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星河曲 第十一章 梦随风万里(下)

方锐困住周泽楷时便没想能以一人之力对抗四大王星,估摸着差不多要被人破解阵法前便脚底抹油跑了。一路找寻喻文州为他留下的标记,到扬州后和喻、叶二人碰面,叶修见着他便嘲讽起来:“哟,还以为你要被周泽楷五花大绑在九州,我都准备好过去搭救了。”

“那家伙是真不简单啊,配上王杰希简直要玩死我。幸亏开始你留下喻文州帮忙,不然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方锐碎碎念起跟周、王二人交手的经历,发了好一通牢骚。

喻文州关心别个:“那群脏东西自承恩寺后,还有再跟上你的吗?”

“不曾遇到过了,大约是我拿了条蛇,他们怕着我?”

叶修一掌拍在方锐头顶:“怕你?哥还没说这大话呢,你真敢吹。”

方锐揉了揉脑袋:“镇鬼师灭的恶鬼是不计其数,可流洲出来的也不都是鬼啊,到时候说不定你还真没人天庭的星宿厉害。”

“那四位是不错,不过除了韩文清,怕是其余三个都没我在人间流连的时间多。流洲这桩事,靠他们几个还真是未必能行。”叶修揣着手,这次不打方锐了。

“我们都到流洲门外了,只怕那群鬼魅要在春分那天作祟。”喻文州似是说给自己听,“不能不防着些。”

春分夜里方道长撑船至扬州城外,见叶修把那千机伞变了个颜色,喻文州挑了盏琉璃灯,三人静候流洲大门敞开的时刻。大浪卷起后,方锐甩了下拂尘,做法令小舟稳在漩涡中,叶修笑道:“道长的灵宠呢?可惜没带到扬州来,这会儿倒是用的上。”

“我留下那家伙陪周泽楷玩去了,料想他会抓着带来的。”

喻文州也笑:“你倒是胆子大,不怕周泽楷一箭射死那蛇,回头见了流洲氏,拿什么质问她?”

“王杰希又不是死人,周泽楷不懂事,他也跟着不懂事吗?”

叶修见大浪席来:“抓稳了!”

浪高夜黑,扬州城外一时飞沙走石,云似藏虎,浪如掠龙,黑云压水面,两者越来越近,夹了两艘小船。水天将要相交,忽地在漩涡中心显露出一个空洞,其内光亮大兴,刺目极了,晃得人睁不开眼。叶修千机伞变回墨色,唤出鬼火包了小船,那边韩文清红莲花火盛开,也裹住船儿不令水云袭来。两只船片刻变成一黑一红两团火球,堕入空洞,从扬州城外消失不见。

那黑火火球从扬州消失前,被一片金色佛光缠住,叶修问方锐:“你们离开承恩寺的时候,方丈可说过要来相帮?”

“不曾啊!”方锐扯着嗓子吼,已经天旋地转,实在是扛不住。

“算了,等出了流洲,得空再去拜谢。”叶修道。

赤焰火球则是被白凤牵着走,凤凰自然是不怕火的,里面包着的四位星宿也一样淡定。

方锐不知何时头晕目眩晕了过去,醒过神来,发现自己死死抱着叶修一条腿,惊了一跳。喻文州摸了摸他的脉象,笑吟吟地说:“道长,丢人的事情都做了,抱着镇鬼师大腿真不算什么。”

“我还做什么了?”方锐十分惊恐。

“文州寻你开心呢,没有的事情。”叶修拉了方锐一把,让人先站起,“就只是抱着我喊爹而已。”

方锐脚下一滑,险些摔了,等他稳下心神才发觉来时坐的小船早就碎个彻底,除了自己方才身下压着的大块木板,其余都不见踪影。叶修并喻文州同他一起站在巨大的千机伞下,鬼火四散飘零,乍看上去漫无目标,实则是防御的样子,只是看不到伞外面是个什么情形。

“方道长既然醒了,我就把这伞撤了,如何?”叶修很谨慎。

“咱们这是到了流洲啦?”

“不然你以为呢?总不能是回了天庭吧”叶修扯一朵鬼火握在掌心把玩。

“外面动静大得很,你方才晕了片刻。”喻文州招呼方锐到伞边缘,轻轻扯开一点,让他看去。这不看不要紧,冷不丁方锐一哆嗦。

“我们踩的这是什么玩意啊?”

“哦,我在地府的坐骑而已。”喻文州笑说,“要带三个人在天上飞不容易,令他变大些了。”

喻文州所说的坐骑,乃是一只凶兽,狼面豹身蛇尾,长有羽翼。此刻正带着三位闯流洲的在半空逡巡,很是机警。方锐看那伞外的天像是染了重血的暗红,映衬得流洲的海水也看起来怪唬人的难看,不远处有个孤岛,黑云密布。那边云层下面不断有惊雷闪电击穿云层,未落到海面上便被红莲火吞噬,细细看去,黑云里果然多是鬼魅妖魔,无一不露出贪图天上星君仙气的嘴脸。

“我们这会儿是下去陪他们打呢?还是继续看热闹?”方锐问道。

“韩文清还招架得住,要我说这样耗下去不成,不如我来做个诱饵,把他们的主子给引出来。”叶修如是说。

喻文州谨慎归谨慎,这会儿看韩文清跟那群东西纠缠了许久,还是赞同叶修的法子。“你有几分把握不被海浪生吞活剥了?”

方锐看了眼凶兽脚下的海水:“流洲氏就在这下面藏着?”

叶修一面收了千机伞一面说:“她不用藏着,这本来就是她的地方。”言毕将伞变做一面招魂旗来,那旗子十分巨大,墨色缎面秀了金线,花纹俱是来自地府的式样。

喻文州看着叶修飞身跳了下去,便让方锐到自己身边来,凶兽变回正常大小,载着秦广王和道长掠过海面。方锐见势,亮出镜月宝器,严阵以待。

叶修此举是极挑衅,那旗子原本只是用来招个把人间冤魂恶煞的,要他变成这样的尺寸,在流洲招摇过市,不啻一巴掌甩在流洲氏的脸上。——这是在嘲讽流洲无人,只配用此旗。

叶修一面抗了那旗子,一面踩了朵鬼火飞去红莲火所出的孤岛,朗声笑道:“韩文清,你要不要来跟我一起招呼下流洲海神?在下面扔火玩算什么意思?”

黄少天早看见镇鬼师嚣张之态,恨得牙痒痒:“非要出这个风头,先耗死这群东西不行吗?我们四个喊了流洲氏多少声,都不见她回应呢。”

韩文清对王杰希道:“我去帮着镇鬼师,你在这里坐镇罢。”

王杰希点头,让周泽楷和黄少天听自己的吩咐,不要轻动。“此时我在暗处,能藏多久算多久,别跟叶修打嘴皮子官司。”

“他在这里,说明秦广王和方道长也在。”黄少天念起来,“你想怎么打?总不能这个地方让你和方锐去画个阵吧?不如我和周泽楷冲出去大杀四方。”

“乱。”周泽楷吐出一个字来,随即上前一步,在流洲亮出月弓星箭,射落魑魅魍魉。

“这里的东西,再乱又如何?你还怕了他们不成?”

王杰希按着黄少天肩膀:“别急,冲出去是好办,只是来流洲都是要跟流洲氏对峙的,她弄了这么多名堂,你要先累死自己吗?有这个功夫,不如看叶修的阵仗再说。不怕他们,只怕乱中出错而已。”

黄少天只得忍了,再看叶修召了韩文清同自己一道,海上暗黑鬼火和红莲赤火搅合在一起,混搭得乱七八糟,甚是难看,白凤在火焰里穿梭,不时冲上云霄,引几只鬼魅下来。轩辕十四与北落师门背靠背站好了,冰雨化作点滴水雾,将二人包围。

王杰希知晓黄少天担心自己,便道:“谢了。”

“我们几个在这里,你不方便亮出自己的兵器。”

“我防身的本事还是有的,不需要时刻把灭绝星辰拿出来。”王杰希抿唇笑道。

“你从前在天庭防身的本事,在这里行得通?”黄少天盯着周泽楷,生怕他漏掉一两只鬼怪。

流洲本是半个仙境,如今天暗地转,哪有灵气和仙气可言。曾经在这孤岛上花开不败,仙泉泉眼数个,潺潺流下,沿山而转;山杰地灵,常有宝玉,真个是石韫玉而山辉,水怀珠而川媚。如今流洲氏露出真面目来,花草一一枯死,山泉干涸,山死地冷,加之鬼魅冒出,竟然是比地府还要可怖的去处。

流洲鬼影重重,叶修只在云下走几个来回便觉出其中门道,向韩文清道:“这不是出自流洲的鬼怪。”

韩文清于鬼魅上并不熟悉,被叶修一说后令白凤捉了一只来看。

“这是流洲的怪物吃了人间恶鬼后变出来的。”叶修左手执那旗,右掌为刃一掌劈下,将韩文清手里擒着的鬼怪天灵盖劈开,露出其中一点神魂。

韩文清燃起红莲火将那神魂烧得滚烫,却烧不灭。“这是流洲氏弄的?”

“我看是她做的。”

“这样的手法,能仿照地府的鸟儿做出鬼鸠来?”

“保不齐真是地府的鸟儿,只不过被她给弄得迷糊了,便能飞上天庭。”叶修碾碎手里一点神魂,反手招来鬼火咬去鬼怪剩下的驱壳。

韩文清冷冷道:“你这是在暗示地府有人同流洲勾结。”

“我不是在暗示,我就是这个意思。”叶修看了眼不断射出的星光之箭,“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海地下确实藏着什么,如果激她出来呢?”

喻文州的凶兽载着方锐在天上兜了几个圈子,只听方锐大喊:“周泽楷,你把我那宠物蛇放出来吧,让它出来找找自己前任主子!”话音方落,一箭射来,竟是射断方锐一缕头发。

秦广王让凶兽飞得快些:“怎么样,惹恼了人吧?”

方锐不搭话,等着周泽楷放出大蛇,拨弄了下镜月,蛇一分为二,进而再生出更多的蛇,不多时海面上延绵数里,都是大蛇的身影。“去吧,同你们从前的主人说,这里有贵客来了。”长蛇翻滚,进入海内,海面上尽是长蛇的尾巴,卷出更高的海浪来。

韩文清和叶修且住了手,只看方锐这次弄出来的动静。不多时有蛇翻出水面,竟是断成几断的残肢肉块,有全头全尾跑出海的,后面有只大龟在追,一口咬了上去,那龟头张口,牙比起一般的猛兽还要利,大蛇四处逃遁。方锐见状,拍了拍镜月:“没想到这位海神,脾气大得可以。”

韩文清向白凤使了个眼色,凤翔于天后附身下冲,如一道白刃,逼得大龟钻回海底。

喻文州道:“方道长,我没记错的话,你们上天庭便是坐的这样的大龟。”

方锐将镜月翻过来,反照出大龟之前的影子。“看起来这东西是被混进当时的队伍派上天庭的,龟壳内藏了蛇,蛇进灵山,真是好盘算。”

凶兽将喻、方带至叶修身边,叶修将旗子随意扛着,冲方锐一笑:“道长有点废啊,怎么没把那人引出来反而被攻击了。”

方锐一伸手:“还请镇鬼师的神通吧,小道修行不到家。”

叶修扬眉展意,先问韩文清:“还要先捉秦广王吗?”

韩文清面不改色:“我看起来瞎吗?这地方的鬼魂既然是被流洲氏动过手脚的,人间说不准被她留下多少手笔,我想她志不在此,该是想动三界的手脚。”

叶修听了这句方抽身前往距离海面更低处,招魂旗被他扯下丢进海中,只余下旗杆握在手里。镇鬼师俯瞰大海,号令鬼火集结而出,流洲鬼魅众多,鬼火自然更多,这样多的火焰聚集到镇鬼师身边,乍看上去如同擅用火焰的天庭将军。那面旗帜入海水后而再出,垫在叶修脚下,托着他不断下降。

黄少天和王杰希原本都在孤岛上,见叶修这样的姿态,便知晓他是要亲身下海,引诱海神出来。

周泽楷放下月弓:“冒失。”

王杰希道:“他有这个本事,便不是冒失。”

黄少天对叶修是放心的,只是见鬼火越来越多,有些不安,抽出冰雨正要上前,却被王杰希拦住:“且看镇鬼师有什么法子罢,我看他是个心中有数的人。”

千机伞变化的旗杆再次成了银色长矛,叶修踩着旗帜徐徐下沉,鬼火先他而下海,巨浪滔天,海面中出现漩涡,有空洞再现。叶修落进空洞,招魂旗卷了浪,海浪掀出一波又波,击打得孤岛地动山摇,令人难以站稳。黄少天、王杰希并周泽楷三人被白凤托上天去,几人盯着海面,只见不多时似是有些变化,自海天相交处不断传来女声尖叫,叫声成了啸声,似是怪物狰狞。

喻文州道:“来了。”

海面忽地平静下来,叶修湿了个透从海中升出来,招魂旗已成了块破布,被他随手扯在手里。镇鬼师先是擦了把脸,看了看白凤背上的三人,笑道:“不辱众望,流洲氏大概是被我气着了。”

鬼火腾空,海浪比从前更盛,竟以数十倍高度掀了起来,直扑鬼火。韩文清的红莲赤色火焰,也遭到海浪反扑,叶修将那块破烂不堪的招魂旗往身上一卷,顺手扯了韩文清过来躲开巨浪。

“少天!”叶修叫道。

黄少天哪能不懂,冰雨出手,化成万千雨滴,同海水混在一处,一时间无法分别出来。巨浪遭遇暴雨,难分高下,轩辕十四操纵雨水乃是一等一的高手,且不至于此,还令雨滴再次变了形状成为冰锥子,个个刺向深海里去。

喻文州见状便看了叶修一眼:“该是我出手了。”

韩文清还要往前冲被叶修拽住,镇鬼师还道:“逞什么英雄?火最怕水,黄少天擅于此道,你我就在这里看罢。”

秦广王从凶兽身上跃下,号令流洲百鬼出,那些被流洲氏动过手脚的鬼魅都像是突然患了失心疯一般落在海中,无法抵挡地府王的召唤。有意志不定的已经成了秦广王可以支使的傀儡,冲进深海搜寻海神踪迹。周泽楷挽弓,星光做的箭矢射向天幕,天空忽地骤然发亮,血红色褪出,如同泛了光的白贝被洗刷干净。喻文州朝周泽楷一拱手,笑着令百鬼冲开海水,大海如同被一分为二,露出一条坦途大道来。

叶修把招魂旗留给韩文清,独身带着千机伞下海去,对上化作巨大身形的流洲氏:“总算是出来了。”

海神不愿束手就擒,明知此刻已经没了退路:“你们离开这里,我只当没见过你们。”

喻文州冷笑道:“小王可不这样想。”

“我的确是跟阎罗王约下把你踢出地府十殿,可若不是他,我怎么知道挑你来做好?”

叶修千机伞亮出:“别废话了,想变成什么样子跟我们去天庭领罪?”

流洲氏先是做出殊死一搏的姿态,虚晃一招后化成了海水,叶修骂了一句,却从这深海里再难找出她的踪迹来。韩文清将招魂旗扔进海里,搅乱海水,却不见效用。等叶修、王杰希和喻文州想明白,三人几乎一同看向黄少天,喊着要他把冰雨复原。周泽楷飞身去黄少天身边,想用月弓把人圈住,可惜始终晚了一步。

流洲氏附在了轩辕星君身上。

海神化作海水水滴同冰雨的水滴混了起来,精魂顺着冰雨不知不觉钻附到了轩辕十四身上,原本难以接近的星君却被自己的兵器克制住了。海神原本便有仙气,又是远古时的神仙点拨过,精魂进入轩辕十四体内费了些功夫,最后仍是稳住了。周泽楷险些把月弓拗断,镇鬼师纵身飞来,推开心宿二,摸上轩辕十四肩头,却被冰雨化成的冰锥将掌心都钻出几个血窟窿来。

一时大乱。


  229 19
评论(19)
热度(229)
  1. 雲飛揚莫名笑King 转载了此文字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