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蓝雨鬼事(下)《见鬼》番外

蓝雨老板最不怕同样的话重复N遍,关于圈禁鬼魂的来龙去脉来一个队员讲一遍。小队员们开始好奇心强烈,后来听多了便知道老板是个超级话痨,同样的故事讲数十遍不嫌累不说,一个笑话能连着说五天。有一次蓝雨经理陪老师出门约见赞助商,连着跑了四个公司吃了四回饭局,每一顿酒桌上都听到了同样的笑话。蓝雨经理内心有点崩,琢磨着在黄少天和老板之间宁可选择黄少天——至少未成年的小朋友比较可爱。

彼时蓝雨小朋友们混熟了,蓝雨正规队伍也打了一年多比赛。蓝雨在荣耀联赛里虽然不算强队,可也逐渐步入正轨。这个时候蓝雨老板开始琢磨另一件大事了:管管那个鬼池。

老板曾经的构想是只圈地不约束,渐渐觉得这不是个妥帖的办法。一日他把队里大人孩子都招一块儿开会,租的一个偌大会议室占满了人显得很拥挤,小朋友们每人搬了把椅子坐会议桌后面,眼巴巴地等老板说打鬼的事情。

“没见过这块地的时候,我只是个独善其身的阴阳师。后来阴错阳差被长辈交代了要看顾这里,我原本想不通,为什么要我来管这地界呢?上报天庭或是下知地府不是更好?人鬼殊途,何苦来哉。我想不通透,不巧赶上家里夫人的阿姨过世,去悼念老人的时候我忽然想明白了,人原本就有魂魄,死了之后魂和肉身脱离,非要说人鬼殊途,是我错了。现在的鬼池,或许就是从前、现在和未来的我自己,茫茫天地里一人的三魂七魄如水滴,既然我有缘知道这里,看顾便看顾了,这样不是远离随波逐流吗?比碌碌无为浑浑噩噩过日子好上一百倍。”蓝雨老板说到这里顿上一顿,又继续说,“所以我请魏琛来帮我,招了你们来这里。鬼池中我去过几次,每次都很凶险,不说千万恶鬼,便是一双王后就不好对付。我的想法是圈禁这块地方,他们若是想去地府重新为人很好,继续留在这里想人间未了心愿或是有没有想明白的事理也可以。只是鬼王鬼后,需要交涉个明白。”

一屋子里的人都眉头紧皱,魏琛先开口问:“想控制鬼王鬼后,这很难。”

方世镜师从一名得道高人,速来老成稳重,赞成魏琛道:“贸然下鬼池,不是一个妥当的选择。”

一群少年本是跃跃欲试,听队里两名“大哥”这样说,都垂下了脑袋。黄少天第一个站起来:“招我们来就是为这个鬼池,一辈子不管就绕着走可以,那何必要我们来?”

方锐见有人出头了,顺着说:“黄少说得没错,早晚都要交给我们去做的事情,不如在基地建成前就去收服了他们,省得大家真搬进去后日日烦心。”

几个少年七嘴八舌畅所欲言,一时间屋子里吵成一片。过了没几分钟蓝雨老板敲了敲桌子让大家安静一下:“停停停。”

蓝雨经理瞅着老板脸色,小心试探地说:“要不您和魏琛队长带着孩子们下去踩个点?”

蓝雨老板想了想才开口:“我给大家说说那对鬼王鬼后的故事吧。”

屋里头众人一听这话就集体发了偏头痛,老板讲故事那真是滔滔江水一般的长度,有人不好意思看老板却好意思盯着黄少天,大家多是一般无二的心声:你真不是老板亲生的?

鬼王鬼后原本都是鬼池里两个鬼,只是在这里时间长久到他们自己也记不得了。从服饰上看应该是明末清初的人,至于是不是G市地界的人,到底是死的时候不小心死在这里的,还是死后魂魄漂游到这边的就没人闹得明白。蓝雨老板其实也只跟鬼王鬼后打过一次交道,说过几句话而已。他那位外出云游的阴阳师叔叔亲口赞许说这对死了的夫妇不一般,那就说明真的不一般。鬼有千百种,其中凶神恶煞级别的不足一一道来,若真是人世间的王和后,没有死后不入地府的道理——在人间是帝王将相死了也不会被人轻慢。可见这对王后是进了鬼池才慢慢坐到如今地位,个中艰险和复杂不容人细想。

魏琛见老板说得口干舌燥,趁着他端起水杯喝水插了一句:“不说这些鬼的前世今生,您觉得他们称王封后占据这里到底为什么呢?”

是啊,这是大多数人心中的疑问:这些鬼,包括鬼王鬼后,占据这里到底为了什么呢?

老板喝饱水润了喉咙,慢慢说:“你们啊也不要把这些鬼的目的想得那样不堪,这世上的事情往往如此,把自己绕进去想不开的多是人。不然问问队里那几个修炼得法的,是不是升入仙班都要讲究几分清净?”

方锐和徐景熙等人默默点头。

“鬼王鬼后率领众鬼不过是不想让人轻易欺负了,这世上为鬼做乱的多是什么?是人不是鬼。”

众人都是这圈子里摸爬滚打的,便是小朋友们没亲眼见过凡人为鬼作恶,总是听带自己进门的长辈或者师傅说过一两个类似的故事,每每说到末了就板着脸叮嘱做人要行的端坐得正,万万不能误入歧途。

蓝雨老板向一群小朋友们说道:“你们想下去见识世面?我只有一句话叮嘱,一有事让你们跑就快跑,千万不能逞能。”

大家都想着见识鬼池全貌,没有不答应老板的,全部重重点头做出一副乖乖仔的模样。

真到下鬼池那日,方锐全套小道士的打扮,站在小朋友们最前头,后面只有黄少天贴着他站,其余人都恨不能躲得远远的。方锐瞥一眼全局,知道自己被嫌弃了,撇撇嘴巴说:“尔等这些歪魔邪道,居然嫌弃我穿上这一身。”

按照方锐的定位,包括黄少天、魏琛在内诸多人都属于不修道法的“邪魔外道”,这句话一出别人没吭声,倒是林枫说了句:“善哉善哉,我佛慈悲,方道长怎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方锐猛然想起林枫虽是俗家弟子,却仍算是佛门的人,再一想徐景熙是个方士也是正经行当,知道自己失言面露愧色。

这时魏琛出头解了众人的尴尬,直接一脚对准方锐的屁股,把他踹进了鬼池里面吃土。鬼池内忽然栽进一个道士,惊了众鬼不说,吓得黄少天先跃起跟上,起手便劈开了一只冲上去想啃方锐一口的厉鬼。

魏琛见了,给大家一个眼色,正式队员并全部蓝雨行政人士一拥而上护着一群小朋友纷纷下到鬼池。这群人里除了蓝雨老板,只有黄少天一人是练成了魂魄出窍的,旁人都是肉身下到鬼池中。魏琛不得不打起十二分小心来应付,生怕哪个活的小祖宗出了什么岔子。

蓝雨这波人说句实在话真是老板和魏琛队长两人穷尽这一两年心血全国搜罗来的,进了鬼池个顶个的谨慎和冷静,打了一会儿鬼竟然全员无伤,横冲直撞这么一路见到了鬼王和鬼后。

鬼池里鬼王鬼后一出,众鬼退散,黄少天少年得意,仗着自己是魂魄不是肉身便胆子最大,头一个出列站到众人身前,单跟鬼王叫板:“我等不才凡人,想在这鬼池上修建个基地,使鬼池远离人烟。”

鬼王冷哼一声:“说得好听,你们在这里破土动工还设下结界怕我们生事,如今基地雏形已成,跑来打招呼是不是有点晚了?”

蓝雨老板没想到初生牛犊这也太不怕虎了,抢出来说话有点晚:“之前不是跟您家这位夫人说过的吗?”

鬼后素来话少,对鬼王点个头,开口道:“你叔叔只说你想在这里远远地看着我们,不是骑到我们头上。”

“这怎么叫骑到你们头上?平时你们忙里抽闲还要管制这多的鬼魂,我离得近点是方便行事。”

蓝雨众人内心哗然,道难怪队长打比赛的风格那么无耻没下限,原来师从自己老板啊。可又没人敢在这个当口说破,大家只得面上装着镇定继续看鬼王鬼后。

黄少天一张嘴不会饶人,此时已经开始噼里啪啦口齿清脆地清算起鬼池这两年出了多少跑出去惹是生非的小鬼,桩桩件件都给说得明明白白,闹得鬼后面露微红,显然是面子上抹不开。

蓝雨老板等得意门生说罢,一摊手:“看这不是在下胡说的吧?我们可都有记载,平时逮着的鬼闹的事情都分门别类记着。”

鬼王脱口而出:“你们人类忒无耻了。”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总之就这样了,邻居。”

鬼王瞠目结舌:“谁要跟你做邻居?”

于锋最不耐烦他们这些“礼尚往来”,总觉得先礼后兵是弱茬子才做的事情,便卷了袖子问:“什么时候能开打啊?不打你们聊着我回去睡觉了。”

郑轩抱了个铁算盘敲晕了一只偷窥他们的鬼,说道:“就是就是,闹得我头疼,压力太大了。于锋说得对,不如回去睡觉。”

魏琛给他们一人赏了一个脑瓜崩,批道:“要造反啊,小混蛋们。”

鬼后正要说什么,忽地指着蓝雨众人其中一个问:“你是什么人?”

大家侧开身看,原来是站在人堆里的喻文州,黄少天一个箭步窜出去拦着:“他是什么人,跟你有什么关系?”

鬼王也察觉出不对劲:“你们跟天庭的人有往来?”

喻文州见周围人无不倒抽一口冷气,知道不能再这样瞒着大家,便应道:“祖上有人和天上有点缘分,我若真是天庭来客,还会由着你们胡闹?”

方锐大为满意,觉得多了个战友,若是真的跟天上有关系,喻文州勉强也算是正规仙侠人士,决不能算是“邪魔歪道”了。

鬼王没有动作,鬼后却不容得鬼池受这样的威胁了,似是怕喻文州即刻灭了这里,甩了袖子直冲他而去!方锐见势不妙,扔出一张符纸,又用木剑戳着指向鬼后大呼一声,且见符纸化作根根箭矢冲向鬼后。鬼王一拂袖,袖口里窜出鬼火扑向箭矢直接将它们烧化了。方锐心说不好,黄少天眼疾手快已经飞身跑向这边,站在最前面迎着鬼后,说时迟那时快,蓝雨老板倒是头一个出手截住鬼后的。一人一鬼战在一起,场面登时乱了。

魏琛像只惊慌失措的老鹰,有点慌神,却还记得护着这批孩子,鬼王见鬼后被拦住,也出手了。黄少天站在最前面不是撑门面的,他虽然操纵得了一般的小鬼魂魄,手劈鬼魂们或者撕开一两只都不在话下,然而此时他也急了,心里一顿不知道怎么办好,情急之下觉得需要一件武器,连郑轩都能抱着家传铁算盘揍得小鬼们嗷嗷叫,为什么他不能呢?想到这里觉得去地上捡个什么回来使太没格调,自己作为移魂师头一遭觉得能力浅薄。这时昔日里蓝雨老板曾经对他说的话涌上心头。

“移魂师能力强大,古来难有好结果的,便是我叔叔那般,额,随性的人,曾经也说过这样的话。你若是想拔尖逞能,这个出身再合适不过;你若是把志向放低点,想着别人的时候多想想自己的安危,记着万事不要走了极端,总有两全其美的办法。操作或者分裂他人魂魄太多,对移魂师来说难免太损阴德。”

黄少天想到“自己和别人”,“分裂他人魂魄”这些,忽地灵机一动,咬牙站定,从右手腕上抽出一道黑色的气,再从左手掌心里唤出一道白色的气,两股气交替缠绕竟然幻化作一股墨灰色的类似剑体的东西来。旁边的徐景熙见了,吓得魂魄要从喉咙里跳出来,直大叫:“祖宗你要作死能不能在家里作!”

蓝雨老板和魏琛都被惊到,扭头去看,他们二人一看便知黄少天做了什么——竟然抽了自己的魂魄一部分为魂剑。只见少年移魂师腾空而起,单脚踏着半空像是能踩到什么借力的东西一般,一剑刺向鬼王!

黄少天年纪小,移魂师能力未到家是一说,然而鬼王这些年蜗居于此地,倒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对自己如此狠辣的移魂师,那魂剑所到之处带起森森青光,劈开他掷过去的鬼火轻松自如,倒是被魂剑碰过的鬼火火焰不知道被他变了什么,随后落到周边的鬼身上,烧得自己人四处乱窜。

鬼后看到鬼王步步后退,一时慌了,拼命掀开蓝雨老板飞至黄少天那边要这小孩子的命。黄少天即便再逞强,也无法甩开身后一群人,这时徐景熙和郑轩、喻文州三个紧跟其后怕他被鬼突袭,鬼后这一变化,先变了脸色的不是黄少天,是徐、郑两个。鬼王看到鬼后前来助力,底气足了几分,几招过去逼得黄少天颇为吃力。喻文州知道要糟,黄少天再天赋异禀,此刻应付鬼王一个已经是极限,再来个鬼后,怕是徐景熙和郑轩先要遭殃。

众人眼前一道光辉闪过,那光却不刺眼,像是十一月暮光里满月徐徐升起时带出的柔光。只见喻文州挡在徐景熙和郑轩身前说:“本意是来跟你们划清界限的,既然说了无用,打了半天也无用,不如一了百了。”说罢双手手掌摊开,柔和月光像是从他掌心里汩汩冒出,变成绕指柔的坚韧金线顺着地面缠上鬼王鬼后的脚。二鬼被这光碰到都似受了酷刑一般瘫倒,继而被金线扯至喻文州身边,化成两道黑影,钻进了少年的手掌心。

众鬼见王和后如此这般被个凡人收了,吓得恨不能当场跪倒喊喻文州山大王了。蓝雨老板冲过来握着喻文州的手看了又看,恨道:“你这孩子怎么这样要强!这是鬼王鬼后,你现在哪有本事封他们进自己的身体里!”

喻文州已经面色铁青,恰似只剩下一口气撑着没晕倒,咬破嘴唇仍旧是好声好气对老板说:“这不是还有您在吗?”

蓝雨老板敲了下自己的脑袋,说:“我上辈子欠你们这群猴崽子的!”先动手做个小封印盖在喻文州掌心,猛地又因为说了猴崽子想起黄少天,扭头骂他,“你也给我等着,回去魏琛找个板子来打你屁股!”

黄少天吐了吐舌头,像是怕了似的没吭声,躲魏琛身后去了,又急着伸脑袋看想看喻文州那边。

这混乱的一天,终于是因为喻文州在老板的帮助下封印了鬼王鬼后进掌心里结束了。

蓝雨老板和魏琛自然是知道喻文州过世的母亲跟天上月神的关系,其余人是否知道便看喻文州的意思。那天他透了口风说自己祖上有人跟天上的关系说不清道不明,蓝雨众人十中八九都猜了个囫囵个,都闭着嘴不去多管闲事。等蓝雨基地全部工程完工,大家纷纷搬进新宿舍,用起了新的训练室,已经是蓝雨参与到荣耀联赛的两年后了。

蓝雨基地落成那日魏琛已经只身离去。基地剪彩那天蓝雨老板给魏琛打了个电话,问他后悔不后悔。

“我拍了好多照片发你QQ上了。”

“我看见了。”魏琛咬牙切齿,后悔换了手机号码之后特地告诉了老板,队里别人他可以不管不顾,这个老板于他有知遇之恩,真的不能一走了之。

蓝雨老板内心门儿清,知道魏琛连输了三场给喻文州有点抹不开,走的时候也没拦着他。

“魏琛,如果你有意将来可以回来,无论是荣耀还是鬼池。”蓝雨老板开始絮叨他们在鬼池上面建了个鬼门防着鬼乱闯,只有那听话的才能出入自由,在人间犯了事统统要想办法送去地府。

魏琛笑着说:“您的意思,那喻文州就是下任鬼门门主了?”

“嗯,你觉得呢?”

“方世镜无论是游戏水平还是打鬼的水平,你我都清楚。这个喻文州少小便懂得掩饰锋芒,十分难得。”

蓝雨老板赞同魏琛的观点:“我本来是属意黄少天做队长,现在看来他们关系尚可,培养一段日子说不定会是对好搭档。”

“荣耀里也是。”

“我现在经常苦练荣耀哦。”

“哦?是吗是吗?老板你加我小号,我来虐一虐你。”魏琛哈哈大笑。

蓝雨鬼门建成后,方世镜暂时领了鬼门门主和蓝雨队长职务。黄少天专心修炼自己那不到家的本事,移魂师几百年来没有好结果多是因为太好出头练功走火入魔,他独辟蹊径成为了第一个分裂自己魂魄的移魂师,结果会如何连蓝雨老板也说不出。喻文州仍是那般谦逊低调,私下老板有问过他因着封印鬼王鬼后导致手速更慢可会不会后悔,喻文州笑说:“这样的结果最好,我身上原本还有几分仙气总是会叫高人看出,现在老板你可感觉的到?”,蓝雨老板哑然。其余少年都刻苦图强,荣耀和打鬼练习两手都要抓,大家其乐融融,平日里相约吃个糖水或是下鬼池去都很和谐。

蓝雨老板想他阴阳师一生办了件这样的大事大概也是可以光宗耀祖的了,又开始幻想叔叔回来看到自己的伟业会怎样夸奖自己。

梦,原本便是可以生在鬼池上面的,只要梦想足够好,原来也不必怕被什么沾染了去。

此为蓝雨鬼事记。

 


  201 11
评论(11)
热度(201)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