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见鬼 第十章 赤地万里(下)全文终

王杰希的结界被震慑得颤抖不已,喻文州倾力补漏洞,不让众人被恶鬼侵袭。微草队长听闻黄少天和苏沐秋那样评价后后撤一步过来说话:“虽说是障眼法,可我们一时都破不了这个法术,身在其中,就是真实的。”

黄少天仗剑而立,端详对面一众恶鬼良久才开口:“我要出去试试,总不能躲在你的结界里坐以待毙。”

于锋道:“你想清楚,这可不是荣耀副本,对面也不是上次搅合蓝雨基地的半神半仙。”

“这位就是冲我来的,”叶修坦然地承认,“我跟你一起出去,大家留在这里反而比较安全。”

“你跟着我出去?不要命了你!”黄少天拔高音调。

“贵蓝雨几乎整个队的人都在这儿,还有个拿着摄像机的周泽楷,我不出去转移下那位神仙的目标,难道留在这里惹他全灭无辜群众你才开心吗?”叶修按了按黄少天的手背,“没事,我会小心,小鬼跟着我,再借用一下你们队长的鬼王和鬼后好了。”

黄少天万语千言如噎在咽喉里,偌大的心结变成一脑袋的浆糊,当着外人的面他不好说别的,只能勉强点点头算完。冥冥之中有人扬鞭,甩在水泥地面上发出刺耳的声音,像是不住地提醒他要发送什么不好的事情。

苏沐秋想跟叶修出去却被拦住了,叶修说:“你这个地府小官还是少惹麻烦的好,天上那位要是知道你是哪里人,不会下去找你顶头上司告状吗?”

“也有可能会直接抓我上司开刀呢。”苏沐秋笑吟吟地猜测,似是不太在意。

叶修摆摆手:“算啦算啦,我不想在你生的时候欠你,在你死了之后还欠你。有您送我的这把伞就够了,大恩大德,叶修来生再报。”

“你来生做什么都报不了,除非你滚来地府当差。”

“这个就算了吧……”

方锐看不下去他们在废话,便拜托苏沐秋照顾周泽楷:“这小子是个比叶修还废柴的,除了能用DV看神鬼,其余一窍不通,你多看着他。”

“你要陪叶修出去?”

方锐点头:“既然我是被他忽悠来兴欣的,那就被忽悠到底吧。生死关头,再不出手帮忙,真是不知道怎么报答他拉我进冠军队的恩情了。”

叶、黄、方三人分了三个方向冲出去结界,小鬼跟在叶修身边寸步不离,外面恶鬼见了有人的魂魄出来如同饿虎扑食般找准他们。黄少天魂剑在手,剑气流星斩月一般横空四射,恶鬼三五成群,他那样潇洒一剑刺出,总有几只断臂断足落下,化成一滩尸水似的东西;叶修凭着白伞护身,一时间跟恶鬼交手也占上风,鬼后被喻文州放出后便来助他,小鬼对上恶鬼丝毫不见怯意;方锐本行便是降妖除魔的,木剑如精锐利刃,劈得恶鬼抱头鼠窜,鬼王飞至他身后几脚踹飞一只恶鬼落进公园湖内。方锐看到鬼王来帮忙,心情很好地调戏起他:“这不公平啊,你老婆怎么不来帮我?”

“什么公平不公平?”鬼王理解不了。

“我也想要美人来帮忙,你跟你老婆换一换好吗?”

“一寸灰”见形势急转直下,便不再跟他们周旋,留个了假影在原地不动,真身变成一只恶鬼模样飞去跟叶修缠斗,等到黄少天等人发现为时已晚。叶修被逼得连连后退,白伞挡不住来自对方的攻击,伞柄上裂痕几条明显。只见那“恶鬼”嘴角露出暗笑,利爪飞地伸出,眼看便要刺破叶修胸口,小鬼飞出来撞开了叶修。

黄少天心口剧痛不已,单膝跪倒,魂剑险些脱离手掌。鬼王丢下方锐去扶他,只听蓝雨副队长咬着牙说:“去看他。”

“你的分魂体吗?”

叶修惊魂未定,全因一切发生得太快,小鬼被“恶鬼”一抓掏了心魄,睁大眼睛倒在他脚下,等他把小家伙抱起来,魂魄体的半边身体都倏地消失了。

小鬼扯着叶修的衣领断断续续地说话:“你别去、别去天上。”

“我不去,我哪里都不去。”叶修没有被伤到一星半点,可心口却像焚火碎肉似的痛,恍恍惚惚看看小鬼又想起黄少天,放下白伞抱着小鬼踉踉跄跄走到移魂师身边。可等到他走过去,小鬼剩下的半边身体像是被风吹散了一样,粉尘般飘零逝去。

黄少天朝着叶修的方向伸手,似乎是想要摸摸小家伙安慰他什么,手伸了出去却什么都没有触摸到。

叶修不肯相信小家伙就这样消失不见了,呆滞了盯着自己怀里,鬼王拉了一下他的胳膊:“移魂师。”

黄少天身心俱痛,按着心口差点要在地上翻滚,叶修侧身去看顾他,头还没有转过去,便被“一寸灰”按住。叶修方才丢下了白伞,只靠自己的法力无法跟对手抗衡,几个回合败下阵来。

于锋和孙哲平等人见势不妙已然冲将出来准备拿下“一寸灰”,阻止他带走叶修。刚刚被黄少天和叶修击退的恶鬼们转眼间又爬了起来,地上尸水一样的东西从液体变成固体蠕动,结块血肉模糊再次凝聚变成鬼怪去缠住剩余人等。整个公园内地面裂开,不断有青色的鬼魂腾空出现,有的扒在结界上准备吃掉结界,有的喝了被恶鬼之血染红的湖水变成了赤鬼更加凶残暴虐。

鬼王拦在黄少天身前,生怕蓝雨的人也被带走,却是没办法阻拦叶修被擒住。鬼后和方锐此刻赶到,“一寸灰”变出原型,一个粉嫩玉雕般的小童子笑眯眯地向空中挥了一下,方锐下意识抬起手臂用木剑去迎,冲击波袭来,带在身边多年的木剑登时碎成了粉末。

叶修恨得不行,不知道小鬼消失后会对黄少天有什么影响,拼命想脱离仙童的掌控。小童子笑他不自量力:“移魂师的分魂体而已,值得这样动肝火吗?”

“你又知道什么?”叶修满腔怒气,说出来的只有一句不带感情色彩的话。

仙童轻拍了下他的后背,叶修晕了过去,再拍了下他的头顶,吸了些亮闪闪的粉尘出来。王杰希在结界内看着,表情凝重地说:“糟了。”

喻文州也看得清楚:“他抽掉了叶修的头盖骨吗?”

“人我带走了,你们这样大费周章有什么意思呢?”仙童朝叶修吹了口气,将他变小塞进自己的一个锦囊里,话音一落便消失不见了。

王杰希将结界撤去,方锐失魂落魄地直接坐到了地上,蓝雨的人多去看黄少天的情形,周泽楷默默关上了DV。

鬼王问喻文州:“他没事吧?”

“看你怎么定义‘没事’了。”魏琛费力拨开人群插进来摸着黄少天的脉搏,“传说移魂师曾经是天上神仙,因为用自己和他人的魂魄做实验才被贬下凡。这件事我本来当个故事听的,你们还记得那个小童怎么说的吗?他说‘天上都说移魂师在凡间已死绝了,今日我居然还可以见到一个活的。’”

“可移魂师在人间的传说有年头了,即便跟天上有渊源,魂魄受损还是大伤。”于锋仔细看着黄少天面色是否异常。

魏琛摸到黄少天脉搏,觉得还算清楚,略略放下心来:“回回神,黄少天?”

喻文州一指定在蓝雨副队长眉心:“少天。”

黄少天大口喘气吸气几次后坐直了:“我要去找他。”

围观群众就是有一吨想要说的话也无法说出来反驳他,只有苏沐秋点点头道:“好啊,你带上白伞吧,我送你一程。”

喻文州蹲下来轻声细语缓缓说:“天庭不是好去的地方。”

“队长,你说你曾经答应过一个人,再也不回天上去。”

喻文州回忆起自己母亲的温婉面容,默声点头。

“我知道你有回去的办法,告诉我吧。”

蓝雨队长拿出一枚桃木雕成的符,放到黄少天手心:“我只说一句叮嘱你的话,对我们来说,损失两个人总比损失一个要惨痛。”

黄少天拍拍屁股站起来,脸色仍旧不好,强作笑脸:“既然这里只有我有本事上天走一趟,那么我也有把握再回来。”

魏琛拍拍昔日得意门生的后背:“带他回来,你也是。”

北辰星君不曾想过自己的小童会不小心弄洒他的星尘,更不曾想到小童下凡带回星尘时还带了个凡人。

“这人像是要断气了。”

“星君的星尘落在他头顶,被我取出来了。”小童解释道。

“胡闹!那此人不是要送命了?”

小童委屈极了:“在凡间会死,在这里又不会的。”

“你又浑说了,凡人留在天上做什么呢?总不至于为了这个还要给他一官半职。天上的人数都是有定额的,你随意拉一个上来,难道再随意扔一个下去吗?”北辰星君让小童把叶修从锦囊里放出来。

“星君不如把我扔下去好了,我看他们人间蛮有趣的。”

“乱讲话,”北辰收好星尘,发现叶修苏醒过来,便问,“你可有什么话要说?”

叶修哪里认识北辰星君,朦胧间感到头部昏昏沉沉,眼前一张长相端庄肃穆的大脸。半晕的某人问:“我被抓上天了吗?”

北辰忍俊不禁:“算是吧。”

“如果有人来找我,你告诉北辰星君不要为难他。”

“哦?什么人会来天庭找你?”

叶修苦笑:“那个人不一般,如果他想来,穷尽各种方法也会来的。”

北辰轻抚了下叶修的额头让他继续沉沉睡去:“这人怎么说起胡话了,还是昏睡下去比较好,到底要怎么处置呢?”

“用了星君的星尘,自然是任凭星君料理的。”

北辰镇守天空乃是众星之主,麾下还有山川诸神皆对其俯首,鲜少有机会亲自接触凡人。想想星尘坠落凡间,多是被险恶用心的妖怪精灵所用,凡人误打误撞招惹上这麻烦,似乎记忆深处的灰烬里都扒拉不出一桩。正百般焦虑是不是找个下属来处理此事,忽地有传信官来报:“有凡人带着当年月神遗失的信物上天庭,扬言只求见星君。”

“就是有月神之物,也不会有凡人能够借其力量上天庭的。”北辰星君大为惊讶。

小童思忖一二道:“我在凡间,见到了一个移魂师,想来他是能够做到的。”

“凡间还有移魂师?”北辰觉得今日莫非是天上地下都中邪了,怎地怪事一件接着一件。

“星君要不要见见这位移魂师?我猜他是为了这个凡人来的。”

“哦?”

“我将这个人带走时,颇费了点力气。这位移魂师跟他的关系,看来非比寻常。”小童对北辰附耳又说了几句。

北辰命传信官将移魂师带来:“只说是我要见他,别的一概不用通报,省了麻烦。”

黄少天失了一魂,身心俱损,加上跟小鬼一年来感情甚好,更是雪上加霜。他强忍着伤痛飞来天庭,更是耗尽心血气力。北辰一眼看过,便猜到移魂师这一脉在世上的踪迹不多,这一位大概已经是个中翘楚。

“你是何人?怎会有月神当年遗失的宝物?”

黄少天将桃木符片拿出,随手扔到北辰大殿上:“一位月神故人所赠。”

北辰猜测他是知道当年月影旧事的,也不怪罪:“月影已经不在人间天上,故人逝去,我不想旧事重提怪罪于你。”

“多谢。”移魂师站得笔直如松似竹,朗声道,“我是为叶修才来的。”

“那个凡人,叫叶修?”

“是,他凡间还有很多事未了,用天庭标准,红尘缘分不断,不能留在天上。”

北辰微笑:“你怎知他红尘缘分不断?”

黄少天无比坦荡:“因为就是跟我有缘分啊。”

北辰诧异:“你有移魂师血脉,修炼得方,是可以返还天庭的。为什么贪恋红尘?”

“我祖上有移魂师血脉,当年被天庭逐下凡的人没有回来,我就更不必违背先祖愿望了。”

“这个人醒着的时候对我说,如果有人来找他,让我放过那个人。我若是听他所言,此刻让你离开便是。”

黄少天顷刻招出魂剑在手,直指北辰眉心:“可我来这一遭,只打算两个人一起走。”

小童呵斥道:“大胆!大殿上护卫何在?”

北辰扬手令他不必紧张:“一个移魂师而已,叫护卫来做什么?传出去让人家说我无能吗?”

小童蔫蔫地退下,不再说话。

北辰望向黄少天:“失落星尘已经悉数寻回,我无意为难你们。只是我这小童抽掉了他的头骨一片,若是这样回到凡间,此人必会丧命。你费尽心思来天上,勇气可嘉,但是来这一遭,只为带具尸体回去吗?”

黄少天将魂剑戳在大殿地面上:“您会让我带他走?”

北辰让小童把叶修带出来,黄少天看到叶修人跟中了咒语似的昏昏沉沉,心上绞痛,想起北辰刚刚说的“他让我放过你”更是不知如何做才好。

“你有办法带他活着离开,我便不为难你。移魂师当年被罚,便是因为拿他人魂魄性命为自己所用,你既然说自己跟他缘分不断,那便做给我看。”

黄少天灵机一动,拔出自己的魂剑,深吸一口气将魂剑揉做了一团重重青光。小童见状惊呼道:“你要用魂魄为他做骨?”

“是。”

“可你已经失去了那个分魂体,损伤甚重,再少这块魂魄,怕是要离丧命不远了!”

“我失去分魂体,还不是拜你所赐?”黄少天冷冷笑了几声,“这会儿才想起提醒我保命,是不是有点太假情假意?”

北辰见黄少天嘴上不留情手下动作也丝毫没有影响,很快便将青光送进叶修太阳穴。这位天庭上执掌大权的星君感慨颇多:“人间情深意重,我也为之唏嘘。”

黄少天做完这些,打算搀扶叶修离开:“星君可还有事要说?我保住他的性命了,可以走了吧?”

“你失去两魂,魂魄生息不稳,这样贸然下凡,今生都只能招鬼弄神了。既然我这小童当初不小心丢了星尘闹出这桩事,便让他弥补一二吧。”


叶修醒来时觉得虚脱得不行,睁眼便找水喝,头像是千斤重难以抬起,直到听见有人说话。

“唉唉,醒了醒了!”方锐激动地扯着魏琛的胳膊说。

魏琛的激动不比方锐少,看见叶修睁眼感觉心里头大石落了地,只是嘴上还嫌弃方锐:“你要在老夫的胳膊上捏出几个疤吗?”

叶修坐起来问:“我这是在天上还是地下啊?”

“叶大大您在人间,我们这里不是天庭也不是地府。”魏琛故意没好气地说,“守着你一天一夜了,真真累死人。”

叶修似乎想起什么:“来帮我的群众都回去了?”

“嗯,不然都在S市酒店里围观你睡觉?”

“黄少天呢?”

魏琛坐在叶修床边的一把椅子上,慢慢地说:“他本来是想留在这里等到你醒的,可魂魄损失了两部分,精力折损太过,喻文州把他带回蓝雨去休养了。”

叶修迷迷糊糊想不起自己昏迷前的事情:“我是怎么回来的?记得之前还在天上的。”

“你真不知道?”

“真不知道。”

“你的头盖骨被北辰星君的小童子给抽去了。黄少天追到天庭上要人,北辰说你没了头骨回到人世也不能活,我那个死心眼的徒弟就把自己的魂剑化掉给你做骨头了。”

叶修听得心惊肉跳:“什么?!”

“北辰星君大概觉得这人太不要命,也可能是怜惜他有移魂师血脉,就把小童子用来收服你的锦囊上的彩绳送给他保命用。因为你身上有了他这一魂魄,今生不能离他太远,不然就会魂魄不稳,招来恶鬼吞噬。”魏琛说到这里重重叹气,“你说你们两个,不是这个招鬼就是那个招鬼,我真是见了鬼了才有你这种朋友。”


荣耀总决赛结束三天后,兴欣召开新闻发布会,队长叶修再度退役,从此离开职业赛场。

这个消息令不少记者倍感失望,想听听叶修本人的解释吧,可人家压根不露面。叶大神职业生涯唯一一年配合记者工作的日子就这样结束了。与此同时,蓝雨基地附近一处高档小区内新租出去了一套房子,一个行事低调的家伙当天就付掉了半年的房租。

蓝雨基地内,高层和两个队长在会议室内开会,会后大家依次散去,黄少天抱起一叠资料也准备离开。

喻文州忽然叫住他:“这么急,去哪儿?”

“啊!有个朋友来看我了,队长还有什么事情吗?”黄少天说。

“没事,既然有朋友来就去吧。”

“好好,我走啦!老板也再见喽!”

蓝雨老板打破会议室内的沉默:“文州。”

“嗯?”

“关于过去的事情,他真的不记得了?”

“应该是都不记得了。北辰星君用一根彩绳栓住了他的魂魄和叶修的头骨,也堵住了关于过去的很多记忆。”

“唉。”

“能上一趟天庭保住性命回来,少天真的很了不起。”

蓝雨老板惋惜自己的副队长从此不能见鬼神:“只是这世上少了个厉害的移魂师。”

“这世上本来也不缺移魂师啊。”喻文州淡然一笑。


叶修戴着口罩在出租屋内收拾,大汗淋漓时听到有人按门铃,开了门见是黄少天。

“老叶,我来帮你啦!”黄少天举起手中的清扫用品,大大方方地笑着。

叶修见这个青年仍旧跟从前一般,心里荡起几分酸楚。黄少天却毫不知情,进门后压低声音说:“你这个人真的很奇怪,说要来G市陪我就真的来了。我今天会后想快点来找你,还被队长叫住问东问西。”

“喻文州问你就实话实说嘛。”

“说什么?”

“说你男朋友来这里照顾你啊。”叶修笑着说。

“你你你你这个人怎么脸皮这么厚!”黄少天很不适应,“昨天晚上跑来跟我说喜欢我求在一起,我还没正式回复你呢,你怎么就自封是我男朋友了!”

“你是没有正式回答我,但是你也没有反对啊。”叶修直接上手搂住黄少天的腰,“你看我都这样有诚意地来了,不答应我情理不容吧?再说你本来就对我有好感的,为什么要拒绝一个自己本来就很喜欢的人呢?”

黄少天双手撑在叶修脸上:“我次奥,本来挺温情的事情,怎么被你一说变得这么庸俗。”

“世上很多人最怕的就是变得寻常和庸俗,可谈恋爱是人之常情,人之常情呢就距离庸俗不远了。我觉得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开心,你看我四个冠军到手了,现在没什么追求了,那就追求一下爱情吧。”

“我怎么听上去像是个次要选项啊?”

“不不不,你在我的感情世界里是首要选项,首选首选。”

“你确定自己的感情世界里没有荣耀女神?”

叶修掰开黄少天的手,抱住他:“我十几岁离开家,曾经错过了很多情感,后来有幸遇到人生中知己好友,再后来又损失过一些友情,还遇到过活见鬼似的倒霉事。活了二十多年,再也不想错过身边重要的人了。”

黄少天听得很舒心,忘记自己压根没说过愿意跟这家伙谈情说爱,也抱着叶修点头。

“那我们就这样试试好吗?”

“嗯。”

叶修拍了拍黄少天的头,像是在安慰小孩子一样。他想这样也很好,就像苏沐秋说的那样: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END



呼——

难以置信,写叶黄写了两年多了。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爱^_^

鬼故事是我之前一句话延伸出来的,特别开心按照大纲给写完啦!希望大家喜欢,其实真的不吓人哦XD

PS:接下来会补一个《故人来》的后续故事~

  325 49
评论(49)
热度(325)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