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Sparkle(Chapter 3)

N星球上缺乏任何节日氛围,主要是由于“每逢佳节倍思亲”这件事毫无立足之地。黄少天是个人造人,他不可能怀念造出自己的工厂,而叶修则是对自己的家庭闭口不谈。不过叶修写得一手好字,逢年过节都奋笔疾书写出几幅大字在住处挂满,唯一遗憾的就是白纸黑字看起来像在布置灵堂。黄少天不是很在意灵堂一样的住处,他很满意叶修的作品,通常会在节日当天花上起码一个小时来品评叶氏巨作。叶修习惯开一罐啤酒,听黄少天汹涌澎湃地对自己的书法作品发表各种艺术见解,一杯倒的主管沉浸在专员对自己无限狂拍的马屁中,在最后会高踩着起居室里钉在地上的金属饭桌,猛地用力跺脚,模拟自己在跳踢踏舞,几个错乱的节拍后戛然而止,随后奉献祝酒词。

“艺术来源于民间生活,很荣幸我的作品被群众赏识,在这个美好的节日里——”

“老叶,我大概不能代表群众。”

“黄少天你不要打岔,不打岔的群众才是好群众。”说完叶修跳下桌子,直奔一台电子琴前,借着酒劲一歪脑袋,眼神带了点迷醉问黄少天,“想听哪段?”

黄少天脑中急速出现了一系列钢琴家的著名曲目,每段都想听然而叶修只会弹一种让他无限纠结,最后靠大脑模拟随机抽选一段谱子给叶修,起居室内的电子屏幕上跳出彩色斑斓的乐谱,已经很像一段生动的画面音乐。叶修的演奏水平毫无艺术气息可言,纯粹是拼熟练度的成果,黄少天作为储存信息超大的一流人造人,在已有的艺术知识熏陶下不可能不了解叶修的钢琴素养。然而过节嘛,黄少天想着还是要给N星球唯一的钢琴师一点鼓励,厚颜无耻地继续拍主管马屁。

叶修醉了也对自己认识清晰,他果断察觉这马屁有点粗制滥造:“黄少天,我弹琴比起书法差远了,你居然把我的琴艺吹得跟书法一样高深莫测,你是音痴还是单纯哄我这个老头开心?如果你是音痴的话,我要考虑让你返厂做个全面测试。”

黄少天当然不能告诉叶修他吹捧的时候除了构思这不算巧妙的言辞还做了另一个大胆的想象,那就是他们在琴凳上做爱,叶修扣着他的腰让他不至于整个人都倒在电子琴上,他们从一首干燥枯硬的曲子结束开始搂到一起,先是动作轻微地舔彼此的嘴唇。叶修像是恢复了年轻时候的生机勃发,进入时动作缓慢而坚定,黄少天喜欢咬他的下唇,因为叶修的下唇非常柔软,软和得像是一种果汁做的软糖,随时会化开流出汁水。

“少天。”他叫他名字叫得亲昵,像是萃取后的毒药,从空气进入耳朵,钻进大脑,造成致命伤,无法修复。

黄少天努力不碰到电子琴,可毒药入耳后身体变得无法自控,这根本不像人造人。他会不时颤抖,后背碰一下琴键,发出同他一样颤抖的琴音。这样颤抖的调子,在大脑里串成一首成谱的曲子,回放一次就让他如痴如醉。同样令他痴迷的还有叶修和他在琴凳上的做爱,他双腿张开环住叶修的腰,身体后仰但是努力不碰到琴键,汗水顺着脊柱流下来,浑身酥麻、放纵和忘情。黄少天以为如果他们在琴凳上做爱,韵律和节奏都会好过叶修弹琴数倍,这真的不是在污蔑叶修的钢琴修养。

叶修的手很好看,看过的人都无法否认。黄少天多少次看见叶修用双手操控整个采矿机器,检查所有指标数据,在电脑上撰写报告,校正偏差数值等等,可叶修做这些事的时候传递给黄少天关于性欲的渴求加起来都不如他在电子琴上按下一个键那么多。黄少天每年都提议跟总部申请要来一架真的钢琴,每年都被叶修驳回,理由是运一架钢琴过来劳民伤财,不能身居主管高位就忘乎所以作威作福。

N星球专员一个人在起居室里被自己大脑内的疯狂想法折磨,主管跑了出去钻进监控室关自己小黑屋。叶修想起黄少天在节日时总会尽量让他过得像个人样,可没想到今年除夕兴师动众到请到叶秋出场。

比如这一年的端午节,两位大闹一场后,黄少天收起叶修的“书法作品”,拍在餐桌上,力道之大让叶修怀疑他能把纸上的墨汁拍下来印在金属桌上。

“准备吃饭了,端午节没有粽子吃!”

“我不喜欢吃粽子,管他妈的什么端午节。”

他们把节日过得不像节日,进而沉醉在这样的“节日”中,等到真的有个活人要来N星球过除夕,叶修才想起不能把起居室布置得像个灵堂。

当黄少天看见叶修在储藏室里翻了天一样地找东西时,他是崩溃的。崩溃归崩溃,下属需要在关键时刻协助上级,黄少天问叶修:“您要找什么,您说。”

“红纸,写春联。”

黄少天亲自上阵,搜索储藏室储物条目,迅速找到了红纸,拿出来整整一大卷交给叶修:“你的字是怎么练得这么好的?”

“哈哈,这个是当年我学指挥战术时顺手练的。”

“顺手?”

叶修把那一大卷红纸扔到黄少天箭头让他抗回起居室:“是,那时候我们有个特训班,上课的长官说指挥就像门艺术,行云流水如上好的草书,你们这群字丑如狗啃的,还真不信能出个战术上胜过我的。”

“哦哟,看来是个很厉害的长官嘛。”

“我那个时候二十出头,刚刚做上低阶指挥官,初生牛犊压根没见过老虎,就喜欢跟教官对着干。教官不理会我,只能跟战友打赌,一个月后不仅要在模拟对抗中PK战术指挥水平,还要顺手练出好字。”叶修拍了拍黄少天的腰,“这卷纸很重的,你行啊小伙子。”

黄少天腾地向前蹿了几步,生怕叶修再动手动脚。“然后呢?你就这么赢了战友?”

“对啊,双杀,哥那时候超强的,练字的白纸,写了一个屋子那么多,战术指挥就不说了,好汉不提当年勇,哈哈!不过教官说得对,后来我慢慢在实战中摸索出来了,上好的战术的确是好字,其实跟艺术真的有那么一点关系,这个跟你说你也不懂。”叶修为黄少天开门,引他进了起居室。

黄少天放下这卷很重的纸:“是是,叶主管当年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上天下海无所不能,就是可惜现在无所不能的叶主管跟我一起在N星球看着采矿机。”

叶修擦了擦黄少天的额头,好像在那里能擦出一滴汗似的:“跟你在N星球看着采矿机,没什么不好的。”

“啊?”

“因为我很喜欢你啊。”

黄少天听不得这句话,像人一样面红耳赤语无伦次:“你你你喜欢我?”

“对啊,我可不像某人,摸了人屁股还不好意思承认。”

黄少天见“屁股”二字都会脑内畅游出十几公里的剧情,就别提叶修压低声音,在他耳边用烟嗓轻念了。对方上下嘴唇一碰吐出这两个字,他听的时候就要在春宫动图的幻觉里欲火焚身,简直想立刻跟叶修分享一下自己疑似出了巨大问题的大脑症状。

“那你的琴技是怎么练的?你看你弹钢琴可不能一个月就练出这个水平吧,不要试图想编造一个段子来蒙我,练字就算了,弹琴我可不信。你这个家伙的话半真半假,我需要编个程序来验证一下。”人造人黄少天瞬间转移话题,生硬得他自己都有点撑不住。

叶修还真没在意这个话题强行被调转方向:“琴啊,这个是从小被逼着练的。”

“你自己不喜欢吗?”

“我喜欢能弹成这样?行了行了,再继续就要我讲自己光屁股时期幼稚园哪里就读的了,你今天的问题有点多,Question and Answer环节结束,概不回答了。”

黄少天帮叶修铺好纸,开了一罐低廉的墨水:“钢琴你不想申请,书法用品倒是囤积了一堆。”

“钢琴那是奢侈品,墨水和纸多么接地气,非常淳朴的个人爱好!何况我也不喜欢钢琴,随便拉个电子琴来弹就是为了哄你开心的。哥为了你一个人造人处心积虑,容易吗?”

“处心积虑不是这样用的,你小学毕业了吗?”

“你说你一个采矿监督专员,管着采矿机不够,还要管我小学毕业了没,累不累?”

“我追求更高的挑战,采矿监督这份工作对我来说游刃有余。”

“行啊,你也开始吹自己的工作水平了。不过你要认清现实啊少天,哥说自己的工作那是实事求是,你不能照搬照抄,毕竟跟我一个层级的人还没有生出来。”

“跟你一样的采矿主管吗?我觉得是生不出来了,毕竟没有哪个神级指挥官会转行干这个。”

叶修扔下毛笔罢工:“不写了,胸腔痛得厉害,被下属这样说真是无法接受。”

“做个心电图?”

“没用的,我的心裂了。”

“那你想怎么样?”

“今晚就吃饺子好不好?不要等除夕了。”

“…………”


  255 13
评论(13)
热度(255)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