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星河曲 第九章 笙歌归院落(下)

叶修吻到动情,口中被度了浓重的酒气,全是那熏熏然的星君大人留下的。酒气一上来,叶修反而清醒了不少,拢了拢黄少天衣襟,把人放平:“睡吧。”

黄少天是真喝醉了,浑然不知方才做了什么,唇上红肿得厉害,歪着头阖了眼倒下便睡。叶修瞧他,心道果然是天上星辰,喝成这个熊样,气派仍是有的,想想心里松口气——得亏不是他醉到如此,不然非露了真情按着人啃。路上问过黄少天其余三位星君能耐,这会儿叶修为了平复小腹下方的欲火,便细细琢磨几个人的关系。无非是怕来日跟天庭动手,黄少天夹在其中难做人罢了。四大王星下凡,可见天庭重视此事,若是北辰乃至更高一阶的人拿过了主意,怕是很难不动手了却这桩事,届时四位星官两个立场,绝对是要动手的。喻文州传来的消息看,他和方锐不日便到扬州,天上地下人间,三界都守着春分那一日准备杀进流洲,这情景还真是令人期待。

翌日醉鬼醒来,看见叶修坐在床边,阖目盘腿而坐。黄少天起了捉弄人的心思,方要捏下叶修的手,忽地听镇鬼师说了句梦话。

“落雪如相见。”

黄少天听了这半句没头没尾的话,甚是迷糊,只好静悄悄地端详叶修,听他又说了几句。

“那日跟你见了雪,喜、惊、怕都有。我真是怕了人间下这薄薄一层雪。”

黄少天看叶修脸色泛红,伸手摸他脉,想是入睡时走了一轮周身法力,因着他们压抑法力不令天庭来者探知,心思又多,有些气息乱了关窍,错了法门,便梦里说出些清醒时不想说的话了。轩辕十四翻身坐起,挑体内一道真气,注了法力进去,想着偷窥他人梦境不好,可叶修再这般下去,少不得也有气乱神晕的危险。黄少天自言自语:“我只送真气进去,大不了捂着自己眼睛罢了,不看你的梦。”如此絮絮叨叨说了数十句差不多意思的话,将自己的神思与那道真气一道灌进了叶修体内。

镇鬼师梦境里云海翻天,黄少天本欲遮着双目进来,却不想这地方睁眼都看不清多少东西,只得瞪大了眼睛去找叶修梦里的神识——不把他拖出这云海不行。腾云驾雾飞了会儿,忽而见到一处城池,近了才发觉是座无比恢弘的宫殿,幸而黄少天是天上星君,见惯了这样那样的大殿,才没有被这皇宫绕晕。左找右寻的,竟然是在座隐蔽的小院里找到了叶修。

“三界选拔遇到你,我很惊喜。”叶修梦里更是说个不停,“和你到人间,就是想不到的机缘巧合了。”

皇宫巍峨壮观,小院冷清幽静,两相比较,实在无法理解堂堂天子为何要在皇宫里建个这样的所在。黄少天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贸然惊醒叶修,灵机一动化做片片雪,落到了院内。雪带风吹,叶修见了雪便盯着看,雪花翻飞起来,不断上移,竟然是越落越少的。小院精巧,中有雕梁玉砌般的高亭,一面以假乱真的假山,内植花卉数种,只是此时无一开放的,落了雪更觉气息萧瑟。亭中小桌上放着一坛花雕并两只瓷杯,几碟小菜和点心,那滚了糖霜的鲜红山楂看着最是惹眼。

叶修身不由己地追着雪出了院子,摇身飞入那层层云雾里,不知要寻个什么。黄少天巧施此计,当真“骗”得叶修神识出了幻梦云层。他先是自己脱离云海,再送真气出来,绕了叶修全身关窍打通一遍,收了气息,缓缓躺平,装作方醒的样子。

镇鬼师气息平复,自然不再说梦话,朦朦胧胧倒听见黄少天问自己:“我昨夜喝了多少?”

叶修睁开双眼,只觉这一梦绵长又蹉跎,回身看他:“很多很多,轩辕十四大人是个千杯不倒的量。”

“千杯不倒?那我这不是也倒了吗?!”

“你要求忒高,我有你这酒量,在地府可以挑翻黑白无常、君莫笑加上十个喻文州。”

“说这么长一句话,就为了损你们秦广王一下。”

“我杀伤力比较强,一句话足矣,不似你,得说上一牛车。”

“……”

“好了好了,起来吃早饭去。”

“你不会是一夜没睡守在这儿吧?”黄少天惦记他这诡异的法力乱神。

叶修拉黄少天起来:“没人要暗杀您,不必守夜。”

黄少天笑道:“真有人要暗杀的话,守夜也不一定防得住。”

这句玩笑话直接戳到叶修心尖上那豁口淌血的旧伤上,镇鬼师登时变了脸色:“如若有人要动你的主意,我一定让他后悔今生被生到这世上来。”

黄少天再烂漫的性格,都听得出这话里意思多了好几层,何况方才入叶修的梦,更觉他藏了不少事情在心底。此时却不好捅破,只道:“我是在玩笑,你这样说像是见过什么人把我怎么样似的。”

叶修干笑两声:“走吧,扬州盛名,不只在景色上,还有早上的点心,我们吃些好的去。”

黄少天在人间看了、听了、想了,叶修此前种种,都带了一丝的蹊跷,真要他挑出点出格的还真没,逼着人说点什么吧也不知道要从哪里下口问,这冷不丁来一出,自己还防不胜防对方的转移话题,干脆又按下这点疑虑,心道自己先不要疑人,真到了时候,叶修会说与他听。加之方才偷听人家梦话,不是君子所为,更是装作什么都不察觉的样子糊弄过去了。

扬州繁华,饶是叶修为人间帝王时来过此地,再深入民间,细细看过,滋味不与那时同。黄少天更是新鲜星君走红尘,瞧什么都稀罕,吃什么都夸赞。早点用过,叶修问道:“比我的手艺好吧?”

黄少天因那镖局大哥还在,并不好明着拍叶修马屁太过,嘴里塞着个汤包,说不清楚话硬是张口:“在人家店里,怎好不夸店里的好吃。”咽下了那包子,复又说起在唐家庄子上吃过的点心,襄阳城里的面来,零零总总他都记得极清楚,一样一样说得认真。

镖队大哥只当他兄弟俩感情甚笃,并不插话,末了放了点铜钱,让叶修趁着天气晴好带黄少天看红桥,自去镖局不提。

春日里碧草如烟,游人踏青行乐,红桥畔孩童扯高了风鸱的线,趁着无雨好好玩耍一把。桥下浅水,城内自通,红桥卧碧波,九曲栏杆雕砌冶艳,一时间大小行船无数眼前过。酒船、花舟、画舫、小艇等不计其数,行舟处浪里翻出白花朵朵,往来川上,络绎不绝。有船只卷了珠帘,挑出旗子招摇,迎桥而过,岸上辛夷花开正好,明丽清新压过红桃。黄少天哪里见过这样的景致,一时看花了眼,扯着叶修问:“这么多都是来玩的?”

“什么来玩的?”

“那船,还有那船。”

叶修见他指着几条红粉船儿,想起进城那日这星君大人便被红妆姐儿调戏过,不由得笑出了声:“哦,那些啊。”

“你怎么笑得这般促狭。”黄少天心中猜到许是人间人人皆知的事情,“哄我开心就好,这里我本不熟悉,若是到了天上,你有什么没见过的,我可不会笑话你。”

叶修清清喉咙:“那船上只有两种人……算了,这事说来没意思,你真想知道那是什么营生,入夜了带你上船便是。”

黄少天双眸点亮:“夜游扬州?好啊!这样的好事岂能错过?怎么个玩法?你要包一条船吗?”

叶修下意识摸了摸钱袋:“我还是头回后悔自己现下不是皇帝了。”

“什么意思?”

“在下囊中羞涩啊,总不能再当一块地府的牌子。”叶修慢条斯理地说,“若是轩辕十四大人不介意做一回梁上君子,倒是无妨。”

黄少天想反驳,可“囊中羞涩”四字真切实在,心里又抓痒似的想去条船上玩,一时脑内天人交战,好不纠结。叶修瞧他面色变了数次,心底好笑却不说出来,只无奈道:“这么想去一探究竟,那我豁出去这张老脸不要,想个法子就是。”

叶修的法子忒简单直白。那画舫里有做各种生意买卖的,其中一大项便是牙牌、投壶等游戏,有那心思活络的不甘于招呼客人茶水点心这点钱,便做大成了个暗里水上的赌坊。扬州富贾甚多,不少公子哥儿流连其中,不能自拔。叶修当年装了许久的放荡世子,这点把戏自然是熟得不能再熟,带着黄少天上了一艘“赌船”,先是不动声色玩了几局小的,手里攒了几张能在钱庄兑出现银的票子后便作出冤大头的模样,哄得老板带他上了另一桌赌注极大的玩。黄少天陪叶修在船上坐了两个时辰,茶果子吃了十盘不重样的,活见鬼似的看这位地府的爷把几两银子翻了不知多少倍。叶修见数目差不多了,便含笑收手,哄老板和输家说明日还来。

“这就是你说的不要老脸?”黄少天数了数钱票子,瞠目结舌道。

“怎地?”

“我看你得意得很嘛,一点都没有丢人的感觉。人间还有这样来钱的法子,真是吓人。”

叶修笑道:“这可不是什么正道,你别想歪了,我从前不这样的。”

“是是是,您那时候可是帝王至尊,坐拥天下,哪里用这样的办法找钱?”

“皇帝要是缺钱了,才最可怕。”叶修说着,弹了黄少天额头一下。转头朝一艘小船招手,这小船甚古怪,有一男一女立在上头,春日里都穿着短衣,红男绿女,模样娇俏,言笑晏晏。他们见叶修招手,水里撑起杆子,飘了过来,女孩子面上蒙了层纱,笑着问:“这位爷要定我们阁里的船位子吗?”

叶修十分土大款地掏出一叠票子,抖出其中一张递过去:“想包一晚。”

女孩子大吃一惊:“包整条船?”

“是。”叶修也笑得温和,“没跟你开玩笑。”

男孩子开了口:“这要我们管事的来安排。”

“我知道,这票子就是让你们拿着去找他来的。”叶修报了住处给他们,带着黄少天扬长而去。

黄少天跟叶修回了住处,看镇鬼师逍遥自在地泡了茶喝,大爷似的等人来,忍不住问:“包一艘船?人真会来找你?”

叶修以为,按黄少天的风格,不到上船解惑之前会问出千百个花样的问题,掏出两张票子塞给他:“等会儿管事的来了,你可以让他准备夜游扬州的吃食。”

黄少天看过这多时日的人间生活,当然知晓“钱财万能”一说,当下心花怒放道:“什么吃的都可以点吗?”

“什么都可以点。”

果然不多时,天落黑时当真来了一男子,收了叶修不菲的定金后笑问:“只有二位上船吗?”

“是。”

“阁里大船只有这么一条,整船都包下来,且要安排下,不过不令您二位多等,三日内必能成。到了时候我使唤人来请二位可好?”

叶修自然点头,又给黄少天说:“你想要吃什么,这里一起说了,让人家提前准备去。”

黄少天毫不客气,他记性好,来人间一趟吃过的,听人说过的,数百样菜名和点心名都报了出来,连同今日看到岸上挑担子卖茶点的几样都说了:“……菜就这样差不多了,酒来一瓶就是,贪杯误事。点心你多准备,虾子馄饨、蟹黄汤包、蒸饺、汤面、茯苓糕、炒栗子、豆腐脑、糖豌豆,统统备齐了。”

最末说得那管事的一头薄汗:“我都记下了,只是有的不是这个时节的东西,不好找呢。”

黄少天看人这样为难,拉着叶修问:“你不是说有钱好办事吗?他这样子,像此事不太好办。”

叶修压低声音给他举例:“有的东西难得,比如西王母的桃子,你是天上星君之尊,却还是不能想吃就吃啊,总要等桃子成熟,王母请客才好。”

黄少天细想是这个道理,再没多话。剩下只有叶修提了些要求,那春阁管事的擦了汗道声谢便去了,果然三日后遣了人来,却是那日船长的一对青年男女。

叶修带黄少天随他们出门,门外自有一辆牛车侯着。两人并不嫌大男人挤在一处坐车有什么不好,干脆上去坐稳。黄少天美滋滋地,像个头一回春日出游的孩童。到红桥码头上小船,那对男女轻轻摇舟靠近一艘画舫,此时已经入夜,画舫上共分三层楼,灯火通明,琉璃灯到处都是,亮如白昼。只见大船上放下一个小阁,叶、黄二人踩上,便有人在上面拉动关卡,小阁升了上去。画舫楼阁分明,如同平地起来一般,廊柱无数,雕工精细,有飞花走鸟、高山流水、文人雅士、窈窕淑女,此间种种,栩栩如生。迎客的姐儿着鹅黄衫子,略施粉黛,走来笑道:“菜已上了,还请这边来。”

叶修和黄少天被接进船上第一层厅堂,果然只摆了个大仙桌,上面放了无数小碟,一时让人眼花撩乱。黄少天坐下,面上全是欣喜:“这么多菜!”

“这么多菜都是谁点的?”

黄少天炒起筷子便要吃,招待他们的姐儿笑出了声:“可要传人来唱个什么?”

叶修点头:“清唱便好。”

“您懂行呢。”姐儿夸赞道,轻拍手掌三下,又等了会儿,果然有歌声传来。厅堂内采音甚好,如流水潺潺穿梭于此。那歌声婉转,佐以琵琶,更是动听。

黄少天探头探脑张望,像是想找歌者在哪里。叶修给他解释:“这是另一艘船上传来的,此处没有人唱歌。”

“另一艘?”

姐儿接上:“歌者坐另一艘船,您想听曲儿,便唤他们驱了船迎头往我们这边过来,这样风吹歌送怀,比坐在这里唱滋味更不同。”

这顿饭叶修并不想让黄少天多吃,劝他每样只尝尝即可。黄少天以为是要留着肚子装点心,倒是答应得很好。二人食毕,自有人收拾,姐儿带他们登高一层。

这一层不同于下面厅堂,华美精致倒是无二,摆设布置却像内室而非招待客人所用。房间足足小了两圈,当中摆了一小桌,靠边有个美人靠,临窗能看到夜间水波,蹊跷的是一面墙上刻出两扇雕花的小窗,一扇琼花一扇芙蓉。

姐儿仍是拍了三下手,唤出两男两女出来,衣衫上绣了梅兰竹菊,人亦清爽俏丽,各不相同。招待叶、黄二人的姐儿请他们的意思:“您二位想怎么玩呢?楼上是顶层,两间卧房,隔音俱好。这里是赏景的隔间,另一侧嘛……”

叶修看见那雕花小窗便知其中门道:“另一侧或许可令他们四个过去?”

“四个一道?要怎么配呢?”姐儿面上笑意盈盈,不曾变过一丝一毫。

叶修看了看黄少天:“你想怎么配呢?”

黄少天猜着许是方才的歌者来了,摸不清叶修和那姐儿唱的哪出,只好胡乱说:“梅兰一道,竹菊一道。”他这么随口一说,恰好那梅、兰是一对女子,竹、菊是一对男儿。想了想又道,“先让男子来吧,刚刚清唱的是女孩子吧?”

那姐儿不知道这天真烂漫的星君想的什么,听这话不像通晓人事的样子,只好看了看叶修。

叶修随意在小桌旁坐了,长袖一甩,道:“你听到他说的了,吩咐下去吧。”

鹅黄衫子姐儿一怔,后还是笑着点头应了,带四个人退出房去。黄少天想知道他们去了哪儿,坐到叶修身边:“还要换艘船唱歌?”

叶修道:“你不是想知道这船上究竟做的什么生意么?去把那两扇小窗开了吧。”

黄少天去开那琼花和芙蓉窗户,一开才知这窗户是嵌在墙上的关窍,推开竟是能看得到另一间房,那房内别无他物,只得一张大床,宽敞得容得下数个人。方才被黄少天点到的两个男子此时已经浑身赤膊不着寸缕,屋内点了香,香气四散,清幽淡雅。星君大人这会儿恍然大悟,眼看那里面两位搂抱在一处,互相挑逗抚摸,脸上泛了红。叶修靠在他耳边:“看不下去的话,你喊停就是。”

“他们知道、知道我们在看吗?”

“这里是人间春楼,人们来这里买一夜春宵。扬州这边生意最好,男女皆灵,盛名天下。他们自然知道是要给客人看的,不然我付了那么多的银子,是为什么呢?这里只有我们两个客人,别怕。”

黄少天此时若说自己害臊,那是肯定说不出口的,堂堂天上神仙,怕了人间红尘肉欲,说出去要被笑死,叶修靠在他耳边说话,热气吐到面上,更觉燥热,只能盯着那屋里两个人看。那大床上两个,落落大方,一个袅娜如芙蓉承露,一个英气似长虹贯河,不时因了抚摸而发出呻吟来,连这样轻声都挑逗异常,似千万羽毛挠着人心底最痒的一块地儿。

“少天,你是喜欢我的,对吧?”叶修温言道。

黄少天想起那日被问过这句,只是此时听上去,同那时全然不同,这饱含着喷薄欲发的情谊的问句那样的蛊惑,热气吹得他几乎有些迷乱。

“是你先喜欢我的吧?”

叶修最喜欢黄少天这点赤城坦荡,辗转人间、地府、天上都不曾变过。听他这样问,一点也不意外,便高兴答话:“这也要分个先后?”

黄少天看着屋内两人亲吻,扭头看着叶修:“那天我喝多了,好像亲过你。”

叶修没搭话,上前一步,顺手把人后腰按住,吻了上去。





祝大家新年快乐^^

新年第一更大家看得开心吗?预告一下下章开车XDDD好久不开了可能手生开出一辆牛车来,不要嫌弃。

  258 33
评论(33)
热度(258)
  1. 雲飛揚莫名笑King 转载了此文字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