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星河曲 第二章 银河落九州(下)

笛声不多时断了,叶修带着黄少天走至有人家之处,看着一处院落像是农户,敲了几下木门上铁栓,便听到有人来应门。

“找谁?”一个庄稼汉将门开了道缝,从中窥看。

“大叔,我们主仆二人返乡奔丧,途中被匪徒劫了。想在您这里寻个睡觉的地方,再讨几块干粮填饱肚子。”叶修说道,后退一步露出黄少天来,“黄少爷”不太自然,很古怪地摆了摆手。幸亏手下“仆从”很有眼力,趁那庄稼汉将门掩上之前塞了块玉牌进去。

“大叔,千万别将我家少爷拒之门外,他被歹人吓着,随我奔路整整一日,腹中羞涩得很。”

叶修叫得很恭敬,庄稼汉说是大叔,叫大爷也不算过,头发早已花白,想是田地事多辛劳,拿了玉牌回到屋里,在油灯下面仔细看了又看,唤了儿子儿媳来低声商议好久才来打开门道:“我们是这山庄上种地的,这位少爷若是不嫌弃进来就是。”说罢让儿媳去煮了饭端来。

老汉让黄少天坐到屋内条凳上,还擦了几把。叶修便做个仆从的样子,站在黄少天身后。

“这位少爷,我们山庄老爷管得严哩,我明日得通报一下庄里来了生人。”老汉说完,将玉牌放在桌上推到黄少天面前,“这我拿不得。”

黄少天并不是很懂此话意思,叶修想这人家既然是佃户,便是山庄内记了名的,玉器一类太招摇了,缓缓道:“老人家,这玉牌太贵重,您怕惹人眼了。不如这样,明日您为我指一当铺,我去当了换一吊钱来给您。”

老汉咧开嘴笑了,露出残缺的黄牙,满意地点头道:“少爷是善人。”

黄少天坐着,看那黄豆大的油灯芯,方才叶修说的话竟成真了,腹中羞涩到咕咕叫了起来。轩辕十四在天上不说是养尊处优,也是得人精细照料,他是正经的星宿大人,殿上怎么会少了伺候的人?饿到这步田地还是从未有过的,少不得脸上燥热。

叶修晓得他难堪着,手按着黄少天肩膀,弯腰下来贴着他耳边道:“再忍忍罢。”

饭菜是老汉家里儿媳妇准备的,却是儿子端了出来,两碗米饭,一碟青菜,并一碗肉。叶修明白农家这里有这样的大肉不易,感激道:“老人家还给我们这样好的饭菜,明日当了这块玉,定有银钱奉上。”

那碗红烧肉里放了两枚卤蛋,还有豆皮扎的花结,入味很久,闻着香甜,深红色肉皮上油亮亮的,肥多于瘦。按黄少天平素对吃食的挑剔,这肉应是柴了一些,可这会儿饿了哪顾得上这些,向主人家道声谢后便吃了起来。

叶修不急着吃,坐下后拿起碗筷看着黄少天,看他虽然饿急了,仍旧记得这是外头凡人家里,还端着神仙的样子,很注意形象。只是下口快了些,却算不上狼吞虎咽。

“少爷”吃着,不忘记叶修,将一枚卤蛋夹至他碗里,道:“别愣着,吃吧。”

庄稼汉也拖了条长凳坐下,点了旱烟抽几口道:“这位小少爷对下人很好,像我们庄上的少爷。”

叶修吃饭极快,常年在地府办差养成的习惯,他后动口却比黄少天放下筷子早些。

“大叔,您这庄上少爷管事吗?看您对他印象很好。”

老汉叹气:“我们庄子叫石花山庄,除农田里的佃户外,皆是帮着庄上主人酿酒的。石花酒天下闻名,庄子收入颇丰,老爷、太太及小少爷,对庄上人家无一不好。”

叶修听着话里像是有隐情,单凭老汉口述的山庄年景除了好挑不出别的来,便问道:“大叔带着儿子媳妇在这样的庄子上讨生活,想来日子不错的。”

“不错?那也是前几年的光景了!”老汉站起来一跺脚,“谷城近年来修道的人愈发多了,什么阿猫阿狗都想修成正果,三年前打襄阳来了个道士,说是见过圣上的仙人。老爷不知怎地被他唬住了,逼着小少爷认这个道士做师父,现在庄上鸡飞狗跳,正经的酿酒和庄稼事没人管。我们的收成一年不如一年了……”

老汉的儿子在一旁地上蹲着,听了这话赶忙上前来捂亲爹的嘴:“您老晚上喝的酒还堵在这儿呢,快别浑说。”

“去去去!哪有儿子捂老子嘴的!你一边去!”老汉推开儿子,不过仍是压低了声音道,“让这位小少爷看笑话了。”

叶修听了个大概,问了句:“这些年城里修道的人很多吗?”

老汉儿子这次开了口:“到处都在修道观,不少官府里的老爷迷得很,我们小老百姓而已,哪懂仙啊神啊的,见了低头做小就是。”说罢还给他爹使了眼色,令其不要再多言。

庄稼汉这回听了儿子的,没再多说什么,鼓着腮帮子抽烟而已。

叶修想着再难套话了,便求老汉儿子给个睡觉的地方:“也不想令家里为难,有干净柴房便可,再给我家少爷个铺盖。”

老汉和儿子谦让了半天,想让黄、叶睡他们的床铺,却未能成功。叶修抱着床薄被到了柴房,用稻草铺了厚厚的一层,老汉儿子看他们预备躺下便举着油灯去了。

叶修拍了拍铺盖对黄少天道:“少爷,歇了罢。”

黄少天噗地就笑出了声:“你看着脸黑,却跟我一样促狭。”

“哪有人这样说自己的。”叶修道。

“我方才表现好吧?一个字也没有多说。”黄少天还真躺了下来,面上泛着喜色。

“是是,少爷很好。”叶修把那薄被全盖在了黄少天身上,自己在一侧胡乱一歪。

“你也盖着啊。”

“我是地府之人,最不怕冷了。”叶修道,“地府里头冷的时候比人间极寒的地方还要厉害。我想天上怕是不会冷吧?”

“天上一年到头,风景都差不多。”黄少天翻个身,趴在叶修身边,“我看你很懂人间事的样子,那大叔不要玉牌,我想也想不到是什么缘故。”

“他们小门小户的,一年到头也见不了多少钱。这玉牌若是典当,少说折三百两银子,那是农庄佃户几辈子都没见过的钱。”

“你既然知道,为何叫门的时候还把这玉牌送上了?”黄少天很是不解。

叶修笑道:“我们现在身无分文,不送这个上去怎令他们知道你是个少爷?且人间总有些见钱眼开的家伙,敢冒风险。”

黄少天听了这些话,静静想了一刻:“人间事这样多。”

“世事往来,人情练达,这两样是行走凡间最难懂的。你是天上星宿,还是少知道为好。”

“镇鬼师何出此言?”

“清修讲究心静,人间难求心安。”叶修转了话题,“我在意的却是另一件事。”

“道观横出?”

“没错。”

黄少天点头附和道:“我虽不懂凡间事,却知每年修炼得道的高人升入仙班有多少,这样出没不穷,想来有异。”

凡间神仙,都是天上记档的。靠修炼的造化升入天庭,当然是寥寥无几。叶修看得出古怪,黄少天也明白这是蹊跷。加上二人是受了无妄之灾跌落凡尘,法力使不出,种种妖异怪像,令人心里起疑。

“这地方名唤谷城,明日我们去县里看看。”叶修想了一想,“若有人问起你的来历,便说是荆州来的,前些日子带了仆从去江州探望外祖家了。家里报丧,叔父病故,回家途中遭了劫匪。”

黄少天应下了,却不想睡觉:“叶修,人间饭都是这样的味道吗?”

“什么味道?”

“烟火味儿。”黄少天说完也笑了。

“农户家里饭菜简陋,你若是想吃好的,明日当了那玉牌,带你去吃好的馆子。”

“我可当真记着了。不过,你那玉牌能给我一看吗?”

叶修从腰间取下:“我身上值钱的物件,只有这个。”

柴房里只有月光透过来,黄少天细细摸了,玉牌上并无什么刻字,花纹也甚简单,卍字外头套云纹,想不出什么深意。

“这是你通行地府的腰牌?”

“是的。”

“倒是很清雅。”

叶修这一日也倦了,想起几个轮回之前,他还是凡间皇子的时候,似乎跟黄少天也在这样安静的月色下聊过天。那回忆像是会灼伤人的,印象里少年的笑脸跟面前的重叠,鬼使神差伸出手去摸了摸黄少天的鼻子,碰了后手上一抖。

“你们地府里的人都这样有趣吗?”

叶修让黄少天躺平,答道:“若是明日能在县城里寻个死了人的人家,见到黑白无常,你便知道了。”

黄少天盯着黢黑的柴房顶看:“我倒是有点因祸得福的感觉。”

“什么?”

“若不是因着这意外,怎么会到人间一游?只是我师父他们要急疯了,这样想是不太好。”

“你喜欢人间?”

“没来过,说不上喜欢不喜欢。只是看你游刃有余,轻车熟路,便觉很放心。”

“我?放心?”

“是,跟你在一起似乎很放心。在人间习得世事和人情也很好,法力没了也不担忧,总有办法回去的。”

叶修也躺平:“若是回不去了应该如何呢?”

“不会的,师父会来找我。他可是太白,徒弟都不能搭救,会被北辰星君笑话死的。”

叶修没再说话,假装睡了过去。

他原是想趁黄少天熟睡多看几眼,白日里自己目光会过于灼热,可夜里又看不清什么。方才伸手已是不太妥当,想着以后还是要收敛些。心底藏了没说出口的那句话是:若是回不去了,我更开心与你在这里,像是那些事情从未有过一样。


翌日天未亮,庄上老汉便来唤叶修了:“我们庄稼人起得早,你让你家小少爷先睡着,我们一家人都要去田里了。”

叶修想着人家是在客套而已,哪里有人会放两个生人在家,便拉着黄少天起来,对老汉道:“大叔,我们这便去县里寻当铺去了,您为我们指个路?”

老汉笑得脸上全是褶子:“好好好,你们起来罢,我那儿子给你们带个路。”

从山庄上去城里,有三十里路,叶修走了没十里便问黄少天:“还走得动吗?要不要歇一歇?”

“你当我小孩子呢。这点路还不算什么,天上也常考校我们年轻人,做些出力气的事情,不碍事。”黄少天笑道,又想起自己在清晨晨光里赶路,很是披星戴月的味道,“说来我等在仙山里坠入凡间的不知有多少人,这么多星宿都下凡,称得上是件罕见的大事了。”

地府此次派遣官员来天上,与叶修最熟的不过一个喻文州,这时不免担心起秦广王的安危了,想起他跟着那个叫方锐的道士进的山,更是心里打鼓。

黄少天见叶修不吭声,脸色也不是很好,便问:“你可是担心地府的同伴?”

“盼着他们别遇上什么,如果跟我们一样,倒也无事。那秦广王从前也是来过人间修行的,跟他一道的还是人间的道士。”

“那道士当是通人情的了?”

“不知。”叶修对方锐的印象不深了,这么多年过去,黄少天当初在蓝雨的师兄弟兜兜转转还能遇到两位已经是极难得的。

山路略难行了些,两个人走至县城内,太阳已经高高升起了。叶修按着那山庄佃户所说寻到了“柳记当铺”,粗粗说了他编给黄少天的身份,拿出玉牌要典当。

黄少天眼看当铺伙计翻来覆去端详那块玉,悄悄与叶修道:“就这样当了?好可惜啊,地府的腰牌呢。”

“十殿阎王,这东西多的是。你若是心疼,那么用你身上的物件?”

黄少天赶忙摇头,后退一步不说话了。

叶修早早看过他身上带了块精致的玉佩,想也是天上什么神仙给他的,哪能轻易抵押在人间,也不说破,只跟当铺伙计讨价还价,末了拿了张三百两银票,二十两碎银和一吊钱。

黄少天不曾见过银票和现银,见叶修都自己揣身上了便急着想看看。叶修牵着他出了当铺:“人间讲究不露财,莫被人盯上了。”

“那么我们去哪里?”

叶修笑道:“先带你吃顿好的,再回去找那大叔给他送钱。”

黄少天喜不自禁:“甚好!”随后又担心,“这样会不会玩物丧志了些?都不急着回天上了,也不知道其余人怎么样。”

叶修戳了下黄少天掌心:“傻瓜,你现下还能回天上?还是能找到别人?”

“也是,那我们去吃好吃的。”

叶修不多时就寻了家不错的馆子,对店小二道:“要临窗的位子,有单间吗?”

“有有,您请跟我来。”小二眼力不错,黄少天身上衣着料子精细得很,不像寻常富裕人家能穿的,不敢怠慢。

二楼临窗果然有个单间,小二看着黄少天落座便问:“这位少爷要吃什么茶?”

黄少天看叶修,并不言语。叶修代他道:“鱼可有新鲜的?”

“有有,江里打鱼的才送来几尾。”

“要一尾,两面十字花刀做红焖鱼来。蒸肉、蒸菜来一份,藕汤清淡些,再一个鱼糕丸子。凉菜你看着上四碟便是,茶要今年新鲜的芽茶。”

“省得!”小二刚要退出门,又补了句,“酒要热一壶吗?”

叶修想起黄少天当年在人间酒量极好,本欲叫一壶的,想起自己依旧三杯倒,苦笑道:“我们少爷还有事情要办,不饮酒。”

小二退了去张罗,黄少天听得十分入迷:“原来你这样懂人间吃食。”

叶修不好说自己当年做皇子的时候游历过名山大川,自然通晓吃食,只能道:“差事办多了,人间跑得勤。”

二人等了一会儿,饭菜上齐后便开动,黄少天在天上吃的尽是仙果仙茶,油锅里滚的菜香得他十指齐动,吃得开怀。叶修见他吃得开心,自己心情也舒朗起来,不多时竟然陪他吃空了桌上的菜。

饭后踏上返回山庄的路,这次走得比较快了。叶修本想在城里买把剑傍身,又想不要太显眼,还是带黄少天去山庄里好。

老汉家里午后只留个媳妇在,那妇人怕见生客,听着叶修的声音猜是前一天夜里的才开门。叶修也不为难她,拿出一吊钱和一块碎银:“收了吧,跟您公爹说一下我们来打搅过了。”

黄少天眼见那妇人关了门,问道:“现下去哪里好?”

叶修还未答话,便听有马蹄声,不多时五六匹马儿驰来,为首的年轻人飞身下马,朝黄少天一拱手,道:“这位少爷,我们山庄老叶听闻有贵客到了,遣了我来请您呢。”

叶修猜是庄稼汉晨间便告知山庄主人了,并不意外,想着顺势摸摸这里有没有将去之人也好,便答道:“我家少爷已在这里停留一日,还要回家奔丧……”

“我家老爷好客,只请这位少爷去小坐,你们在这附近遭了贼匪,也想问问清楚,好做防范。”

黄少天早知叶修所想,便不推辞:“恭敬不如从命,这就请带路吧。”

那年轻人大喜,带叶、黄前去山庄主人住处了。


  310 33
评论(33)
热度(310)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