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星河曲 第九章 笙歌归院落(上)

十里烟花,千面扬州。

因着喻文州捉了那尾鱼怪,套出流洲大门开闭的日子最近的便是春分。叶修和黄少天为了在春分时进流洲,若是腾云驾雾,不多时便到扬州城,只是现下他们要隐去法力,少不得要绕些路,费些心思。镇鬼师前两世在人间做皇帝时,下过两次扬州,那般繁盛景致,今日心头过一过,仍是妍丽多姿的。叶修心里算了算喻文州和方锐加起来的能耐,问道:“给我说说你们四大王星的能耐?”

“嗯?”

“你自己的事情就不用说了,我跟其他三个也不熟。”叶修带了黄少天一路飞奔进襄阳城,外人看来,只是两个武功高手赶路。

黄少天跟着他脚步不停:“周泽楷你跟他交过手的,心里有个盘算吧?那我就不多说了。”

叶修:“你跟他到底哪里不对付?是不是因为他话少,你逗他也不肯多说几个字啊?”

黄少天满面无辜:“我们挺好的啊。”

叶修无语。

黄少天道:“他那张脸,就算配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你能恨得起来?”

“算你言之有理。”

“我们天上,北辰也夸他长得好,说要是在人间待久了,准有凡间女子动心要修炼上天来找他的。”

叶修揣测着跟话:“莫非是因为下凡以来没有女子动心要跟你走,才这样不待见他的?”

黄少天直想把这句话碾碎当场:“我下凡以来,只跟着你行动,便是有女子见了本星宿动心的,看见你了还敢靠过来吗?”

叶修笑笑就过:“好了,我知道这位心宿二射术了得,月弓星箭更是神器,碎霜和荒火要出手那就是他动了真格的。韩文清呢?他那红莲是哪里来的?”

“那唤作烈焰红拳,是个掌套,能引万朵莲火。”黄少天噼里啪啦说出一堆韩文清和周泽楷当年的神勇旧事来,讲到最后口干舌燥,恰好跟着叶修到了个茶摊前,接了叶修手里一个大海碗喝了不少水,一抹嘴继续讲个不停。茶摊上的年轻伙计见了忍不住笑着向叶修道:“大哥,您这小兄弟跟您感情真好。”

叶修也笑:“是吗?你看得出?”

“看得出,我们茶摊前人来人往每日几十号人物,您这兄弟跟您那是真的亲。”

黄少天听了高兴道:“人家夸我们呢,那你多付点钱。”

“你会做人,要我付钱。”叶修口袋里多数出几个铜板,小伙计眼里夹着笑接了去。

“我能知道在人间吃喝要付钱就不错了。”黄少天低声说了句。

“完了吗?”

“什么完了吗?”

“韩文清和周泽楷如何英武如何厉害。”

“哦,说起来有件小事我还没说。”

叶修生怕这件小事要说上半天,不过他早年便习惯了这位小爷嘴里话如沧海,忍着问:“什么?”

“我上回跟你说过,有只白凤凰很喜欢我。”

“哦,是说过一次。”

“那时候四大王星都是孩童模样,我师父说,得白凤属意是很光彩的事情。后来我们渐渐大了,有一回遇见那白凤,却不跟着我了,只围着韩文清转。你猜这是何故?”

叶修喝了口茶:“韩文清看起来不怒自威,有鸟儿愿意围着他转……我猜肯定不会是因为喜欢他臭脸吧?”

黄少天莞尔:“因为他在白凤面前使过一次烈焰红拳,那红莲花海,美不胜收,白凤偏就爱赤红颜色,鲜亮惹人,这便‘一见钟情’,追着他不放。”

叶修险些把茶叶都咽下去。

“这件事原本没什么好说的,只是我从前听说韩文清下凡,白凤必跟在左右,这回不知怎地,竟没见到。”黄少天说着说着叫了句,“不好!那块玉佩呢?”

叶修知道他说的是那块送给自己的玉,便取出来:“这儿呢。”

黄少天见他是挂在脖子上的,可见十分慎重,面上带了喜色道:“那白凤寻这个找人最灵了,若是师父真个找我,我还是将这玉佩的灵力压上一压。”

叶修道:“此地不便,稍后我们放开了飞一路,你再作法。”

黄少天应了,这又把玉佩收了起来。

“那么王杰希呢?怎么没听你说他有什么厉害之处。”

黄少天顿了顿:“北落师门,平日里只用些寻常招式,他变化多,法术上造诣星宿中少有人越了他。”

“你们三个都有厉害的兵器,他不会两手空空下凡来吧?”

“有是有的,只是我从没见过他用。”

叶修来了精神:“这么神秘?”

“不是神秘,是我当真见不得他用。”黄少天苦笑两声,“他那法宝,名唤灭绝星辰,在天上地下,只是用来镇压星宿用的,我若是见过,此时早不知道身在何处了。拼尽全力保住精魂,怕这身躯壳也要灰飞烟灭。”

“如此了得,难怪他盯着你和周泽楷,你们谁也不敢说他半个不字。”叶修笑出了声,“可我看你和周泽楷动手,都是存了十二分的分寸,想来平日感情甚笃。四大王星,若是在天上抱成一团,旁人也是要给你们三分情面的吧?更何况王杰希这样了得,别的星宿岂敢惹你们?”

“你又知道了。”黄少天低头喝茶,“我们是少年相伴的情谊,星宿不计其数,坐上一宫之主的并不多。这些年我们有人历过劫数,闯过凡尘,连我这样被师父手拎着带大的都被送去了三界选拔,彼此看着历练,多少跟旁人不同。我知道那句话,‘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我们不会在人间掀什么波浪,这么多年,我是知道他们三个的。”

“你这样很好。”叶修忽道。

“哪里好?”

“十分的情,要按着说是三分。天上事我知晓的不多,可星宿主宫的位置不是寻常人都能坐的,你们四个被拎出来,必定都有过人之处。这样的‘少年相伴’,该是一起经过不少事的。面子上的话你能讲出十车来,里子的东西却多一个字不谈。我是你星宿同僚,也知道你虽然话多,却十二分通透,不拿别人的好去招摇——好在这里。”

“说差不多了,下一步怎么办?从哪里去扬州?”黄少天不惯被人这般夸,见四周无人又问,“你就这么确信喻文州和方锐能甩开韩文清?”

“二对一,且韩文清还要顾虑凡人安危,应该不成问题。我和文州会在春分之前再联络,有消息的话,要靠黑白无常帮忙了。”叶修拿出那块地府腰牌晃了晃,“凭这个他们兄弟俩找我们不难,等着就是了。上回我去扬州,还是皇帝的谱,摆驾过去,官员接待。船行御道,有行宫码头,进城换车马,现在过去,少不得费点心思乔装打扮成凡人才好。”

黄少天对叶修这种轻描淡写“不成问题”的态度存了几分疑虑,可镇鬼师潇潇洒洒喝罢茶便带他直奔扬州。不是烟花三月,扬州一样的鼎盛繁华。他们隐了法力,混入一队镖队中进了城,到的这日碧空如洗,风和日丽,城外官道旁的桃树上飞了花,色如春晓,枝若刀裁,不似凡品花树上零星几朵,而是大片花朵祥云一般,风过要人恍惚,以为那嫩色将将要被微风起走,空留香味。带队的镖队头领见黄少天东看西看,晓得他初来乍到,便好意道:“这里花木繁盛,春来桃花梅花都是一绝,此片景致有个雅名,叫临水红霞——说的就是千树桃花的样子。本地夏天更好,琼花和芍药甲于天下。”

叶修笑说:“当年我来此地,便是看了琼花。”

镖队大哥扬声道:“兄弟来过扬州?好啊,这趟交了差后,你们兄弟二人住到哪里去?”

叶修当然知道这会儿不能说“我上次是住在皇家行宫和本地官员专供接驾的园子”,清了清喉咙道:“随意找家客栈便是。”

镖队大哥见他二人武功好,人也不多话,便对叶修盛情道:“我在城里有门亲戚,家里长孙到京城做了京官,举家迁了去,留下处园子,托付我给照看着。若是不走镖,我便去园子里待着,纵然不是前几名,也很不错的。你们不如跟我去住偏房里,闲了看看匠人弄弄花草。”

叶修只说盛情难却,扭头对黄少天挤眉弄眼。轩辕十四侧身低声道:“你混进来跟他套近乎不就为这个?得逞了很高兴是吧。”

叶修也轻道:“现在不比从前,没那么阔绰,委屈您了。上回来的时候,走的也是御道,水路进陆路出,还不曾这样进过城。”

黄少天自然晓得他这是说自己曾经坐拥天下,何况一座园林。扬州繁荣富裕,民风开放,城内风光有别于襄阳,黄少天跟着镖队自北面进城后一时忘了跟叶修搭话,路经高桥,得看城内通旷大街铺开,小巷纵横,四通八达,商贾店铺林立,市河上有桥有楼;街头巷尾往来行人衣着光鲜,车马无不尽显富贾之派,男儿风流洒脱,女子云髻飞燕,更有亲昵者牵手结伴而行,路人并不侧目。

叶修指了指一处高阁:“那是文昌阁,上回你说襄阳灯会好景,若是日后得了空,带你登高看扬州灯会。”

镖队大哥附和道:“不是我吹嘘,便是灯会时不登文昌阁,只在这里远远看了阁楼上灯火,也是令人心旗摇曳,那样的景致,天下难得。”

黄少天听他这样说,更是心痒,若不是这趟为了进流洲看个门道,只怕要开始盘算如何晚点回天上去。

更有路边酒楼仙阁似的楼宇,挑出一面桃花旗,木窗开着,有三三两两的粉黛佳丽挑出半个身子来,胆子大些的便招呼街上过往的客人,笑声不断。黄少天头回见妓馆,全然不知这是什么营生,只觉得几位姐姐妹妹好看,多看了几眼,惹得一个鬓角插嫩桃花,穿鹅黄衫子的美人丢了罗帕下来。叶修只是笑,并不言语,镖队大哥伸手抢了那帕子,吹了几声口哨,冲那楼上人喊:“明儿带我这小兄弟来!”

黄少天半点不知:“好啊好啊!那里酒菜好吗?怎地还有这样多的姐姐,听说这里词曲戏种多,是不是会演个什么?”

镖队大哥笑道:“吹拉弹唱,样样都行。不往细说了,回头带你来了便知!”随后又跟叶修挤了挤眼睛,“你这兄弟没开过荤吧?”

叶修还当真想了想才说:“家里父母管得严,定是不许的,他自己有没有偷吃过,我就不知道了。”

“回头试试便知,试试便知啊!”

镖队交了差,叶、黄跟着镖队大哥去了他看管的那处园子。扬州名园,皆为私家宅院,偶有本地官吏接驾时奉了皇帝来游玩,其余时候概不会有外人钻得进。叶修见这小园不大,却很精致,倒也满意,谢过镖队大哥,和黄少天安置在园子旁一处偏院里。

“这是给修葺园子的匠人住的,”叶修吟笑道,“陈设简陋,星君莫怪。”

“又来取笑我。”黄少天跟着叶修睡一间房,随身带的包裹放下了,问道,“什么时候逛园子?什么时候去看湖景?夜里吃什么?春风那日我们要雇条船吗?江里会不会风浪大,要大船还是小船好?”

叶修没回答,一根手指按在黄少天嘴上:“这么多问题,你好急啊。你那玉佩的灵气遮去了多少?有把握隐去踪迹吗?实在不成,丢了那玉佩就是。”

“这可是我师傅给的!说丢就丢,回去我要被他按在北辰宫殿门前的石阶上揍吧!已经把灵力都掩了,再说这玉佩有清新凝神的作用,来日你要是修炼的时候不得当走火入魔什么的,还能救你一遭呢。”

叶修:“你盼着我好行吗?祖宗。”

黄少天猛然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差点自己咬了舌头。

“好了好了,晚上先跟镖局吃饭,明日带你逛园子去,瘦西湖等风景自然也要带你去的……至于春分那日的事情,由我慢慢筹备,你这一问三不知的,放你出去雇船采买,我还不放心呢。”

天方擦了黑,镖队大哥请叶修和黄少天吃酒。整个镖队的人在院子里开了三桌席面,酒菜都是城东食肆上买的。冷菜热菜、汤水果盘,样样齐全。黄少天头回吃本地的酒,并不觉得多上头,灌了几杯下去毫无反应,同桌的人见来了个能喝的,且他又是新人,不住地劝酒,这样反复下去,竟然一个人喝了两坛有余,喝到后头,叶修上来挡了几杯,又劝说大家早早歇息,这才各自回去。黄少天走进屋的时候,脚下已经生风,险些化出几朵祥云来。叶修哭笑不得,把他的法力压了回去,拖着人上了床,又去打了热水来,拧了巾子为他擦脸。黄少天嘴里念念有词,说的都是刚刚吃过的菜名:“那酒糟鸭子不错,桃花饼也好吃,我从前都没吃过的。”说罢,打了个酒嗝,吹了叶修一脸酒气。

轩辕十四双眸点星般的亮,一派烂漫神情笑吟吟地说:“叶修,这酒真好喝,是怎么做的?”

叶修先看了黑白无常传来的讯息——哥俩趁人不注意在屋里留了张字条。说是那日韩文清果然顾及承恩寺众僧和香客,被幻象缠身后不再纠缠喻文州和方锐,他二人脱身后绕远去了南郡一带,找到了天上落人间的另一条大蛇。承恩寺方丈已经压了捉住的几个妖道去了官府,如叶修所料,那和尚是想借着宝塔复兴的吉兆翻身。

镇鬼师看罢,烧了那字条,不住给醉鬼擦脸,随口说道:“糯米煮熟,凉了之后放进山泉水,再把米打散,兑进酒抽,散了温度后再添梨花。这酒是陈酿,后劲霸道,你初喝了不觉什么,现在就当个撒酒疯的小疯子吧。”说罢戳了戳他眉心。

黄少天本躺在床上,听了这话一个翻身坐起,推开叶修:“我才不是小疯子,我是小星星。”

叶修本来就靠着床沿坐,这冷不丁被醉鬼给推了,险些跌坐在地上,听着堂堂星君自称“小星星”,又险些笑晕。

黄少天晕晕地,又想起来捞叶修靠在床边,被人按住了之后顶着一张春色无边的面孔还是笑着。叶修自以为定力不错,落进那星眸里几乎被欲火烧焦了神智,低头轻吻上星宿大人的额头:“是,我的小星星,你可算是让我找到了。”

星宿大人醉得厉害,这会儿满面烧得发红,贴个冰凉的唇在额头上,忽觉略舒爽了些。抓着叶修手腕不让他起身,又指了指自己的脸:“这儿。”

叶修自然从善如流,右掌贴上黄少天后脑,按着他不能躲开,几个吻落下来,先落在面颊上,最后却是嘴唇相贴了。

 




预告,下章并没有酒后开车,抱头逃。)

  265 27
评论(27)
热度(265)
  1. 雲飛揚莫名笑King 转载了此文字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