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Somebody Nobody loves

参加《私人恩怨,单挑!》的合志文><

因为在码新的短篇,想起这个还没发过……就混一下更新!

原著向的一个小故事,谢谢阅读。



 

叶修四十三岁这年夏天带队参加亚洲杯,队内主力不在状态,成绩自然也不好看。最后一场团队赛结束之后,他把国家队队长叫到一个角落两人静静地说了很久。第二天各大网站头条就开始揣测叶修八成要引咎辞职,队长在返程的飞机上叫了叶修来看,叶修哈哈大笑。

媒体自然不是省油的灯,联想到叶修当年在嘉世搞退役又杀回来的戏码,还请某大记者撰稿一篇脑补叶修准备先放手等国家队跪求自己再出山的文章。

叶修看这篇报道的时候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两年后的世界联赛倒的确是他的目标来着,不过要干就大张旗鼓地夺冠,先放手是怎么个思路?回到家正好赶上他爹端坐在客厅看报纸喝茶水,叶修拖着国家队指定赞助商的行李箱两眼一黑往自己房间去,他爹偏不给面子地张口就喊:“兔崽子你带队成绩不好居然还敢回来给我脸色看!”

叶修扔下箱子跑回来给他爹续茶水认错:“您老还关心亚洲杯?”

已经退休的少将不想对大儿子翻白眼,这时叶母端着炖好的鱼汤出来招呼爷俩吃饭:“回来就不跟你爸爸好好说话,快去洗手收拾桌子。”

叶将军还没从部队里退下来的时候家里是有雇个小阿姨做饭的,退休后他表示想跟老伴享受二人世界,就把小阿姨给辞了。老两口过得仙风道骨出神入化,没人关心这个大儿子到底什么时候能从被竞技事业压榨的环境下脱身。当年叶父一句“你去为国争光”如同发出的离弦箭一般,鼓舞着叶修从此扛上国家队步步不回头——他回头的时候只能说句天杀的哥哥我当年明明想回家尽孝来着!

叶秋经商结婚生育小孩,件件人生大事有条不紊地进行,这天回家看到他哥哥竟然在,便捎带了一句:“混账哥哥,单身生活还是比较快乐吧?”

叶修一面抱着个大碗吃面,一面抬头应付弟弟的羡慕嫉妒恨:“把豆芽炒肉挪个地方放我面前。”

叶秋在哥哥面前吃瘪的时候多得意的时候少,早早看到了国家队的消息知道他哥这会儿气不顺也没说别的,就坐下叹起气来。

“唉唉唉!唉声叹气成什么样子啊?就是个亚洲杯没发挥好,你怎么一副哥哥要被社会被家庭遗弃的表情?”

“要不要借肩膀给你哭一哭?”

叶修横眉冷对:“快去洗手,没看见妈的脸色?”

叶秋哼哼了两声也怕叶母发作,忙不迭地跑去洗手上桌子吃饭以免被絮叨。兄弟俩在吃饭上都保持了叶家的光荣传统——风卷残云一般消灭了自己分内应该消灭的食物量。饭后哥俩又毕恭毕敬给老爷子陪喝茶陪聊陪啃了几颗大枣话梅,等到夜深回房叶修才感到最近真是压力大过山年岁不饶人,正愁肠百转犹豫是直接睡觉还是强忍困意洗脸刷牙,房门被人敲响。

叶秋在门缝里露出半张脸:“哥。”

“怎么了?”

“我看你挺愁的。”

叶修勉为其难把门打开放双生弟弟进来:“来给我解愁的?”

叶秋看了看房间里的电脑是关机状态:“还以为你已经打上一局了,看来是真的愁啊。”说完这句眼见亲哥哥脸色愈发难看,叶秋连忙直奔主题:“我有个旅游度假休闲项目,想不想作为VIP客户率先体验一把?出门散散心对你有好处。别整天想国家队的事情了,总局又没有把刀架在你脖子上说不成功就送你上西天。”

叶修的表情没有变太多:“敢情我是你的小白鼠?”

叶秋被当面拆穿“险恶用心”之后依旧笑得人畜无害:“不,你是我亲哥。”

 

叶修知道叶秋的事业搞得轰轰烈烈,既然弟弟盛情难却便答允了下来。两日之后他直接拎着自己回家的那个行李箱上了叶秋的专车,西装革履的叶秋在后排座上打量了他哥数遍,叶修毫不自觉热情洋溢地跟司机打招呼:“老吴好啊!”

叶秋说了个地点,车子启动直奔目的地,叶修啧啧两声:“我还以为会有直升飞机接送。”

“你以为我是蝙蝠侠?”

“钢铁侠也行啊,反正都是有钱人,像你。”

“我没有他们那么有钱。”

“哥不是给你选个比较有奔头的目标吗?”

“你能给我选两个不是父母双亡有车有房的奔头吗?”

叶修脱下外套系好安全带,伴随多日的疲倦两眼一闭开始睡觉。叶秋知道他连日来的辛苦,吩咐司机开得慢些。几个小时候叶修睁眼:“没有直升飞机我是挺嫌弃你的,但是也不用直接上私人包机吧?”

空乘奉上一个恰到好处的殷勤笑容:“叶先生,请问您想喝点什么?”

“矿泉水。”说罢叶修转向叶秋,“你把我扛上来的?”

叶秋忍不住歪在座位上笑得开怀。

叶修也忍不住笑了:“蝙蝠侠叶,父母双全有车有房的感觉爽吗?”

飞机降落后有酒店专车来接叶修,叶秋看着司机把哥哥的行李拎走:“我就不过去了,S市那边还有点事情。”

叶修装作略不耐烦的样子挥挥手:“滚吧滚吧,我帮你切身体验一下这个度假项目,等你的员工哭着跟你说遇上了恶魔求老板解救。”

 

叶修被安排在最高等级的套房,他在飞机上睡够了就打电话到总台问能不能找辆电瓶车来带自己四处转转。酒店经理忙不迭亲自跑来安排,期间嘘寒问暖到叶修抓狂,好不容易解释清楚自己既不是路痴也挺懂开车才得以摆脱酒店专人“侍候”的待遇。

开着导航,叶修特别舒心地瞎转悠,单单是高尔夫那片场地就足够他发呆放空了,似乎真的有很久没享受过远离媒体、队员、训练和管理的生活。所以叶修在足球场旁边差点开着电瓶车撞上黄少天的时候,他简直就想当场变成烟消失。

黄少天显然不是一个人过来“瞎转悠”的,十几个在小球场上踢球的少年火速奔来关怀备至。

“教练没事吧?”

“你这人怎么开车的!”

“球场旁边就站着一个人也能差点撞到,要是站了几十个怎么办?”

叶修听着叽叽喳喳的多重声音就觉得太阳穴突突直跳,他摘下墨镜和酒店给的巨大遮阳帽下车朝黄少天打招呼:“少天。”

小朋友们似乎瞬间都变成了哑巴,几秒的沉寂后还是黄少天先应了一句:“老叶。”

“叶修!!!”

然后有人惊呼,毕竟在一个度假酒店和国家电子竞技总教练偶遇的难度堪比登月,尤其还是这个在业界流传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总教练。

“你带蓝雨青训出来玩啊?”

“夏天集训,以前年年都在两广附近,今年想尝试个新地方。”

叶修似乎想起什么:“哦,你们蓝雨是今年U15的冠军嘛。”

黄少天摘掉白色的鸭舌帽:“对,算是队里给大家的奖励。”

小队员们似乎商量着想跟国家队总教练要签名合影,叶修表示自己会在这里住上几天,回头找机会给大家挨个签名就是。黄少天也打发这群孩子继续好好玩去,大家听到总教练暂时不会走也就开心地跑回球场。

叶修把墨镜戴好,拍了拍电瓶车车头:“上来跟我一起兜一圈?”

黄少天似是有点拿他没办法,想了想还是跨上了那辆车。

叶修驱车前往度假村的一个湖边,路至一半终究没忍住调侃一下:“缘分啊,少天。”

黄少天不自觉回了一句:“我次奥!”

叶修侧头看了看他笑说:“你怎么看起来还跟二十四五岁那会儿差不多。”

“我心态年轻,不对,我心地善良所以看起来年轻。”

“哦,你讽刺我?”

“叶总想太多。”

叶修没回这句,‘叶总’是叶总教练的简称,当年他从领队升到这个位子上后被国家队的人诨叫起来的。当年的国家队,多半都是他曾经的联盟对手或者队友,这群人诨叫也就算了。叶修没想到这个乍听起来好像某公司CEO的称呼会有如此之长的生命力,早期总觉得是有人在喊叶秋。

度假村还在试运行期间,湖边这种风景宝地几乎没有游人的踪迹。黄少天下车后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泛起的金色光芒,忍不住称赞道:“谁说便宜没好货的,我看这个试运行的项目不错啊。”

“敢情您还是团购才来的?”

黄少天恶狠狠瞪了国家队总教练一眼:“蓝雨内部人员有门路,具体怎么联系的我不清楚。”

叶修再次摘下墨镜,看了看山水天一色的盛景感叹:“可惜是夏天,如果是金秋时节,这里应该更别致漂亮。”

“如果是最佳时节,就不会只收我们试运营的费用了。”黄少天忽然想起什么,“你来散心?有点不像叶总风格啊。”

叶修不经意瞄黄少天一眼,眼神带了几分昔年他们私下相处的亲昵:“别这么叫我了。”

黄少天干咳几声,也没有再说什么。

“这是我弟弟的产业,他劝我心情不好应该出来静静。”

“叶秋啊,”黄少天恍然明白了,“他最近好吗?你爸妈呢?”

“都挺好的。”

黄少天不知道再聊什么好了,便在湖边走了几步又转回电瓶车上坐好。叶修跟着他走回那边,看了车上的人很久没有说话。

“老叶。”

“嗯?”

“有话你就说。”

“当年跟我有过几次露水姻缘之后你怎么就跑啦?”

黄少天听了气急反笑:“谁跑啦?”

“总不会是我跑了。”

“你现在找我谈感想?”

叶修盯着即将落山的太阳,那种光辉似乎下一秒可以在湖面上铺开金子。“当年是我们一起转头走开的,少天。”

“我记忆力不错,这个不会忘。”

“我不是找你兴师问罪的。”

黄少天知道叶修跟自己的这场相遇纯属意外,这么多年他几乎快要把这件事忘记了。

“老叶,你这样挺没意思的。既然抬头不见低头见了,你就应该跟我心平气和地聊聊彼此的工作,而不是提起当年。”

“虽然我们俩谁都没有明说,但是你清楚,我明白,当年的事情不是单个人的责任,我见到你心里有些波澜也实属正常,你何必这样计较。”

黄少天忽然笑了:“人人都嫌我话多,但他们是真不知道你话多的时候有多让人难受。”

叶修似乎不为所动,刚要掏烟忽然想起什么,便问黄少天:“你慢性咽喉炎好了吗?“

“这种病不会完全痊愈的啊,大哥。”

“哦,”叶修只好挠挠头,“我话多也只是对着你。”

“原来是我的错。”

“跟你学的啊,话少就是要出问题了。“

“我在你心里原来还是个传染源。”

“你知道其实不是这么回事,”叶修凑到黄少天身边,“少天,别跟我抬杠,我就是想搞清楚我们俩当初为什么行不通。”

黄少天没躲没逃:“亚洲杯的事儿,你有多介怀?”

“嗯?”

“赛后新闻发布会和报道我都看了,你说大不了从头来,把曾经的成绩丢在身后也没什么不可以。可这话我听着怎么这么不是味儿呢?”

“你听着是什么味儿?香味儿臭味儿煤气味儿?”

黄少天一掌拍在叶修手背上:“说正经的呢,别像跟你没关系似的。”

叶修摆出一张愁苦秋风萧瑟脸:“嗯,我接受不了亚洲杯成绩糟糕,所以心情不好故意找你不痛快。”

“你现在是真的在找我不痛快。”

叶修摇头:“我刚才问你的就是我最想问的了,亚洲杯嘛,从我到这里就全部丢在脑后了。”

“回去工作之前不打算再为工作发愁?”

“要不你来试试国家队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

“你这是明目张胆挖我们蓝雨墙角啊。“

“我又不是没有明目张胆挖过。”叶修拿着烟盒捏来捏去。

黄少天知道他烟瘾作祟:“想抽就抽,我还不至于被一根烟熏死。还有你上次明目张胆挖人的时候也没有成功啊。”

叶修知道他还惦记着宋晓那档子事:“挖宋晓没成功不代表挖你也不能成功啊,何况这次是代表国家队。”

“蓝雨青训我做得挺好的,为什么要跳槽?”

“因为蓝雨青训你做得挺好了,而国家队青训更有挑战性?”

黄少天怔住,有点想不通为什么叶修偏偏选中这个时候跟自己聊正经事:“你这是真的在问我的想法吗?”

“唉,黄少天你这不对啊,就算我们当初都觉得两个男人谈真爱有点前途不是一般的渺茫,三推五推推得谁都不认识谁,你也不至于这么想我吧?我还不能跟你认真说点工作上的事情了?”

“你给我点心理准备好吗?我在蓝雨做得挺好的,干嘛北上去B市啊。”

“你舍不得G市的美食佳肴?”

黄少天撇撇嘴巴:“我都多大了,你当我是十八岁刚跟你认识?”

“我认真的,因为蓝雨你不会再有更高的发展空间了,我也知道你不想进入领导层去做行政管理工作。那么不妨考虑下竞技总局这边的差事嘛,反正都是老本行。”

“那你给我几天时间让我好好考虑下。”

“没问题。”

黄少天坐好,叶修爬上电瓶车准备开回去。

“老叶,你这样盛情邀请我去总局工作,不会是图谋不轨吧?”

“我是洪水猛兽吗?你看见我就跟见了传染源似的。”

“真没有,不要胡说。”

叶修送黄少天回到刚才的场地,看着昔日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对象下了车大方走掉了。他有点吃不准自己到底怎么想的,当年两个人心有默契一起撤退的时候都知道,面前是一场他们谁都没有把握的比试。

所以统统溃不成军。

叶修回到自己的套房,想拨电话跟叶秋讲真是无巧不成书或者不是冤家不聚头,最后还是放下电话。早年他不带手机圈内闻名,后来接了国家队这个烫手山芋的任务就再也不能以“懒”作为借口不带手机出门。掏出手机,叶修找到通讯录上的黄少天名片,回忆是不是自从黄少天退出国家队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他。结果手一抖拨了归类在“蓝雨”条目下另一个人的号码,叶修听见喻文州说“叶神有事找我?”的时候险些从沙发上滑下去。

“喂喂,文州啊,是我,老叶。”

“我知道是你啊,什么事?”

“呃,这个嘛,好像哈哈哈没什么事啊。”

“……”

“嗯,其实是我偶然遇到少天了,就想起你。”

“谢谢。”

叶修后面就“你最近忙什么”作为话题开始跟喻文州东扯西扯了好一阵,最后才醉翁之意不在酒地问了句:“少天怎么话特别少?”

“他带徒弟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比较惜字如金吧。”

“对他来说的确是惜字如金了。”

喻文州笑:“看来也有叶神不解之谜。”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国家队的事情,叶修觉得马虎打够翻过这页了才挂电话。他回想起跟蓝雨曾经的副队长之间莫名其妙的情愫大概起源于第六赛季,夺冠后黄少天有点高兴得过了头,第二天上QQ找叶修倾诉自己超越一切的开心。叶修虽然三个赛季没有染指过冠军,却也不太在意这位来自敌对阵营的剑客操作者跟自己絮叨一些无聊的话。结果两人聊天聊地开始聊起家庭情况、家乡情怀、职业规划乃至人生理想,叶修觉得忽然间话题就深入得有点把持不住。再后来他们的聊天成了不固定的日常活动,断断续续持续了一年多,叶修有一天听黄少天说起年幼吃的棉花糖笑得嘴唇打了弯,笑够了他觉得心窝有点酸——是有什么东西生根发芽闹腾的。

叶修记得他们之间没有表白或者关于此事的促膝长谈,黄少天跟他几乎是同一时间意识到哪里变了味儿岔了路。他们开过几次房,每次做爱像打架,互相折磨也事后温存。叶修记得他曾经有一次做到一半忘情地单手捏着黄少天下巴问他能不能说个爱字。黄少天瞳孔里的光芒涣散,半晌都没有喘气,吓得叶修松了手。

“我不知道啊,你知道吗?”黄少天问。

叶修倒在床上没有回答,黄少天盯着天花板又问了一句:“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你跟我一样只是害怕罢了。”

后来嘉世内乱,叶修被牵连,第八赛季过半被扫地出门“流落”网吧。黄少天说起这事有点不忍,叶修不让他管自己太多事。

“我有分寸,你别担心,等我回来。”

“我等你回来。”

叶修揉揉黄少天的头发,弹了弹他的鼻子,像是安慰小孩子一样。第十个赛季他果然回来了,还创造了中国电子竞技界的“凯泽斯劳滕”奇迹。

蓝雨输给兴欣之后,黄少天坦荡地跟着叶修去看了后面所有的比赛。叶修问他怎么也不怕被人多想,黄少天笑笑说:“你心里有鬼才会怕人多想,我想看就看嘛,人家只会认为你魅力大我心胸宽广。”

再后来世界邀请赛,叶修成为国家队领队带队出征,到这个时候两人也没有多想。可等到中国队夺冠,荣耀决定把临时的邀请赛办成两年一度的大型赛事,联盟正式邀请叶修留任国家队,他们才发现真是江山和爱情不能兼得。

公众人物、焦点所在。撇开这些他们头上背后都有家人朋友的眼睛盯着,荣耀十个赛季风雨走过,中国队夺冠,终于让电竞在国内成为一件“不仅仅是游戏”的事情。风口浪尖,他们不能冒险让所有参与其中的人沾染上绯闻或者负面影响。

叶修记不清自己前个晚上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了,早上还没醒呢就被电话吵到,抄起手机后发现来电人居然是黄少天。

“喂?”

“你今天有空吗?”

“有啊。”

“我不是带了一群猴崽子来的吗?他们昨天看到你就心痒痒,想跟你聊聊。”

“啊?”

“不是让你指点荣耀,放心。就是崇拜偶像机会难得,想签名合影握手什么的吧。”

叶修觉得自己的确是还没有睡醒。

“到底可不可以,给个回答。”

“哦哦,可以可以。”叶修跟黄少天约好时间地点,挂了电话之后火速爬起来去冲澡。他不知道这次的相遇到底能改变什么,但是也不介意去跟黄少天多接触一会儿。

后来见了一群熊孩子,叶修彻底怀念自己带的国家队成员了。

“你平时就这么陪着闹腾?真有你的。”

“跟中小学班主任差不多吧,青训不就是这样。”

叶修大喘气,黄少天在一边呵呵笑,看孩子们三五成群来找叶修问这问那。

“我这是来休假的啊,少天同志。”

“好了好了,叶总需要休息啦,大家去踢球吧。”黄少天招呼小朋友们去玩。

叶修蹲在酒店后花园的石子小路上,看着孩子们冲自己招手跑开,赫然觉得自己是老了很多。

“谢蓝雨青训负责人放过我,大恩大德铭记于怀。”

“你少贫几句吧,年纪一大把了还这么贫。”

叶修拉了拉黄少天的衣服,示意他也蹲下。黄少天觉得这动作似曾相识,蹲下之后想起好像自己当年这样拉过叶修的衣服就有点脸红。

“我是有点紧张,不知道要跟你说什么好。”

“两个人这么傻兮兮地蹲在这儿你就不紧张了?”

“这酒店有个湖心岛,据说晚上亮起灯很好看,一起去转转?”

“好啊。”

“叶秋说要我务必把度假村的项目处处看齐全了,哪里不好再跟他讲。”

黄少天觉得这兄弟俩的脑洞都是非常人所能理解:“叶秋就没想过你跟他顶着一张脸到处走,这里的人会不懂掩饰?”

“你现在没有二十几岁时那么好玩了。”叶修戳了戳黄少天的脸。

“我知廉耻。”

两人坐着小艇去了湖心岛,黄少天上岛后赞叹这里的确是另一番天地:“你弟弟是个人才,比你强多了。”

“那是,否则我离家出走的苦心就白费了,让他在家里安心读书就是为了造福社会的。”

“你当上国家队总教练之后也算对社会有价值的,不要妄自菲薄。”

“等等,那我之前在联赛里打拼算什么?”

“危害选手心理健康的存在。”

叶修拉着黄少天到处走,湖心岛上这会儿没有人。

“那个事情,其实你也想问我的,对不对?”

这个问题忽然抛掷出来,黄少天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很快就理解了叶修在说什么。“大部分时候我喜欢把事情都推到积极的方面,不过我觉得有的感情的确会伤人的,叶修,非要举例说明的话,就是你和我这种吧。”

“我以为过了这么久,大家都会好过一点。”

“你看我们都不用问对方是不是有了别的意中人,因为一眼就看得出来的事情不需要问。既然大家都不好过,那就这样吧。”黄少天话音刚落,只听“啪”一声,岛上灯光全灭。两人只能拿起手机使用照明功能瞎子一般摸索出路。

黄少天走了几步之后苦笑:“如果不是因为我跟叶秋还有过几面之缘,知道他为人厚道,真是要阴谋论停电是你搞出来耍我的了。”

“做人阳光点啊,少天。”

“你让我看着你做人阳光点?”

“喂,我说既然已经过了这么久了,你和我都不好过。你看是不是我们试一试,会好过点?”

黄少天停住脚步:“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没发烧,我知道。”

“你让我想想。”

“好。”

黄少天跟着叶修继续走,听他在前面说:“至少我们现在做这件事,不会有人说是年轻热血上头了。”

“是啊,因为的确都不年轻了。”

“我以前想过,少天三十岁了是什么样子呢?四十岁了是什么样子呢?觉得真是太难描绘那种画面了。现在看看,似乎真的跟我想的不同。”

黄少天从后面拉住叶修:“老叶,别说过去的事情啦。”

“嗯?”

“你怎么这么死脑筋,我以前居然没发现。”

“当时不是年轻,觉得这样做对彼此都好吗?”

“是啊,现在发现两个人过得都不好,就换换思路嘛。这还是你主动跟我发出邀约的,不要自己继续钻牛角尖了。”

叶修看着黄少天,在手机照明灯的光亮下两人都有点失控。

“好。”

“我以为过了很多年再见你自己会很平静,结果不是这样的;我以为很多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结果也不是这样的。”

不远处传来工作人员的呼唤,与此同时湖心岛上树木悬挂的小灯一同亮起,五彩斑斓甚是好看。叶修忽然起了玩心,凑过去亲了亲黄少天的鼻尖,顺便问他:“像偶像剧吗?”

黄少天黑着脸顺着路走去岛边,不理会叶修在后面喊他回头。

“喂喂,不会生气了吧?就是逗逗你嘛。”

“不,我就知道自己应该阴谋论的,停电肯定是你的主意吧!”

度假村工作人员找到黄少天和叶修高兴不已,拉着两人上了小艇,还不住道歉。叶修说自己并不在意:“没事,我不会告诉你们老板的。”

黄少天坐上小艇,看了看逐渐远去的湖心岛:“这个岛不错,适合青年情侣来玩浪漫。”

工作人员见黄少天感兴趣,就说起湖心岛的创意,除了夜晚烂漫秀闪灯之外还有哪些秘密环节。

叶修懒洋洋地打岔:“不是青年也可以来玩啊。只要不搞得太花哨,你们客户群体可以定高端一点嘛。事业有成的中年人也会赏识这里的。”

回酒店房间之前叶修问黄少天:“怎么样?考虑好了吗?”

黄少天冲他比了个中指,摔上门之前说:“才过了不到一个小时吧!你自己慢慢考虑去。”

叶修晃回了自己房间,开始琢磨是不是要表扬一下叶秋安排自己到这里来度假了。



END

  366 18
评论(18)
热度(366)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