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叶子黄(章一二三)

叶子黄 



章一、初恋 

要叶修自己来说的话,他早八百年前就忘记初恋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抽根烟出来不点上,夹在耳朵后面装一下酷,抬头仰视天花板,45°角迎着想象中的风向后抚平一下头发,“是个女孩,嗯。” 
黄少天一口可乐直接喷在叶神脸上,随机附赠了一连串“妈的叶修你个人渣”。不过还是风风火火把背包翻了个底朝天找面巾纸给那人擦擦干净。 
叶修揉揉眼睛,苦笑着说话,“少天,下次记得不要喷到我眼睛里。” 
黄少天盯着被他握住的手腕有点难堪,只是好奇心发作问问初恋的事情,哪里能想到这货就没有正经的时候。 
于是广州闷热潮湿的午后,他们窝在沙发上吹空调聊天。黄少天看着叶修低头用手揉擦眼睛跟那张本来就倦色满满的脸过不去,他吻上叶修睫毛的时候想,嘛,谁说初恋是件小事来着?分明是跟个混蛋在一起的混蛋事儿。 

叶修退役那会儿他们还只是关系好过一般职业选手的朋友而已。不过黄少天承认自己彼时也很担心那个没有下限的荣耀教科书,他在QQ上敲了几十个问号过去,叶修懒洋洋地回了他一句:网游副本,等。 
黄少天手速快过语速,敲字又不费口水自然更加顺畅,骂了叶修一堆之后怒下QQ跑去训练。喻文州看他几乎是卡着时间点进的训练室,也没说什么,就笑了笑让他快坐好。叶修在电脑那边对着屏幕抽烟,一个字一个字去念黄少天刚才留下的骂街大作。 
叶秋你个白痴退役你妹给老子把话说清楚啊小爷还要跟你单挑呢你退役一定是怕我打败你的对不对你到底跟嘉世怎么了你不说我大不了去问苏沐橙啊你滚蛋! 
荡气回肠洋洋洒洒全部念完要至少三分钟。 
叶修觉得自己真心好笑,知道黄少天头像变灰色就肯定是不在线了,于是手动又敲一行字回复他:网游副本,等。 
他把烟灰敲落一大截,脑补了一下这小子上线之后看到又要气发疯的样子。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再后来叶修喊黄少天帮忙刷副本记录,那小子打完客场比赛做贼一样跑去兴欣网吧。叶修有点想把他的脑袋从兜帽里拽出来揉几把的冲动,“榨菜?火腿肠?” 
有人嚷嚷着要吃宵夜,结果对方档次太低能提供的就这些,黄少天忽然有点想替叶修哭,堂堂荣耀教科书沦落到当网管的地步也就算了,看他这德行好像还挺甘之如饴?临走前死活折腾他说出日后打算,居然是要等一年半再重返赛场。他想了半天说了一句一定要回来,那家伙一挑眉果然又是一句毫无人性的反问。黄少天拍了十块钱在前台气冲冲跑出去打车回酒店,在出租车上昏昏沉沉的时候,想起那人在刷副本之前轻轻柔柔地叫自己名字。 
少天。 
还怪好听的,黄少天想。再后来就想起包子入侵那丧尽天良的歌声了。“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狮子座!” 
你妹。要魔音穿耳一整夜了! 

后来再遇到叶修,全明星周末的晚上,黄少天看到手机上未知号码在呼唤,随手按了接听居然是又一声轻轻柔柔的。 
少天。 
他整个右耳瞬间被烧掉的感觉,“你你你谁?” 
“你知道的啊。” 
黄少天问他:“你不是不用手机的吗?这是什么?固定电话?你在哪个小卖铺买烟想逗我玩吧!” 
“你住哪里,我去找你。” 
黄少天支支吾吾报了酒店名字楼层房间号,“要不还是我去找你吧?” 
叶修靠在酒店前台上,回报了一串地址房间号后回了房间。想起之前陈果和唐柔关心自己的表情和问题,伸出手看看自己的手指,等那个聒噪的家伙午夜里把自己送上门来。

黄少天觉得自己每每跟叶秋有点往来都要瞒着队友实在是有点做贼心虚的意思,但是大踏步走出酒店没有遇到熟人的感觉的确有点暗爽,以至于他进了叶秋房间的时候还是有点飘飘然,全然忘记自己是怎么就被忽然按在门上,然后一张猥琐的笑脸凑过来,在耳边低低地说:“叫一声名字来听听。” 
“什、什么?” 
“我的名字。” 
黄少天虽然不是吓大的,心理素质还是很过硬,一手遮住叶神的脸,“别笑得这么猥琐好么,叶秋。” 
“别叫叶秋,叫声叶修听听。” 
“叶……什么?” 
“叶修。” 
“叶修。”黄少天定了定神,连珠炮一样的问题马上就随之而至,“你发烧了吗?这么晚还叫我过来果然是精神有点不太正常吧,叶什么羞?你不是从来都不知道害羞这东西吗?它认识你,你不认识它吧……” 
叶修拿掉他的手,打断他的喋喋不休,“喻文州没管你半夜跑出来?” 
“都说是半夜了,你以为我们队长跟你一样半夜不睡觉上网游刷副本?” 
叶修走开给他倒水,然后坐在床上说:“我没什么事。” 
“我才不信!” 
叶修歪在床上看他,“你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 
“您老今天跑到全明星赛场去了?” 
“嗯。我老板买票请客,却之不恭。” 
“玩了手龙抬头就跑?怎么,是我那天说的话都说中了?你心里本来就存了要组队杀回来给那些人看看的意思吧。” 
叶修苦笑,“能别提正事了吗?我半夜叫你来不是想听话痨给我上思想教育课的。” 
黄少天站到床边,“你半夜找我不就是为正事发愁吗?而且不管作为朋友还是别的什么,我都觉得问问你真实的想法没什么不应该的,我哪里敢给叶神上思想教育课啊。” 
叶修的关注点显然不在最后一句话上,他笑了笑,坐起来,“不管作为朋友还是别的什么,别的什么?我是别的什么?” 
黄少天顺口而出的话显然不能再收回了,人生第一次感到口速没有跟手速一样快也是一种遗憾和缺失。“我、我……你自己想吧!” 
叶修拽住他顺势往床上一带,再一翻滚就变成他在上面压着小话痨的姿势,“少天。我是什么?” 
“你不要脸倒是真的。” 
“是你自己送上门的,我哪里有不要的道理?”叶修缓缓压下头,“本来想慢慢来的,就是怕忽然把你吓跑了,既然今天你自己也察觉了,那我就不客气啦。” 
叶修吻他,唇角对唇角摩擦了一会儿,舌尖探出试探。结果黄少天跟死尸一样躺着紧张个半死,全然没有夜雨声烦在场上的剑客味道。 
叶修哈哈笑,“初恋吧,小朋友,接吻都不会啊!” 
黄少天怒,拍着床说:“我怎么就瞎了眼初恋看上你!”


章二 动心 

叶修承认开始对黄少天的确有点格外偏爱的喜欢。 
那小子早期满世界抢Boss的时候,他们也曾经在网游里撞见过。当时阴错阳差,叶修一个没留神让老魏从眼皮底下把这个他们几个老狐狸眼里的少年天才抢跑是件颇为遗憾的事情。不过叶修也承认,彼时因为自己在嘉世的确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着实没有太往心里去。加上那时候苏沐橙卯足了劲儿想进入职业圈,他调教别人的时间和精力都有限,错过也就错过了。等到后来黄金一代集体踏上职业赛场,叶修才意识到当年那个鬼精灵,未来必然能撑起蓝雨一片天了。 
黄少天得知他很早就注意自己的时候先是眼睛瞪圆了惊讶几秒钟,随后就化身成为小得瑟挂满鼻尖的话匣子危险分子。“啊,原来你那么早就暗恋我!啧啧,堂堂大神居然暗恋未成年人,当年没好意思下手说明你还是有廉耻和节操的嘛。来来来,快跟我坦白一下那时你喜欢我什么?隔着电脑屏幕你也不知道小爷长得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啊,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网恋?一见钟情?” 
叶修不慌不忙吃掉盘子里的最后一个肉包子,右手掌心还有一点油渍,全部抹在了黄少天的脸上,“少不要脸了,论长相还没有周泽楷十分之一好看。我看过你刚进蓝雨训练营的照片,一脸青春全是痘,潇洒和临风一定都被狗啃过。” 
黄少天狂抽了几张面巾纸擦脸上的油,“周泽楷那个小白脸哪里好看了!你们这些审美有偏差的大老爷们真让人受不了!” 
叶修知道一提到周泽楷他就习惯性炸毛,笑得格外开心,“是是是,你一点都没有嫉妒人家联盟第一帅哥神枪手的称号。每次出去比赛他女粉丝能有一个加强连那么多吧?” 
那时第八赛季还没有结束,黄少天时常私下抨击周泽楷动作花哨爱作秀,叶修其实最喜欢看周泽楷用呵呵来调戏黄少天,某次职业选手群聊天他就因为这个“呵呵”和剑圣大侠之后的反应,笑得差点岔了气。 
“喂喂有你这样的男朋友吗?我被人调戏你看热闹!” 
“那我冲出去维护你在群里昭告天下剑圣名草有主了吗?” 
小黄话匣子瞬间被堵住了嘴,不过他的思维逻辑跳跃之快基本可以跟手速相等,“等等,作为我男朋友,为什么你的号码没有对我设置隐身可见!” 
叶修在对话框里敲出一串“呵呵呵呵呵呵”,然后说:“这句男朋友叫得我心情大好,再喊三十遍,我就对你设置隐身可见。” 
黄少天觉得打字显然不够爽,想掏出手机开微信给那个不要脸的货连喊三十声神经病,结果想起丫没有手机何来微信?最后只得对着他嚎叫了十遍“跟我PK”。 
叶修坐在电脑前笑得七荤八素,烟灰掉下来险些烫了手。他点开黄少天的头像设置了隐身可见,然后继续耍他去竞技场跟义斩的人PK玩。 
黄少天一边跟斩楼兰PK一边在对话框里对叶修狂喷垃圾话,等到归去来兮上场的时候他已经快炸毛了。叶修看着对话框里源源不断涌出来的文字淡定地把手里的半根烟抽掉,然后君莫笑上场。 
那就切磋一把好了。 
黄少天还在对话框里敲文字:认真点,不然你就真去洗洗睡吧。 
叶修言简意赅回复:知道。 
夜雨声烦倒下的时候,黄少天才醒悟对面那货居然让斩楼兰关了语音。游戏里君莫笑已然不再搭理人了,因为有了隐身可见的优势,黄少天追到企鹅聊天对话框里继续折磨对方。叶修一个头两个大,知道那小子纯属没事找事,怒而威胁要拉黑也没用,最后只能真的下线。 
黄少天看着叶修变色的头像,咬牙切齿地想日后总有机会给他配个手机什么的,最好是对讲机! 
叶修又点了一根烟吐了一个烟圈自己看着玩,无奈地笑着想:幸好没有手机这种东西啊,不然可怎么好。

然后他想了想又觉得自己可笑,前段时间还在嘉世的糟心事堆成山,战队成绩不见起色,队长位置岌岌可危。哪里有心情动其余方面的心思?何况他也实打实是一个为荣耀集中全部注意力的人。 

现在呢?这到底算什么? 
黄少天的话痨属性掩盖了很多东西,不少人当他少不经事的青年。叶修知道,那家伙心理方面可完全不是世人看起来的样子。如果只是话多到浮躁的一个人,怎么会被人冠以剑圣的称号?又怎么会以第一机会主义者令各大战队不得不防。黄少天这种角色,看死了可能他整场比赛都会游离在蓝雨队伍之外无暇发挥自己的本事,可没有任何一支队伍能保证整场比赛都把他看得死死的,一点漏洞都不给这家伙。一旦露出破绽,那面对黄少天只有听天由命的份儿了。除非指望他不在状态自己没把握住机会,否则基本就会伴随着那家伙嚣张的垃圾话出现致命一击。 
叶修不想否认自己在第十区不少动作说是无心,却也有意。但是第一个跟他面对面点破的,还是黄少天。他好像一眼看穿自己一定会站在嘉世双手之外的地方重新回来,在他说出白白等这一年半主要是因为苏沐橙的关系时,黄少天也点到为止不再追问。 
他说即便是自己和蓝雨的关系,也说不准哪天就被交换掉了。夜雨声烦的确是神级角色,他也是一流选手。但是论商业价值,跟苏沐橙完全不是一个概念的。说这话的时候,半点伤心或者是惋惜都没有,那个话多到令人崩溃的家伙,实际上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现实主义者。 
——如果混到被蓝雨拿去交换,那我也无话可说。不过我会凭实力让队伍没有做这个想法的机会的。 
黄少天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全然是萧瑟的严肃神情。 
叶修拍拍他的手,“年纪轻轻的,不要这么现实。”说完他自己也笑了,“你看我,不还是偶尔想活在梦里吗?” 
小话痨抖落一点正经的神态,“唉,你做你的梦嘛。我就这样,很好了。至少还能在联盟里一起对抗。我等你回到赛场上来啊。” 
随后,就是叶修熟悉到不行的,“回来我们在正式比赛里PKPKPKPK啊亲!” 
黄少天就是这样很难让人有低落的情绪,叶修想想,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在一起,是这样开心的事情。 

叶修当年跑去蓝雨串门,厚着脸皮跟老魏较劲,死活都要上门看看训练营的小朋友。老魏拦在门外两个人对着刷下限,嘉世和蓝雨当年的副队长都满脸挂着“真是让您见笑了我家队长就是这么不要脸真丢人啊”的尴尬表情。那时黄少天才十六岁,叼着一只冰糕蹭到门边,看了好半天才说:“魏老大,今天训练营休息,里面没人。” 
叶修那时还很嫌恶广州的高温,擦把汗表示老魏实在太不厚道,“没人你还装什么鬼!真是荣耀第一无耻。” 
魏琛在小朋友面前似乎还是很想维持一下自己的颜面,“滚滚滚,我还不知道你那点龌龊的小心思?说不定想从我们阵营挖墙角呢!” 
那个少年这会儿已经啃掉了半个冰糕,嘴角挂着一点牛奶冰的痕迹笑了起来,“没事,我是你一手带出来的,最不怕被挖。这人谁啊,怎么没见过?哪个队的二线选手?” 
叶修一向行踪难测,在联盟里打个比赛时常宛若偷鸡摸狗的小贼一样出入赛场内外。大部分观众都不晓得一叶之秋的主人真面目究竟如何,蓝雨训练营的小朋友自然也没什么机会得以一窥大神的脸。他又擦了把头上的汗,想摆个拉风的pose给蓝雨的小孩看看,恰巧那少年把半只冰糕递给他,“请你吃,别客气。我最喜欢这个口味了,你是客人,剩下一半给你吧。” 
口气里充满了对这半只冰糕深深的不舍和浓浓的依恋。 
叶修难得被人搞得哭笑不得,然后那孩子嘿嘿一笑,“我叫黄少天,你到底是哪位啊?要不我们开个场子PK一下吧!你等我再去买一根这个,好吃吧?你哪里人?有卖这个的吗?” 
不算初次相逢,只能说是头回在现实里打了个照面。 
叶修觉得,黄少天小朋友,实在是个很有趣的人。当然,如果话不那么多,就更好了。


章三 失落 

黄少天不说话的时候基本就是出大事了。 
叶修觉得这种事情平均一年也就赶上一次吧,谁还没个被生活打击的时候。这一年就赶上第八赛季蓝雨折戟决赛,第二回合主场团队都没出场,直接被轮回给灭了。 
那家伙赛后采访扔了一句话差点吓死叶修。 
——我什么都不想说。 
叶修那会儿正忙着集合出兴欣全队下赛季参加挑战赛,顺便在网游里拾荒打野图Boss,看到比赛结果的时候心说不好。但是苦于没有手机,头回觉得实在不方便。跑去兴欣网吧附近一家小卖铺买烟,顺便拨了电话给黄少天。 
“喂?”叶修也不得不小心翼翼起来,口气上少了几分平时的欠揍德行。 
黄少天倒是听起来比较正常的,就是语气略懒散,而且明显讲话少了许多。“是你啊。” 
“商量个事情?” 
“什么?” 
“今年我的生日礼物,要个手机行吗?号码你来选,我平时也不会带在身上,有事找你的话比较快。” 
黄少天开始觉得这个逻辑好像不太对,随后马上领悟了叶神大大的思路,“你是想平时关机扔抽屉里面落灰,遇到这种蓝雨决赛栽跟头,怕我想不开寻短见找不到人的时候掏出来找我吧?” 
“哎呀,不要把实话说出来嘛。喻文州没教你办事情要遮掩低调一点的吗?怎么不学学贵队队长的优点呢?”叶修撕开新买的一包烟的外包装,抽出一根自己点上。 
黄少天苦笑,知道这家伙照顾自己心情居然把素日里吐槽喻文州的代号手残给收回去了,“启蒙教师不太好,不是队长,不然就学会低调了。” 
叶修知道他在说老魏,也不说破别的,“唉,我说,你不反对。我就当你是默许要买一个手机送给我啦?据说还有什么情侣号码,不如我们也搞一对?” 
黄少天语速还是懒洋洋的,他一手拿着手机一只手空出来去洗了个苹果,啃一口觉得不够甜扔在水池边,“别闹了,我的叶神大人。说正事。” 
“我哪里有正事,这种东西问你们队长去。” 
“专程打个电话来看我死活真是太感谢了,不过小爷好歹也是见过冠军奖杯的。输一次不至于就跳河。” 
“嗯,淹死太痛苦了。吃安定比较科学。” 
“你把地址给我,我回头买一箱子安定快递给你。” 
“孩子气了吧,唉唉。安定这种药你上哪里买一箱啊?药店也不能随便买啊亲。要拿医生开的处方的,而且一次不能买太多哦。” 
“妈的,我没什么要说的!我要挂电话了!” 
叶修确认黄少天的确是没什么事情,“那我再求你个事情。” 
“大侠,一次说完行不?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缠绵了?” 
“身份证号码报上来,我给你订一张飞杭州的机票。”叶修猛吸一口烟,“不过我要准备挑战赛的事情,可能没有办法每天跟你在一起。但是夏休的时候你也有假吧,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来给我暖床啊。除非喻文州要榨干蓝雨主力大将每一滴血,夏天也不放你出广东省,那我就没辙了。” 
“吸血鬼队长这种称谓,我感觉还是您自己冠名比较合适。” 
“身份证号码。” 
“好啦,知道了。我自己会订机票,这几天把队伍里的琐事处理下,还得回趟家陪几天家人。搞定了就滚过去,不过事先声明,怕热哈,夏天暖床这种事情,您老还是另请高明吧。我自带凉席!” 
叶修听着黄少天怒挂电话,可惜手机没有固定话筒摔上去的气势,他站着抽完烟付钱回了兴欣。 
黄少天已经22岁,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成熟很多。叶修觉得难能可贵的是,他当年是被迫不得不成熟,荣耀是他的一切。缺乏家里的支持和包容,他有太多东西是早早缺失,也有太多的东西是早早拥有。黄少天和他完全不一样,可又有哪里一样似的。

叶修跟陈果说自己有个朋友来杭州,兴欣这边不太方便招待。不过由于战队的人陆续到齐,他也要每天盯着训练,所以只能晚上过去随便陪聊几句了。陈果笑话他,“你晚上去酒店三陪?我看根本就是你开着电脑打荣耀,晒着朋友在一边无边寂寞睡觉吧。” 
陈果言下之意,不如叫来这边上林苑小区一起住,她还可以招待一下陪着去个景点什么的。叶修知道她一片好意,不过想来黄少天跟自己刚刚确定关系,那家伙脸皮可不如自己这样厚实耐磨,“不了,下次吧。可能人有点害臊。” 
陈果以为是他家里的什么发小或者堂妹表妹之类,叶修家里情况应该比一般家庭复杂。也没往深了八卦,就点头说让他晚上不要通宵注意休息。 
叶修晚上出了兴欣打车直奔黄少天下榻的酒店,到了之后在门外站了足足三十秒才敲门,黄少天开门后让他进门也犹豫了一会儿,“你怎么了?怕我带只老虎藏在房间里吃了你?” 
叶修吃力地露出个不太好意思的笑容,“我好像忘了买点东西再过来。” 
“什么?” 
“套套啊。” 
黄少天虽然也不会因为听了这么赤裸的性爱要求就吓跑,不过还是觉得这人太没脸没皮了些,作势摔门,叶修抬手拦住,“哎哟不好意思啦。”然后就闪身进去了。 
黄少天也不搭理他,他晚上到了之后就已经洗过澡了,这会儿穿着大T恤和大裤衩在房间里晃,去瞥了眼笔记本,随后干脆仰倒躺平了。 
叶修抑制住自己点烟的冲动,站在床前端着胳膊欣赏那个青年浑然不自觉对自己有多少诱惑力的身体,只字不发。 
黄少天闭上眼,“我这么好看?” 
叶修否认,“不是,我就是在想,你还真带凉席过来了。” 
黄少天铺的是竹席,一排排光滑的编织物,摸上去就十分凉爽。叶修坐上去,用手拍了拍,他是有点不太习惯非针织物的东西,八成要失眠的节奏。那小子还嘲笑他,“上岁数了?还怕竹席太硬?” 
叶修伸手去捏他的鼻子,“是啊,你要体谅老年人好么?不过据说小孩子睡硬床是有好处的。” 
黄少天嫌恶地拍掉他的手,“去去去,你不是要来当三陪的?有你这样不尽责的三陪吗?” 
叶修摆了个求饶的pose,“就来伺候爷,不如先从泡澡开始?我给你放热水?” 
“我洗过了!” 
“那我洗,你看。” 
“……”黄少天明显还没有恢复话痨的最佳战斗水平,“滚。” 
叶修觉得这个滚字吐字清晰,嗓音饱满有力,十分合他的意,于是低头靠在黄少天的耳边压低声音说话:“滚是可以的,滚之前求赏点好处啊。” 
黄少天的耳垂有点发红,“我累了。” 
“没打算今天就折腾你啊。”叶修侧身吻他的鼻子,然后舌尖扫过嘴唇,黄少天瞪着眼睛看他,随后好像忽然想起来跟男朋友在一起似乎不用这样拘束,笑着主动吻那个脸皮厚到没极限的家伙。 
像是以前有过千次万次一般的熟悉。 
一吻结束,叶修才缓缓地说,“我是有点担心你来着,但是又觉得有点多余。” 
黄少天点头,“是多余,我都多大了。” 
叶修又去捏他的鼻子,“刚认识你那会儿,还是个如假包换的小鬼。那会儿要是知道现在这样,我一准怀疑自己的审美。” 
“那会儿你要是知道自己会对我做这种事情,不就成恋童了吗?”黄少天自己哈哈笑起来,然后喘着气又开始絮叨,“不过我们认识多久了?第一个赛季到现在?” 
“八年了。”叶修自己也有点被这个数字搞得恍惚了。 
黄少天干巴巴地重复了一遍“八年了。”然后又补了一句,“真神奇。” 
“你泡了堂堂荣耀教科书啊,是挺神奇的。” 
“再鬼扯就踹你下床好吗?” 
叶修自己倒是利索地爬起来去洗澡,摆摆手留下一句,“没带睡衣哈,等会儿做好准备迎接我的裸体。” 
黄少天几乎是用超越自己极限手速的效率在行李箱里掏出一件T恤扔到叶修脑袋上。 
叶修扯下那件衣服,自己也觉得有点神奇。八年了,他就这么看着一个少年变成了青年,他似乎一直都那么话多,热热闹闹没得闲的时候。日子让他过得这样奔放,自己也觉得年轻了一点。 
就算是失利,也自己消化得好好的。 
君莫笑的那把伞,看来不是专门为他一个人遮雨的。要遮,估计也是遮两个人头上的雨吧。

  1896 13
评论(13)
热度(1896)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