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见鬼 第六章 剑拔弩张(上)

蓝雨鬼门,三言两语说不清楚。

叶修确实不是个酷爱八卦的人,换了李轩来八成从第一天就会抓住黄少天问个不停。得知喻、黄两人的身份之后过了有一年半,叶修才闹明白喻文州为什么对于自己看守鬼门的事情讳莫如深。魏琛自然是心里有数,孙哲平跟叶修都是头回见喻文州放鬼王出手,两人心下了然。孙哲平朝喻文州拱手示意:“现在知道蓝雨队长的确是年少有为。”

鬼王的鬼影在喻文州身前身后转了半圈,似乎还在找寻什么逃脱的空隙。喻文州右手摊平,对鬼王轻道一声“回来”,那鬼王却仍旧纹丝不动。

黄少天干咳两声装模作样:“队长,他憋太久了你放他出来溜达溜达透口气。”

喻文州说:“这事是你说了算的?”

黄少天噤声,后退半步站叶修身后去了。叶修摆弄了几下白伞,对喻文州说:“文州,你那手残的问题该不会是因为这个?”

喻文州不置可否。

叶修倒吸一口冷气:“封一只鬼王不会让两只手慢,你另一只手——”

“叶神猜到了又何必说破呢。”喻文州话是对叶修说的,目光却死死盯着鬼王。

“你呢,什么时候知道他双手封过鬼啊!”叶修问黄少天。

黄少天耸耸肩:“知道他是新任蓝雨队长那天。你别看我们队长今天让你知道了,就当这是众人皆知。连老板加上蓝雨之前两个队长,还有几个人加起来不超过十个。”

“那我还得谢谢文州让我见世面。”叶修把伞尖戳地,单手杵着。

喻文州一向言行有理不乱分毫,往常听到叶修说这种话话一定会客气半句,今天有些古怪,竟然没吭声。叶修不觉得有什么,黄少天却瞧出来几分蹊跷:“队长?你盯着那货看什么?”

喻文州眼底掠过一点寒冬的冷,口气依稀还是方才那般:“回来。”

黄少天当即警觉三分:“喂,叫你呢,不理我们队长后果可不会很好。”

鬼王之前一直半死似的僵着不动,半晌才有点反应,缓缓转身看众人:“喻文州,你让我看看她。”

“想不到还是个痴情的鬼。”黄少天低声感慨,生怕声音太大让喻文州听见。

“怕不只是痴情这么简单。”叶修也低声回了句。

鬼王身材颀长,长青衫配冥剑,衣襟闪过,眼力好的人只能看清剑柄精致,暗纹别致;乍看过去背面身影像是几百年前一位翩翩佳公子,转过来露出面容也是眉目清雅,言语音色悦耳。若不是黑影行动起来如狼似豹,叶修此刻无法判断出这魂魄的主人凶险之极。

鬼王上下打量叶修:“要不是那把白伞,你现在已经身首异处。”

叶修冷漠回他:“可惜我偏偏有这把百伞。”

“喻文州是个极其小心的人,外面有人做法设立结界,里面帮手成群他才敢把我放出来。”鬼王朝着叶修走近几步,“你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小心吗?”

“怕你一个不小心吃了我?”叶修手里转了转白伞,轻松把玩一般。

“我被他封在手心内不算,前些年这个移魂师怕我们犯上作乱,特地巧取了我的精魂出来,不知道被镇在什么地方。有这一后招,我哪有本事吃了你。”鬼王回头看喻文州一眼,“你急着唤我回去。”

“你对他好像很感兴趣。”喻文州仍旧谨慎,“不如说说原因。”

“你们这些人一向自视甚高,竟然今日来问我原因。”

魏琛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听得耐心被耗光了:“打住打住,大白天真在这儿说鬼话呢?能轰跑的都轰跑就可以了,跟他废话什么?你们闲,我可还惦记着去做按摩。”楼冠宁提供的度假村服务当然优越,魏琛漂泊久了难得有机会涉猎神仙生活不想轻易放过。

叶修刚要回嘴说些什么,听孙哲平一句“不好!”立刻变了脸色,抱着黄少天躲开一道白光,就地一滚两人满身满脸尘土。

只见一只鬼面高悬在结界之外,獠牙露在面具外,面具上斑驳颜色,依稀看得出五彩,可样子十分骇人,绝不是夏日游园活动里那些吓唬孩子的玩具。说这是一只鬼的面具,不如说是直接从鬼脸上揭下来的半个头颅。

喻文州看着鬼面,猜到大事不妙,果断伸出右手一掌拍在鬼王背上,鬼王急飞躲开,鬼面瞬间冲向结界边缘狠命向内撞,结界被撞出裂痕,鬼王顺势双手插入裂痕内像是掰碎一个塑料罩那般扯坏了结界。孙哲平第一时间想起做法的王杰希,本想去看叶、黄二人什么情况,瞬间掉头跑去找微草队长,魏琛大喊:“黄少天,死小子你还有气没有?”

“他没事!老魏快去看王杰希!”叶修情急之下都没有喊王杰希绰号,正想要单手撑开伞护住黄少天心头一凉,想起刚才抱住人滚倒在地手一松,白伞已经不在身前。

“我没死,老叶你挡着我了!”黄少天打个滚站起来,正好看到鬼王戴上鬼面,王杰希的结界此刻全部破碎,大地震动像是地震了一般。

“这是鬼神之力太盛,对人间无碍。”黄少天耳边已是轰隆作响,楼宇纷然坍塌,地面裂痕肆出,山摇地动一般令人不敢行进半步。

“王杰希那边……”喻文州喃喃自语,薄唇紧闭。

叶修想把白伞捡回来,刚挪出去一步,鬼王已经冲将过来,黄少天情急之下扯着叶修后颈的衣领转到另一侧去。鬼王笑声愈发鬼魅尖锐,结界破灭后方才逃窜的恶鬼众像是心有灵犀似的全部飞了回来。目可及处,漫天遍地都是厉鬼肆虐,鬼王执起白伞发话:“杀了他们。”

喻文州摇头,对黄少天说:“各顾各的吧。”

黄少天自然明白自家队长这是怕叶修失去了趁手的“武器”不能自保,要自己顺便当个保镖,眼下情势所迫,不多时只见众鬼将他和叶修团团围住,这时候就是想去帮喻文州一把手也只能是想想了。移魂师名声不是浪得虚名,黄少天没动作,原地站着用魂剑画了个圈把自己和叶修圈住了,厉鬼都不敢向前一步。

“就这样戳着等死?”

“你哪个眼睛能看出来我们这是等死?”黄少天口气里有几分得意,恨不能挣脱主人的束缚似的。

叶修十分及其努力想看清不远处喻文州的状况,然而除了一群又一群乌云盖顶般的鬼魂什么都看不到,便问:“你说王杰希那边怎么样了?”

“不好说。人身安全应该没大碍,就怕这个鬼面之前偷袭,”黄少天随口呸了一下,“这东西太可疑,不知道哪个山窝里跑出来的。”

“会不会是喻文州的鬼王弄出来的?”

“鬼王常年被封在他手内,能操纵的鬼无外乎就是蓝雨鬼池内的,跑B市这边兴风作浪的本事他有,可三五分钟召唤来这些同类绝不可能。”黄少天分析起来振振有词,“何况我们队长的本事我比你清楚,鬼王常人难见,他平时操纵的次数多,比寻常人要有把握。”

叶修盯着层层叠叠的鬼,看着他们的残破躯体和血痕蛀虫在眼前晃,顿时有点反胃:“这些东西看多了还真不太舒服。”

“怎么了?”

“十五岁那年我从家里跑出来南下,阴错阳差在网吧跟苏家兄弟相识,后来就住到了人家租的出租屋里。春夏交接,迎头过了人生第一个梅雨季,那经验教训真是呵呵了。”叶修忆起当年事。

“这回忆太惨了吧,居然跟恶鬼差不多。”

“那时候根本不懂防潮,一点概念都没有,买了东西随手堆积,尤其食品类。后来一袋红豆受潮,生出成群结队的白虫子,从我的小储物箱里往外爬。有个早上沐橙起来吓坏了,厨房地板上全是小虫子。”叶修苦笑,“跟你我眼前这些鬼一样,看着战斗力极低,想打就打了,可凑齐了挤到眼前看着,烦得要死。”

黄少天没想到叶修挑这个时候跟他回忆曾经吃苦的事情,一时半会有点出戏没吭声。

“你怎么不评价评价啊,小话痨,这不符合你的性格设定。”叶修抿唇又笑了笑。

黄少天指指众鬼:“你看他们脸上的表情,有怕得泛白的,有疑神疑鬼疑自己是不是要听鬼王而发紫的,有的女鬼看着鬼王潇洒风流恨不得以身相许脸红的,还有几个刚刚从冰窟里钻出来似的发蓝光。不过吧,我觉得一地板的虫子比这些鬼还是要更恶心一些的。”

“你这么说也没错吧,反正我听了沐橙那一声惨叫之后就半天吃不下饭。”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叶修。”黄少天端正态度比划道,“一是跟我继续闲聊,说不定等下魏老大和我们队长踩着七彩祥云来救你。”

“就算他俩是至尊宝的合体,我跟白晶晶中间得差了一百个沐橙吧?你说选项二。”

“二就是——”黄少天话没说完,只见方才喻文州所站的地方红光顿现,厉鬼群啸,一位红袍少妇飘然飞至鬼王面前与他过招。

鬼王惊骇之极,拿下了鬼面面具,在空中停滞半天一言不发。女子看着他也是一言不发,可出手就是杀招,直取鬼王咽喉。鬼王面容瞬间憔悴,逼问鬼后道:“你不记得我了?!”连说三遍,鬼后冷漠表情如旧,发丝都分毫不乱。

叶修盯着那女子左看右看,猜测着问:“这是喻文州另一只手里封的鬼?”

黄少天指着那女子说:“你看好了,这是蓝雨鬼池的鬼后,当年和王统领万鬼,场面巍峨壮观,做鬼做到这份上潇洒到不行啊。”

“那不是只羡鸳鸯不羡仙?日子很令人羡慕啊,比小龙女杨过什么强多了。”

“再不羡神仙也是鬼,”黄少天给叶修解释为什么人鬼不能在一个地界和平共处,“鬼池的存在只限于阴曹地府,死了魂魄都去找他们,阎王要被逼到失业你明白吗?”

“就为了避免地府公务员失业,才要把这好姻缘拆散?”

黄少天不是很想继续跟叶修的对话了。

叶修不知道鬼王多久没见过鬼后,可就看在这个男人节节败退招架不住的份上,他确定喻文州长久以来一直避免让他们相见。鬼王终于因为心软,鬼面具落地被喻文州收走,白伞顷刻间也被鬼后取走。叶修看了半天,鬼王鬼后都是风姿绰约,鼎盛时期何等令人瞩目。

鬼后似是完全不记得对面交手的男子是昔日最爱,抢走白伞那一刻像是被烫伤般叫了一声,顺手便把伞朝黄少天这边扔了过来,黄少天拽着叶修腾空而起:“我借力给你,老叶你自己接好了!”

叶修知道他是怕白伞被其他恶鬼之流抢走,笑了:“散兵游勇,有哪个敢抢这把伞,鬼后都被烫伤了。”他话音刚落,黄少天右膝高抬对准腰就是一下,人是直接给这膝盖撞到半空去接伞了,叶修疼得嗷嗷叫。

黄少天落回原地,笑着抽剑袭向众鬼,鬼王落败,余下党羽瞬间没了战斗力。喻文州收回鬼后,缓缓看向鬼王:“回来。”

鬼王无力抵挡,终于还是站回了喻文州身边,看脸色便知道他受了重击。

叶修拿回白伞,黄少天击退恶鬼,魏琛和孙哲平带着王杰希回到众人最初站定聊天的地方,大家互相看看都安然无恙,只有王杰希略可怜地拿着水盘说:“被震裂了。”

“你没有受伤吧?”叶修问。

“差一点,好在平时练功勤勉。”

叶修挠了挠耳朵:“我怎么听着有点像是在酸我?”

黄少天推他一把:“你这把伞什么时候鬼可以拿了?苏沐秋做的东西,别的不防怎么也会防死恶鬼啊。”

叶修想起鬼王戴上鬼面后执起白伞的事情:“不知道,回去问问他。”

魏琛又一推叶修,兴欣队长急了:“你们今天推我有奖是吗?”

“那是不是包子?”魏琛指了指不远处。

叶修抬眼一瞧,还真是包子躲在一棵树后面探头探脑。孙哲平给黄少天、喻文州二人一个颜色,示意不要轻动,王杰希则是收起水盘不再说话。

叶修招手要包子过来:“包子,你在看什么?”

包荣兴没有答话,魏琛心下鼓点乱打,对叶修小声说:“他气息不对,你小心。”

叶修本以为顶多就是鬼附身有些撞邪,可喻文州横出来一只手拦住了叶修,对包荣兴十分礼貌谦逊地说:“敢问是谁?”

孙哲平冷哼一声:“在我们中间潜伏了这么久,还挺难为人的。”

魏琛说:“人家压根不想理我们啊。”

“你老魏不是号称眼力十分特别非常得好,牛鬼蛇神一看就知道底细的吗?包子被什么附身了你居然没看出来?”叶修有点摸不着头,只好吐槽几句魏琛。

魏琛还没说话,黄少天开口接过去:“这人已经不能用古怪来形容了,按理说这么近到底是什么人物也该看得出来。”

“真看不出,我承认。”魏琛说,“前些日子来H市的时候一定是用过很厉害的障眼法护住自己了。”

“水盘裂了,不然可以算算。”王杰希口气略惆怅,“等等,说不定人家震碎我的结界就是为了让我们看不出他的底细。”

喻文州手里捏着鬼面举得高高:“这是阁下的吗?”

“包荣兴”显然想悄悄溜走,黄少天趁着他没留神召唤小鬼在身后突然袭击,“包荣兴”一下避过,双掌拍向小鬼,掌风袭来,小鬼察觉到不妙已经来不及躲闪,被击中后张口就吐了血。黄少天捂着胸口脸色惨白,叶修一个箭步冲出去,白伞伞尖对着“包荣兴”虚晃一下捞着小鬼往后撤。

喻文州指示鬼王上前帮叶修抵挡:“这鬼面法力不弱,你去拦下那个人,我考虑以后把这东西送你。”

鬼王受他所控,自然没有不从的,得令后飞身去帮叶修,“包荣兴”在一人一鬼夹击下节节退后,终于被逼得舍弃了人的肉身,原型跃出。

众人眼前金光闪过,几乎睁不开眼睛,叶修惶恐叫了声:“包子?”

黄少天忍不住了:“老叶你到底有没有好好看王杰希给你的书啊?这个从哪个角度看都不可能是你们兴欣的那个包子好吗?这分明就是天上神仙下凡啊!不然你以为除了天庭还有哪里的人这么浮夸。”


  242 16
评论(16)
热度(242)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