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见鬼 第七章 百无禁忌(下)

或许是因为接了吻之后气氛太好,叶修亲着亲着黄少天便忘了要告诉小情人他心心念念想要给自己的魂剑装的剑柄就是自己的头盖骨。黄少天倒是脑子清楚,想着叶修第一次魂魄出窍不好在外面逗留太久,催着兴欣队长即刻赶回B市楼大少那个度假村去。

“你别说,魂魄体跟凡人肉身亲热的感觉的确与众不同。”叶修咂咂嘴,“有些理解为什么你每次跑H市找我摸来摸去就把持不住了。”

黄少天听完这句脸色阴沉着说:“那您这是把持不住了?刚刚半仙、鬼王还有鬼后一通练还不够您老泻火?反正我们蓝雨这边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帮人历练的家伙,鬼池里的鬼千百种,我下去随便拾掇一个像模像样的陪你再接着练级吧,反正你喜欢,也不急着赶回去看看你们那个包子现在是不是头疼脑热被半仙附体有没有综合征了。还有王杰希王队长那水盘破了裂了这人情也不用还,我们都是上辈子欠你的,荣耀里陪您老明眼人眼前打职业联赛私下还要畅游第十区,鬼神这边也要随叫随到。”

叶修以为黄少天这什么都好就是话多的毛病确实毁气氛,尤其是情爱的气氛,再有感觉听对方窸窸窣窣说上一堆也变成挺尸等回度假村的清冷魂魄体,得亏了是叶修,换个人脸皮薄肯定撑不住黄少天这一车的话。

“考虑到刚刚我们两个累死累活,还是算了吧。”

“老叶,我都看见你心尖上长出来的嫩芽了。”

“是是是,嫩芽刮着我心房壁,春风吹着我耳膜,我心痒痒得不行,想把你按倒来一发。”

“有观众围观也OK吗?”黄少天强忍了半天没忍住喷笑指着叶修身后。

叶修这才知道被小混蛋耍了,转身一看居然是国字脸,便问他:“我刚才说的话你听到了多少啊?”

国字脸的表情像是快哭了:“黄少的话是差不多都听到了吧,叶神你说得少,听得也少。不管怎样您大人有大量,手下留情千万不要让我魂飞魄散啊。”

“那你应该说一个字都没有听到再求饶啊。”叶修还特地走过去拍了拍国字脸眼镜的镜框,吓得他往后退了一步。

“老叶你不要吓唬我们蓝雨的鬼,有本事上天去欺负那个半仙。”黄少天问国字脸,“怎么忽然跑我这里了?有事说?”

“今天阵仗闹得有点大,刚刚郑轩看见外面一团乱就给人打电话叫他来帮忙,结果人来了发现你们都散场啦。”说罢国字脸打开黄少天宿舍的门,“幸好不是他的魂魄体直接进门,黄少你说我一个跑腿的怎么这么倒霉呢?”

黄少天和叶修一看,不是别人却是于锋。于锋第八赛季结束后夏天走的,跟黄少天没解释太多,两个人分别时不算愉快。这头回魂魄体回蓝雨,还因为郑轩告诉他有个半仙要来拆了蓝雨基地。

“叶神,黄少。”于锋规规矩矩打了个招呼。

“一定是郑轩告诉你的。“黄少天大半年前再不痛快,这也过去很久的事情了没理由再冷脸贴给于锋的热心,“其实没什么大事,还专门跑回来。”

于锋好奇叶修的来龙去脉,加上并不记怨黄少天什么,只是说:“没什么大事都把你这个移魂师弄到床上休养生息了,有什么大事是不是蓝雨就被人铲平了?”

黄少天哼了一声开话匣子给于锋描述起整件事,其语气激动内容精彩滔滔不绝不需要详细描述。叶修靠在门边,觉得作为魂魄体不能抽烟解乏实在很不舒服,好在默默听黄少天对别人眉飞色舞地说话有点意思——主要是可以作为旁观者幸灾乐祸痛惜于锋同志大老远回来一趟耳膜遭殃。

要说应对黄少天这一套,于锋的实战经验不比叶修大神少——人家本来就是蓝雨青训出来的,说得直白点跟黄少天都是光屁股的交情,蓝雨副队长话多众所皆知,个个都怕都要躲的话,在蓝雨那日子没法过了。于锋家传事业便是操办白事的,父母吃这口饭于鬼神上见识多涵养好。独生子小时候没地方去,两口子走南闯北给人家操办一些难办的白事,不舍得把儿子扔在家乡做留守儿童就带在身边。于锋自幼见多了鬼魂,父母的神道都学了去,自己不比大人差,偶尔还能帮忙。后来到了G市地界,偶然打了荣耀被蓝雨老板相中,自己异能力加成不用细说。

于锋听黄少天说差不多过足瘾了,开口打断:“黄少,鬼王对队长心里有恨,对鬼门有影响没?”

“队长有几把刷子你还不知道?”黄少天冷笑,“就是有影响,你还能从百花再转会回来帮我们打怪?”

“小爷,你能说了算就避开喻文州直接买了我啊。”于锋知道黄少天早不生气了,能把这话说出来就不怕跟他开玩笑。

黄少天当然说了不算,吃个闷亏也不能把于锋怎么样,叶修笑了笑:“贵蓝雨卧虎藏龙,走了的于锋很厉害嘛,来的新人呢?是不是都要经过你们的神鬼能力考核?”

“老叶,你快点滚回去收拾残局吧,魏老大还不知道急成什么样。”

叶修想想黄少天说得也是,抬腿就走,剩下个于锋还拉着黄少天八卦:“魏老大?我们前队长魏琛?”

 

回到B市的度假村,叶修发现王杰希早就回去了,盘算着回头上QQ慰问下微草队长的损失。魏琛和孙哲平收拾好叶、喻、黄三人留下的烂摊子,还把包子背回房间放倒,两人合伙谎话连篇欺瞒了过去。这天夜里叶修找魏琛大致交代了去G市的见闻、半仙的去向还有自己的情况。

魏琛听狗血剧情后半截的时候大体上情绪稳定,直到叶修说起星尘的事情终于忍不住骂了一句娘:“这天上神仙惹出来的破事他还不打算管是吗?”

“按照他的理论,这破事被我遇上是我倒霉,跟他们没关系。”

魏琛拿出看家本事把北辰星君骂了个狗血喷头酣畅淋漓,叶修琢磨这师徒俩幸好现在被拆了,要是黄少天主力搭配个魏琛,放到三国也是不输诸葛孔明骂死王朗的功底。可心里怎么想嘴上怎么骂都无所谓,问题还是亟待解决,叶修给魏琛倒杯水让他歇会儿,问道:“我现在会魂魄出窍了,修炼算有所小成?”

“成?”魏琛骂够了北辰星君对叶修也没有什么好脸色,“修炼有成,下一步便是问仙修道,你要走哪条路啊叶大大?”

叶修被问住了,嘴上回答倒快:“那个半仙说我不修炼还好,修炼成现在这个样子,星尘和我融为一体,想拆都拆不开。”

魏琛头痛,想起前东家蓝雨莫名其妙掺和到叶修这摊烂事里更头痛。

“得过且过吧,半仙说要帮你瞒着是吧?承他这个烂人情了,下一步就是藏着自己的神通吧。”

叶修想起半仙走前给自己还设法,对魏琛解释:“他对喻文州过世的妈倒是很有感情,连带着我也跟着沾光。”

魏琛听得吹胡子瞪眼睛,原来半仙走前把那个鬼面具碎后的碎片化了道光罩给叶修遮掩其仙力。

“这玩意有用?天上有人下凡来找,看见了不会连他都揪出来一顿痛扁吗?”

叶修说:“这位半仙自己送我的人情,说是天上物件都稀罕,唯独光是最不稀罕的,太阳光芒漫山遍野,他自己因此成仙就顺便便宜我了。”

魏琛想了想这话中道理只能点头:“行吧,这鬼面开始让我们中招吃苦头,碎了之后能被你用上也可以。”又想想叶修这个人一路走来,可不是用了好多这样的便宜去,表情还是难看。

叶修哪知道魏琛是在腹诽自己的“鸿运当头”,只担心跟黄少天的“事情”没报备给这位大爷被看出来了蹊跷。

度假村日子比打挑战赛过得快多了,休整好后陈果带着一群人杀回H市,正经筹备兴欣进军下赛季的事情。叶修回了趟老东家,带走苏沐橙和沐雨橙风不算,还拐回了意外惊喜关榕飞。夏天热热闹闹开始,网游里因为兴欣的搅局无比精彩,围观群众求之不得看戏。等到叶修发现荣耀夏季嘉年华的名字叫百鬼夜行,差点没一口水把自己呛死——有种这辈子和鬼拆解不开的不良预感。这场夏季活动,自然也因为叶修的参与变得愈发精彩,活动结束兴欣除了拿到丰厚的奖励之外,居然还让他们撬开了方锐转会兴欣的铁板。

各路变数层出不穷,叶大大开足了马力忽悠方锐转行来做气功师。方锐晕晕乎乎去了H市,一顿饭下来居然被叶修说得心神荡漾旗帜招展,一拍桌子后赫然决定:来兴欣!

不说兴欣上下其他人倍受鼓舞,当天晚上饭后魏琛勾了勾手指把方锐和叶修叫进自己房间。叶修刚进门就闻出不对劲儿了,左看看右看看,立马想起方锐当年出身蓝雨的事情。

“这货不会也是?”叶修小心翼翼地问

“嗯哼。”魏琛点了支烟。

叶修看方锐的目光瞬间就变了颜色,无形也变成有形,直逼烟熏火烤的瞩目下,方锐这脸皮也承受不住,张口问:“叶神现在在修道?”

魏琛一脚踹过去,方锐躲开:“前辈这踹人的本事没忘啊。”

“小混蛋,看见个行内人就问修道不修道。”魏琛翻白眼。

方锐心里苦跟别人都不太一样。他去蓝雨,当然不只是因为荣耀打得好,而是因为鬼神之力不逊于蓝雨几个主力。方家修道是家传下来的,到方锐这一辈,年轻人很少有愿意走这条路的了。方锐自己也觉得在21世纪成天穿个道袍到处神神叨叨说事很惹眼,可他自幼长在问道的教育环境里面,脱不了干系不说,自己于这方面还是很认真的。认真到什么程度呢?方锐第一次跟着魏琛开鬼门长见识的时候全套武装穿了道袍执着木剑,被魏琛一脚踹到鬼魂堆里吃土去了。后来方锐知道原来这世上千年发展,人类有奇门技巧的不在少数,大家个顶个犀利,不再是百年前靠宗教背景制胜的年代了。不过方锐毕竟是方锐,荣耀猥琐大师不是盖的,混久了职业选手“灵异”圈,特别想拐带个把人口跟自己去走问道一路。可惜几年过去,没相中这样合适的人。

方锐以为悟道才是走这条路的真汉子路径,其余什么自己在家摸水盘算命的、看鬼门的、跟着爹妈办白事办多了爱好上招神弄鬼的、没事自己在家里分裂魂魄的都属于邪魔外道,不值得一谈。偏偏就这些“邪魔外道”的人个个不搭理他传道授业,不如寻常老百姓有个事情还会把他看成活神仙重金请去家里做法。

方锐听魏琛简单介绍了一下叶大大入了他们这一伙的梗概后,乐了:“很抗拒是吧,开始的时候?”

叶修没转过来:“嗯?”

“叶大大,要不要跟着小生一起走上修道这条不平凡的道路啊?”

魏琛趁着叶修还稀里糊涂呢,赶忙补上一脚,方锐不是几年前青训营时期的小屁孩,利索躲开还不忘了嘴炮一句:“您老换一招可以不?总这招我不会防着您啊?”

叶修岔开两个猥琐流嘴炮专家:“方锐,我这刚刚躲过一劫,后面什么路子还不知道呢。保不齐哪天天上就有神仙下来说要收了我小命,还敢修道?修道升天去找他们献出头盖骨吗?还是跪在北辰星君座前说都是小的的错,小的不应该在那天晚上吃饱了撑的被俱乐部扫地出门站嘉世门口接您掉下来的星尘?”

方锐听了不说话,魏琛只能不住地叹气。

“你们有心,到时候搭把手,能顺便救我一命就救,不能救的话别看着我死就成。”

“人行大道,”方锐张了口,“我辈凡人,不图升入天庭位列仙班,既然都是这个圈子里的人,没有眼看着你被神仙拿了头盖骨丧命的理由。我不打荣耀就在家乡做个清修的道士,和你素昧平生,听说这种事情也要来助力的,不要说现在早早相识。”

叶修很想上前扯方锐的脸皮问他哪里来的“早早相识”,心说算了我何必跟这个张口就来的小忽悠计较,压根就忘记了先是他这个大忽悠把人忽悠到兴欣来的。

方锐既已表态,魏琛也不能说自己到时候就看着叶修送命,便提议说跟联盟里这些熟脸见面的时候都打个招呼,别真有了三长两短现求人帮忙,说到这里魏琛还冲叶修露出个鄙夷的表情:“有些人脸皮厚惯了。”

“呵呵,都说老家伙脸皮最厚,不知道哪个家伙是这房间里最老的。”

如果不是现在叶修修炼得很到家,打鬼水平不在黄少天之下,魏琛大概要跳起来揍他了。考虑到两人之间水平有了差距,还是咽下这口气对方锐说:“你蓝雨的师兄弟什么,早就见识过这货的魂魄了,不用去打招呼,让他自己求喻文州和黄少天帮忙去。还有苏沐秋下次什么时候来,你也介绍给方锐认识下。”

方锐自然是不认识苏沐秋的,拉着魏琛问东问西。叶修知道魏琛也算是在给自己老战队挣口气,笑笑就答应了。

黄少天后来知道魏琛这样说也撑不住笑:“可惜了,魏老大不知道你早就摸清蓝雨基地大门小门中门后门,自从会魂魄出窍几乎是一个礼拜溜过来一次,哪用你求啊?”

叶修靠在黄少天宿舍房间的写字台前,随手拿着黄少天的鼠标扔来扔去接着玩:“跟你们蓝雨熟也不代表喻文州就能拍马说帮我对抗天庭吧?再说你们这鬼池自己还要求自保呢,别以为我什么都不问就是什么都不知道哈,你看我像张白纸?你们可怜这些鬼魂,不想它们变成厉鬼,也不想强压了去地府,想出这种折中办法的人是谁?真想认识认识。”

黄少天懒得跟叶修辩解鬼池的事情,他队长的人品却要分辨一二:“队长为人我再清楚不过,别说只是个北辰星君,就是加上个阎王老儿,他也要帮你挣一条命。叫你那么多声叶神都是白叫的?你以为我们都认真怕你那把白伞是吧?还不是因为联盟里的交情。”

叶修当着喻文州的面肯定是认真承他这人情的,在黄少天面前却有点促狭的意思,放下鼠标坐到黄少天身边,手指刮刮移魂师的鼻尖:“知道了知道了,不能说你家队长一句不好的。”

“哼,要说不拦着,你去我看不见听不到的地方说。”

“我大老远跑一趟不是为了听你教训我的,春宵苦短啊黄少天同志。”

黄少天真是被叶修的脸皮折服了:“春宵苦短你个大头鬼啊?!现在是上午十点!”

“对啊,那么不如我们活动一下筋骨?我这就回魂了还能赶上兴欣那边开午饭。”

黄少天被叶修上下其手顺势按倒在床头的时候想的是我怎么就信了这个混蛋说他是来问正事的呢?


=================

题外话:下一章是不是可以叫《白日宣x》?会被lof直接咔嚓的吧= =

  254 20
评论(20)
热度(254)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