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蓝雨鬼记(上)《见鬼》番外

前些日子身体欠佳,本想cp16.5出鬼故事的,结果赶不上啦><

为了避免跪空摊位这种事情发生,写个蓝雨的番外来出个小料本玩,大约1.2w字左右,价格等排版结束看P数才能知道不过肯定不会贵= =

本文是《见鬼》番外,但是是粮食的,粮食的,粮食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因为故事本身就是出于“蓝雨没有姑娘一定是因为有鬼闹事阴气太重”的脑洞构思,所以便写了这个番外^_^

勉强也算是给阿黄810庆生的故事吧,希望大家喜欢。

印调地址:http://vote.weibo.com/poll/136125434




蓝雨鬼记(上)


蓝雨,荣耀联赛老牌战队,第六赛季总冠军。现任队长和副队长除了技巧厉害、人品过硬,还都是联盟主席在心里盖过戳的小帅哥。蓝雨青训红红火火,目前最年轻的职业队员就出自蓝雨青训,老板脸上有光,冠军和未来分两只手攒着。战队主场G市,全国经济发展领先不说,竞技体育底蕴也有,足球两个中超俱乐部,要成绩有成绩要赞助有赞助,响当当的名号全国传。无论听起来还是看起来,怎么看都是个正经得不能再正经的电子竞技队,这就是蓝雨给大家带来的第一印象。

然而一切的一切都只是表面现象,先不说联盟其他战队有多少不正常的,只说蓝雨老板的心路历程便很值得剖析。要他把蓝雨这出故事说简单点他也不会,开篇直接从盘古开天地起,凡是听过的人都不住在心里点头:嗯,这蓝雨副队长是话痨其实都是因为老板遗传!

天、地、人三界互不相侵。凡间人来人往,若是得道高人自然可以升入天庭,若是碌碌一生死后便去地府报道。人间界地大物博,人心千百样,蹊跷事情就多。说句玩笑话建国之后不许有生灵成精怪,可碍不到死人化作亡魂。G市便有那么一块地方,不阴不阳常年被群死人魂魄霸占着做鬼市。凡间常有鬼魂集结,鬼市偶开也不算稀奇,可若是有鬼魂三五十年不散那就是大事了。蓝雨老板自幼是孤儿,他便跟着叔叔生活,家传职业——阴阳师,所以自幼这位老板跟着叔叔看遍人间怪力乱神之事。听闻G市有这么块地界,那么作为G市人是一定要去看看蹊跷的。这桩事起因就出在蓝雨老板的叔叔身上,这位长辈跑去一瞧,嘿,那地方是个鬼坑啊!不知道哪里聚集起来的鬼魂常年盘踞不散,随便找了个软柿子捏着脖子问缘由,得到回答如下:不想转世投胎,凡间很多牵挂,又不想集体跑出去吓人,招来个大能人弄个雷峰塔镇压这种事情,大家都不想的啊,于是乖乖留在这个坑里,大家作伴算了。可一来二去,鬼多了难免事多,林子大了还什么鸟都有呢,亡魂多了自然容易出厉鬼,总有那么一两个不安分守己的跑出去作乱。

软柿子哭哭啼啼,很是委屈的样子说:“这位大人,您行行好不要把我轰到魂飞魄散啊!我去投胎喝孟婆汤还不行吗?”

阴阳师叔叔觉得这软柿子鬼很有趣,让他给自己带路去瞧瞧那个坑,这一遭去了不要紧,回来人就转了向,把侄子叫来嘱咐道:“这鬼池鬼坑大有来头,里面藏着一双王后,很有想法。我经此一探路,想通很多事情,世界之大,想来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等我去看和想。这就去云游四方了,你刚刚结婚,不便拖家带口跟我出门,留在G市看守这里吧,也能帮上他们一二。”

还没有成为蓝雨老板的阴阳师听完这段话如同在艳阳天里被劈了一道响雷,心说我这叔叔搞什么呢?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长辈毕竟是长辈,说走就走的旅行想做就做,翌日便收拾好行囊定了机票飞啦!蓝雨老板就这样稀里糊涂继承了师傅云游后的未完成事业,准备把这块奇异的鬼魂集散地给圈起来好好管。阴阳师是个祖传的职业,鲜少有教给外姓人的,往古时候说,有关这方面的书籍都是禁止流通民间的,可见混得上阴阳师的家族都是大户士族,家底殷实。蓝雨老板打小跟着叔叔混,于灵异鬼怪的事情上也算是见多识广,对这块鬼魂嚣张之地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与其历尽千辛万苦耗尽精魂把这些恶鬼全灭了不如圈养起来。对阴阳师来说,通阴阳的地界自然是大大的好,可本事再大的阴阳师到底大不过地府官吏,既没有把这万鬼坑打个魂飞魄散的本事,也没有这个义务。蓝雨老板思来想去,决定采取旧社会地主圈地的做法,买买买!回去看看个人账户上的数字后面的零还是很可观的,蓝雨老板心中盘算起了买多大一块地,可新时代不比旧时,买地上报走正规流程的话,他这块地买来做什么呢?

投资房地产,开玩笑,居民楼都盖在鬼魂坑上,半夜让鬼上来吃活人魂魄吗?建个公园吧,怕变成鬼园;开个占地面积这么大的工厂还是人多,还是担心工人被鬼骚扰。蓝雨老板思来想去,觉得不管这块地买了做什么,都得招一批跟自己差不多的人,不是阴阳师不要紧,一定要知晓鬼魂事,阳气足,有为天下民众顺手做点事的善心。

蓝雨老板愁得头发一把一把掉,某日开着电视吃饭,媳妇特地托人从外地买来的正宗五常米煮的饭都不香。电视里正在播新闻,节目说最近电子竞技项目愈发火热,过去关于打电子游戏的偏见仍有,却抵挡不了电子竞技火热的趋势,不少人瞅准这其中的商机,各地都在组织比赛、拉赞助、筹备队伍。这其中玩票性质的有,趁机捞一笔横财就准备撤的有,真心实意爱电子游戏竞技比赛的也有,蓝雨老板简单考察了一下市场,发现种种缘由各种不同,那么为何不能插进他这个组建战队是虚,圈禁鬼坑为实的人呢?何况自己家传产业,到他叔叔这代都是只守着银行存款过日子,阴阳师出个工报酬高高的,坐山吃也吃不空,经商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叔叔才懒得做。蓝雨老板觉得筹备电子游戏战队大有可为,能赚钱、能圈鬼、能给自己的阴阳师职业做知识储备,丰富战斗经验,还顺路服务一众想投身到这个行业的(阳气充足)的青少年,大大的利好那是一定要投入的!说干就干,蓝雨老板下海捣鼓战队去了!

这个时候蓝雨老板还只是一个手握巨款的电子游戏门外汉,不过他考察了几个游戏,坊间流传有个叫蓝溪阁的组织的会长大大就在G市本地,蓝溪阁在几个流行热门游戏中都有筹建过帮派或者建立过公会,如此执着于这个名字,想来是会长本人想出人头地啊。蓝雨老师这个时候还不能称为蓝雨老板,不过老板大人在淘宝上买了个游戏账号,大摇大摆去加蓝溪阁会长号了,加好友申请只写了一句话:你想成为正规战队的队长吗?

魏琛就这样被约出去在一家星巴克跟陌生金主碰面了。说不心动那是假的,每个游戏都建个组织叫蓝溪阁这用心太昭然日月了,然而他混熟的网吧老板前几日刚刚问过他成立战队的事情,几个兄弟合计了一下,对这网吧知根知底非常放心。现在忽然来了个金主,魏琛凭借他“闯荡江湖”的多年经验判断这个金主是个正经八百的冤大头!有钱又外行!不过金主态度很好,谦逊低调且表示很愿意努力学习电子游戏竞技比赛相关知识,真外行做不了好老板,再有钱都不行。魏琛没对游戏圈内人说过一件事,那就是他略通鬼神之事,虽然没有伏魔降妖的本事,可眼力上佳,对方是人是鬼是仙是魔统统逃不过他的火眼金睛,除非道行超高还在他面前尽力遮掩。魏琛心很宽,有这样的本事却不放在心上,搁置在鬼神圈里扎眼就被湮没了的能耐,何必去嘚瑟呢?不如讳莫如深,自己心里有数就得了。结果一杯星巴克红茶拿铁刚喝了一口,蓝溪阁公会会长大人差点让外行金主吓了半死。

“你你你是阴阳师?”魏琛压低声音问。

“你你你怎么知道?”老板大人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今天只是来相个战队队长,不是来问鬼求神的。

魏琛粗略讲了一下自己的能力,继续问:“阴阳师自古以来都是有名的,咳咳咳,财主,您怎么想要做这行?”

蓝雨老板开始看到魏琛还有点点嫌弃他岁数略大,不是说打游戏的都是十几岁的少年吗?算了,这个面相老成的青年阳气也很足就可以了。现在知道对方还是略通鬼神圈之事,简直如遇知音,差点要自定义成为高山流水。猛灌下去一杯冰水,给魏琛絮絮叨叨说了上面的事情,足足说了快一个小时。

魏琛听得头皮发麻——主要是听了太多话累的,理顺一下思路才张嘴:“您想组建一支通晓鬼神事的战队,压着这块地界?”

“没错,哎呀我运气太好了!一下就遇到了你!这个队长,你怎么说都不能拒绝我了。”老板大人激动异常。

魏琛听了半天,心里明白这不失为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案,只是如此这般安排,自己那群蓝溪阁的小弟未必能顺利被安排进队里,毕竟这守着满坑满谷的鬼讨生活非常人能做到啊。

“队员选拔,大概会很难。”

蓝雨老板听到这句重点顾虑也点头:“是难,不过筹备战队对我来说一样难,人一生不易,缩在墙角唯唯诺诺是一辈子,出来承担责任做大事也是一辈子,看你怎么选。”

魏琛这个时候还没有周身沾染上浓郁的江湖习气,内心多少英雄魂在燃烧就,被蓝雨老板这么一撺掇,当即拍板:“好,不就是圈块地管几个鬼,顺便选一些奇人能士的少年来打游戏嘛!多大个事!”

蓝溪阁会长,就这么被拐上了治理鬼池的道路。

蓝雨战队,不多久也定下了名字,蓝雨老板顺理成章走马上任。万事开头难,蓝雨老板买下那块地,准备筹建未来战队基地外加队员宿舍等等。魏琛跟着老板去看地的时候瞠目结舌地说:“一般的战队开始都是在网吧里运营的,您这是要建个世界五百强企业的节奏啊。”

蓝雨老板眨眨眼:“要干就干一票大的,你不想以后看蓝雨做大做强,支付宝老板跑来求入股的那一天吗?”

魏琛差点被自己口水呛着,就没回答老板这黑洞一样的脑洞问话。

基地的事情和行政人员要靠蓝雨老板张罗,招一批像样的队员开始就只能靠魏琛了。魏队长光杆司令一个,整日东奔四跑全国各地搜罗能人累死累活,好容易搜罗了三五个人,又嫌弃人家游戏水平烂。有几个游戏里知名玩家,可没听说人家在鬼神圈子里混过,比如说荣耀游戏里一个叫叶秋的。

蓝雨老板要他不要太心急:“罗马还不是一天建成的呢,又能打鬼又能打游戏的人上哪儿找那么多?你别上火,可以多找点异能力强大的小朋友来,游戏水平可以后天培养嘛。”

这句话就是蓝雨后来青训营成立的起因了。

黄少天是蓝雨老板相中的头一个异能力强大的小朋友,移魂师百年难遇,黄少天的资质魏琛看一眼便知不俗。队长和老板一商量,当即决定抢也要把人抢进队里。黄少天入队后陆陆续续进来了不少小朋友,彼时蓝雨基地刚刚破土动工,工地开挖第一铲子土的那天,老板把所有准正式队员和小朋友们都拉去观礼。观礼这个说法比较委婉,实际上大家是去设结界的,这工地附近都是鬼,青天白日里没有胆大冒头的,晚上总有几个工人留工地看守吧,别跑出几个来吓死个把人就行了。

小朋友堆里有个叫方锐的是道士出身,观礼仪式上面穿着青色道袍,手执桃木木剑像模像样祭天拜地。魏琛腹诽半天,碍着老板的颜面不好意思当场发作。他心说这不知底细的人还以为他们蓝雨多封建迷信呢。

方锐是一个极其规矩又讲究的道士,这一板一眼的做派深得蓝雨老板喜爱,只是打游戏的风格和他做法的架势格格不入像是两个人似的:游戏里的方锐是个正经的小流氓兼猥琐玩家。魏琛第一次跟这小子交手就着了他的道,想他在观礼仪式上祭拜的死教条样子,怎能想到进了游戏就极其无耻极其地不要脸。魏琛做蓝雨队长时常常摆出正气凌然的姿态,全然不记得自己就是猥琐派的祖宗。

黄少天倒是十分符合魏琛对“徒弟”的定位,虽然打网游时小有名气就是因为他出其不意抢Boss,可攻击做派甚是坦荡。移魂师出身的他不仅打游戏是个好苗子,还擅长操作魂魄甚至分裂魂魄体,魏琛翻着本旧书跟移魂师修炼有关,扔给黄少天让他先练着自己的魂魄出窍去。

除了道士和移魂师,蓝雨的小朋友们还有个家里常年给人家办白事的于锋。于锋自幼见多了死人魂魄,跟着父母走南闯北料理一些奇怪的丧事,大部分都是死人不安分闹得家里不宁,便会请到于锋父母去做场法事,补个仪式。于锋第一次见鬼便很淡定,胆大心细说得就是他这种人,魏琛上门忽悠于锋父母说让孩子年轻的时候做点别的事情比如投身电竞行业多好啊,这行职业是青春饭,将来退役了再回家子承父业也很不错。于锋父母明事理,听说蓝雨还有个鬼池能锻炼儿子就同意了。

另外还有个亲妈是职业算命的郑轩,亲妈古今中外各种算命方式都精通,信手拈来一种都能算得你心服口服。因为亲妈太强大,小郑同学常常觉得压力山大,不知不觉“压力山大”就变成了口头禅。

林枫是佛门俗家弟子,徐景熙乃是方士。十来个年龄相仿的少年,在蓝雨老板眼里就是一群小童子啊,这阳气盛得还怕镇不住一个鬼池鬼坑?晚上做梦都要笑醒了,梦里梦到叔叔云游归来不住夸自己,夸得他脸上桃花朵朵开。

这群少年里,最出挑的当属移魂师黄少天同学。打游戏也好,控制鬼魂也罢,都是最拔尖的。魏琛心里明白,这小子假以时日会成为蓝雨栋梁,两个层面上的。蓝雨老板也喜欢黄少天,性格好的孩子招人疼,旁人还会加一条:因为你们俩都是话痨。小孩子被捧在手心里时间久了容易飘上天,魏琛琢磨得让黄少天出门开眼,逢比赛便拖着全队上下出去见识世面。黄少天因此和一众蓝雨青少年见识了早期的霸图、嘉世和皇风三大强队,其中当家选手的强大实力更是刺激了一群小朋友。不说早年的三大高手,便是百花的孙哲平和张佳乐放蓝雨面前那也是要被仰视的,小朋友们受了刺激都变成了苦瓜脸,黄少天也不例外。魏琛私下暗道自己这样不会把孩子们吓跑了,蓝雨老板倒是比较支持他这种做法——养在温室里的花能要吗?

黄少天受了刺激苦着脸看队里的人,掂量大家的实力,想着什么时候可以出道和荣耀里的大神们PK,这时才注意到队里有个平时不吭声的家伙喻文州埋头在笔记本上记着什么。喻文州这个人有点神秘,队里的小朋友们都不太了解他的灵异能力,问他也不说。蓝雨老板自然是晓得底细的,却也帮着他保密。黄少天这就不太高兴,这么多人偏你拿自己是碟菜,我这个移魂师都不瞒着你们,你闹哪出戏呢?加上喻文州手速慢,荣耀打得略一般,黄少天上下嘴唇一碰,便叫人家“吊车尾”。喻文州听了从不恼,有时还会笑吟吟地应一声,黄少天听了更不爽。这天现场观摩被刺激了,张口就喊喻文州:“那个吊车尾的,你在记什么?”

喻文州指指场上说:“他们的特点,还有我们能有的应对方法。”

黄少天厚着脸皮凑过去:“让我看看呗。”

喻文州大大方方给他看笔记本,两个少年说了没几句便互相盖戳定义为可聊人士,正经说起了战术布置的事情。黄少天开始对喻文州心里有所改观,这吊车尾的外号也随着他们关系好转渐渐少听到了。

 

TBC

  201 21
评论(21)
热度(201)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