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星河曲 第六章 天意巧难知(上)

黄少天初到人间,是深秋时节。在石花山庄和承恩寺待过数月,腊月里风光自然不与他时同。襄阳落雪不多,薄薄一层,白净雪花看上去甚是惹人怜爱。下雪这件事在叶修心里多少是根刺,见了黄少天往雪地里走,便不太自在,可既然前头应允了要带他去逛灯会,便少不得郑重其事问一问。

“襄阳城里自然是热闹,谷城里应该也不错。你更愿意去看哪个?”

“这有什么区别?”黄少天盯着叶修手里的烤肉签子,目不转睛。他不知道叶修从哪里搞来的半只小羊,是洗干净的,佛寺背风的地方找个山窝,两个人生火烤肉。

叶修一面往那羊肉上刷油,一面撒了些粗盐:“擦擦你嘴角的口水。”

黄少天下意识一抹,心说我没流口水啊,见叶修笑得暧昧,恍然大悟,一圈砸在他肩头:“逗我很有趣是吧?”

“是啊,你怎么像个小馋猫似的,没见过肉吗?”

“我们天上的饭食,都比较,嗯,清淡。”

叶修这些日子听黄少天说了不少天上事,点头道:“是,你们那真是清淡,就没人想把池子里扑腾的王八和大鸟给煮了?”

“那是仙龟和仙鹤。”

“吃起来味道不知道怎么样。”

“地府的人都像你这样口无遮拦吗?”

叶修用锋利的小刀切下一小碟肉来,递给黄少天:“像我有什么不好的?”

黄少天吃起东西便顾不上叶修了,埋头苦战,唇上泛了油光,狼吞虎咽吃下几碟肉,忽地想起什么来,瞪圆了眼睛:“叶、叶修,你饿不饿?”

叶修瞧他满面红光,峨眉下一双眸子平素的清亮换做些许贪吃鬼的小聪明,没忍住伸手擦了擦下凡星宿大人嘴上的油:“我不饿。”

“我、我给你切一点吧。”黄少天化身成了小结巴,心里有愧嘴上都变得不利落了。

“这小半只羊,够你吃就不错了。”

“你说我们在这山窝里烤肉,佛寺里能闻到吗?”

叶修继续给黄少天切肉:“这里是下风向,他们闻不到的。我上回带你进城,买了罐子桂花蜜,昨儿还问寺里要了糯米捏圆子,等下回去煮一锅桂花圆子,你装个盒子拎去给方丈。”

“你为什么不去?”

“我懒得听那老货絮叨。”

黄少天想起之前叶修问他的问题:“谷城和襄阳都挺好的,你带我去哪里都行。”

叶修想着谷城里怕是会巧遇陈、唐两家,还是想避开的好,便说带他去襄阳城里走走。

“你是不是怕方丈揭你当皇帝的事情?”

“你知道的太多了,黄少天。”

“方丈又不是聋子,你不高兴,他必定不会多说的。”

“快吃,肉冷了。”

隆冬腊月,三十年夜,叶修和黄少天用了饭,正打算早早休息,小沙弥忽而来请。承恩寺里挂了几盏灯,照得大殿前通明,黄少天见那灯很是不凡,造型雅致,问叶修:“这灯不错。”

“御制的,想是鼎盛时期,京城里赐出来的。”

方丈笑道:“谢两位施主那日的桂花圆子。”

“也谢方丈请我们来看灯。”

“年下外头热闹,寺里冷清。”方丈手执了蜡烛,点了最后一盏金鱼灯,递给黄少天,“这盏小的,施主拿着玩罢。”

小沙弥凑上前来:“寺里后头的腊梅开得正好,有几棵是方丈手植,二位可以去看看。”

方丈眉眼里透着一丝笑影:“踏雪寻梅,难得的机缘,叶施主别错过了。”话是冲叶修说的,眼却瞄着黄少天。

叶修嗓音里透着寒:“有些事当说,有些事不当说。别泄了天机,大师修为可贵,被一道雷劈下来,烧焦的和尚可不好看,也不好闻。”

“我佛慈悲。”方丈念了句佛后道,“阁下是地府贵客,贫僧不会与您争执。只是您这口德,实在该攒上一攒,不看自己也看旁人的运道罢。”说罢更是多看几眼黄少天。

叶修拂袖而去。

方丈正眼对黄少天道:“这位施主,人间有句话,道是有缘千里能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

“哦,大师说,我听着呢。”

“贫僧已经说完了。”

“嗯嗯?”

方丈笑着,黄少天想了想:“哦哦,有缘千里相会,您说我跟叶修?”

“贫僧与二位也是。”

“呃……好像不太一样。”

“是不一样,究竟怎么个不一样,施主自己悟吧。”

黄少天后脚也跟着叶修去了后头梅林。叶修没怎么走动,只道:“青灯古佛,红梅傲雪,承恩寺果然好景。”

黄少天不解:“你又打哑谜了。”

“今夜无酒,有些遗憾。”

“你喜欢喝酒?”

叶修酒量一直平平,在人间失去挚爱,倒是胡乱灌过自己几坛子酒。那时候根本记不得下腹的是什么味道,后辗转去了地府,更是不沾酒水。他耳力不错,不是没听到那秃头对黄少天的说的话,走远了也一样——这缘分说来奇怪也难能可贵。可现下这奇怪的处境,要他怎么珍惜呢?不如灌醉了自己再说。

“不喜欢,只是想起醉的滋味了。”

黄少天打量自己手里那盏小灯,样子小巧却很精致,摆弄了一会儿才说:“鱼跃龙门,是不是人间的好兆头?”

叶修脸上表情缓和了些许:“那说的是鲤鱼,你这只是条小金鱼。”

“我也没有见过金鱼呢。”

“等天暖了,给你买一尾玩。”

“天暖了,我们还会在人间吗?”

叶修被问个正着,倒是回得快:“和你在这里,有些乐不思乡。”

“我回去会被师父抓着静心修炼一段日子,少说几十年。”

“那还是在人间多玩会儿,省得被罚的时候,都没什么念想了。”

黄少天被这歪理震惊,还是说:“那你可要变着花样带我去见识人间事了。”

待到正月十五叶修与黄少天去了襄阳城里看灯会,方说起年夜里那事:“承恩寺方丈,不过是想借着皇家赐下的灯影射我过往而已,当真没趣。”

“下回我一个人去见那老和尚就是了。”

“不过我从前见过皇家灯会,红灯千盏,登上谯楼,放眼望去,亮如白昼。只是那时候没机会溜出来,看民间过节。”

黄少天像是怕叶修走丢了,拉了人一把:“今天既然来了民间,不如好好看,别想你过去的京城了。”

叶修被拉得转了个身,扣住黄少天手腕,两个人立在城内大道旁,周边尽是人流。城内灯火万千景象,虽是不如京都风光,却是一番别的景致。大抵是缘着身边有人相伴,忽地转身四目相对,叶修只觉胸口里心火旺了些。

“好。”

黄少天见他答个单字,神魂像丢了半分,更怕这个人走丢了:“说句玩笑话,今夜不如找跟绳子,一头把你栓起来,一头让我扯着逛灯会。”

叶修听了这句恍然一笑,指着黄少天束起的头发:“把你束发的绳子解开,给我系上罢。”

黄少天扶了下发冠:“去去去,别打我的主意。”

城内人极多,叶修就此不松手,拉着黄少天在人群里走,遇到挂着各色神鬼面具的摊子,老板见他们亲昵,以为是出来玩的兄弟,招呼道:“这位大哥,给你家兄弟买个新到的玩?”

叶修瞧了一眼那面具,当即便要了,付钱后给黄少天直接扣上了。黄少天被闷个正着:“什么面具啊!这就给我戴上了!”

“是个镇鬼师的面具呢,这位小兄弟。”摊子老板笑呵呵地答道。

黄少天揭开那面具,捧在手里细看,倒是画得十分俊朗,高挺鼻梁,青峰横眉,点睛英气十足,除了獠牙血口,旁的都好。轩辕十四没忍住,哈哈大笑,边笑边把那面具给自己扣回去了,还道:“叶大哥,这个真的像极了你啊!你把嘴张开,让我看看里面是不是红的,有没有这么长的牙。这鼻子这眼睛,真的有意思,人间还有这样的作品,你说他们会不会画我啊?唉唉,你怎么推我!”

叶修也笑,却不多说话,怕那老板追问什么,只继续拉着黄少天在人流里走动。黄少天想起那日在承恩寺见的一盏御造的灯,扯着叶修问:“人间能看得到白凤吗?”

“怎么开始胡说起来了。”

“方丈那天取出来点的灯,有一盏上头立了只小白凤。我想起儿时,师父带我去看过那种神鸟,也是正月十五,他说我见不得人间灯火,就来看看神鸟和天灯吧。白凤有奇志,平素不愿意理人,那日不知怎的,竟然飞到我面前,还盘旋了好一会儿。师父说四大王星,算是天上拔尖的星宿了,得白凤瞩目,更是要扬名的。我后来与其他人一道布法,做事,受凡人朝拜,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却是从白凤在我四周盘旋开始的。它叫的时候,会有白光划亮夜空,若是今晚到人间,想是更好看的。”

“因为这里千树万树灯花开?”

黄少天刚要说“因为想让你看看我们天上的神鸟也是很漂亮的”,却被一串声音打断,扭头看去,却是有大户人家在放烟花,不多时天上满是绚烂花火,散落后像是梅花的形状。灯火万千琉璃色,像极了天上繁星,如光雨令人沉醉。这样的景致在人间难得,人流攒动,满是欣喜、愉悦和欢快的场面,更衬托出灯会节庆之喧嚣来。两人立在这凡间梦一般的夜幕里,背对着散尽在空中的花火,竟像是与它融为一体了。城中千百户人家,喜欢和热闹都十足十的分量,不如京都里宝马香车满路,却是别样的风情。

等烟花燃尽,黄少天才发现人潮涌动,叶修不知道被挤去哪里了。匆匆去寻人,哪里都寻不到,急得手心里出了一层汗。忽地被人抓了衣襟,正高兴扭头看去,发现不是别人,却是四大王星之一的北落师门。

“王杰希?!”

王杰希盯着黄少天那面具险些看傻眼:“你这是什么东西?!”

黄少天摘了镇鬼师的面具:“人间的小玩意。你怎么找到我的?”

北落师门一脸我不想理你的表情,还是答道:“你法力什么时候恢复的?”

“哦,你下凡的话,是感知得到我的。”

“神志还算清明。”

“你看到叶修了吗?”

“叶修跟你在一起?那个镇鬼师?”

“对,他刚刚跟我一处呢。”

“我跟周泽楷分开在襄阳城里找你的,别是走岔了吧。”

黄少天听到周泽楷便不爽:“他来做什么?”

“三界选拔出了大乱子,四大王星之一失踪,我跟他下来寻人,你说来做什么?”

“来找我啊。”黄少天讪讪地,不多时两人都看到襄阳城西北角有阴鸷的黑光闪过,都觉不妙。

“周泽楷那家伙,不会在跟叶修动手吧?”王杰希也擦了下汗。

黄少天急步而行,念了个法诀,隐去身形,飞至西北方向,落地果然见到叶修正和周泽楷对峙。王杰希来得也不晚,上前分开两人:“做什么呢?”

且说叶修被人流挤开,再找黄少天便没找到,想回原地等着,却被人盯上了。周泽楷和黄少天一样为天上星宿,气质在凡人堆里忒显眼了,叶修看他盯着自己,只得张口:“您是天上哪位?”

“轩辕十四在哪里?”

叶修起了疑心,倒不高兴说了:“与你何干?”

四大王星之一的心宿二头回被人这样问,周泽楷本就没什么表情的俊脸更起了点青色:“你是什么人?轩辕十四黄少天在哪里?我不想问第二遍。”

“地府镇鬼师。”

周泽楷下凡前看了一眼三界选拔失踪名册,隐约记得地府来了这么个人,不过镇鬼师并不如十殿王出名,天上神仙何时关注过这等小官。

“地府的人,现在都这样嚣张?”

叶修并不搭话,右手向后一推,凭空招出千机伞,黑光倾盆而出,撒了个盆形,罩住两人。

“天上的人,我还真没有看在眼里过。”

周泽楷见他亮了兵器,已知招惹了不好惹的人,此情此景却也不能退,后撤一步,左手空挽一下,一张银弓在手,搭箭正对叶修。

黄少天和王杰希到时,看到的便是这个情形了。周泽楷白袍银弓,叶修墨衫黑伞,都不放下兵器,盯着对方,像是非要看出个窟窿。

黄少天跟叶修待久了,张嘴也说不出什么好话:“周泽楷,你是心宿二,不会人也二了吧?这镇鬼师跟我一样是倒霉被条蛇扫下凡的,你拉弓对着他做什么?”

周泽楷冷冷道:“你知道什么?秦广王叛乱,此人是地府来者,怎么知道他跟秦广王没有勾结?”

叶修听了这句,登时有些乱:“秦广王叛乱?你再说一遍?”

王杰希此刻最是清醒:“你们都打住打住,这里吵起来就算了,真打起来的话,我怕一个襄阳城不够你们三个拆的。咱们去个能说话的地方,自己人讲讲道理,两军对峙阵前还要互相喊话呢。”

四人出了襄阳城,外头找了个无人的山坡说话。王杰希三言两语交代了一下天上的情况:“那日你们进了山后,许久都不见人出,天庭便知道出了岔子。派人去查,竟是抓到了一条大蛇,只是那蛇被捉后自燃烧成了灰,再找不出半点痕迹。北辰星君说这般蹊跷,不如多派人手彻查。你们被扔去凡间这个不难发现,后来有小星宿说那灵蛇的灰验出了点东西,来自地府秦广王殿上。这番事八成是由他而起,许多人都道秦广王志向不低,怕是在地府为官多年不得重用,才要使出这样的手段。”

叶修听到这里耐不住了:“喻文州又不是脑子里都是你们天上的星星,他费这力气把三界选拔的人都扫下凡了,后头怎么得你们重用啊?”

“带你们平安而归,便可以得天庭青眼。”

叶修强忍着没骂出来,只问黄少天:“你们天上的人,不是喝水都要先燃个香的吗,怎么想事情这样龌龊。”

周泽楷银弓不曾放下,听了这话还是箭尖对着叶修:“证据确凿。”

“什么证据?”

王杰希道:“玉帝在三界选拔之前,曾经截下过一只地府来的鬼鸠,如今对上了号,出自秦广王殿。”

地府之人,就算是十殿王,也不得轻易私通消息上天庭,没走官道的消息便是大罪。叶修听了也觉得这事糟糕大了,面上不好太激动,收了千机伞不言语。

黄少天给周泽楷使个眼色,逼他也收了兵器,转向王杰希:“我和这位叶大人,从坠入凡间,不曾见过秦广王喻文州一次。”

王杰希点头:“那便好,如此就请二位随我们一道找那秦广王好了,如今三界合力捉拿,想来不是难事。”


  256 19
评论(19)
热度(256)
  1. 雲飛揚莫名笑King 转载了此文字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