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Sparkle(Chapter 6)

黄少天脑内翻江倒海,听到的话拆成单字,一个接一个跳起了鬼魅的芭蕾舞。“你们两个老头子,是在跟我说你们中的一个是仿照另一个凭空而起造出来的。”

叶秋很尴尬:“能不提年龄吗?你作为一个不会变老的人造人,这样说我们算人身攻击吧。”

“信息量有点大,让我消化一下。本来下定决心今天跟叶修谈谈我的问题,没想到先被你们的问题轰炸了。”黄少天扶了扶头部,努力让自己的思维运转得更快一点,“之前听到你们吵架的内容了,这不太好,但是我不是故意的,我要联系一下前后文。”

叶修打岔:“我想出去透透气,现在雨停了。叶秋你继续吧,我觉得你的语言表达能力还可以,没有被年龄影响。”

叶秋毫不客气:“你快滚吧。”

黄少天看着叶修关上门,继续问叶秋:“他十五岁从家里跑了?因为他知道了真相吗?如果不是克隆人,他应该在你之后来到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他是哥哥你是弟弟?如果我没有记错,创造一个和已知智慧生命一样的生命体,无论是在旧地球联合国法和新星际法条文中,都是被明令禁止的。”

叶秋鼓了几下掌:“问得很好,请你让我慢慢解释。先说一下法律相关的事情,叶修从根本上来说,不应该存在,他的存在就是一种对法律的侵犯,这个责任归咎于我们的父母。你既然听到我们吵架了,应该也听到叶修指责他们什么了吧?叶修认为他们自诩是高于神的存在,才会这样拿我们兄弟的生命寻开心,只是为了证明自己有制造生命的能力就制造生命,却不愿意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付出父母应尽的义务——这是叶修愤怒的地方。

十五岁生日的前一天,我和哥哥受邀参加学校里的一个庆典活动,我们穿着一样的白西装,被大人们打扮成他们理想中完美双胞胎的样子推上舞台表演双人联弹。我们的父母作为知名科学家也在受邀之列,几百人观看了我们的演出。其实哥哥不喜欢弹钢琴,他更喜欢电子游戏,弹钢琴只是因为要配合我,我们四手联弹,是爸妈为数不多愿意盯着我们看的时候。那天演出结束,妈妈抱着他说恭喜,毫无预警地就把事实说了出来,关于他们如何制造了哥哥,如何欺骗了细胞体,让他的身体天然地比我要年长一个小时,如何伪造了我们的出生……这很复杂,我不是专家解释不清,你之后也没有什么已知的公开资料可以查到,因为一切都是非法的。

那天我听了这些之后跟你一样,有点晕,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哥哥只是生气,像是真相引发了他内心深处积压的怒火。妈妈说她和爸爸已经不能分清我和哥哥了,我们两个在台上演奏的时候那么完美,聚光灯下的一切像一幅巨大的创世纪的画作。很难想象吧?这就是我们父母在那时候说的话,哥哥气疯了,他无法处理自己的怒火,他不能举报自己的父母,于是第二天他就离家出走了,再也不跟我们联系。后来他用我的名字当兵入伍,二十多岁的时候换了个部队,据说在那个地方要提供一切真实信息,他不得不把名字改回本名。”

黄少天想起叶修之前说的话,“你跟他说说和你我相关的就可以了,我跟他的事情,还是等我来告诉他。”正当他想继续问叶秋什么的时候,室外突然响起巨大的爆炸声。叶秋和黄少天急忙冲出去看,发现是叶修在放鞭炮。N星球上有史以来第一次有人在采矿基地燃放违禁物品,鞭炮没放几声就引起了基地的警笛大作,自动洒水装置开始运转,叶修、叶秋和黄少天三个人没有被之前的雨淋湿,倒是被洒水装置喷了个透。

“你没事放什么炮?”黄少天冲着叶修嚎叫。

“很久没见过这东西了,叶秋带来给我玩的,为什么不让我放啊。”叶修赖洋洋地说。

“还挺响亮的。”叶秋笑嘻嘻地。

黄少天觉得自己转瞬间见到了一对返老还童的捣蛋兄弟,气得牙痒痒:“叶秋你从卫星来一趟就带了吃的和炮仗。”

“是啊,我还挺高兴的,谁让我这么穷呢?看见炮仗都很开心。”叶修说着说着就打了个喷嚏。

黄少天脱了外套,给叶修擦头发:“快回去洗热水澡,叶秋也是,别闹了。”催着两个老头回去洗澡的路上继续念叶修,“你也知道自己穷啊?又穷又抠门,回头我要给上面写报告,申请个好一点的自动洒水装置,高端货可以直接扑灭火源,不会这样喷得到处都是。再说了,这钱又不是你出,你给上面省什么钱啊?”

叶修像个做了错事的小孩:“是是,你说什么是什么,写报告写报告。”

把叶秋送进客房后黄少天去敲叶修房门,里面人喊:“进来!”

叶修顶着满头泡沫站在淋浴间里:“怎么啦?叶秋没事吧?”

“他没事。”黄少天拿了块大毛巾等叶修冲干净身上的泡沫后帮他擦身体。“洗好了吧?有没有感冒?”

叶修忽然抱住了黄少天,这是黄少天第一次从这个角度看叶修的身体,他身体弯曲半跪在自己面前,脑袋被包在毛巾里顶住人造人。黄少天猛然发现一个事实,不许人间见白头是有道理的,或许这个人真的是曾经叱咤风云的神级指挥官,可他同大多数会老去的生命一样,在这个岁数不能抵抗生命的流逝,尽管他是个仿造人类的生命体。

“别动。”

“你要我抱抱你吗?”

“嗯?”

“我看你的样子,好像很希望我抱抱你。”

叶修扯掉脑袋上的毛巾:“好啊。”

“我们两个之间有什么事,你告诉我,我就抱抱你。”

叶修惊呆:“这还讨价还价?”

“到底说不说?”

“慢慢来好吗?人生路这么长,你要我一个晚上都说完啊。”

黄少天妥协:“那先说你的事情。”

叶修擦干自己,换上睡衣,和黄少天并排躺在床上,他们在白色的床上手拉着手,白色渐渐被基地的灰色淹没,灰色进而淹没他们两个。以星际时间来算,除夕已过,算是新年刚至。N星球上没有耀眼的红色新年氛围,最有年味儿的恐怕就是叶修刚刚炸响的鞭炮,那枚炮仗轰隆一声窜到了空中,炸裂开来后什么都没有留下。这是卫星上给小孩子玩的最新型炮竹,无污染,保留了光热。黄少天让那个鞭炮的巨响在心中过了几次,似乎这样就可以抵挡住采矿基地的昏暗颜色,他们不会被灰色淹没,因为心底还有一丝来自人群的巨响,这响声像是新年的红色一样。

“你猜得没错,我曾经就职于兴欣,而且也在嘉世待过。十五岁那年从家里跑出去,我疯狂地想报复家里人,用叶秋的名字去嘉世报道了。这个世界果然认不出我和叶秋到底有什么不同,这是我那个时候心里悲哀的遗憾。后来我认识了几个朋友,在嘉世得到了领导的赏识,成为地球驻地编制的年轻指挥官中的佼佼者,我渐渐看开了些。嘉世最喜欢我的领导叫陶轩,他想借用我的成绩,把嘉世编入联合国太空探索编制中,可惜我们理念不同,吵翻了。后来我决定自己带一个队伍,用叶修的名字从头再来,这没什么。关榕飞曾经是嘉世的人,被我挖到了兴欣,除了他之外我挖了不少人,我们理念相同,都想在外太空大展身手。兴欣是第一年升入联合国驻外太空特别部队里表现最好的,没多久我就被授予校级军衔,家里人收到了典礼的邀请,像叶秋说的那样,我故意在父母面前装作不认识他们,这应该是我十五岁跑出家之后就想好的能给他们的最大的报复,是不是听起来幼稚极了?”

黄少天翻个身,侧躺着。“没有的事情。”

“如果一切顺利,我会在兴欣退役,年老的时候回到家里挽救和父母岌岌可危的关系。”叶修盯着天花板,像是能从那里看出点名堂,“可惜没什么如果好说的。”

“后来发生了什么大事,你就到了这里?”

“联合国驻外特别部队,说是隶属联合国,其实内部还是以国家分庭抗礼。江湖人称我叶神,不是跟你吹啊,是我指挥水平就是这么神。在我升大校的那年,队伍接到了一个秘密指令,前往M星系抗击外星人。那时候在太阳系鬼影子都没见过,哪来的什么外星人,一听M星系有外星人能打,大家都很兴奋。”

N星球所在的星系就是M星系,M星系被开发成为人类移居的历史黄少天很清楚,现在卫星上的博物馆里还陈列着被灭族的M星系外星人尸骸。

“关于M星系的殖民地如何发家,这段官方历史说明你应该比我记得熟。我们的确在这里抗击过外星人,也的确取得了胜利,他们的发展水平比不了地球人,对于武装到牙齿的我们无能为力。我率领兴欣在M星系游击作战了几个月,被上峰告知需要在一个干涸的行星上阻挠小股敌军。兴欣有一艘超强战舰,队中多数主力都在战舰上,我们一起前往那个指定的作战行星。等到降落之前,我收到一条秘密讯息,是很多年前跟我在战斗中失散的战友传来的,他说这个行星上没有什么小股敌军,只有我们自己人。”

黄少天听得呆住了,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人?内部清理门户?”

“是,为了先抢个地盘,就这么简单。”

“那你们最后……”

“我确定了对方是自己人之后,下令立刻开拔离开。”

“你这是公开违抗命令……”

叶修在黑暗的房间里笑了,笑声突然立体了起来,立体到可以推拒整个采矿基地的灰暗颜色。可那笑声仍旧是破败的、枯萎的,如同被烈风吹皱的花一样。

“是的,我为了保住自己人,公然违抗命令。我不想兴欣每个人都在退役前沾一手自己人的血,离开那个行星后不久,我就被捕了。等到我出来,就被直接强制退伍,扔到了这里,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黄少天又翻了次身,在床上躺平,他想叶修应该不需要自己的安慰。曾经的神级指挥官做出这样的决定,一手下放自己的未来,他是想清楚一切才这样做的。这样坚决的人,绝不会在垂垂老矣的今天,需要别人的安慰。

 


再更新一次就完结了。

  229 13
评论(13)
热度(229)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