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见鬼 第十章 赤地万里(上)

蓝雨鬼门开合这件大事一了,叶修全副身心投入到荣耀中去了。常规赛尘埃落定,兴欣居然真的杀进八强,等他们淘汰蓝雨,没人再会对叶修赛季前那个“目标夺冠”的说法有任何异议。

蓝雨输掉比赛,叶修信任黄少天的自我调整能力,没有特别安慰他什么。只是黄少天自我调整能力好到让叶修都甘拜下风了,事后问他:“大庭广众的你就嚷嚷要看我夺冠,真不怕人家觉得咱俩有问题?来来跟我聊聊当时的内心世界。”

“去去去,小爷我为人坦荡,想说就说,你自己鬼鬼祟祟才怕这怕那。”

叶修想起“鬼鬼祟祟”这词是当初他说对方的便没憋住笑意:“你跟小鬼在一起才是鬼鬼祟祟。”

黄少天忽地深沉严肃起来:“你们在兴欣最近都很,呃,正常?”

“你想问有没有忽然出现一个天上的神仙吗?”

“大庭广众就说这个,真不怕人家觉得咱俩有问题?”黄少天说完笑了,“我想跟着你们的比赛,还有这个原因。”

叶修非草非木,听了这话很动容:“好,就是太折腾。”

“你还是担心未来会怎么样。”

“我只担心这件事会不会影响兴欣称霸联赛。”

蓝雨刚被淘汰,黄少天懒得跟对方继续废话下去,更不想看这个赢下蓝雨的劲敌嘚瑟个没完影响自己的心情,哼了一声转身就跑了,留下叶修一个人傻笑。

夏天悄无声息降临,H市这一年的高温天格外不给人面子。上林苑小区和兴欣网吧外街道上的树被日光烤得心灰意冷,早早翻出了发亮的绿白色调装饰自己;室外空气都像是刚刚从桑拿房里解放出来似的,烧得人心火沸腾;夜里无风,温度降不下,小区里猫狗都懈怠得很,懒洋洋地趴在大理石台阶上看到路人都不要挪动。

兴欣输掉第一场较量后火速调整状态准备下一次对决,擂台赛叶修对上周泽楷,互相招呼后轮回队长鲜少地避开江波涛压低声音问叶修:“我赢了,你们打鬼的时候能带上我吗?”

叶修差点咬到自己舌头,忙说:“不带不带,小周你执着起来真的挺可怕!”

“呵呵,你怕了。”

“你还是去纠缠蓝雨那些比较有前途的人吧,我在这方面真的很菜,不值一提。”

“我拍过黄少天了。”

两个荣耀前后第一人开始扯皮,毫无半点大神自觉。

比赛结束,兴欣拿下这场关键战役,叶修赛后握手时想起周泽楷赛前的提问,逗他说:“你没赢啊,说不带你就不带你。”

“下场比赛见。”周泽楷淡淡地回了句。

“我真是怕了你了。”叶修哭丧着脸说。

黄少天后来听说周泽楷的“锲而不舍”,十分钦佩地说:“没想到枪王脸皮一点都不薄啊。”

“他说他拍过你?”

“什么?”黄少天听到这出脸色马上变了。

叶修嗅出一丝什么苗头,奸笑着说:“我下场比赛之前要问问小周,能不能把拍你的片子拷贝一份给我。”

“我次奥!黑历史啊!妥妥的黑历史!不许你看!”

“你说不许我看我就不看了?我三岁孩子啊?”

“老叶,我是自己人啊!”

“你转会来兴欣,我就认你是自己人。”

“你怎么这么让人恨呢?”

“没有啊,至少我觉得你挺喜欢我的,还是说你只喜欢我的肉体不爱我的灵魂?”

“你的灵魂已经黑得发指了。”

叶修说到做到,总决赛最后一场比赛前当真去问周泽楷借览黄少天光辉历史的录像去了,周泽楷想了想才说:“你下次有什么活动带我去拍摄,我就给你。”

叶修觉得要是此生不给他机会拍摄自己打鬼的“伟岸形象”,可能从此不得安宁,咬咬牙同意了:“成交。”

“君子一言哦。”

“我像小人吗?!”

兴欣创造历史,拿下最后的胜利登顶联赛总冠军。叶修累得连记者招待会都没有参加,苏沐橙带着大家去接受记者提问,陈果在门外替他档下各种不必要的会面和采访。兴欣队长一个人猫在休息室里窝到沙发上抽烟,小鬼偷偷摸摸冒出来扯他的衣襟:“我觉得队里不太对劲。”

“嗯?”叶修本来在考虑今后的人生规划,忽地紧张了起来。

“你们比赛之前还是正常的,赛后不太对。”小鬼琢磨不透这点不正常,只能这样说。

“你去跟黄少天说一下?”叶修提议道。

黄少天这会儿跟喻文州等人一起离场,大批选手前来围观总决赛,即便他跟叶修关系属于比较明显的好,也不能明目张胆在这个节骨眼上钻兴欣休息室去。

“不行,我怕这边有意外你应付不了。”小鬼很谨慎。

叶修揉揉小鬼的头发:“黄少天把你教得真好。”

“我跟魏老大说了,他说准备场馆里转转,看看到底什么地方不正常。”小鬼说完后趴在叶修大腿上不动。

“怎么了?”

“你的脸色很不好,是不是太累了?”

“是啊,这场比赛,这两年多,都太累了。”叶修长出一口气。

“黄少天晚上会来找你的。”

“他不放心呢。”

“你累成这样了,他怎么放心啊!”

叶修戳戳小鬼的鼻子:“人小鬼大,就你知道得多。”

“其实我有点感觉得出到底是哪里不对,但是说给你的话,你别激动。”小鬼有点怯意。

“什么?”

“你们那个阵鬼,有点不对。”

“小乔?不像啊。”叶修很吃惊。

“不是他本人,是他的账号卡不对。”

“啊?”叶修听了这消息有点吃不消,“账号卡还能成精吗?不对,莫非还鬼附体了?”

魏琛和方锐没过多久便返回了休息室,方锐神色慌张地掏出手机打电话,叶修听到他问黄少天能不能赶回来。

“我说,你们到底遇上什么事情了?这么紧张?”叶修怎么想也想不出老实人乔一帆会是什么神仙的卧底。

魏琛拍了拍叶修的肩,恳切地说:“小乔同学的账户卡有点小问题。”

“你讲话不要讲一半。”

“我只能看出来有问题,具体有什么问题,估计要大家开个会讨论一下。”

叶修问:“小乔本人呢?”

“本人没事,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没看走眼过!”

“包子上次被什么光神附体——”

“停!再说我不管你了。”魏琛拿走叶修的半包烟,恶狠狠地瞪着他。

叶修无奈之下闭嘴了。

夜里群众约在S市的世纪公园里碰头,各种魂魄体从不同的酒店飘出来往这边飞。只有周泽楷一个人是实体,带着DV悠哉悠哉地走进来。叶修看见他便问:“你怎么来的?这么晚公园早关门了吧。”

“跟工作人员说我想给女朋友过生日。”

方锐马上追问:“工作人员不会恰好是你粉丝吧?”

“你怎么知道?”

“呵。”

王杰希、孙哲平、喻文州、黄少天等人陆续出现,大半个蓝雨队几乎都到齐了,不用说还有几个前蓝雨队员,加上李轩和吴羽策。魏琛见人差不多来齐了,便清了清嗓子说:“这么晚了,不好意思劳动大家出来。都是我们这个讨人厌的队长事情多,什么荣耀第一人,我看是荣耀麻烦第一人。”

叶修抠了抠耳朵,装作没听到。苏沐秋最后一个抵达现场,周泽楷跟他不熟,用DV盯着看了会儿,很好奇。他虽然没有法力,可这DV却是拍得出一切鬼神。苏沐秋也不认识周泽楷,问叶修:“这小弟弟是哪位啊?”

黄少天插嘴道:“哟,真是巧啊。这位是荣耀联盟里现任枪王,如果你在世,说不定就没他事了。”

苏沐秋笑出了声,周泽楷没理解:“什么在世?这位大人看着像地府的。”

叶修打断他们:“以后再进行问答环节吧,今晚有正事。”

王杰希问魏琛:“那东西你带来了吗?”

魏琛点头,叫了小鬼出来:“给大家看看吧。”

周泽楷DV架起来准备摄像,小鬼犹豫了一会儿,看看叶修,又看看黄少天。黄少天过去跟他耳语几句,小鬼才点头做好准备吞吐吸气,随后吐出了一张账号卡。

喻文州伸手唤出鬼王,吩咐道:“去试试那东西。”

王杰希让大家围成一个圆圈再后退:“你们哪个盯着点小周,他跟你们都不一样。”

方锐和林枫靠过去,把周泽楷护在身后。叶修见状嚷嚷道:“我跟你们也不一样啊,王大眼你怎么不盯着我?”

没人理叶修,只有黄少天低声说了句:“您老安静一会儿吧。”

“世道变了,你居然让我安静。”

鬼王集中精神催生出一股鬼火,鬼火幽幽飘在空中,喻文州点了点头示意开始,鬼王便将鬼火掷向小鬼吐出的那张账号卡上。青色火焰窜了起来,团团围住卡片。叶修心下焦躁,说:“不会把账号卡烧坏吧?真坏了,小乔不是要跟你们拼命?”

账号卡在鬼火燃烧中纹丝不动,鬼王频频摇头,王杰希拿出水盘来拨弄了几下,面色沉重。

喻文州转向魏琛说:“真有问题了。”

魏琛用力吸了口气:“叶修同志,你要我怎么跟你解释好呢?”

“不用解释了,这普通的卡估计被烧一会儿就完了,现在看这情况,我就是对贵圈中事的知识累积再贫乏,也能想到大事不妙。”

鬼王打了个响指,鬼火烧得愈发旺了,熊熊火焰膨胀起来,渐渐地几乎可以照亮小半个夜幕,整个公园亮如白昼。账号卡在火焰中心慢慢腾空,不多时里面钻出了一个人形。众人定神一看,甚是眼熟。

方锐喃喃道:“一寸灰?他活了?”

黄少天暗骂了一声,魂剑已然出手,掌心内剑气缭乱,恨恨地说:“日防夜防,居然让这家伙附体到了账号卡上!”

叶修按住他,想着一寸灰这会儿目光死死锁住自己,便扬声问他:“你是为我而来?”

“不错。”阵鬼回答道。

黄少天从叶修身转过来说:“你是北辰星座那个犯了错的仙童吧。”

一寸灰目光冰冷,盯着叶修看了半晌才转头看黄少天:“天上都说移魂师在凡间已死绝了,今日我居然还可以见到一个活的。”

“你真是为我而来?”

“星君的星尘,怎么能留在一个凡人的身上。你们既然早就防着我了,也该知道我不会把这宝物留给你。”一寸灰是阵鬼,幻化成活体后怎么看都很犀利,只是这讲话的调调太诡异,跟本人形象极端违和。

叶修经历总决赛早就身心俱疲,不想跟这个仙童废话,黄少天代他问道:“你只要说清楚想怎么样就可以了。”

“带他走,让星君做主。”

“我们要是不同意呢?”移魂师魂剑在手,剑尖直指“一寸灰”。

“就凭你们?”仙童话音刚落,伸手弹了弹面前的鬼火,只见那火势登时便减弱了多半,再过一会儿全然熄掉了。

鬼王面色如旧,只是冷冷地对喻文州说:“我尽力了。”

“谢谢,你的确不是他的对手。”喻文州伸出手掌,“回来吧。”

“一寸灰”很有兴致地看着喻文州收了鬼王在手,笑说:“这位有趣,我居然在你身上见着了一点仙气,你跟天上有什么渊源?”

黄少天呵斥道:“少跟我们队长套近乎,他要是你同僚,你还能放了叶修不抓回去?”

“天庭不是鬼煞聚集地,看你们跟鬼王颇有好感的样子,应该是常年与鬼打交道的,怎么倒怕起天上人了?”

喻文州拢起手:“鬼魂若是安分,其实与凡人没有区别。神仙要是不讲道理,那也是无法交涉的神仙。”

“一寸灰”缓缓答说:“讲道理?天上宝物坠入凡间不是头回,只要跟凡人相关,都是事后被带去天庭听任处置。这个叫叶修的因此开了天眼,得见神鬼,是他上辈子修来的运气。我又没说一定要他死,到底是谁不讲道理?”

黄少天忍不住蹿了出去,噼里啪啦说了一堆,众人都听他和这位天上来客对话听得头皮发麻,两个都是得理不饶人的。

王杰希好不容易插了进去:“家里古籍不少,就我看过的凡间有记载的,出了这种事被带上天的凡人没有回来的。”

“在天上就是做个小童子也很好,自然不会有人回来。何况还有用天上宝物作乱的,那更是要送去地府处罚。”

“你不懂我们凡人,去了天上对我们来说跟生离死别一样,不会有人觉得这是无上光荣,也不会有人轻易会跟你走。”王杰希话不如黄少天十分之一多,却一语道破。

“一寸灰”思索了片刻说:“我不是凡人,我不懂你的话。”

叶修见众人跟他说不出个结果,只好说:“咱们是要开辩论大会吗?如果不是的话,干脆点动手吧。”说罢亮出白伞来准备迎战。

“一寸灰”见了白伞,双眸发亮:“你这不是凡物。”

“嗯,好眼力,不过这东西是什么来头,我是不打算告诉你的。”叶修直言不讳。

“一寸灰”收起那些遮遮掩掩的做派,一挥手便招了公园内小湖内的水骤然起立成一道水墙,墙体倾斜径直压向众人。王杰希和喻文州联手设了结界遮挡,李轩和吴羽策则是纵身跃起,双剑戳破水墙,划出一道口子来。

黄少天和小鬼分立在叶修左右,苏沐秋怕魏琛应付不来,扯开他躲到另一边了,方锐和林枫则是一直守着周泽楷,于锋带着蓝雨众人想方设法冲破水墙去袭击那位天上仙童。

叶修端详着大家的处境:“我说这人就是冲我来的,要不我自己去找他打一打分个高低吧。”

黄少天嘲讽道:“这水墙要不是因为大家齐心协力,压下来就能把你压死。你以为自己撑着苏沐秋的伞就能安然无恙?”

叶修也知道王杰希以后这些人层层关卡作法卸力才让水墙不会轰然压到自己这边,可一味躲着并不是他所想。可就是这样的情势之下,“一寸灰”立刻换了另一种攻击手段,这公园四周的恶鬼统统被他招出,破碎掉的水墙被他重新汇合成水流,从这水流中穿越而出的恶鬼像是被染了颜色似的,而冲刷过恶鬼的水变成了血红色,在公园的地面上肆意流淌成延绵的赤色湍流。

叶修盯着这些看,不多时只觉得眼前都是赤色,瞳孔发痛。黄少天一掌拍在他肩头:“醒醒!这是障眼法。”

“真是可怕。”

恶鬼们围住这些人,像是看着秀色可餐的食物。于锋冷冷地说:“真是个厉害的神仙,这样的事情就是最恶毒的人也做不出。”

苏沐秋补了句:“地府里的鬼找个拔尖的,都难以抗衡。”


  212 28
评论(28)
热度(212)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