你一两句就让他改主意。”

喻文州想说话,可有黄少天在的地方任谁都难插嘴,话痨同学兴高采烈不遗余力夸奖自家队长与众不同,想讨谁喜欢就讨谁喜欢的本事那是天上难找地下难求。叶修听了一半跟小鬼相视苦笑,小鬼抱着冰淇淋吃得开心不忘记帮着叶修损黄少天:“这都是常态,你应该早习惯了啊。”

“没说不习惯。”

黄少天听出两个家伙在酸自己,进了自己酒店房间后抓着小鬼的脑袋一通拍:“吃了人家的就开始胳膊肘往外拐!”

“你都把我卖给他了,还在乎这个?!” 

“我什么时候把你卖了!你看到我数钱了吗?”

“你不是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居然也要靠出卖灵魂的一部分赚钱?” 

“你就是个小鬼,哪门子的灵魂!”

“灵魂好听一点啊,我是小鬼你是大鬼吗?”小鬼说到这里忽然发出了一声轻蔑的笑,嘲讽对象毫无疑问是他嘴里的“大鬼”。

苏沐秋扯住小鬼的衣领轻轻一丢就丢到了叶修怀里:“我要给人看伤了,你们安静点。”

黄少天登时闭嘴,乖乖坐到床上伸出右手给苏沐秋看诊。叶修和喻文州坐到房间另一边的沙发上,小鬼憋了半天才轻声问叶修:“苏沐秋都说治不好他,难道要阎罗王来才能有办法吗?”

叶修才踏进鬼神之力的圈子,接受这些事情认真修炼也不过月余,这种问题实在是难为他。喻文州摸了摸小鬼的脑袋,说:“苏大人能缓解他手上伤痛。”

叶修问:“就没有治本的办法吗?一时半刻找个合适的剑柄我看也很难,就算找到了这手上的伤也不会痊愈吧?” 

喻文州只能摇头。

叶修看小鬼手里的冰淇淋还剩下一些,顺手凑过去尝了一口,喻文州正要阻止他却来不及,只看小鬼用勺子挖了送进叶修嘴里。叶大大吃了这口冰淇淋后差点跑厕所去抱着马桶吐,费了一百二十分力气咽下去后苦着脸说:“怎么这么难吃?”

喻文州帮他拍了拍后背:“鬼吃过的东西就是这么难吃,刚刚想要拦着叶神的,这小鬼故意要看你难堪。”

叶修看小鬼笑得十分得意,不想像黄少天方才揍儿子就只能自己倒杯水喝。

苏沐秋用法力给黄少天疗伤,一道金光浅浅绕在伤了的手掌上。黄少天只觉得清清凉凉,谢过苏沐秋:“想叫你大人,怕你不高兴,只能赞一句仙术高明。” 

“是不高兴,因为的确不是什么大人。”苏沐秋闭着眼睛疗伤,懒懒散散的样子,“不过你要夸我法力高明是高兴的。”

黄少天出道晚,对苏沐秋在早年荣耀圈里的事情一概不知,前些日子偶然知道他是苏沐橙的哥哥之后追着自己那位暧昧对象问了几句。叶修本来想几句话打发了黄少天,可他那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怎么会区区几句就轻易打发了,只好点根烟慢慢跟他说了些旧事。 

“地府有荣耀打吗?”

苏沐秋被逗笑了,睁眼说:“地府什么都有,就算没有,也会有活人烧给死人。只是我不能玩别人的东西,有点可怜吧。” 

黄少天露出惋惜的表情:“听说你枪系角色全能,有点遗憾没跟你在赛场上遇到过。” 

“我倒是对你的魂剑更感兴趣。” 

“这样,你找机会陪我上竞技场过招,我就给你看看我的魂剑,想看多久都行。”

苏沐秋收回泛着金光的法力,说:“一言为定。” 

“全明星比赛结束后,我想拜托你件事。”

“你说。” 

“带上老叶和那小鬼,去嘉世基地看看现在怎样了。老叶现在已经知道事态严重性,人一老就惜命,他不会拒绝。” 

苏沐秋用余光扫了下房间另一边的叶修,低声说:“他要是听到你说他老——”

“我们俩私下说,他听不到就没事。”黄少天赶忙笑着说。 

叶修这天折腾了很多事情,见黄少天没事了就告别蓝雨二位和国字脸的鬼,把小鬼扔给苏沐秋照看,自己悄悄地溜回陈果和唐柔隔壁房间,至于他被当场“逮到”随后逼问真名和离家出走等事情暂且按下不表。 

 

叶修一行三人返回H市后,轰轰烈烈开启组建工会大业。千波湖一战后引发诸多连锁反应,叶修更是变成了蓝溪阁和霸气雄图的“召唤兽”一般随叫随到对付七大公会,好在辛苦都有回报,各个公会的妥协和交上的稀有材料就是最好的证明。周末蓝雨对阵微草的比赛,叶修陪陈果从头观战到尾,赛后继续练级,熬到清晨回了自己的“卧室”休息,正打算倒头就睡,却看到了苏沐秋。

“哟,好久不见啊。”叶修坐到床尾,看着靠在床头的苏沐秋。

“玩得开心吗?”

“荣耀里什么时候会不开心呢?何况我这个水平,你说对吧?”叶修有点犯困,不过苏沐秋在他面前说起这种话,是人都难免多想一些。

“我没有伤感,你别多想。”因着生前是好友的关系,苏沐秋现在也能照常猜出叶修的心理活动。

“哦,还以为你这地府小仙不打算做了,打算飞升回现世继续跟我奋斗。”

“啧啧,跟你在这网吧里奋斗吗?”

“是啊是啊,有没有想起你我青春年少热血沸腾的日子?”

苏沐秋飘到储藏室小窗口靠着:“我看你现在也很热血沸腾的,在这个网吧里。”

叶修强忍着困劲儿问:“你来不是要跟我忆当初的吧?”

“被你看穿了。”苏沐秋伸手摸着窗框,像是有点犹豫要不要说下去。

“荣耀和这现实世界里我很努力练级打怪的,你有话直说吧,难道现在还有什么事情能吓破我的胆?”

“想跟你一起去趟嘉世基地。”

“啊?”叶修一下不困了,对苏沐秋这个建议有点意外。

“哟,这是真打算带你练级打怪。”黄少天的那个魂魄分体小鬼冒了出来。

“小混蛋,你刚才去哪里了?”

“隔壁小卖铺偷吃冰淇淋。”

叶修无奈,只想把刚刚从自己脑子里溜走的睡意找回来继续培养感情。苏沐秋显然不这么想,继续说:“嘉世被恶鬼缠身,成绩下滑你也看见了。加上你的异样,种种古怪事情结合到一起,不能不多想。”

“难道恶鬼还是因为我才去报复嘉世的?这些鬼生前受过我的雨露恩惠?”叶修忍不住苦笑,“朕还真没当嘉世众人是后宫佳丽。”

小鬼大力拍了一下叶修的后背:“他跟你说正事啊,你严肃一点好不好?这种打怪升级刷副本你可不算是教科书。”

“你现在对荣耀很了解啊小鬼头!平时还跟黄少天联络吗?”

“地府这位大人有心帮你,你就好好听他说嘛。”

叶修一扭头瞪苏沐秋:“帮我就去摆平嘉世的恶鬼好了。”

“那这么说你不排斥去看看喽?”

叶修此时已经飞一般地速度脱了外衣钻进被窝,只露出半张脸:“行,有空就去。”

“您老这是要就寝了。”

“地府这位大人眼力真好。”

小鬼爬到叶修床上,努力也想挤进被窝里:“给我让个地方!”

“你一个魂魄体要睡觉?”

“我在适应人类生活。”

“我不提供哄孩子业务!你求温暖去找黄少天去!”叶修这么说也是有原因的,魂魄体也好,鬼魂也罢,都属于阴寒地界。江浙的冬季里,小鬼要是钻进被窝,叶修跟抱了冰砖睡觉便是毫无区别。

苏沐秋看他们一大一小好玩,差点都忘了正事,又看叶修困得上下眼皮打架,只能啰嗦几句:“我知道你最近忙公会的事情,而且嘉世人来人往,等过年人少些再说吧。”

叶修听着苏沐秋的话,一脚把小鬼踹下了床,这才沉沉睡去。

春节假期来到,兴欣网吧里打工的小哥小妹都拎包回家,就连家庭状况神秘兮兮的唐柔也不例外。陈果常年一个人孤零零过春节,有个赖在网吧死活不走的叶修陪倒是稀罕,没想到因此见到叶修的双胞胎弟弟——真正的叶秋,更没想到的是跟苏沐橙结成了好友。苏沐橙去看叶修“卧房”的时候,叶修捏了把汗,生怕苏沐秋趴在储物间小窗口看偷窥,可储物间里只有小鬼一只,小鬼窝在叶修的被窝里睡得口水流了半张脸。

叶修三人熬夜做春节任务的时候,小鬼偷偷让叶修给他开了台电脑——在陈果注意不到的地方。叶修千叮咛万嘱咐:“老板娘注意到你的话就退游戏,知道吗?”

“知道,知道啦!你比黄少天还啰嗦。”

叶修弹了小鬼的脑门便丢下他不管,小鬼自己搞了张卡登陆荣耀不说还特地让叶修帮自己招呼黄少天上线陪自己。黄少天开着流木进入第十区转了一圈深感无趣,抓着小鬼教了没一会儿更是无聊。

“问你啊,叶修有没有去过嘉世?”

“没有没有。”

“这么敷衍的态度。”

“大哥你还想怎样啊?需要我每日汇报他吃饭睡觉上厕所给你吗?”

“好好说话!”

小鬼话锋一转:“黄少天,你心里住了只鬼你知道吗?”

黄少天冷哼:“我又不是喻文州,养鬼不是我的爱好。”

“对,你更喜欢亲手宰一只或者有丝分裂自己的魂魄玩。”

“你担心他怎么不自己去问?”

黄少天非常明白做贼心虚四个字怎么写,马上岔开话题开始一本正经教小鬼怎么打荣耀。

假期的最后一天,陈果听着叶修的解说看完了嘉世对阵霸图的比赛,等到叶修一个人去休息时,猛然想起苏沐秋那天说过的“嘉世被恶鬼缠身,成绩下滑”的事情,回到储藏间,果然不出意外地看到了正在等自己的苏沐秋。

“走吧,老朋友。”地府来客轻笑,像是刚看毕那场比赛似的。

“走吧。”叶修叹口气,知道这趟差事躲不掉了。黄少天的魂魄分体紧跟着他们两个,到嘉世基地大门外时,修炼最浅的叶修先开口:“天啊,这阴森森的感觉,我不修炼都能感觉到了。”

“黄少天跟我一起来看过,都觉得太古怪。”

叶修倒是不忌讳:“这事跟我有关系吗?”

“缠着你的鬼我们问过,缠着这里的鬼还真没有。”苏沐秋随手指了指,“要不你这就打一只下来看看?”

“你当这是打鸟啊?”叶修反问。

“我只是地府一个搞发明的,不是能出来抓鬼的黑白无常。这一官半职很多时候都是枷锁,主动出手这种事情别指望我。”苏沐秋说罢还后退了一步。

叶修内心瞬间说了三个“操”,脸色阴森得如同环绕嘉世的鬼气。小鬼凑了上来问他:“你练来练去,有什么心得没有?王杰希给你的书看了吗?”

“看了看了,”叶修十分不耐烦,“不是练白伞就是练着操控下鬼火,书也翻了两遍,大致道理都知道。”

小鬼学着苏沐秋指了指嘉世大门上趴着的一只鬼:“行啊,那你就用鬼火为弹,打一只下来,就当成打鸟也没关系。”

叶修恨不能吐血。苏沐秋插话:“鬼火其实就是阎罗王点在人世的纸灯笼,你别怕鬼魂会控制它们,只要你意念强烈,可操控性比黄少天操控鬼魂要好很多。”

一个小时过去,叶修灭掉两只鬼,苏沐秋和小鬼手里抓着一把瓜子边吃边看,等到叶修气喘吁吁休息,他们脚下一地瓜子壳。

“帮把手啊同志们?有没有良心了?”叶修扶着自己腰。

“你这不是打得挺好的。”

“哪里好了?那边还有一群呢!”

小鬼吐了个瓜子壳,响亮地嘲讽他:“来的时候不是说了吗?想要抓一只问问,你就知道抓着一只往死里揍,以为这是千波湖啊。”

叶修想起还有这档子事,只能拖着白伞回去继续跟鬼周旋,又过一个小时才抓到一只活的,拖着走过来问苏沐秋:“你来审?”

苏沐秋低头看那只可怜兮兮的鬼:“这地方有金子吗?”

“这里有好东西,可不是金子,我们要金子有什么用。”鬼的半边脸血肉模糊,想也知道叶修不会下手如此狠毒,那么大概就是生前被人虐待所致。

苏沐秋拿出一套枷锁给半边脸的鬼魂扣在脚踝上,又对小鬼说:“你瓜子吃得差不多了,去活动下筋骨吧。”

小鬼把小半包瓜子留下,颇有些不舍地说:“这还没有吃完呢。”

“黄少天让你来可不是只为吃瓜子,再说了,都让他灭鬼,要灭到明年春节。”

小鬼咧嘴一笑,叶修竟然看出了一点黄少天的痕迹,小鬼飞身跃起,虽然没有魂剑在手,仍旧是杀得恶鬼们四处逃窜。


  289 27
评论(27)
热度(289)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