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星河曲 第一章 过天星似箭(下)

黄少天不记得的前尘旧事,在叶修回忆里却皆为重石压顶的千钧分量。三界选拔,地府抽调近年来表现卓凡的几位官员,真选到叶修恰如天上掉下来一块馅饼似的。这热乎乎的馅饼砸得叶修头晕,他知道有可能遇到重为星辰的黄少天,却不曾想砸到头顶的馅饼里裹的不是普通糖馅儿,而是新鲜热辣的狗血。地府来客乘坐的这条大船穿越凡间来到天上,跨了三界边缘,不知道与这有无关系,叶修忽地头疼不已,瞥见那熟悉面孔的一霎,星光似是在胸口激出了数道血痕,气都没喘均手先拉住了人。

亏了喻文州立得住,圆了场子不说,还把叶修这惊人的失态抹了过去。叶修想起来之前君莫笑对自己车轱辘一般捋了数十遍的话。

“星辰在天上都是抱团的,我跟他有过交情,轩辕十四自然是十分聪慧的神仙。这种八成有不少朋友、师兄弟妹、师父等等。下凡搞得精魂皆散记忆全失,你说他们会把这笔账算在谁的头上啊?八成寻个借口了事,就是再见了你也什么都不会记得,你少自作多情,多说前世一个字,就叫做泄露天机,小情人找不回来不说,还要被天庭铐上处置你们一双。”

叶修余光扫一眼地府来的这些人,算上鬼童才十来个,打包在一起都不够天上星宿塞牙缝的。真要在轩辕十四面前说出些什么,那就不是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了——叶修现下便能套上几个惨淡结局给大家看。

黄少天对叶修很好奇,可地府来客算是此番选拔的上宾,等大幕拉开了他们便是同窗,还要一道听几位天界数一数二的人物传道解惑。打个客气的招呼足矣,拉着人到处说“这位镇鬼师我好像见过的”就太不寻常了。正打算寒暄一番,天界侍者已到,先给地府这边为首的喻文州见礼,又对黄少天道:“可不敢劳驾您来招待客人,容在下先带几位贵客去歇息,明儿您就跟跟大家一道听课了,不急这一时。”

黄少天笑道:“是是,不好误了他们休息。”

喻文州自是回了礼,拉着叶修跟着侍者去了。叶修没敢回头看,压低声音道:“秦广王手劲不小,在下会走路呢,不用牵着。”

“没有镇鬼师手劲大,差点抓得天界星君腕子红肿。”

叶修没回这句。

“你是怕大家都不知道那段吗?”

叶修苦笑:“文州,于这件事上,你何苦嘲笑我?”

二人身边跟着的鬼童笑出了声,对叶修道:“秦广王大人跟君莫笑有赌约而已,他输了,心情不好,您见谅。”

“什么赌约?”

“你见了轩辕十四会不会失态。”喻文州被侍者引入自己的卧房,说完就顺手关门落栓。

“我去你大爷的,喻文州!”叶修砸门不停。

灵湖畔三座宅院,专门辟出来供三界选拔来用,天上、人间、地下三处各领一座宅子。对天上诸位来说,这宅院都很寻常,布局都是他们熟悉的,几进几出,后头小园子什么规格,俱是熟悉的手笔。黄少天闭着眼睛都能猜到园子里种的什么仙草什么仙花,真是熟得不能再熟。闲着无事,欲找个相熟的八卦,可此番同他一道来的没几个说过话的星宿,无奈只好继续在灵湖边上晃。

巧的是没过多久,湖上再起波澜,这回不是地府的大船,而是凡间的神龟一只。神龟巨大无比,似个小岛一般,背上如仙界,飘着个亭子,亭台底座与大龟背部竟不相接。只见那亭台的顶盖金灿明黄,四方中尖,尖顶上镶嵌了一颗明珠,硕大无比,柔光四溢。大龟在湖畔稳住浪,明珠悠悠然化作一道白光,白光进而成了一条飘带,从亭台上一路铺了下来,直到湖畔地面还延长了三丈余。黄少天心里叹道:我的乖乖,大成这样的龟定是深海里来的。早知道这排场真是一个赛一个,凡间和地府都这样阔,我也摆摆谱再来就好了。

亭台里一行人顺着飘带而下,天上侍者这次先迎了上去,黄少天在一旁瞧着,没吭声。他不招人,倒有人来招他,只见个年轻道长一甩袖子,像是踩了朵祥云飘过来:“敢问您可是这里的上仙?”

黄少天被北辰和太白都提点了,不敢太嚣张,规矩回答:“不敢当,我乃轩辕星宿而已。”

“失礼失礼,天上星君无数,个个尊贵。我等凡间俗人,不想此番有幸前来修行。”年轻道士很是自谦,自称姓方名锐,一通马屁给足了天上星宿面子。

黄少天把凡间这几位看个遍,没遇到像“叶修”那样给他带来点熟悉感觉的,便不多说话。天上侍者抢在前头,连小道士都一道拉走了直接塞人进宅子,萝卜全部填进坑里,准备回去交差。

这日晚宴元始天尊破天荒露了脸,搞得来参选的仙君道士一众人等都没吃好。黄少天自打回天上,也是头一遭看见这位,吃几口便抬头盯几眼,好奇心很强烈。因为元始天尊出席,玉皇、斗母、北辰等也不好意思在家中坐着,悉数列席陪了天尊在上。三界来参选的被分开了坐,叶修挨着喻文州坐他下手,饭也没吃上几口,眼睛盯着一个方向。

秦广王抿一口清酒,叹了句好,又补上一句:“叶修,你不怕眼珠掉出来吗?”

“我信你能帮我塞回去。”

“你怎么就知道我愿意给你塞回去呢?我还可以捡起来放入酒罐子里泡上,回头油锅里煎熟了给黑无常尝尝味道呢。”

喻文州说这话的时候叶修正咬一个丸子,听了这话丸子塞嗓子眼里咽都咽不下。

“秦广王还是这么会说话,更胜当年在人间的情形。”

“说得好像人间的事情你还记得多少似的,”喻文州用筷子拨弄一盘豆子,像是在数过往多少岁月,“天上一日,地上……”

叶修手中酒杯重重落在案上:“我算学很好的,喻文州。”

“哦?当年做皇子的功课还没有忘记是吗?”秦广王伸手拎起酒瓶,为镇鬼师满上酒。

叶修干了这杯,喻文州自然是回敬一杯,两人默不作声。大约怎么回事他们都知道,有些话点到为止就够了——比如叶修这么多年无事可做的时候都被用来回忆去人间事。

在场宾主酒过三巡,有北辰星君开始介绍三界此次参与选拔的官员。天上所派十人里唯黄少天属于主星,人间和地府来客莫不高看他几分;地府则是以喻文州为首,其余人等包括叶修在内皆官职不高;人间来客里多是小山神、河神、土地公乃至修炼得道用过仙丹的妖精,北辰介绍最末一个道士的时候,叶修听到喻文州喃喃低语:“莫非是他?”

叶修因此多看了那个年轻道士几眼,听到那活跃的嗓音也有些耳熟了,只是实在记不起这人,便问:“故人?”

喻文州轻摇头:“只盼不是就好了。”

这时只听那年轻道士说道:“我在凡间轮回几世,记忆混杂,最喜欢的名字是方锐,大家也请这样唤我吧。”

叶修一怔:“方锐?!当年蓝雨的小子?”

喻文州叹口气:“果然是他。”

“有趣有趣,变成旧人大集会了。”叶修手指轻敲案面,“你说他还记得你是他大师兄吗?”

“他自己也说了,几世轮回,记忆混杂。有些事,不如忘了的好,你说呢?叶大人。”

“此番来天上的莫不是各界才俊,秦广王这样吓人,不会把凡间的小孩子都吓跑了吧?”

跟着两人来天上的鬼童实在听不下去了:“两位大人斗嘴抬扛多少年了,都没停过,这次来天上还要纠缠。”

这两位被抱怨了,方才住口。

晚宴走个过场,元始天尊并未停留太久,这位神仙一走,玉帝等都挥挥袖子跟众人道别。余下人等无不松口气,才开始欢快地吃喝。黄少天左看右看,身边之人没有相熟的,偷偷溜了出去想找王杰希说话,临到殿外回廊下,瞧见北辰与太白在前头寒暄,又不想被逮着便向后退了几步,这一退冷不防撞到了人。

 “啊!”叶修看着黄少天走出来的,毫不迟疑跟了上去。没偷看几眼就被踩个正着,抱着脚叫出声来。

黄少天转身看到地府镇鬼师单脚立着跳步子,明知自己踩了人却没能忍住笑——缘着场面实在滑稽可笑。

叶修看他笑了,自己放下脚扶着廊下雕柱也跟着笑。

“你这人有趣的,我踩痛了你,怎么并不生气,倒是笑了?”黄少天全然忘了是自己没绷住。

“轩辕十四大人踩了我还笑呢,天上星君这般促狭。”叶修脚尖点地,缓缓动作减轻痛感,“您笑了,我就不能吗?”

黄少天语塞,旋即答道:“明日起便为同窗,请镇鬼师看在这点面子,不要计较。”

叶修心道:何须看在明日的情谊上呢?张口说的却是:“地府一介小官,难为轩辕十四大人记得。”

“呃,你这一口一个大人,”黄少天摆手道,“我溜出来就是想透口气,没想到愈发憋闷了。”

“那如何称呼是好?”

“就叫名字好呀,黄少天。你不会不记得了吧?”

叶修踌躇不定好一会儿才轻声道:“少天。”

这叫得有点过于亲昵,黄少天心下觉得奇怪,却也不好当面驳斥人,何况他原本不在乎这些虚节,只道:“好的,那么我也叫你叶修就是。”

天上设宴,选的地方不俗,不说宴席大厅内多是雕梁玉栋,光彩夺目,便是厅堂之外的前院风光也是赏心悦目,景致秀美。黄少天所站的廊外,有仙花满树,清风徐来,雪白花瓣零落些许,淡香怡人。

王杰希在廊下另一头现身,见到黄少天招手请他过去。轩辕十四与镇鬼师一拱手便去了。叶修见黄少天袖口上的一片花,盯着好半天才离开。

“什么人啊?看着像是地府的。”

“老王好眼力,是个镇鬼师。”

“地府来客穿着精致的不多。”

“你直接说他看起来很寒酸就是了。”黄少天嘴角一抽。

“那多不好意思啊,我看跟你刚认识便打得火热,这样背后说人不好。”

“你现在说得就很委婉吗?还有什么是‘打得火热’?!”黄少天气还没有喘均,滔滔不绝道,“王杰希我看错你了,本来就是溜出来找你说话,不小心踩了人一脚无奈赔不是。这笔账还没有算到你头上呢,你倒疑神疑鬼起来,你说是不是很不够意思?还有我跟你说,北辰跟太白就在前面,你最好跟我一起躲远点,省得被看见了又要念我们的不是。”

“这次三界选拔,他们忙死了,没空管咱们。”王杰希双手抄在宽大的袖子里,笑道,“你说慢点,别把自己呛死了。是是,没问清楚就责怪你是我的错,且那人是地府来的贵客,你此次代表我天上星宿形象,好生对待是没有错,都是我的错。”

黄少天哼道:“贵客算不上,一个小官。还有,镇鬼师原是做什么的?从来没听说过。”

王杰希天上地下涉猎良多,答得很快:“是个小官,不过能耐不小。地府招魂,总有些孤魂野鬼变了吃人害人的猛兽,凡人遭殃。镇鬼师便是地府派去人间平息事端,收复化作妖魔亡魂的专职官吏。地府官员收录在天庭册上的不过是十殿王等殿中人员,镇鬼师这种官职,平素难入天上录册的法眼,少有人知晓。”

“这人被我踩过一脚不算,之前好像总是盯着我看,有点蹊跷。”黄少天想着王杰希真是本万事通,现下拍马屁痕迹明显,就不夸了。

王杰希听闻此话也不觉得有哪里蹊跷,黄少天在这次选拔的星宿里原本就是鹤立鸡群,且长相不俗,眉似长剑,目若点星,要是话少些,穿上星宿正式的礼服长袍,活脱脱的佳公子——只是话少这点实在太难。

“许是他是地府没见过你这样有趣的星宿,多看几眼有什么不对?”

“哪里有趣?”

“话多如天上星河。”

“……”

王杰希晓得自己平白堵这家伙一句得不了多少好处,为免去一场滔滔不绝的报复,忙应付道:“这次选拔后,说不定他会被天上留用,保不齐来日跟你是同僚,对人耐心些不是坏事。”

“我很热情的好吗?”黄少天恼道,“热情了就要话多,总之都是我话多,你沉默如金。”

“选拔结束,你来我殿里,单独设宴请你,辛苦轩辕十四大人对一个地府小官说这么话。”

“这还差不多。”

两人并肩在廊下聊着,再说都是闲话了。

 

翌日三界选上来的人齐聚一堂,阵仗虽大,人却只三十有余,天上派来的最多,人间次之,地府最末。课堂上所言,不过从无到万物之说,细细说来,徐徐辩之。黄少天拿这些理论学说最无奈,听得昏昏欲睡,直到下午被带去演习场。演习场说来是座仙山,规模不大,天上万物少有人间那边壮阔的。放这一群年轻人进去,明着说是演练,不过是给大家轻快半天罢了。

北辰这个时候露了面,细说了会儿安排,便放众人进山去了。进山一是要找仙草,二是寻灵蛇,为示公平,两种选了在场星宿都不曾见过的种类。北辰只笑道:“要活的,可不是要你们坑害灵物,山里奇珍异草不少,切勿伤了哪个。”

众人一一应过,便结伴入山。

喻文州这回对叶修做什么毫无兴致,径直去找方锐聊天。小道士对地府秦广王特特寻自己说话十分惊诧,受宠若惊地跟着喻文州就走了。叶修还在犹豫是否直接跟上黄少天,却见这位天上星宿大人自己过来了。

“同去可好?”黄少天道,“可巧了,我对你们地府之事不了解,想听你多说说。”

“好。”叶修想了半天,只吐出这么一个字。

两人入山,黄少天想见识叶修本领,只跟着他走。叶修并不想在他面前掩饰什么,爽快地说:“西南方向似是有股淡淡的香气,我们去看看?”

明人不说暗语,仙草生长之处必有不同寻常的气味,叶修这样说,可见是嗅到了什么。黄少天往西南一转,答道:“我也想往西南去,正好。”

山里转悠有段时间了,黄少天也问了不少事。叶修知无不答,地府里各殿王,大小官员设置,俱说了个齐全。

“地府里事多但不杂,诸王看着冷漠,实则心都是好的。只是当真人口稀少,鬼怪太多,平日很是冷清。”

“你们有一点好,可以因公去凡间,不似我们在天上少知凡间事。”

叶修拿捏着自己的那点小心思,并不说破什么:“凡间和地府之人,莫不惦记着来天上,这话在我之外的人面前定要慎言啊。”

黄少天谢叶修:“我只是好奇心重些,天上师傅朋友都在,大家对我很好。”

叶修听着心里一颤,知道他过得好,原本该高兴,只是另一头自己酸得难过。正没话说,忽地听着有人呼救,像是遭了什么劫难。黄少天和叶修相视一眼,很有默契地飞去那边,仙山里烟雾缭绕,视野不佳,飞了几丈高,两人同时惊呼,顺势分开。

遇上那条灵蛇了。

灵蛇盘绕在一棵古木上,变得十分巨大,叶修望着那血盆大口里吐出来的舌头,便觉不妥:“此物有异变。”

“不像是我们天上的蛇。”黄少天来选拔之前,上交了佩剑,此时傍身的不过一把小匕首,抽出来握在手上。

“没想到上天一趟,会被蛇吞了。”叶修千机伞也放在住处了,这寻仙草灵蛇的事情,原本也用不到武器,何况北辰星君担心他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凡间地府之人出手毁山。

黄少天正要对叶修道出自己的计策,一个字还没说,只见那大蛇冲自己这边飞似的扑来,还未等到他匕首出手,便被叶修先扯住闪开。叶修拽住黄少天不松手,欲向着高处飞。他们两个还不怕这样一只会吃人的巨大蛇怪,只是都没料到,那只大蛇扑过来是虚晃一下,实则冲到地面,像是钻山兽般扬土下地!大蛇尾部临下地之前,顺着力道卷了下叶、黄二人,竟是直接将他们一齐扫进了地下。


  399 47
评论(47)
热度(399)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