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季后赛(下)

(LOF逼我分两段,合并就喊min感词)


叶秋和黄少天夜半在网络上聊天,从风花雪月到江山美人,都是键盘上敲字速度媲美人家口速的家伙,长此以往对对方印象颇好。叶秋嘲笑黄少天那个愿为纪录片赴汤蹈火的梦想,说:“能最大程度展现您才华的职业应该是脱口秀主持人。”

黄少天在QQ上连敲十个“呔!”作为回复。

后来他们这个聊天群组织见面,跑去滇缅边境,沿着史迪威公路看槟榔江,感慨现代化的水力建筑舒缓了惊天淘流,春日里看江畔山花肆无忌惮,春草碧似无穷,山顶雪光映衬了江水的银色,那样好的景致里萌发了不一样的感情。

黄少天觉得自己是被云南这地方的美景冲晕了头,平时喊叶秋“叶卿”都是玩笑话,见面了怎么说怎么暧昧。叶秋叫他就是乱叫,“圣上”、“陛下”、“官家”种种,乍听起来也就是比别人嘴贫一些而已。

后来有一夜,大家喝酒喝高后挨个散去,凌晨两点多只剩下黄少天和叶秋还在酒吧里坐着。黄少天的确量好,脸红却还清醒,叶秋纯粹是被挑衅后不服输,吐了一地被他的“皇帝陛下”拉去酒店房间里清洗,漱了口后迷迷糊糊地看着黄少天笑。

“少天。”

黄少天被醉鬼一个昵称叫得心当时就软成云南山间的雪,他没抗拒自己的欲望。滚床单这件事对当时来说,属于心理和生理的双重需求,人何必要遮遮掩掩呢?何况他们本就聊得来,也算文字上志同道合。

“一夜姻缘,你我都没必要追着对方不放吧。”黄少天思索半天用这句话开了头,“不过既然有缘再遇见,你愿意解释的话,我也愿意听。”

叶修点点头:“嘴巴很毒的小同志倒是很讲道理,思想成熟。”

“你到底说不说?”黄少天还依稀记得这位叶姓人士当年不按常理出牌,“我哪里有你一半毒?你才是人见人怕一张嘴,气死活神仙。”

“我家里是做生意的,父母从小期望很高,希望我接他们班。后来我跑出来跑新闻、写稿子,他们气疯了,断了我经济来源不说,还扣押了我身份证。我有段时间就用我双胞胎弟弟的证件充数,你别说,还挺方便的。”

黄少天听到这里已经头大:“你冒用他人身份证,还说方便?”

“不是‘他人’,是我亲弟弟。”

“算了算了,懒得争,你继续。”

“后来我证件搞定了,名字却改不回去了,尤其是我接私活的这票朋友,个个喊叶秋,我也就随他们去。跟你认识后,有几次想解释,却没什么合适的机会,尤其是被家里赶出来还是挺丢脸的。”

黄少天真没看出来他说到这里脸上露出点“丢脸”的羞涩。

“我突然人间蒸发是因为家里出了点事情,弟弟生意场上栽了大跟头,老爷子急病入院,最好的朋友遇上车祸……等回家处理好这些,赶上天灾人祸,你应该还记得那年夏天的事情,地震、洪水还有台风,被组里扔去外勤,跑了几个月没回家。有个同事,余震的时候想去救人,结果自己没回来。”叶修说着说着忘记手上的烟,烟灰落下来有点烫到,“有的晚上我想起你,觉得很难开口说这些,久而久之就琢磨是不是算了,你又不欠我的,何必刚认识就听这些。”

黄少天像支哑火的枪,忽然不知手脚如何安放,像个头回面试的应届生那般尴尬:“你你你家里爸爸、你朋友,呃……”

“哦,我爸还行,挺过来了,现在在家里静养,不能操心上火,不然容易再次中风。我朋友大难不死,现在活蹦乱跳的,好像当时出车祸的人是我。人生逢大事,多少都会有点影响,我尽力让生活回归正轨。”

黄少天忘了后来是怎么出的小黑屋,胡乱安慰了叶修几句,抱着被前辈布置下来的功课落荒而逃——好像那个不告而别遭遇人生变故的人是他。

“人生常苦,我不太会安慰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你家人和朋友都好好的,胜过一切。同事的事情,请节哀。我本来就没有想责怪你,其实可以不用跟我说这么多的。不过我当时胡乱想过很多原因,包括是不是床上表现太差……我又跑题了。总之就是能再见面挺神奇的,过去的事情我们都放下吧。”

 

第一天的工作结束得较快,天落黑后领导跑来关心新人:“小黄收拾收拾早点回去吧,今天不安排你夜里加班。”

“这怎么行?不能特殊对待啊。”黄少天推辞。

“我们组的惯例,新人第一天绝不能加班,这是非明文规定,算是组织让你感受一天的温暖,人性化惯例。”

领导身后有个大约三十四五的姐姐笑着说:“小黄快走吧,以后有你奉献青春大好光阴的日子。”

黄少天见势不再强求,拎包准备撤,离开办公室前听到领导喊叶修的名字,还是那个姐姐在回应:“他片子交给我就跑了,您派他新活了吗?”

“这小子最近很上进,吃错药了吗?”

“这我怎么知道,您老神仙都看不透。”

后文黄少天没听到,他接了卢瀚文的电话,说是晚场的剧还请他看。

“黄少,导演说今天编剧大人散场后会跟大家见见,你来不来?我给你开小门哦。”

“这不好吧,你们剧组聊天谈剧的。”

“非正式啦,又不是开会,你又不是没眼力的人,我逮着机会就带你去编剧眼前转转呗。”

黄少天看了下时间,赶上剧开演有些困难,便和卢瀚文约定还是演出结束后碰头。他先赶回家,小区门口菜摊上买了点新鲜蔬菜,北方的绿叶菜少,挑挑拣拣也就三五样,没多少选择。黄少天总觉得这里的雾霾才是日常餐饮,被逼着吃成习惯,大环境如此恶劣,更不想在饮食上虐待自己。进家门简单炒了两个菜,煮了味增汤,电饭煲弄好米饭,十分钟扫荡干净,才下楼准备赶往剧院。

演出火热,卢瀚文等演员谢幕谢了两次,黄少天被他助理接进化妆间等候。人差不多齐了之后跟着导演杀去附近一家小餐馆,包场吃宵夜。群众挤进这家餐馆后,导演扯着编剧说话:“这家伙说最后一场没空来了,庆功宴不出席,大家抓住今晚的机会,多灌他几杯。”

黄少天跟着卢瀚文坐在一个角落,起身探头看了才看到编剧人,结果瞥见人后吓了一跳,不是别人正是叶修。叶修戴了幅平光眼镜,穿着舒适随意,乍看起来还有点书卷气,完全不是白天那个在小黑屋里堆在资料和录像带里的模样。他简要说了几句,对自己无法出席庆功宴向大家致歉,谦逊得很。

卢瀚文在黄少天耳边说:“有小道消息,说叶大大前几年刚出名的时候嚣张得很,跟他接触过的导演被气死的少说有一打。”

“那他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

卢瀚文眨眨眼:“前几年有个青年导演拿过国际奖项,你还记得吗?叫苏沐秋。”

“有印象,片子是叫什么来着?”

“这不重要,拿了奖之后苏沐秋不幸遭遇车祸,命捡了回来,人却从导演圈消失了,加上他本来就年轻,渐渐圈子里也没人打听他的情况。重点是,那个片子的编剧,就是叶秋。苏沐秋出事后,叶秋也消失了一段时间,我们这出剧算是他重新回来的一步吧。据说他重回编剧圈,为人低调了很多,不轻易露面,就没人知道他是不是还那样嚣张喽。”

“电影拿过奖的人,多少都有点古怪吧?像你说的那样,好友遭遇车祸,我想影响还是很大的。人在事情没有发生的时候都会觉得有无数的应对方法,或者是以不变应万变,可事到临头,总会多少觉得还是不一样的,尤其是不好的事情。队长从前跟我说,我那个关于纪录片的梦想没什么不好的,一旦哪天有机会实现了呢?别被新闻组压力压死才是正经事。有些事情,没那么糟糕也没那么好。”

卢瀚文点头认可,黄少天则是在心里把一些事情串了起来,尤其是叶修说的那句“人生逢大事,多少都会有点影响”,赫然出现。叶修后来显然也注意到了黄少天,两人对视一下,没有说过多的话。倒是卢瀚文心心念念要把黄少天介绍给叶编剧,硬是拉在一起做了介绍。

叶修和黄少天逢场作戏打了不冷不热的招呼,等到这场夜宵临近散场,该社交的部分都要结束了,叶编剧找到黄少天,低声说:“等下有车来接我,你能一起来吗?我有几句话想说。”

黄少天本想拒绝,却鬼使神差点了头。等到他跟卢瀚文说好单独回家的理由,做贼一样上了叶修的车后,看到司机是个姑娘。

叶修为他们介绍:“沐橙,这是黄少天。先送他回家。”

“你好。”黄少天打招呼,两人没多说什么。倒是姑娘向叶修发问:“你不是说来跟剧组的人吃顿饭吗?这你们组里的演员?”

叶修坐在后排捶了下司机的靠背:“开车吧你,以后再解释。”

“啧啧,这么神秘。”

叶修对黄少天开门见山:“我在这边还是叫叶秋,圈内都不太知道我真名。新闻组那边,现在我算是个兼职。”

“哦,可兼职的你也很厉害啊。写剧本、剪片子都要靠手速,你这效率真是惊人,不减当年。”

“原来你是小卢的朋友,我看到你的时候吓了一跳。”

“没想到白天刚刚碰面,晚上就见到是吧?我也很惊讶。”

“不是白天刚刚碰面,是昨天晚上我们就碰面了,剧院太黑,没看清楚对方。”

“啊?”

“我昨天迟到了,你不记得了吗?我落座的时候不小心碰了你一下。”

黄少天恍然大悟:“那个人是你啊!”

“卢瀚文刚刚跟我说他昨天送票给你的,座位就在我常坐的位次旁边。还八卦我有没有看到你。”

“这家伙怎么也不告诉我。”

“他这是尊重我的习惯,剧组外几乎没人知道我会去现场看剧的。”

“剧组的人知道你还跑新闻吗?”

“导演知道,其他人就不清楚了。你呢?卢瀚文说你写了不少东西,需要跟我交流一下?”

黄少天拐去了别的话题:“先别管我,我就想知道,你为什么看起来跟在新闻组不太一样。”

司机听了这句话抿着嘴笑,不过仍旧是被叶修听到了,他问:“沐橙,你偷听我们说话啊。”

“你以为这是豪华车带前后隔音挡板啊?先回答人家问他啊,为什么今天晚上人模狗样的。”

叶修清了清喉咙:“导演说我露面本来就少,每次刚剪完片子出来的样子看起来都像是在看守所待过,要我收拾干净点再出来。”

司机姑娘笑得更无法无天了。

“本来想自己开车送你的,可这个场合不能不喝酒。沐橙算我半个亲妹子,喊她来当个代驾。”

黄少天被他这句解释闹得脸上有些烧得慌,路上就没怎么说话,憋得不行。直到下车,黄少天跟司机姑娘打招呼说拜拜,才看清人家正脸:“你是苏沐橙?!”

苏沐橙笑得很甜:“是呀,你好。”

黄少天不想表现得太唐突:“你好。”苏沐橙是最近刚走红的女演员,气质模样都上佳,演戏和街拍样样拿得出手。就是想不通为什么来给叶修当司机,联想到之前卢瀚文提到的苏沐秋,或许人家是兄妹,且都是叶修的至交,那就说得通了。

叶修跟着他下来,看了看小区门卫:“还行,这里房子不错。你朋友帮你介绍的地方吗?北京现在房价不断涨高,这里租金也不便宜吧。”

黄少天强行给这个话题刹车:“其实你不用送我回来的。”

“我解释过,以为自己心里算是掀过这页的。之前跟你是网友关系,今天突然在组里见到你,听君一席话,感慨良多,还真是有点放不下。”

黄少天这一天接受了太多信息量,这会儿吃不消了:“别别,您老真的不按照常理出牌啊,我还不知道下面怎么办呢,怎么这会儿就要跟我说奔现。”

叶修笑出了声:“哎呀,你还知道我想说什么。”

“我看起来像傻子吗?还是我理解力有问题?行了,不跟你兜圈子,反正一夜情之后你跟这么说,我也会答应的,本来就挺喜欢你的。但是你消失那么久,出了这么多事情,我总得消化一下吧?”

“你确定不是去考察一下?”

“你说考察就考察吧!”

“行啊。”

黄少天为对方的脸皮厚度感到震惊:“我现在能拒绝吗?”

“刚刚还说要消化一下呢,这就想要拒绝了?”

“我消化好了。”

“不行。你就当这是一场季后赛,前面咱俩战平,没结果不科学,后面继续努力。”

黄少天决定先逃为敬,不过仍旧听到了叶修在身后喊:“周末休息找一天带皇帝陛下吃早茶好不好?不回答微臣,微臣就算您答应了啊!”

 

叶修看着黄少天消失在小区的夜色里才回到车上坐好,这次他坐了副驾驶。苏沐橙眉开眼笑地问:“我说怎么今天打扮得不是一般的帅,这是哪个小情人啊?听口音不像北方人的。”

“我家老爷子住院前,我们网恋过。他广东的,被我们新闻组老大从地方台挖上来的。我听人说这小子不错,回头找几个他在地方台做过的片子给你看。”

“哦。”

“哦什么哦啊?”

“就是知道了,已阅。”

叶修谢过苏沐橙特地跑来接自己:“最近没戏拍?挺闲啊,你不是很红的新晋演员吗?”

“我就休假一周,还被你抓来做司机,哪里闲?”

“休假怎么不出去?天天窝在北京,家乡的霾很好吸是吧。”

“去哪里都一样,我就喜欢在家里待着,吃哥哥做的手工冰淇淋,反正记者都不知道我真家在哪里。”苏沐橙狡兔三窟,曝光给记者围追堵截的公寓有两套,苏宅的地址她瞒得很严实。

叶修被苏沐橙接到苏宅,那里有他专用的房间。洗了澡上床后叶修想起黄少天白天见到自己变了三变的脸色,不由得有点开心——久别重逢是个老套却不令人生厌的戏码。他本能地感觉到黄少天不讨厌与自己上演这出久别重逢,或许真的有可能发展点别的事情出来。

苏沐秋晨起后堵住要去上班的叶修:“沐橙说你有小情人了。”

“沐橙八卦就算了,你跟着凑什么热闹?他人不小了,都能被挖进我们组干活。”

“同行啊?有共同语言。这不错,你这个人需要共同语言的对象。”苏沐秋给叶修端来咖啡,“吃个早饭再走呗?”

“你当年车祸是不是撞坏了脑袋?以前没觉得这么八卦。”

苏沐秋车祸后复建了很久才逐渐恢复,脖子上也留下一道无法去除的伤痕,最近正准备出国读书,在家里闲了就给妹妹做饭。

“我主要是关心好哥们的感情生活,你也不能天天都是围着工作转,闲了还要去家里装孙子,我都替你累。”苏沐秋看叶修接咖啡,顺手又给他拿了一盘子早点。

“我家的烂摊子,你别管了。我就是心疼叶秋,反正家里生我的,养也养到大才让我滚,很够面子。我回去装几天孙子也没什么。”叶修喝下半杯咖啡,开始对付盘子里的食物,吃得狼吞虎咽。

苏沐秋不接话了,他知道叶修家里的确是一团乱账,靠叶秋折腾到现在没有倒已然不易。叶修想过回家帮衬叶秋,被双胞弟弟损了几句“臭不要脸”之类的话。叶秋的观点是反正生意到他们哥俩手上了,老爷子大病一场后经不起风浪,不如他一个人全揽下来,他哥心思不在这里,拴着也没意思。叶母在叶家兄弟十岁的时候因病去世,一个爹爹两个娃,没带歪就不错了。何况叶父生性温柔到处留情,老婆还在的时候装得挺像那么回事,后来变本加厉惹了不少桃花债。病好之后被儿子管制了起来,经常在家里发脾气,可惜没人理会。管家、保姆、医生等人,凡是进出叶家的都是当叶秋的话是圣旨。叶父愈发觉得日子苦,只能等大儿子回来耍耍爹地的威风,三天两头讽刺叶修不找女人结婚就是不孝。叶修只当耳旁风,从不当回事,且他这些年还真的没谈过恋爱,单身狗被嘲讽就被嘲讽吧。

“哥哥是混蛋哥哥,我就做个混账弟弟好了。”叶秋这样说,“等我赚了钱,给哥哥的本子投资拍电影,老爷子最讨厌娱乐圈,用家产做这个,保准气死他。”

叶修听了这话就只是微笑,等到叶秋把欠债抹平,真的不知道是何年何月。可他每次听到弟弟的豪言壮语都是一脸淡定从容,像是笃定会有这么一天。

“我没想到他拿得起放得下到不符合年龄了。以前跟那家伙勉强算网恋吧,去腾冲玩就顺便——”

“把人骗上床了?”

“什么话啊?成年人你情我愿,怎么到了你嘴里就这样难听。”

“好好,我安静如鸡,你继续。”

“后来赶上我家里那堆破事儿大爆发,你是知道的,我想心情平静一点再找这个小朋友,可这一等就是大半年过去了。我参加完同事的葬礼回到家,想起他从来没有联系过我,过了这么久何必去跟人说我自己这些事呢……”

苏沐秋拍了拍叶修后背:“我也让你操心了。”

“现在看到他,恰好我生活也算平静下来不少,感觉可以腾出一点空间给自己想恋爱这件事了。”叶修想到黄少天其实话很多,非要冷着脸说了几句难听的吓唬自己,不由得笑了起来。他很在意这样的细节,正如他在意自己的剧本一样。

 

黄少天熬过这一周,工作量上来之后立刻体会到第一天被早放回家是值得珍惜的。周日有个家伙恬不知耻跑到他租住房子的小区门外,电话打过来问候早安:“圣人起了吧?”

黄少天倒吸一口气,定了定神才回答:“真去吃早茶?”

“是啊,很地道的。店长是你老乡,来这里开店几年了。”

黄少天挂了电话,到小区门外,看见叶修站在车外抽烟,张口便说:“不好吃我下次就不跟你出来了。”

叶修打开车门请他上车:“圣人说了算。”

黄少天坐正,系安全带的时候又听叶修说:“有件事我得跟你说一下。”

“你还有什么小秘密和小历史?一次性说完不好吗?”

叶修严肃极了:“那个,你在云南的时候,床上表现很好的。”

黄少天想:他们这个季后赛真的是要开始了。


END

  359 10
评论(10)
热度(359)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