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见鬼 第九章 千回百转(上)

苏沐秋和黄少天那只“小鬼”盯着叶修,却不只把目光限制在他一个人身上——大家都惦记着上次包荣兴被人下了套的事情,生怕这次再来一出某某被北辰星君座下神仙附体的戏码。连带着魏琛和方锐这次都被打了预防针,队里平时起居和训练十分上心,生怕有什么神仙要来下凡对叶队长不利。时光流水一样过去,旧年要换新颜,这群人倒没发觉有什么怪异的地方。

黄少天这次也觉得有些古怪了,农历新年深夜魂魄出窍跑来看叶修发现他跟关榕飞在死磕银装设备,大摇大摆闯进房间去盯着兴欣队长看,目光冰寒,按下不表的意思无外乎是您老真是敬业。叶修也不怕他偷窥自家机密,示意要他等着。黄少天则是大大方方抱着小鬼跟苏沐秋三个斗地主去了,等到新年烟火在深夜达到顶峰的时候叶修方至。

“抱歉抱歉,一忙就忘了时间。”

“没事,不过你们技术部这么拼命,我倒是有点想回蓝雨问问我们的人是不是春节要少放几天假了。”黄少天给他看看自己手里的牌,还吃着小鬼从苏沐橙那里偷来的瓜子松仁。

“你们仨魂魄非要吃活人的东西,苏沐秋也就算了,你俩又不是吃不到正常食物。”叶修频频摇头,伸个懒腰顿觉困乏,便嚷着要睡觉。

黄少天扯着他说:“先别睡,这来跟你说正事的。”

苏沐秋帮着黄少天:“新旧相交,最是不稳,你道他这么跑来做什么?还不是怕你有个三长两短。”

叶修给黄少天鞠躬:“这个真不知道,还以为你想我了。”

黄少天一脚踹过去:“我次奥!就算是我想你了,来看你就不值得你少睡一会儿吗?!”

叶修无奈,眼看别想睡觉了,只好坐在床沿上看那三个打牌,一面说:“你们集体跑来看我图什么?不会是过年的时候容易被小鬼上身吧?苏大大在这里坐镇,什么不长眼的鬼敢来?”

苏沐秋看自己手里的牌,回答道:“我防得了鬼,防不来带着恶鬼作乱的半仙。”

叶修想起那个光神能催动鬼王鬼后一时,细细想通他这句话的意思:“我听那光神的意思,天上神仙很自命不凡呢,怎么情愿在这件事上脏了手?”

“北辰星君未必就知道前因后果,所以光神才有这桩糊涂差事。不过一旦他知道,保不齐风浪比这个光神要大得多。”苏沐秋想着地府里各大官员的行事风格,还有间或听来的八卦说道,“天上地下,做事气派大不相同,我听说早年天上西王母不喜地府办的一桩事,找了多少麻烦,亏得几位大人脾气好,默默忍耐多年便算揭过去了。”

黄少天听着这个最好奇,忍不住想要多问几句,可看着叶修昏昏欲睡的样子便转而问他:“要不你还是睡会儿吧。”

“现在才想起来关心的,是不是有点晚?”叶修打着哈欠,笑说,“既然我可以睡,你也回去休息吧。大过年的,杵在这里看我的脸吗?”

“我本来是为着我们魏老大来的,本来有些事情想当面说,结果忘了大家都是正常人,没几个跟你一样大年夜还要守着荣耀过的。”黄少天不太高兴,埋怨叶修没告诉他魏琛提早回老家过年去了。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连自己队员老家在什么地方都说不清楚,不然咱们移魂师大人嗖一下就飞过去了,哪里还用在这里看我的老脸?哎,不对,魏琛的脸可比我的老。”叶修说着去戳了戳黄少天的脸蛋,“行啦,不就是为了鬼门的事情吗?你回去告诉喻文州,魏琛不去不是因为他介怀蓝雨什么,只是为了我。”

苏沐秋放下手里的牌,冲黄少天一拱手:“这也是我提出来的,别一个懂行的都不留在这里。大部队跟过去盯着蓝雨和叶修是好,可也说不好哪个没眼力的偏偏要留下找茬。”

“你们怕大本营被人端了?”黄少天摇头晃脑边想边说,“按理说跟着叶修就可以达到目的了,留在H市有什么意思?还是说你们担心这个时候兴欣里没什么异常情况,偏偏要选在我们离开的时候派个一神半仙打入内部?”

苏沐秋只笑不语,给小鬼个眼色,小鬼爬起来给他拿香瓜子吃。

叶修拍拍黄少天的肩膀:“你们蓝雨鬼门年年都开,老魏见过世面,不想拦着我过去,就只能留下看家了。”

“也是,魏老大眼力好,还是留下帮你们盯着兴欣吧。”黄少天见外面烟火炮竹不断,似乎也有了困意。

旧岁新年交替,兴欣上下居然安稳度过,针尖大的事情都没有发生,黄少天魂魄大年初一便回了蓝雨,苏沐秋赶着去料理地府新年进献给几位王的新鲜玩意,走得比黄少天还早些。小鬼被叶修打发去睡了,他送黄少天走时有些感慨:“平日聚少离多,照顾不到你,蓝雨有个大事才能光明正大过去陪着,真不知道那些天天见面的情侣都是怎么过的。”

黄少天嗤笑他白日里发神经:“守岁守得脑子不好了,叶大大。”

“啊?”

“天天见面有天天见面的过法,我们这不常见有不常见的过法,你想这么多图什么?是我们这样不舒服了,还是你想劝我在蓝雨找一个对象解决相思之苦?”

“呵呵,你试试找一个?”

“这不就得啦!等到你这桩大事一了,荣耀你也玩不了太久,君莫笑这种散人打法太耗精神,不管你在兴欣多久,总有一天要退下的。那个时候你在发愁我们怎么解决后续问题吧,现在一星期一场比赛不说,还要防着天上神仙来找你,哪有头疼恋爱关系的。”

叶修双手掐着黄少天的肩膀不放他走了:“小混蛋,什么叫‘荣耀你也玩不了太久’啊?啊?!诅咒自己男人退役你什么心思?为蓝雨夺冠清理障碍吗?我告诉你,亲归归,比赛归比赛,季后赛要是遇到,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黄少天戳叶修后腰,笑得前仰后合:“知道了知道了,你不喜欢听我说退役,那么祝您仙福永享,职业生涯创纪录,最好将来我退休了你还在打比赛,这样我就收拾包裹跑H市来,天天吃软饭。”

“剑圣大人这脸皮真是够厚的。”

“你刚才还自称我男人呢,都是自己人,吃你几碗饭还不是小意思。”

“那你是我什么人?”

“我是你大男人。”黄少天嬉皮笑脸说完轻巧从叶修手里躲开,直接跳上窗台开了窗就后仰跳下楼跑远了。

 

这一年二月底兴欣和贺武的比赛结束,叶修和方锐便开始准备去蓝雨的事宜。因为蓝雨基地半年前被半仙闯过,喻文州这次格外小心,除了蓝雨的“新人旧人”,荣耀圈子里能说上话的“打鬼”型人才都被请了过来。

叶、方、苏一行三位到了地方,方锐跟旧日里队友立刻打成一片,叶修悄悄绕开了这群人去跟王杰希、孙哲平打招呼,又瞧了瞧过来的几位,问道:“哎哟,没有老韩啊,我还以为他这样的人只凭一张脸就能来吓吓小鬼呢。”

王杰希忍住了没用水盘砸叶修脑袋:“有别的熟人过来,你怎么看着这么多人只惦记韩文清?”

孙哲平凑过来八卦:“当年的冤家对头,打鬼也不放过,八成是想趁乱揍揍大漠孤烟的操作者。”

“我在你们两个的心里,就这么小人之志吗?”叶修话音刚落,抬头瞅见李轩和吴羽策,便问,“他俩怎么来了?要跟喻文州抢鬼回家玩吗?”

王杰希干咳两声:“这个,荣耀里的鬼剑和魔剑士,基本都是咱们这个圈子里的人。不过刘皓不是,嘉世要有人懂这个,也不至于被鬼上身那么久。”

叶修第一时间想起什么:“江波涛不会把周泽楷带来吧?”

“江波涛比你会做人,他有几个胆子敢得罪喻文州?鬼门内外要是被周泽楷拍出个片子,我估计蓝雨老板大概要想方设法买下整个轮回了。”

黄少天忽然冒出来插嘴:“买轮回?虽然我们买得起吧,但是有这个必要吗?”

孙哲平摇头:“我看下次应该让小楼过来跟你们谈谈买卖的事情。”

叶修又想起什么,扯过苏沐秋问:“鬼剑多是这个圈子里的人,那你说我们兴欣那个半道出家的阵鬼——”

“他本来就是我和魏琛的重点盯防对象,说真的,一点蛛丝马迹都没看出来。”苏沐秋拉着叶修的手感慨,“我是把地府里的测评仪器都带来验明他正身的,绝对没有问题,除非是北辰星君亲自下凡乔装打扮,不然真没可能是天上来人附身。”

“那小乔会不会哪天开窍也能见鬼?那么多鬼还在兴欣不远处盯着我呢,这要是忽然吓着孩子了……”

苏沐秋敲叶修脑门:“你先管好自己。”

叶修被他这么一敲,有点呆滞了,半晌没说话。苏沐秋见老友不吭声,有点没想明白,悄悄问他:“怎么了?不会是被我敲傻了?”

叶修当然不是被他敲傻了,就是这么随意一个动作,原本是他们旧时光常有的。那时两人都是十几岁少年,天天凑在一起比来比去,叶修的脾气自小就是那样,从来不会掩饰自己强大的实力,带人下副本时常语出惊人。苏沐秋各种穿马甲号服务群众赚取生活费,偶尔卧底的时候拉着叶修帮忙,生怕这家伙说顺嘴暴露他们身份,敲他脑袋警告那是家常便饭的事情。这一敲让叶修想起旧事不说,连带着心头泛酸,旧友虽在眼前,却的的确确是阴阳两隔,连苏沐橙面前都不能提起一个字。

苏沐秋被叶修看得有点心虚,自己摸了摸脸,缓缓道:“今天是洗了脸出门的啊,还是叶大大今天才发觉我是个大帅哥,看得眼睫毛要根根飞起。”

叶修轻轻一巴掌拍在苏沐秋脸上:“你自己去臭美吧,要不要我把王杰希的水盘借过来给你用啊?”

人到齐,蓝雨老板跑出来先对大家致谢:“各位远道而来,为了就是鬼门一年一次关合顺利,先谢过了。”

方锐在叶修身边说:“前老板一向低调,这是头一次出来见外人,算是给足大家面子。”

叶修低声笑:“这是给喻文州撑腰呢,不然只靠他一个队长欠下这么多人情,以后在比赛里偿还吗?”

“说起来我们兴欣下一场就是打蓝雨呢。”方锐笑得不怀好意,“他们的人要是今夜累个半死,还不得说我们胜之不武?”

喻文州等老板说完话了,站到前面带众人准备鬼门开合事宜。黄少天走之前跑来跟叶修说话,当着众人的面不好说得太直白,支支吾吾没憋出一句像样的话,苏沐秋催他走:“行了,我们会盯着他的,你怕什么,我在这里还有什么鬼敢动他。”

黄少天不好意思笑笑便闪人去了,叶修问方锐:“这鬼门开合,到底有什么难的?这样大张旗鼓。”

方锐不想嘲笑自家队长到了这里还没摸清门路,王杰希等人倒是笑出了声。李轩神秘兮兮地说:“叶神不清楚也没什么,我也只是听蓝雨各位同仁说过,到底什么情况还是眼见为实。”

到了蓝雨基地里一处地下室,方锐四处张望说:“嗯,没变样。”

这地下厅堂修建得颇大,站上百来个人都不会拥挤。装潢风格简约,地上是亮得能映衬出人脸的瓷砖,墙纸看着普通,仔细一瞧便知是施过法术的。偌大一个厅堂里,一张桌椅都没有,倒是摆了几扇屏风,

林枫和于锋也是旧地重游,脸上神情或多或少带了点感慨。王杰希跟喻文州相视互相点头算是默契,叶修问:“王大眼,你跟喻文州闹什么名堂呢?”

“这次鬼门开启前后,主要事宜还是要蓝雨现役各位队员来做,我带着其余人等就在旁边盯着,有事情再补上。”王杰希解释给大家,尤其是看了几眼三位前蓝雨成员。

于锋张了口:“老东家的事情要帮忙,不过既然不是这里的人了,喻队怎么说我们怎么做。”

方锐点头:“既然是来帮忙的不是捣乱的,自然是这个道理。”

叶修环视一周,见大家神情都比较紧张,等着午夜钟声敲响,唯独苏沐秋一脸轻松自在。叶修侧过身问方锐:“这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没危险闹这么大阵仗干嘛?蓝雨的人都脑子不好吗?”方锐抽了抽嘴角,“不过等会儿你看着吧,黄少天每年只有这个时候安静得像个古代真剑客,杀人不眨眼的那种。”

“安静?那真要好好看看了。”

午夜钟声敲响十二次,鬼门徐徐打开,喻文州放出鬼王和鬼后分别立于大门两侧,黄少天等蓝雨队员站在队长身后。鬼门完全敞开后,喻文州似乎是在对内外无数鬼魂说道:“鬼门已开,想离开或是想进入的都请自便。进鬼门者,不得生乱,需要安分度日,出鬼门者,奉劝各位尽早去地府报道。”

叶修见鬼魂飘散而出,如同人类排队一般的绵长队伍。方锐在他耳侧轻声道:“先出后进,一直都是这个规矩,这普通的鬼是不会敢在此刻生事的,居心叵测者会在队伍走至一半之后才闹出来。”

叶修见各种奇怪的鬼魂蜿蜒长队出来,倒是有几分好奇,让方锐给他逐个说起都是什么鬼怪。比如有的犬身人头,有的像是夫妻双鬼,有的披着鲜艳的羽衣大氅,还有的舌头像青草叶子那样,毒汁顺着舌尖流了一地。方锐缓缓说起来,不知不觉说了将近一个小时过去也说不完,嗓子发干就嚷嚷要罢工:“叶大大你也给我来瓶水啊,这鬼的种类千奇百怪,你见的少,个个都要问,我是百科全书还是黄少天?”

王杰希让他们两个噤声,比划了个动作,示意他们看向鬼门内。苏沐秋这时也警觉起来,凑近看了看笑说:“原来是九婴。”

“什么是九婴?”叶修不耻下问。

喻文州此刻已经带着鬼后鬼王拉出一道屏障,叶修只看见黄少天执剑气飞入鬼门内,心急喊了句:“黄少天!”

方锐忙拉住他:“你急什么?他是鬼门门主副手,一个移魂师连个九婴都搞不定?”

只见黄少天迎着鬼门内的黑雾便是一剑下去,像是劈开了什么厚重的实物一样,一只九头蛇怪便窜了出来。

林枫摇头:“这东西长相太恶心,第几次见都受不了。”

于锋倒是盯着黄少天出招的架势说:“黄少好像又进步了。”

方锐安慰叶修:“这就是留给他专人耍帅的时候,真没事,不信你看。”

只见移魂师周身泛着青光在鬼门内浓浓黑雾中格外孤单,可九婴作乱之下,多少个魂魄盯着黄少天倒也不敢轻举妄动。


  229 28
评论(28)
热度(229)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