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季后赛(上)

参加《上吧英雄》的合志文><

好像完售了就把文贴出来吧!(混个更新)

最近工作太……了,偷懒没更新,大家不要嫌弃我。我还是想努力的TVT


 

 

黄少天把行李扔进刚租好的公寓后发了一会儿呆,不多时手机铃声响起。

“喂?小卢吗?”

“黄少,今晚来看我的剧吧!我给你留了个好位子哦。”

“好啊,地址在哪里?你发给我。”

卢瀚文是黄少天同乡,参演了去年热播的古装戏,跟着这出剧一起红了起来。年初被一个话剧导演相中,到《薛宝钗》剧组来演少年贾宝玉。《薛宝钗》首演之后广受好评,瞬间成为当下热门话题,一票难求。就算黄少天是跑时事新闻的,也听说过相关消息。

卢瀚文让助理把黄少天拉进了自己的化妆间,黄少天怕打扰他:“我先去台下坐着了,等你谢幕了再来找你。”

“好啊,结束了我请你宵夜。黄少搬到北京来了,一定要给你接风!”

黄少天噼里啪啦数落了卢瀚文一堆,没等人回上半句便跑了。落座之后他翻看这出剧的简介小册,心里琢磨《红楼梦》这么多个版本,最近几年为什么只有《薛宝钗》会好评如潮。二十分钟后剧院里灯光暗下,幕布拉开之前有个男人被剧院引导小姐带到黄少天右手边的座位上,坐下时不小心碰到了黄少天的手,那人压低声音说了抱歉。

黄少天黑暗里看不清对方的脸,低声说:“没关系,您坐吧,快开始了。”

这场剧没有中场休息,走向酣畅淋漓,剧情到高潮处,黄少天已经是目不转睛,心里叫好。可这种快感还没爬到顶点,身侧传来了一点轻微的声响,仔细辨别之下,黄少天惊愕:那位老兄睡着了。

卢瀚文给黄少天的票,位置是绝对的VIP级别,多少人费尽心机想抢到也没的抢。右侧的座位显然也属于这个范畴,只是这位观众太不知好歹,不仅险些迟到,还在剧情发展最紧要的关头睡着了。黄少天自认涵养不错,右侧的哥们发出声音很轻,只好忍了。“薛宝钗”临近剧末,抱着亲生骨肉,意识到“贾宝玉”弃她们母子而去,两行清泪流下,举手投足全是少奶奶气度。大幕徐徐升起,观众席上爆发出阵阵掌声,黄少天甚至跟大部分人一样站起来鼓掌致谢,等到他再次落座,却发现右边的座位已经人去席空了。

卢瀚文兑现承诺请黄少天吃宵夜,聊了不少旧事。不过他最感兴趣的,还是黄少天因为工作的关系搬来北京的事情。

“怎么忽然想通了?我听说曾经有东方新闻的老师找你去,你都不去的。”

“我有个梦想,你应该是知道的。”黄少天盯着杯子里的酒看。

“去搞纪录片?”卢瀚文哈哈大笑,“喻师兄怎么说你?一个跑新闻的身,搭了颗做纪录片的心,你怎么不说想进军奥斯卡呢?”

黄少天酒杯拍在桌子上:“你们这些娱乐圈的人,不要看不起纪录片好不好!队长当年还励志在广东新闻台做一把手呢,现在呢?拍电影电视剧满世界跑,拿奖拿到手软,走过的红毯比你看过多。你怎么不嘲笑队长也是摄影的身子,新闻的心?”

黄少天和喻文州、卢瀚文是在广州某地区业余篮球队认识的,他们那时候是中学生和大学生,青春两个字写在额头上,跋扈又张扬。喻文州做事踏实、好规划,打篮球只是兴趣爱好,战术素养却远高于一般“玩玩的人”,没费力气就当上了队长。时间飞转,他们年届三十,黄少天还是保留了少年时期的习惯,叫喻文州队长。喻文州如今是国内名声大噪的摄影师,青年才俊,声名在外;黄少天读了本地大学新闻专业,毕业就进广东电视台 XX 新闻节目做记者,去年被XXTV 知名新闻节目的制片人看中,卯足了劲儿把他挖到北京;卢瀚文是在篮球场上被星探挖掘到的,出道的电视剧就是少年篮球题材,浸淫演艺圈几年,用他自己的话形容:明星算不上,小演员一个。

黄少天换了个话题,高度赞扬小卢在话剧里的表现:“说真的,你演得很好。你们整个剧的水平都很高,新瓶装旧酒,瓶子也不是花瓶。你以后多抱这个导演的大腿,有前途啊小卢!说不定下次就不是打酱油的小宝玉了,而是演‘贾宝玉’哦。”

“跟你透个小细节,喻队说他把我推荐给剧组的时候,定下我演小宝玉的不是导演,而是编剧。”

“编剧?好吧,不管是导演还是编剧,能出这样高水平的话剧,大腿抱好,前途可期。来来来今天不醉不归,庆祝一下你演技的提升,人脉的扩大。什么?你说明天还有公演不能喝多了?小卢你退步了啊,我记得从前的你跟我PK酒量从不胆怯的,怕什么怕什么啦,你不是小演员吗?还怕被这店里的人看到……”

卢瀚文想让黄少天一口闷了全部的酒,顺便省略掉他滔滔不绝的话。他们聊到夜色极深,黄少天对卢瀚文口中的编剧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黄少,他有点怪的,不喜欢露面,我一共就见过三回本人。正式彩排的时候在台下躲一个黑乎乎的角落里盯着演员,导演有的时候喊他问他怎么样,他笑一笑,什么都不说。但是经常跑来看我们公演,我听组里人说有个座位是专门留给他的。”

“喜欢低调?好事啊,不出风头的编剧是个好编剧。”

“你不是也想过入这行吗?要不要我给你引荐一下。”

“认识一下?可以啊。”

 

新闻组工作熬夜加班那是常有的事情,所以黄少天第一天去组里报道是下午。领导的意思是别上午一大早来跟实习生大眼瞪小眼,还是三点等人齐了过来一趟比较好。东三环中路的大楼造型奇特,被人民群众戏称“大裤衩”,黄少天踏进这座怪异的建筑便开始怀念广州的办公室,尽管那只是幢旧楼。组里的人都很给黄少天面子,大家也知道这是领导挖来的人,鼓掌欢迎好半天。黄少天跟各位同事打招呼,自我介绍说到一半,突然有人踹开了办公室大门,一个戴着墨镜叼着烟的男人抱着一大堆录像带走了进来,发现群众都在盯着他看,才笑了笑说:“哟,人挺全的啊。”

“老叶,你怎么来了?”组里领导很惊讶,“不过来得巧,我们组今天进新人,来认识一下。”

“新人,好啊,我最喜欢调教新人了。”

“这是广东台的黄少天,现在是我们的人了。”

被叫做“老叶”的男人把录像带呼啦啦丢在一张桌子上,摘下墨镜拿下嘴里的烟,伸出右手:“小黄是吧,你好,我是叶修。”

黄少天听闻“叶修”这个名字还未有任何想法,等到对方拿下墨镜才惊呆当场,这迟疑和错愕的表情难免让在场的领导生疑,问了句:“你们认识吗?我们叶大大很少见人,‘害羞’得很呢,你在哪里见过他啊?”

黄少天一向机灵,这个时候按下脑内各种爆炸性问号,扭转面部表情回答:“长得有点像我一个远方表哥,受到了非同小可的惊吓——还以为他也来北京工作了呢。”

叶修摸了摸自己的脸对领导说:“你不是总嘲笑我脸皮厚吗?谁害羞了?”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给我干活去吧!你不是就喜欢调教新人吗?正好大刘手上一堆急事,你来带小黄。”领导说罢就走,留下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尴尬碰窘迫。

叶修相对黄少天的机灵,更多一份老练成熟,换言之就是“臭不要脸”,他重新戴好墨镜,清了清喉咙:“小黄帮我拿点录像带吧,我们去小黑屋。”

办公室里不少人开始吹口哨,打趣的马上出现:“哎哟,这叶老师带新人就是不一样,第一天就要进小黑屋,啧啧。”

叶修回喊:“方锐,你欠我的东西做好了吗?没做好瞎嚷嚷什么?”

黄少天有十张脸的话,此时张张都是懵的表情:“小黑屋?”

叶修给他分了一半录像带,让人跟着自己走:“就是个闲杂人等不得打扰的地方。”

台里很多人喜欢密闭的工作环境,一个小黑屋加上红牛饮料,叶修觉得工作效率快到飞起。他这天要收拾出不少旧的视频资料,带上黄少天来帮忙,也是避开围观群众——广大八卦同事。

黄少天跟着叶修进了“小黑屋”,看着他把窗帘拉开,讽刺地笑了笑:“其实你还是拉上比较好,咱俩最后一次见面,就是天黑黑。”

房间里只有几个办公位,窗也不大,酒红色厚帘布拉来,透进来的光打在室内,光影瞬间交错,让人能看清楚屋内起伏的尘埃。叶修的桌子上堆满了资料、光盘、录像带,他随便拨开一块地方,翻出烟灰缸,又找了个空箱子装自己带进来的录像带,给黄少天拉了把椅子让他坐:“你还想黑灯瞎火来一炮?”

黄少天想先发制人,没想到这人绝无好面子的可能,只好尴尬笑过:“你到底是叫叶秋,还是叶修?”

“叶修是真名。”

“哦。”

“你怎么反应这么冷淡?”

“那应该怎么样?跟你说其实上次419之后我一个人生下个孩子,辛辛苦苦这几年把他拉扯大,结果你这个渣爹没出过一分钱抚养费吗?”黄少天边说边盯着叶修看。

叶修刚点好一支烟,吸了半口就听到“孩子”、“拉扯大”、“渣爹”这样的震撼字眼,呛了好几口,开始狂咳,咳得像电影里得了痨病的演员。

“小同志,嘴巴这么毒。”

黄少天去饮水机那儿给叶修接了杯水:“顺口气,别这么禁不住吓。生孩子?我还没开发出那功能呢。”

叶修一口气灌下水,墨镜扔到了桌子上,擦擦嘴:“你不问我什么吗?”

黄少天本来想回一句“没什么好说的”,可想了想自己早就不是二十出头愣头青小青年,距离三十岁生日没差多少辰光,冷了冷气氛才说:“我问什么您老都好好说?”

“闲杂人等都退散了,皇上就别客气啦。”

黄少天笑出了声,“皇上”是他曾经的笔名,刚毕业那会儿工作热情高,业余还接一些稿件写写。后来被朋友介绍进了个编剧聊天群,一年半载下来,有个ID是“一叶之秋”家伙跟他聊得最好。那人介绍过自己的名字,叶秋,手速奇快,通宵达旦写稿,效率高,质量好。


TBC


  320 10
评论(10)
热度(320)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