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见鬼 第七章 百无禁忌(上)

叶修人生第一次经历魂魄出窍。他曾经跟黄少天有意无意之间聊起过这桩事,那时跃跃欲试的口吻让黄少天忍不住笑他。

“你不要真的把这些事情当成荣耀练级,是你运气好遇到了在地府做官的苏沐秋,也是你运气好遇到我这个移魂师,不然——”

“我运气一向好,你忘记了。”叶修那时候刚刚抽过一支烟,不知道怎么了很想再来一支。

黄少天那天很严肃:“联盟再难,不会涉及生死。你运气不好,被嘉世摆一道,可嘉世没人能让你魂飞魄散。老叶,不要在鬼神这边谈运气,没有什么运气好坏,只有活着才重要。”

叶修那时觉得以后还是尽量少在黄少天面前说起这些,平时开话匣子的他让人觉得像是戳开了装着刺目阳光的宝盒,这时的移魂师周身充斥着压抑情绪说个没完,像被塞进了缠满死结的毛线球里面那样纠结。是人果然都担忧生死,尤其是牵挂之人的生死,便是胸怀再坦荡也一样。

鬼王带黄少天的魂魄回G市,蓝雨宿舍楼内副队长的房间没有点灯。叶修的魂魄一头撞进房间后直接扑倒了鬼王,两个家伙手忙脚乱把黄少天魂魄丢在地板上。叶修爬起来先找黄少天的肉身,盯着看了半天问:“这怎么塞回去?”

“你问我这个死人吗?”鬼王笼着袖口揣着手退后几步,提防着什么,像是怕光神下一刻就冲进房间。

黄少天的魂魄被叶修扶起来放在肉身旁边,两张一模一样的面孔并排摆起来还是有几分吓人的。叶修看了好久想起什么,把小鬼揪出来:“怎么办?”

小鬼抱着跟自己等身高的魂剑:“黄少天,你再不醒过来我就把你的魂剑偷跑了。”

黄少天听闻还真的醒转过来:“妈的,你跑一个给小爷看看?”

“还能回自己身体里吗?要不要紧?”叶修忙着拨弄他鼻子眼睛,像个半吊子大夫一样摆弄他手脚。

“没死也要被你烦死了。”黄少天不耐烦,喘过气后爬起来准备魂魄归位,“哎呀,老叶你这是魂魄出窍了!恭喜你功力又上一层楼。”

“你居然说我烦。”叶修苦笑摇头,然而不打算反驳。

黄少天魂魄归位后再次陷入沉默,房间里半晌没人说话,鬼王站在窗边看了看天幕:“喻文州回来了,跟那位神仙打得好热闹。”

叶修抬眼看:“你不去帮忙吗?”

“他有仙骨傲气,本就不怕天庭的人。何况在蓝雨做了多年看守人,见多识广,又有鬼后相助如虎添翼。”

叶修心里想的是“你老婆不认识你了,你是不是很受伤?”,可他毕竟不是包子,张口就来气死鬼王这种话少说几句不会死。

“喻文州这么厉害,还有你们的功劳。”

鬼王冷笑:“他只是需要我和鬼后镇住他的仙气,这样不会有天庭来客轻易发现他。封了两只鬼在手,抵掉身上仙气,这样在人间行走和凡人一般无二,他打的一手好算盘,你只是不知道。”

叶修没有只顾着和鬼王聊天,扭头看看黄少天还是沉睡,小鬼抱着魂剑也支撑不住摇头晃脑打起哈欠。

“这人怎么还不醒?”

鬼王察觉出不对,上前摸了摸黄少天人中:“他魂魄不稳,不好。”

“什么不好?”叶修心惊得一跳,撞得自己胸口疼。

“魂魄的事情我略知一二,可惜他是个移魂师,魂魄被自己拆解得四分五裂,本来日子过一天都是走得十分凶险,还跑去帮你挡个神仙。”鬼王口吻充满不屑,“不是那把白伞——”

鬼王的话未说完,只听小鬼叫了一声,黄少天居然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一把夺回自己的魂剑,双目混杂昏暗的黑雾颜色,像是失去了自我意识。

小鬼飞一般躲到叶修身边,脸色肃白地说:“他不该死扛着去救我们,现在要走火入魔了。”

叶修看小鬼急得慌了神,知道不能再乱,左手抱着小鬼站定,右手撑开白伞招呼鬼王:“我们出去躲躲。”

鬼王和叶修漂移出窗户,黄少天不多时开了宿舍房间窗往窗外爬,他此刻是肉身,叶修担心他稍有不慎坠楼凑近去看。移魂师随手挥一挥魂剑,剑气利刃般飞过,直刺叶修眉心。叶修躲开这道剑气,再不敢轻易上前。鬼王趁机去找喻文州说明情况,鬼后缠住光神斗法,喻文州听后也拿不定主意,可那边已经等不及他拿主意了——黄少天一脚踩空坠下楼!

叶修顾不上会被神志不清的移魂师用魂剑捅个透心凉,飞扑过去扯着黄少天衣服领口网上提,黄少天肉身几乎触地那一刻,在空中腾地翻身单手反按住叶修脖子,直直地把他按倒在地上。叶修右手抡起白伞,正要打在黄少天身上收了手,魂魄体也能感觉到自己远在B市的肉身上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像只失魂落魄的兔子,很多过往画面像是有了人形害怕被魔鬼杀死一样,争先恐后挤到他心门处,这些没有面孔的人形脸上布满血痕,伸着手慌张地叫着救命。

叶修脑海里响起苏沐橙的尖叫,十年前的出租房里苏沐橙看到厨房白色地砖上蠕动的一群白色小虫在尖叫,三个十几岁的少年惊慌失措的周末杀虫大行动,除虫后叶修把抹布浸了消毒液,跪在地板上狠狠擦了半个晚上。就是这样的回忆如同飞蛾扑满他心口,在他看着黄少天把自己按倒在地的时候。

移魂师眼眸里没有一星的光亮,左手按住叶修脖颈,右膝顶在他胸口上,右手持魂剑剑尖抵在叶修咽喉处,小鬼一直抱着叶修一条腿,这当口才松手,扑向黄少天想要把他扯开,可他那魂魄主人早不认识自己分魂体,左脚顺势一踹直接踹开了小鬼。鬼王要上前去,便见移魂师右手下了力气,魂剑利尖划过叶修脖子,血痕慢慢延伸到胸口,剑在这里停住。

“你再向前踏一步,他就要直接戳我一剑了。”叶修张口提醒。

“喻文州过不来,我救不了你。 ”鬼王不甘在一旁袖手旁观。

“他过得来还能把黄少天一巴掌拍醒吗?”叶修看着那剑越戳越深,疼得句尾都变了音。

“那我就在这里看着你送死?”

叶修很想一拳砸在黄少天脸上让他清醒,可被压得死死上半身分毫不能动作,只能一咬牙丢了白伞,双手握住魂剑剑刃向上用力拔,血顺着魂剑剑身流了下来,晕湿了他胸口一大片。失去神智的移魂师看了一惊,喻文州抵挡住光神,派鬼后来和鬼王一同救叶修,双鬼到场移魂师少不了分神,再不能死缠住叶修不放,便松开剑抽身而去。

光神看喻文州的架势知道他要死拼到底,心中不忍叹气道:“天上就那样可怕?”

“我说过我的理由了。”喻文州收手看着光神。

喻文州不动手,光神也停了,两个对峙互相看着,似乎刚才的争斗是一场烟云,这会儿都陷入沉默。

叶修怕黄少天就这样跑到什么鬼地方去,想要把人叫回来却发现整个蓝雨基地上空凭空一般出现了巨大的光圈结界,不少一队队员出现拦住他们副队长。鬼王鬼后随后赶到,移魂师被逼到不断后退,魂剑光芒骇人。

“黄少,回神吧。”鬼王开口。

鬼后仍旧是缄默不语,叶修不顾胸口伤势抱着小鬼硬撑着挪了过来对黄少天说:“少天,你过来,我让你捅一剑。”

光神飞身过来看叶修胸口的血污道:“他再用力你就是个死人了,还要他捅?”

“你过来想干嘛?”

“我不打算带喻文州走了,回天庭之前顺便帮你一把吧。”光神伸手向鬼王要自己的东西,“鬼面还我罢。”

鬼王将鬼面取出物归原主,光神敲着鬼面说:“这是天上的东西,应该可以让他回神。”

蓝雨不少人都稀里糊涂不知道三更半夜自家队长和副队长闹什么怪事,外加一个半仙一个叶神魂魄在基地里厮杀——简直是年度大戏。

郑轩打着哈欠:“我是不是还没有睡醒?”

卢瀚文已经十分警醒,时刻准备卷袖子冲上去:“队长,要动手救黄少吗?”

喻文州扫了一眼到场的人,说:“大家先不要动,回头我再解释。”

光神将鬼面抛了出去,鬼面发出金光想要罩住移魂师。黄少天中过一次招不会再被骗第二次,魂剑甩出直接在空中击中鬼面将其撞个粉碎,碎片无数散落,移魂师却疏忽了没有躲开,被一小块碎片沾上了身,金光如丝线缠了他全身。

光神笑了笑伸手拍了几次,碎片统统化身金色光线,兜头把移魂师整个包住。叶修看得咂舌:“他不会憋死在里面吧,你这是蚕蛹吗?”

“稍后片刻,他会恢复的。”光神说着话,眼睛仍旧是看喻文州,只可惜蓝雨队长并不想理会。

叶修看到金光渐渐散去黄少天回神后出现才放心,支撑不住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小鬼跑过来看叶修的伤,光神对喻文州说:“移魂师需要静养半日,你带他回去歇息吧。”

喻文州看了叶修几眼,没动。

光神猜到他心里所想,笑说:“我好歹是天上来的,你再忌惮,也不该猜测我说话真假。我说不带你回去就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总不会留在这里为难这个受伤的凡人。”

喻文州点头,示意蓝雨队员帮忙,带黄少天回蓝雨宿舍房间休息。蓝雨全员顷刻间散去,连着鬼王鬼后都不见踪影。

叶修看着光神:“您老不是有什么悄悄话要跟我说吧?”

“我受命下凡,是为了寻找一样东西。”光神重重叹气,“H市怪异,嘉世和兴欣招鬼,均因此事而起。”

“我不会是倒了八辈子霉,跟这个东西有关吧?”叶修苦笑。

“北辰乃天中之尊,统领群星,星君的小童一日疏忽,将盛着北辰星君星尘的碗打翻在地,不料有那么一点被风吹落到了凡间,再也找不到。”

叶修听得有点晕,插嘴问:“北辰星君?北极星?”

“不错。星君的星尘大概是落在了你身上,才引发这么多骚乱。”

叶修想起多少恶鬼厉魂张牙舞爪要吃掉自己的景象,有些汗透后背:“我从来没看见过什么星尘啊?那你快点把这东西找到拿走吧,要我脱衣服给你找吗?”

光神摇头:“你前些日子修炼过,靠的法力并不是自己身上来的,而是这些星尘。不练还好,你现在神鬼之力突飞猛进,多是因着星尘已经融入自身,无法分开。”

叶修有点崩溃:“不是我的东西,我不想要还不行了?”

光神甩了下衣袖,一道金光扫过叶修全身后方道:“星尘落在你的头顶,若是想要取回天上,只能把你头骨卸了。”

“你们当神仙的都这样奔放?说拿人家头盖骨就拿走?”

“我不会动手,我答应过喻文州这就回去了。”

叶修心说你还挺一言九鼎的。

“敢问这位神仙,我现在要顶着这尊贵的落了星君星尘的头盖骨过一辈子吗?”

“那是你想多了,等我回去,天上会有人再来找你。”

“你不打算说我的事情?”

“文州也在这里,我不想让他为难,回去不会说任何关于你们的事情。”

“你还挺痴情的,暗恋对象的儿子也这样照顾。”叶修这一天遇到的狗血事件太多,刚才对鬼王忍住了,现在心情十分差,对这位神仙就嘴上不打算留面子。

“凡人被拿走头盖骨没办法活的。”半仙显然属于被打击了就要还击的。

“谢谢你啊,还知道我们这边的医学常识。”

“不管是谁再来,绝不会像我这样好打发了。”光神想了想又说,“不过我看你朋友不少,都是有神通技巧的,帮着你硬抗说不定会有奇迹。”

“你们神仙不能自己想想办法吗?这星尘又不是我偷的抢的,鬼知道从嘉世跑出来头上能落点东西?被鬼追得烦得要死,为了自保才去修炼,搞到最后都是我的错?!”叶修显然无法理解现状,胸口冒血也要跟这位神仙争论一二。

“你还可以选择求星君点化升入仙班,”光神得意洋洋地说,“用你们的话怎么说来着?哦,人性化,我们还是很人性化的。”

叶修怀疑再说几句自己的魂魄体也会失血过多晕厥。送走这位半仙后,叶修想了半晌,等到蓝雨众人从黄少天宿舍房间离去才蹭了进去看人情况。移魂师此刻安静地躺在床上,见叶修进来说了句:“让我看看你的伤。”

“不流血了,别看了。”

黄少天歪在床上,似乎躺了一会儿便忘记了刚刚的心神疲惫,移魂师修为底子甚是了得。他招招手让叶修坐到床边来:“这一剑只伤了身子没伤感情吧?”

“身子也没有伤啊,我这是魂魄嘛。”叶修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你别乱想,是我引起这些事情的。”

“那个半仙走了?”

“走了。”

黄少天想起曾经读过的一些古书,挤出个笑脸来开始说:“他说他是太阳神的光,其实也不全对。我记得太阳神养了一只三足金凤,这金光跟他倒是很相似嘛。”

叶修显然没有心情去追究光神的真身到底是光还是鸟,想起黄少天曾经说过想求一块可以驾驭他魂剑的宝物做剑柄,一时间想问问如果这东西就在自己头顶他会怎么办。黄少天看着他发愁,猜不出缘由只能靠猜,想问个明白又想等叶修自己说。两个人互不说话过了好半天,房间里温热潮湿,是G市特有的夏季天气造成。叶修站起来把窗户合拢,开了空调吹冷气,冷风吹得他头脑清醒几分,一个激灵觉得不像是在G市而是在天上地下哪个不知名的角落里。

“老叶——”

“少天——”

两个一起张口又一起笑场,叶修坐下继续揉黄少天的脑袋,把他的头发全部揉乱。

“魂魄体受伤,回去要小心。”

“好的。”

“我让小鬼去找苏沐秋了,喊他有空多看着你和兴欣的人,这次是包子中招,下次保不齐还有人被什么仙什么神附体。”

“行。”

“你别担心我。”

“我不可能不担心你。”

黄少天笑了。

“说正经事呢,你笑什么?”叶修也笑。

“笑你在担心我。”

“都是这种关系了,能不担心吗?”

“哪种关系?”

叶修俯下身子,吻在黄少天眼睫毛、眉梢、鼻尖、脸颊和嘴角上,他轻轻地说:“就这种关系,傻子啊你。”

他们吻着对方,像是百无禁忌。


  275 24
评论(24)
热度(275)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