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见鬼 第九章 千回百转(下)

九婴这种鬼看上去形态是九头蛇怪,在场诸人除了叶修就算没见识过真面目也曾经听说过深浅,并不在意黄少天孤军奋斗。叶修心里有些怯意,多少是为着这鬼看起来面目可憎狰狞,看上去实力高强。他关心则乱,压根没注意喻文州等蓝雨队员动也未动。苏沐秋靠在他耳边嘀咕:“怕是个诱饵。”

“嗯?”

“这九婴没什么可怕的,堂堂移魂师估计还不会放在眼里。”

叶修心下松口气,随即问:“你说什么诱饵?”

“他们把黄少天一个人放进鬼门内,是要做诱饵。九婴来势汹汹像是孤注一掷,也是鬼门内某些鬼的诱饵。”

荣耀赛场上把夜雨声烦丢出去就是喂狼,叶修的眉头都不会皱,这会儿听说心尖上的蓝雨副队长被整个打鬼队当风筝给放了,脸色瞬间难看。

“鬼门虽说是蓝雨的人一手建的,就这样把他人丢进鬼门内,是不是有点托大?”叶修颇担心,掩饰这种事情早就撇去了南天门。

苏沐秋很是期待的目光说:“你看看就知道了,反正这是他们自己人想出来的策略,必定是有后招的,要是没后招——”

王杰希听到苏沐秋的话,接上去说:“这是喻文州的地盘,他最不缺的就是后发制人。苏大人不熟悉的话正常,有些人是不是见了鬼智商都下降?”

方锐补上一刀:“如果把打鬼比作荣耀,我估计兴欣在叶队长的带领下要沦落到去打挑战赛了。”

叶修用白伞伞尖戳了戳方锐脊梁骨:“你再废话,我就把你扔回H市做日常训练。”

“这有什么难的?”

“五十遍。”

方锐明智地闭嘴了。王杰希和苏沐秋相视一笑,同时摇头。

叶修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盯着黄少天这件事上,移魂师甚是淡定自如,还招呼小鬼进去随他一起。小鬼本来就在门外心痒难耐,听见黄少天招呼,忙不迭对苏沐秋说:“你看好叶修,别让他乱跑。”

苏沐秋倒不像是哄孩子,很是君子端方地稳着答道:“交给我,你去吧。”

小鬼飞身入鬼门内,和黄少天一起劈开门内青烟,一用手掌,一用剑气。九婴吐出毒烟滚滚,想要震慑住那两个,却不妨被黄少天手起剑落削断一只头,这般情形之下九婴不退反进,从下方顺着断头的伤口竟然生出了一只鬼童的脑袋,小鬼见状扯着黄少天便躲开。只见那鬼童从九婴体内爬出,抱着断口饮血,饮毕随口喷出毒血来四处飞溅。黄少天已然知晓这厉害,顺势抱着小鬼单脚踏上鬼门内浓烟腾空。

苏沐秋说:“这毒血厉害,触到人的皮肤会渗入骨肉内,毒性霸道,很难去除。我现在知道为什么刚才说黄少天这时候会安静地打鬼,因为这毒血太难防,他要是边说话边跟九婴纠缠,怕先喝一口九婴毒血下腹吧。”

这段话叶修只听了一半进心里,剩下的都伴随黄少天利落的动作倏然不见。移魂师在空中和小鬼分开,分开从前后夹击九婴。蛇怪怕了黄少天,尾巴甩动缠住鬼童将他护住,其余八个脑袋毒牙亮出,寸步不让。黄少天侧身,剑起直冲鬼童,九婴的四五个脑袋疯了一般撞过来,却冷不防小鬼在后侧突发希冀,斩掉了另外两个头。这时九婴才明白黄少天只是虚张声势,为时已晚。伴随九婴痛苦的一生嚎叫,鬼门内看热闹的不少鬼魂都出手了,目标只有黄少天,小鬼都被他们放过。鬼门内移魂师被团团围住,不得脱身。

叶修还没有动,见着这凶险时刻第一个没站住的是卢瀚文。小朋友清出一条通道,拖着家传宝剑便挺进门内,于锋后面喊了句“小卢”并未拦住他,只能帮着他们把鬼火统统打掉。黄少天是乐意见鬼怪放鬼火的,魂剑剑尖挑过一朵火焰,施展出几分力气,竟然把那巴掌大小的火焰劈成数十片,片片青火飞射去攻击九婴。鬼门内众鬼竟齐齐扑出,护着九婴后退,黄少天等人心里明白,就连叶修都看出些苗头,问道:“王大眼,你要不要拿水盘算一算,这个九头怪——不对,现在是五头怪了,它应该不是这次群鬼躁动的头头吧?”

王杰希略惊讶:“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叶修。”

“啊嗯?”

方锐摇头解释:“那鬼童才是罪魁祸首,黄少天八成要拿他出气了。王队长还以为你全看懂了,原来还是半斤八两的水平。”

“方锐,我看你今天话很多啊?要不要我飞一趟S市把周泽楷抱过来专程为你拍摄大片?”

方锐脚下生风,窜去喻文州身边:“喻队长,我能进去陪黄少天吗?”

喻文州头还没点,方锐便连连道谢蹭一下进了鬼门,木剑护身,竟然吓退了一众鬼魂妖魔。林枫笑对于锋说:“方道长这是给咱们压力呢,不如我们也去帮黄少和小卢吧。”

叶修看着不少前蓝雨队员进了鬼门,觉得古怪:“王大眼,你说喻文州他们怎么不动啊?”

“你只盯着门内吗?”王杰希给叶修随手指了指门外一个方向,那边不知何时起聚集了一小搓鬼魂,趴在大厅一角鬼鬼祟祟瞧着他们。

“这是准备进鬼门的?”

喻文州冷言冷语:“这门内多少鬼魂当年跟他们一样,也是看起来胆小如鼠,做了鬼依旧贪生怕死,躲到我们这里来后被洗了脑,自认为办了件聪明事。现在在门内跟我们对着干,妄想拿下鬼门后称王称霸。”

郑轩瞭了一眼鬼王道:“你现在看门内的,是不是很瞧不上?”

鬼王姿态极其高,曾几何时也在鬼门内叱咤风云,现如今瞧着一群牛鬼蛇神似的的东西争来争去被黄少天刷经验值,只哼了一声算是回答。

鬼后鲜少开口,这时说:“在鬼门内做王和后,也是劳心劳力,每天都要提防他们造反。这鬼童不简单。”

“记得是去年进来的,那时没留意过,现在冒出来了。”徐景熙还在翻自己的一本记鬼手记。

喻文州冷不防刺了他一句:“明年的今天还带笔记上阵,我就让黄少天把你当盾牌带进门去。”

徐景熙脸色发白:“队长,你也太疼我了。”

鬼门内龙争虎斗的场面骇人,叶修虽然信任黄少天的能力,仍旧看得心惊肉跳,好在不多时之后鬼童被他擒住,径直带出来扔到苏沐秋面前:“劳烦苏大人跑一趟地府吧,这小子留在人世有百害而无一利。”

鬼童抢在苏沐秋前面对黄少天说话,那嗓音竟然像个耄耋老人,口气颇咄咄逼人:“我只在鬼门内作乱,想夺这地方的权,谁在乎你们人类了?你若不进门,我当鬼百年也不会伤到一个人,为害人世这种事情,怎么算在我头上?”

黄少天不恼反而笑了,小鬼跑出来骂那鬼童:“胡说八道!你要是今天赢了我们,霸占了这里,不说以后会不会为害人世,就是鬼门内都要拿多少鬼魂来慢慢捏着玩?”

方锐跟出来说:“九婴虽然笨拙,被你这样玩弄,心中难免滋生恨意。就算你有朝一日可以在鬼门内称霸,还是会被众鬼抛弃或者掀翻。”

“那是我的事情,与你们何干?而且我既然爬得上去那个位子,就要有坐得稳的能力,若是坐不长久便活该被人掀翻。”

鬼童话音刚落,只见鬼王瞬间身至他面前,单手捏着鬼童脖子将他高举按在墙壁上:“爬得上去?就凭你吗?”

鬼童苦苦挣扎,快要断气魂飞魄散前喻文州呵斥鬼王将其放下:“让苏沐秋带他去地府,我居然不知道鬼门内还有这样心胸的。”随即看向门内门外又说,“还有哪个跟他一样的,苏大人一起带走,说不定阎王殿下瞧得上,还会留在地府当差,比蓝雨鬼池里做霸王要威风。”

剩下众鬼见鬼童折腾这样大阵仗,被鬼王一击便输,看到统领鬼王的喻文州这样说心里不免愈发怕起来,都唯唯诺诺状不敢发声。

苏沐秋见这次鬼门开合基本不会再出意外,便用枷锁锁住鬼童准备带他回地府,看一眼伤势严重的九婴对王杰希道:“你给看看伤情?这样子去地府领罪,可能一天都熬不住。不如让它从此乖乖住在鬼门里。”

王杰希却是问喻文州:“你看可以?”

“嗯,就按苏大人说的办。”

苏沐秋一抱拳算是领情,之后便施施然去了,临走都没有跟叶修打招呼。

蓝雨众人在喻文州率领下开始善后,黄少天和卢瀚文等人纷纷离开鬼门附近去另一边休息。叶修把小鬼抱起来问:“累不累?还好每年这事就一回,看着真吓人。”

小鬼擦了擦脸上的血污,笑答:“你看着吓人,其实还好了。九婴真实水平没有长相那样可怕,我不插手,黄少天一个人收拾它绰绰有余。”

黄少天默不作声靠墙占着喝水,像是真的累极,可见叶修那样紧张对小鬼说话还是觉得很好笑:“你这么闲,不如明年替我来干活好了,让你练练手就知道鬼门里大概是个什么情况,不用紧张兮兮。你打荣耀的时候不是挺威风冷静的吗?看到小鬼有危险就慌神是被什么吓唬住了吗?还是你们两个日久生情,已经把他当成亲侄子看?这还是跟我进鬼门没什么风险呢。将来我们事多,难保会伤个一二处,你看蓝雨上下这么多人谁魂魄体上没个伤痕的。他伤了你怎么办?学狗血电视剧女主角嚎啕大哭吗?还是搞基督山恩仇记去大杀四方?”

叶修扯着小鬼便走:“忘了他正事做完可以开口说话了,我一句换来这么多真受不了。走走走,我们回H市去了,我这打鬼上很怂的人还是回荣耀里威武霸气吧,让他变十个剑圣出来都不怕。”

“叶修!你吹牛不打草稿啊!我跟你之前单挑是互有胜负,真来十个夜雨声烦你就是让君莫笑立地成佛都对付不了!”

“你怎么知道我对付不了?你先让战队再打造出九个夜雨声烦来啊,再找十个剑客选手去操作,真能搞定我就演示给你看怎么以一敌十。”

“放屁!你明知道这不可能!”黄少天险些想抓着九婴断头对着叶修喷毒血。

蓝雨队员们分工协作,为新进鬼门的鬼魂们做记录、询问前世情况、将作乱的圈在一处等着喻文州慢慢审,事情虽多,可众人一拥而上不多时便料理完了。王杰希祭出水盘来算上一卦,卦文只给喻文州一人看了,旁的事情都没有说。其余人等鬼门缓缓关上,便互相道别返回原地了。

方锐回了兴欣便张罗着要夜半去找魏琛聊天,叶修进了自己房间魂魄归体后直接倒在床上准备睡觉:“你们两个要聊小点声哈。”

魏琛拿出准备已久的一包好烟:“我还有点余粮,你要不——”

“要要要。”叶修翻身抢走烟,“聊吧聊吧,我不介意。”

魏琛和方锐摆出嫌弃脸后说起这次鬼门开合,方锐言简意赅陈述了一遍情况,总结道:“感觉鬼门内最近几年不太平,得亏喻文州当年收服了鬼王鬼后,三个黑着脸往门口一站,是吓死鬼没商量。”

“也不能总靠着吓唬鬼来了事啊,”魏琛道,“天下事多如此,太平久了人心都不稳,何况是鬼怪。”

“喻文州不会看不穿这些吧?”方锐略担心。

“你以为他是你啊?”魏琛戳了下方锐脑门,“他这次显然是防着出大事,不然这次也不会大动干戈把这么多其他队的人都叫去帮忙。”

“您老在这儿守了一夜,有什么情况没有?”

魏琛和叶修的房间内烟雾弥漫,很明显是某同志之前一个人“独守空房”消耗了太多烟卷。叶修给魏琛点烟,说:“方锐大大你看他这儿的烟头,如果真有什么情况,他会闲着无聊抽这么多?我说老魏你这么闲怎么不去做做训练或者带兴欣的网游队打打Boss?”

“老夫的战斗力要充分发挥在白天,白天你懂吗?好钢用在刀刃上,已经做完的训练,打完的地图为什么要熬夜去消耗自己?再说现在凌晨四点你知道不?”

“哦,你也知道自己老了,消耗不起。”

“呸!”

方锐阻止这两位后续要进行的无营养对话:“那我们现在就继续这样守株待兔看着叶修?”

魏琛烟抽一半抽不下去了:“分明是我在明敌在暗,防不胜防啊。”

方锐这种性格的人都觉得此事苦手:“虽然叶大大为人不太要脸,可毕竟是他亲自把我挖来的,要是队长半路被天上神仙抓去宰了,我这不是亏大了?”

叶修一脸菜色:“你不能说点阳光的事情?”

小鬼方才一直躲在窗外玩弄飞蛾,这会儿跑出来说:“不会的不会的,我和黄少天绝不会让北辰星君把他抓走。”

魏琛捏捏小鬼的脸:“人小鬼大,志气真高。那北辰星君对付你,一根手指就够用了。孙悟空知道吗?孙大圣在如来跟前被压到山下还能活五百年,我怕你遇上北辰会被打压得连影子都不再生。”

叶修抱过小鬼,揉了揉他的头说:“别听老魏吓人,北辰来了我不会让你跟他正面冲突,真有什么我一个人担着。你去看着黄少天就好,别让他做蠢事。”

小鬼惆怅起来,托腮皱眉:“黄少天要我只管看你一个人,你要我看着黄少天,我到底听谁的呢?”

叶修听了这话,心头忽然百转千回冒出数种情绪来,像是不同方向对流冲来几道水,纠缠在一起不能分开。他不是没想过最糟的结果会怎样,可扪心自问却还是意难平。

方锐有点后悔自己开了头,马上把小鬼从叶修怀里抱起来:“走吧,今晚跟我睡可好?这两个大烟鬼房间太难熬了。”

小鬼早就困了,趴在方锐怀里点头,临走前还对魏琛说要他好好看着叶修。

魏琛等到方锐出门才笑道:“你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寸呢?倒霉的时候什么事情都跟着来,被嘉世一脚踹出去不算,跑来我们这圈子里理不清算哪出呢?要不要去灵隐寺拜拜去去晦气。“

叶修起身准备去洗漱睡觉:“反正不会有比这些加在一起更糟的了。”

魏琛很是赞同地点头重复:“是啊,反正不会有比这些加在一起更糟的了。”




  210 12
评论(12)
热度(210)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