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星河曲 第一章 过天星似箭(上)

本文为《故人来》续。


星河曲

 

第一章 过天星似箭(上)

 

星河流转,大浪一拍跟了一拍过。天上人间地下,莫过如此。

这回且说天上事。东方黎明时分有星启明,启明俗称太白,人间传说是一个慈眉善目的爷爷。暂不提爷爷本人是否真的慈眉善目,单说这位老神仙座下弟子无数,偏疼的有几个翘楚,其中之一名轩辕十四。

轩辕十四百年前下过凡,破了天上规矩,被罚入地府,后来几经辗转,精魂俱散。零落的星光后重返星河之间,太白心疼得紧,日日去看弟子重聚的星光,关照得无微不至。这颗星倒也给师父面子,重振旗鼓化出同之前一般无二的人形来,以曾经凡间名字自称黄少天。

太白惊得双目滚圆:卧槽,你怎么还记着这个名字?不是说精魂俱散,再重头朝地府走一遭什么都想不起来的吗?阎罗王老儿这个骗子!派人传的什么消息!

黄少天有些懵,想不出缘何师父看起来比自己更懵,便问道:“师父,这名字不是您给我取的吗?有何不妥?”

太白理了下思绪,这才想起此名是他亲自给小徒弟取的,精魂喂了哮天犬也该记着。“妥,无处不妥,是为师给你取的怎么能不妥!”

黄少天懵懵懂懂,太白敷衍了事,前尘过往轻易揭过,从此无人再提。太白请了北辰星君的示下,轩辕十四人间和地府之事尽数抹去,只留下孩童少年时天上旧事的故事给他留在脑中。星宿的案卷皆封存入册,不得四处宣扬,除了太白之外竟无几人知晓黄少天下凡那段往事前因后果,总之轩辕十四归位,没什么值得担忧的。

玉帝座前众仙朝拜,虽说天上凡间不能相比,规矩却是一样的多。太白这日说完正事要回去伺候新养活的一株仙草,被玉帝留下说话。太白恭敬得很,问道:“您有事?”

“地府有只鬼鸠传了讯息来。”

“哦?”太白常年带了笑意的双目睁大了些许,“地府的鬼鸠可不是凡鸟,不常来。”

玉帝笑说:“便是凡鸟,飞得上天庭的也不凡了。不跟你说笑,这只鬼鸠不是来找我的。”

“那您不是截了人的消息?”太白跟玉帝关系匪浅,这小玩笑也开得,“三清那边可都派人问过了?”

“哪里敢不问呢,就是四御都传了来就此事一一过问,竟然无人知晓。”玉帝面露难色。

太白心里的想法混沌起来:“三位天尊皆爱云游,此时怕是没有个个在家给您回信吧?”

玉帝轻轻甩了长袖,道:“就你这个老儿知道的多。”

太白抚髯:“可四御之一的北辰统帅众星,他若说不知道,可见天上群星星宿都不曾看见这只鬼鸠,实在蹊跷。”

“这只鬼鸠传的消息令人心惊,像是要扰了万物仙灵规矩。”

太白心里明白,这八成是地府哪位不安分的王跟天上勾搭传信,上下嘴皮一碰:“下月天庭有件大事,让人不往这桩事上靠都难啊。”

“你说天庭开班选拔神职之事?”

太白笑道:“玉帝若说没想到,我这把胡子就让小徒全拔了罢。”

“你那猴儿似的的徒弟,不定真能做出这等事情来。”玉帝也勉意笑了,又道,“说起来你从北辰手下抢人做徒弟,闹得他跟你翻了千余年的白眼,值得吗?”

“只要不是从您手下抢人,怕什么呢?北辰还不是归您管的吗?”太白凑近了宝座往当事人心尖上最挂念的事情说,“玉帝,您是想安插个眼线?送小徒去三界选拔给咱们盯着?”

 

黄少天从头来过,要补习的太多太杂,天天忙得头晕目眩。好在为一方星宿,有自己的宝殿和执事,再忙乱也有人陪着做。他初回时,被小执事抓着恶补天上地下神职官员一干人等的大名小名,背得眼冒金星。可眼冒金星银星甚至火星都没甚么干系,他还是一样要熟记这些,因着师父是大名鼎鼎的太白省了不少麻烦,连跑去北辰星君那边点卯都被免了,再推脱这些,出门见个人不知怎样打招呼,那还了得!太白唬他之前得了一场大病,忘了很多事情,才要从头来过。黄少天刚刚回复身形,竟然也信了。

北辰星君在凡间被人熟知的名号乃是紫微大帝,天上人都喜唤他一声星君,显得亲近。轩辕十四初回,带着一身凡间和地府气息,流于俗气,北辰不等人近前便察觉到,远远地招手唤他到身边来站着:“有一段时日不见。”

黄少天自星体诞世便受太白教诲点拨,自然不比凡俗星辰,带了一身下界气息重返天庭后不久便幻化出肉身来更是难得。他样子自有一派烂漫洒脱的感觉,加上周身明亮暖人的气息,很是与众不同——玉帝口中嘲笑太白“从北辰手下抢人”便是说轩辕十四了。北辰堂堂四御之首,怎能跟启明星为一小徒争执?只好让与太白了事。可黄少天每每到他面前,还是心生惋惜。

“星君找我。”黄少天话里透着恭敬。

“听说最近你常叫嚷无聊,要不要送你去三清身边转转?”

黄少天也不跟北辰客气,直接蹭上星君的宽敞座椅:“您就这么心疼我啊?没大事,我闭门不出天天在家修习,乖乖待一段日子就好了。”

北辰的脸色登时似挂了土墙结霜一般难看:“你淘气的份额比我管的四方天上众星加起来还多!还乖乖在家!”

黄少天吐了吐舌头,抬屁股就跑了。

北辰星君不好大呼小叫,座下仙童替他冲黄少天喊:“下个月有差事给您!您别躲懒了,星君又不是真不能打您!”

黄少天回头嚷嚷道:“知道啦!”

轩辕十四这样怕北辰星君也有缘故。且不说太白抢了他做徒弟的事情,黄少天还是个顽皮仙童的时候,北辰便喜欢使人带了他到自己座前玩,或是九重天星河里一同畅游。黄少天那是还是个团子,衣着多是可爱的风格,仙人膝下少有亲生骨肉,北辰父爱发作就拿小星星们解闷。轩辕十四少年时常被点缀成一个毛茸茸的团子给北辰调戏,不是摸便是揉。仙童不是凡间少年,养几年就会老成起来,总被星君当做毛球来搞,是个星宿都受不了。所以太白横空出世要抢黄少天做徒弟,黄少天几乎是当场便同意了。

从北辰这边一溜烟跑出来回了自家宝殿,抬头就见小执事挡在门外。黄少天想起不能太随性了,理理衣服上前道:“何事?”

“有贵客上门。”

北落师门乃是南天一颗极为耀眼的星,黄少天星系图没背完也不会忘了这位,拱手行礼迎客:“王杰希。”

王杰希镇守一方天幕,大小事宜虽多,无一不安排得妥当。其实这位星宿大人行事风格诡异,令人难以猜测。凡间曾有想要闹上天庭的修道之人,被王杰希收拾得里子面子什么渣都不剩下。就连天上诸多神仙星宿,凡事莫不给北落师门一派面子的,皆是因为他名声在外多年。

可再厉害的仙人,也是要怕了黄少天的话唠大法。王杰希人生最清静的岁月,便是轩辕十四下凡去的那些年。这次星宿归位,难免会想去虐一虐他那话多的同僚。

“你还记得我。”王杰希上下打量黄少天,看了半天才笑道:“似乎没什么变化。”

“你想有什么变化?”

“你还记得自家有什么变化?”

轩辕十四对垒北落师门第一回合,黄少天败下阵来。

“气死我了!你跟一个病到失忆的人计较什么!”黄少天自然不会忘了王杰希的厉害。

王杰希笑眯眯地说:“补习功课开心吗?这日子过得也快,你醒来也好有些年岁了。”

“我醒过来要有一百年了,你这个‘快’从何来?”黄少天恨不能日日一目十行看那些功课。

王杰希:“你当真什么都不记得了?”

“记得从前考试的时候你是怎么赢我的。”

王杰希挂上北落师门惯常的高冷表情:“这种事情是要记得的。”

黄少天呔了一声,唤殿上执事来准备茶饭款待王杰希,故意换了话头道:“我方才从北辰星君处回来,下月好似有件大事。”

“哦,不过是两千年一回的事情而已——三界青年才俊上仙境受教。”王杰希点了点黄少天空荡荡宝殿里的云朵,“想太白这样疼你,定要送了你去。”

“我?我又不是小孩子。”黄少天不屑道。

“你若没有大病一场打回重练,是不用去的。小时候在三清仙境怕是都待腻了,现下呢?连元始天尊的模样都忘了吧。送你去是为你好,早日受了熏陶回来给北辰做事。”

黄少天心道你们都有理,自打他回来是还没去过仙境,三清座下是何样等级都忘个精光,天上星宿之多,各人头衔之复杂就够他补习的了,要是再加上凡间和地府的……黄少天不知不觉打了个冷战。

“我说老王啊——”

王杰希警觉地瞪起了双目:“你要做什么?”

“别瞪眼睛啊,你就是再用上十分力气,那两只眼睛也不会被你瞪得一样大。我跟你说我光背自己同僚的名字和官职就很吃力,三界的人都扔上来一锅烩,难道要我挑灯夜读还是悬梁刺股啊?你把那主要的人和事都给我讲一讲吧,我知道你最熟悉这些了对不对?北辰可是非常喜欢你呢,咱们四大王星数你最讨人欢心了,我要是不幸被选上去了,就指望你啦!你平时不就喜欢‘育人’吗?我端详着你对那些小星星素来都很好的,比方说什么高英杰,哎,他是什么星来着?我说老王,要紧关头莫要谦虚,过分的谦虚不是美德……”

王杰希绝望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双耳。

轩辕十四对垒北落师门第二回合,北落师门完败。

不久后当女宿一苏沐橙来找王杰希八卦的时候,王杰希还在揉耳朵,怀疑自己在幻听。

“每次同他说完话,都怀疑头颅内有异物,恨不能开凿取之。”

“你们一个个嘴上都说烦了他,可他真找你们帮忙的时候,哪个会说个不字?”苏沐橙用帕子掩口而笑,“我只可怜云秀,因黄少天不给力,轩辕一派的事情全是她兜着做,苦闷死了。”

王杰希令门人上茶:“仙姑此言差异,楚云秀为轩辕十三,十四不给力,十三大可以接替,纵是黄少天清闲些,可座内现下有什么好事,北辰会给谁呢?若是有什么无聊的差事,他会找楚云秀吗?既然有个闲人可以挡着,有何不好?”

苏沐橙来了便是打听三界选派之事,听了这样的话心里明白不少,接了茶碗说:“按你话里的意思,三界受教之事,倒是会让四大王星之一的黄少天去了?当真稀罕。”

“仙姑慎言,这样的大事自然要等星君宣了,星君不言语还有玉帝的意思,哪里轮得到咱们揣测呢?”王杰希笑说。

苏沐橙呡一口茶,点头应了。

“轩辕十四幻回原型时间不久,星君还不允你们去看他?”王杰希问道。

“道是他凡间气息太重,恐我们这些星宿沾染上。且不许说这也不许说那的,规矩忒多,比他的话还多。我们不高兴去了被他缠着,怕说错了什么讨星君的责罚你去看过他了?不愧是星君座下最得意的人呢,到底跟我们不一样。”

“你若是喜欢酸,不如去仙境桃林里摘几个果子酿酸酒,比在我这个殿里话里有话要强。”王杰希说罢默了一会儿。

苏沐橙来这里只是为了打听楚云秀会不会揽上三界选派之事,话聊到这里也晓得跟楚云秀没什么关系了。她陪着王杰希沉默不语,纤纤指尖划过茶碗边缘。

“怎么不追问了?”

“我想问的有了答案,你不想说的我问了也没用。”

女宿一名气不能跟四大王星相比,可一样是见多识广。天庭上仙人众多,女子美貌和才华并重的同样不胜枚举,苏沐橙偏偏是个中翘楚,可见修为不浅。这样的星宿女仙到了旁人的宫殿里,没人会敢给她冷脸看冷茶吃,也只有王杰希还敢晾着她一回半次。

“苏沐橙,我记得咱们是一批下凡历劫去的。”

“是。”

“你还记得黄少天那时候在蓝雨的事吗?”

“罢了,你在这里想事情吧。我去找云秀,说不定仙林里还有别的果树结果,采几个酿酒也好。”苏沐橙忽地掩面笑,“我当然记得蓝雨的事情,不止蓝雨,还有微草。只是凡间旧事,回了天上少提起罢,北落师门。”

“得了好酒,别忘了我。”

“定不会,我唤人给您送。”

 

几日后,北辰派人来轩辕殿里宣了旨意,黄少天等十位仙庭人士要去三界受教。黄少天恭谨地接了旨,选了个小执事带了一包行李准备去三清那边报道。这次三界受教的地点选在太清境的一处灵湖畔,凭空起了三座宅子给三界来的人小住。黄少天到得早,放下行囊便溜达到湖畔去看风景。恰赶上地府官员上天来,远远就瞧见一艘黑黢黢的大船从湖上雾气里慢慢现身而出。船分三层,黑气缭绕,甚是壮观,另有亭台楼阁坐落船上,别致精细,乍看去并不像是依船而建,倒似座小巧的园林。黄少天望得入神,不免赞叹地府虽不同于天庭,东西却不差。那黑船没有开至湖边,临近时放下一艘小船,遥遥地驶了过来。小船上载了十几人,到了湖畔他们纷纷趟水而过。为首的是个面容清俊的男子,腰悬明玉,面带春风,墨蓝的袍子滚了金线纹样,看打扮应是这次地府来人里身份最尊者。他见黄少天临水而立,一拱手,笑问:“敢问星君可是轩辕十四?”

黄少天见他笑起似这灵湖里一道弯弯的水纹,心下生出几分莫名的好感来,回道:“我并不认识地府贵客,敢问您是哪位?”

“秦广王喻文州。”

“哦哦,地府十王之一,失敬了。在下黄少天,却是轩辕殿的人。”

黄少天话音刚落,秦广王身后便蹿出了另一个玄衣男子,他一把握住黄少天的手腕,用力之大有些过头。轩辕十四在天上虽不是最尊的星君,可还没受过这样突兀的待遇,便有些吃不消。

“您是哪位尊客?”

玄衣人衣着并没有秦广王那般华美,人脸色也如衣帛颜色,似碇沉墨。他方才有些慌神,被黄少天一问反而冷静,松开手后退一步,俯身致歉:“唐突了。”

喻文州上前圆场道:“这位是地府的镇鬼师,官职不大,在天庭名簿上想来并无记载。轩辕十四若是没听说过,也不奇怪。头回来天上,见了星君风采出众十分仰慕,有些失礼了。”

“都是任职一方的官吏,无大小之分。”黄少天客套了两句问道,“敢问怎么称呼这位镇鬼师?”

黑衣人右手扶上腰间,那里并不似寻常仙君配把长剑,而是收拢好的古怪黑伞,那人眼底一点光彩倒同剑光似的锐利,默了些许时候才缓缓道:“姓叶,单名修。”

黄少天无意识地重复了两遍他的名字:“叶修,叶修。”念完,竟觉得喉咙里似滚过了一枚青橄榄,入了喉管后便着了火,落到腹中已经变作一颗火炭,烧得五脏错位。




  666 84
评论(84)
热度(666)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