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见鬼 第六章 剑拔弩张(下)

包子的肉身已经晕乎乎要摔倒在地,孙哲平不怕这位来路不明的天庭来客,走到泛着金光的远客身边去把包子扶好,顺便点了下额头。叶修看包子真的晕了过去,觉得倒也不坏,由着孙哲平把人放平在地。黄少天抱起小鬼,王杰希半蹲下帮着看伤势,魂魄体受伤自然会先影响本体,魏琛急着问黄少天:“你没事吧?”

黄少天刚才胸口剧痛,现在只是有些恶心,干呕了半天没吐出东西。叶修和鬼王拦着那位天上来客不敢轻易放松,挂念黄少天受伤也不敢去看,只问魏琛:“怎样了?”

“死不了,不用费心。”黄少天喘口气说道,“居然攻击我的小鬼,就算是天上神仙也太欺负人了。老叶,抄起你的白伞我们一人砍他三百次,让他知道生活不能自理是什么滋味,不行就开荣耀上竞技场,虐到他今天不想回天庭再说。我还真是受不了这些金光闪闪的神仙神兽三天两头下凡跑来看热闹,人世间的事情这么多桩桩件件他们其实一件都管不明白,做自己的事情,该下雨下雨,该打雷打雷,我们收衣服撑伞随着天气变,谁需要他们下凡来了……”

黄少天一说起来就滔滔不绝说个没完,叶修听了几句便知道人的确是一时半会死不了。

天上来者看了看鬼王又看了看喻文州,似乎情绪激动半天说不出话。黄少天看大家都默不作声,欣赏哑戏对他来说属于折磨和犯罪,马上戳破沉寂提问:“这位大哥,您再这样盯着我们队长看,尊贵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我们人间的地跟天上没有可比性,沾了灰再装回去就不好了。”

叶修补上:“文州这么被看还不脸红,心理素质杠杠的。”

喻文州第三次发问:“阁下再不说话,我们就走了。”

“你是她的儿子。”天上来客酝酿了这半天终于憋出一句话。他穿着打扮都很雅致,像是黄梅戏台上走下来的角儿。

喻文州听到这句眉头就皱得锁了绳结一般:“您到底是哪位?”

“月影是月神的影子,我是太阳神的光。月影三十年前化了人形下凡,在人世产子,因爱子心切不肯回天上……”这位光之神絮叨起前尘旧事,神情恍惚起来。

喻文州对人一向温文有礼,见了神仙很不耐烦,态度反差十分大,当即打断对方:“我亲人的事情我都知道,可她在我进蓝雨之前就因为天庭派人缉拿而丧命,因为不想日后被月神从地府带回天上宁死不肯进轮回,至今魂魄漂泊在哪里我也不知道。看您提起她的神情,应该是旧交,交情还非比寻常,那么不该在她死后多年才下凡来找,我想应该是有别的差事吧。”

叶修砸砸嘴:“文州这逻辑,十分强大,提起亲妈的事情还能这么冷静。”

黄少天摇头:“你不了解他,这已经是很不冷静了,对别人来看只是冷淡,对我们队长来说简直就是恶劣。”

魏琛小声说:“这位大哥该不会是喻文州的亲爹吧?我们会不会赶上看狗血电视剧现场?人生不能这么狗血啊,哪怕喻文州是神仙后裔也有点过。”

王杰希饱读神鬼之书,听了这半天心里最清楚:“月神的影子和太阳的光都不足以称得上是神仙,只能说是天庭当差的一员。跟苏沐秋有点相似吧,不该苏大人是凡人魂魄做官,这两位可以说是物化而成,沾染天地精粹,估计就是成仙的类型,属于半仙。”

“后天修炼?”叶修问,“天上真神奇啊,这么说一块石头一根草都能变,乖乖,难怪人鬼都想做神仙。”

“你以为呢?”魏琛鄙夷地说,“都跟你一样务实打荣耀,这个世界距离太平盛世海晏河清就不远了。”

叶修呵呵一笑:“我巴不得你们这些会通灵变魂的家伙都修炼成仙,留下一个安静的联盟给哥一个人重新闯荡。”

“没有我和孙哲平你敢说你就能干掉嘉世了?我们都去修炼靠你自己啊?你前天刚刚教过孙翔什么?再重复一遍给老夫听听?”

没等到叶修回话,光之神说话了:“我来的确不是因为找月影,可看见她的亲生儿子还是有些激动,我听他们叫你喻文州,你能过来让我看看吗?”

魏琛咂舌:“该不会真是父子要相见吧?妈呀这天打雷劈的狗血剧情有点承受不住。”

喻文州纹丝不动:“这位神仙,我们素不相识,还是不要来这些客套话了。您不过是家母曾经的旧友,跟我非亲非故。”

“咦?不是亲爹吗?”

“我对月影有情,你至少也要让我看看你的骨骼,是不是我的骨血啊!”半仙略激动,大概是被喻文州那不冷不热的口气给刺激得不轻。

喻文州又说:“我是你口中的月影自己一个人诞下和养育的,和天上地上任何人鬼神仙都没有关系,我没有亲生父亲,非要追根刨底,大概就是天地因缘巧合的产物。”

光神大惊:“不可能!”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月神来人间都是化身为桃花女神,上古年间曾经在人世上留下一片桃林,其中有一棵桃树千年才结果一只,家母知道此事去偷了桃子吃掉,那颗桃子把我带到了人世,就这么简单。”

叶修戳了戳魏琛胸口:“这比你刚才猜测的狗血剧情狗血多了。”

黄少天忍不住了直摇头:“苍天大地在上,小的不敢听下去了,我们队长在回蓝雨之前要灭我的口吧?”

小鬼昏了半天刚醒说了句:“我还是继续晕着吧,为什么醒了之后反而更可怕了。”

光神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原地打转,喻文州淡定站着,把鬼面扔给了鬼王:“拿着吧,刚才应该就是这位神仙给你的这个,难怪你戴上之后可以拿起白伞。想不出天上神仙也会帮一只鬼,还为了鬼做出这种东西。”

叶修白伞举起对准光神:“你是附在包子身上的?难怪包子来H市的时候拖延了那么久,大概就是那个时候的事情吧。”

光神本来没打算理会叶修,看他主动上前却还是先对着喻文州说话:“我来这里的确不是因着你的关系,可我既然有缘跟你相遇,便一定要带你回天上去。你生母是月影,同我一样隶属天庭,就算你没有父亲,也是不能跟天上划分出界限。喻文州,我今天非要带你回去。”光神振振有词,说完这些才转向叶修,“我附体在你同伴身上,只是因为天上已知那条街道蹊跷,你好自为之。”

“哟,原来我还惊动了天神。”叶修毫不在意。

喻文州更是不给天上人面子:“你不过就是因公务在身来人间走一趟,跟我说什么天上道义?在人间这么多年都没有想过找同僚儿子,哦对了,你肯定知道我的存在,只是你们的人找不到我在哪里。今天运气好撞上了,还打算像抓只鹿一样抓回去吗?”

叶修有点不解,扭头问:“天上神仙找个人还不容易,为什么找不到他?”

黄少天和魏琛的耐性只够忍住不翻白眼,只有王杰希带队风格培养的好脾气慢慢解释说:“按理说喻文州是天上的后人,应该有仙气在身,天上找他肯定是要看人仙风道骨这些,他封了鬼王鬼后在手,没有浑身阴森森就是他厉害,哪里还会剩下一丝仙气。”

叶修点点头:“定位系统失灵了,这么说封两个鬼进去的本意也不是为了蓝雨春秋大业,其实是为他自己安全?”

黄少天和魏琛的脸色更难看了。孙哲平倒是开口辩解:“话不能这么说,神鬼之事讲究因缘际会,你不能用人间观点来看。可能他命中注定如此,背负蓝雨鬼池的责任并不好过啊。”

小鬼这时候缓过来有了力气,冲到叶修怀里趴着,叶修看他可怜只能叹口气把“孩子”抱起来安抚。黄少天趁机避开叶修悄悄问魏琛:“喻文州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魏琛犹豫片刻回答:“他身世诡异莫测我是有所了解,可是也没有知道全部。你呢?你们朝夕相处时间最多,训练营的时候就在一起了,这些事情都不知道?”

“跟你差不多,只知道一些,其余好多都是今天听这个半仙说的。老板知道吗?”黄少天这样问,是因为蓝雨队员都是老板亲自选来,尤其是训练营的孩子。

“老板应该都知道。”魏琛揣测着说,“不过这是我猜的,真知道假知道你还得问这位现役队长。”

喻文州礼数都尽到了,不想再多废话,开门见山地表态:“要我跟你回去是妄想,我母亲在时曾对我说,世上千百个去处都好,任我挑选,只是不要回天上。”

“你母亲这样……这样对你说?”

“没错,你还要我录像录音给你看了听了才信吗?总之要动手就请吧,我意已决,不需要多费唇舌。”喻文州说罢,唤出鬼后,双鬼在侧,一如人间来了凶煞。

光神认为自己苦口婆心一番遭了喻文州嫌弃,镇定心神说:“我知道你在人世已久,不求现在就说通道理,你能听我一言已经足够。”

“你想如何?”

“先带他走。”光神话音刚落,抬手招出一团金光罩住叶修,叶修抱着小鬼单手甩开白伞抵挡却没能防住,金光像是能钻进所有缝隙的滑溜溜的蛇,何况叶修一张伞面。这一动作,叶修还算吃得消,小鬼属于阴魂,是黄少天逆天而行的分魂体,这样被仙光罩住无异于百般折磨,像是受了酷刑。叶修有心帮忙无力脱身,只能求助他人。

王杰希水盘裂掉,魏琛鬼神之力不够强,孙哲平有旧伤在手,三人都清楚这时上去凑热闹无疑是添乱,干脆退后一丈让出地方。喻文州和鬼王、鬼后成夹击三角,三方攻向光神,黄少天趁机不断靠近叶修,想救他出来。

天上来客毫不客气,方才的本事是真的,这时的能耐也不假,尽管被王杰希说是天上“公务人员”,可功力仍旧超于一般凡人。喻文州所带鬼王和鬼后都十分不俗,才能不落下风,战个平手。黄少天这边就难了,走得太近担心自己也被金光圈进去,走得太远毫无办法,移魂师纵横人间鬼魂届多年,遇上真神仙设的套还是小心翼翼到非比寻常,几次魂剑试探金光,都被缠上几分,无法戳破。

叶修把小鬼紧紧抱在怀里,抚摸他后背,安慰道:“乖,一会儿就好了。”

小鬼面色白如纸:“黄少天好慢,他还行不行了?”

“你在这里,他一定行的。”

小鬼挤出个诡笑:“是你在这里,他一定行的。”

光神听到这话笑出几分阴森:“喻文州,我刚才操控过你的鬼,你以为是巧合吗?”

喻文州早有防范,令曾经着过他道的鬼王退后,鬼后向前,没想到光神长袖一挥,鬼王戴着的鬼面瞬间脱落直扑黄少天而去,叶修大喊一声无济于事,顷刻间移魂师被鬼面扣个满脸,执剑在空中乱挥,摇摆不定。

喻文州知道要糟,令鬼王回追黄少天,鬼后和自己抵挡光神,刚才没问的话此刻终于脱口而出:“你跟我母亲有过什么?”

光神被他这样一问像是一箭穿心般傻了眼,痴痴地答道:“是我暗恋月影多年,天上神仙都觉得我们是一对佳偶天得,可她对我并没有如何倾心,后来被说媒的闹得不厌其烦才下凡解闷。”

黄少天那边被鬼面蒙了脸也蒙了心,摇摇晃晃往叶修这边走,近前之后高举魂剑冲着叶修便捅,叶修没动,像是任他处置,小鬼吓得尖叫,声音如一掌拍在黄少天脸上。可惜光神千算万算没料到叶修怀里抱着的是移魂师的分魂体,这一叫戳在黄少天剩下不多的清白心智上,隐隐戳醒了他。此刻鬼王赶到,招架下黄少天的魂剑,逼问道:“你堂堂移魂师就这样被人操控了!”

鬼王的声音异常尖利,刺穿常人耳膜都实属正常,黄少天虽然本领高强,也被震得有些糊涂,趁着他迷糊,鬼王飞快取下那只鬼面,解了叶修和小鬼的危难。黄少天清醒片刻,咬牙对鬼王说:“把你的鬼气借我一些。”

鬼王放出森然的黑气,缠绕与魂剑上,黄少天站定吸气,生生把魂剑掷了出去,刺透金光罩!金光砰然碎成片,像是触手可及的物体一样。魂剑缠了鬼气,对仙气杀伤力增大,可仍旧有些受损,加上小鬼被罩在里面许久,黄少天终于支撑不住吐了口血。叶修上前拉住人,心里千头万绪乱如麻——移魂师的能耐他听小鬼说过不少,任蓝雨鬼门看守后行走神鬼边界向来毫发无损,只有他自己分魂算是受伤,可自己摊上这倒霉事开了天眼后就看见黄少天大伤小伤不断。

魏琛忽然想起什么,喊道:“带他回蓝雨!魂魄受伤,要回到肉身治疗,不能耽搁,你们快走!”

叶修没有想通:“怎么带他回蓝雨?难道你要我飞回去吗?!”

鬼王颇淡定,抱起黄少天:“你不能飞,你的魂魄可以。”说罢竟然飞身而去!

叶修瞠目结舌,这时想起自己也可以魂魄出窍,只是修炼得不到家从没想起来可以这样,现在情势危急,赶忙闭目凝神,不多时魂魄真的飘然而去。喻文州看到鬼王去了,转身带着鬼后也追赶上去。光神更是无所谓在哪里缠斗,也驾云腾起。

魏琛留在原地,对孙哲平和王杰希说:“这群不要脸的仗着法力高就走了。”

王杰希说:“去了G市应该没事吧?”

孙哲平也很冷静:“旧伤未愈,我就不凑热闹了。”

魏琛揉揉自己的肩膀:“那我们把包子弄醒?怎么跟他解释呢?那个半仙不会还回来附在他身上吧?”

王杰希想了想道:“我开车回家去取份药吧,能让他忘记刚才不该看到的。”

“有劳王队长啦。”魏琛毫不客气。

“你不担心你们兴欣队长?”

“飞来飞去这种事情对我这个老年人来说太难为了,再说你刚才看见的,他们打打杀杀的时候很厉害啊,个个上天入地,真有事的话我能怎样呢?叶修身上的古怪或许真的跟天上有关,那样的话我们就是全部变成移魂师也阻挡不了天上来人搞他,难道你想试试?你老王家的产业不要了吗?”

王杰希本来想说您老心太宽,听了这话之后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有点无力反驳感,便没答话。孙哲平说:“我们在这里等等看吧,希望叶修能平安回来,蓝雨两个队长回归肉身,应该不会怕那个半仙。”

魏琛看了看黑漆漆的天幕说:“希望如此吧。”


  235 20
评论(20)
热度(235)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