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Sparkle (Chapter 7)全文终

叶修拉近黄少天的手放到自己胸口上:“我睡了,你去充电吧。”

“你这种人很毁气氛你知道吗?”

“我知道,我知道,去吧去吧。”

黄少天爬起来,像是对叶修说,也像是对自己说:“好吧,我去充电。一下说了这么多话,等平静一点了再继续。”

新年第一天送走叶秋后叶修变得寡言少语,像闷了多日下不来的暴雨。恰好采矿机忽然出了点问题,黄少天连夜赶工排查加上维修,带了一群小机器人整个基地跑,加上他还带着黄色的安全帽,像极了某种叽叽喳喳的动物。等到查出问题所在,修好采矿机,黄少天累到瘫痪,严重怀疑自己这个人造人真的有了问题。

叶修写好采矿基地的故障报告,在储藏室找到收拾东西的黄少天,这天是个好天气,N星球难得的大晴天,灰蒙蒙的感觉清淡了不少。

“你还记得对我有性假想吗?”叶修冷不丁发问。

黄少天在储藏室忙得脚不沾地,穿着宽大的制服像个假人,正搬一个箱子呢被叶修这句话吓得手抖。“记得,你想做什么?你都这把年纪了最好少做爱。”

“……”

“我说真的,这是很科学的建议,虽然我挺喜欢你的,也挺喜欢我自己假想的做爱。”

“我没想干你。”叶修清清嗓子。

“……”

“我现在心情平静了,来跟你交代一下我们两个的事情。”

“哦,原来是这个啊。你说吧,这跟我的性假想有什么关系?”黄少天放下箱子,擦干净上面的灰尘,拍了拍让叶修坐过来。

“可能还真有点关系,因为那不是假想是真的。”

黄少天把叶修拉起来,自己一屁股坐在箱子上。“你对自己的人格发誓,没有骗我。”

“我的人格你也信啊?”叶修笑了半天,“行行,我起誓没有骗你。”

“你继续。”

“我们之间存在性关系,你的大脑也没毛病,那些是你之前的记忆。”叶修少见的有些别扭,不太利索地说起了往事,“你是联合国特别部队蓝雨分队的副队长,当年跟我一样都是风云人物。你们队长叫喻文州,带你入行的师傅是魏琛……算了我还是说重点吧,人物介绍以后慢慢讲。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是一次竞选演习。你趴在草堆里整整两天没动,就为了突然袭击我方队伍。那天我正准备带队搞突袭,没想到却被你给反突袭了。你冲出来,像只小狮子,骑在我身上,趁人之危掐住了我脖子,差点没把我给弄死。”

黄少天眼看着叶修笑,这个笑声很轻快,不像他这个岁数的老人。他说起这段过往的时候,像第一次从地平线爬起的恒星,整个人都在散发温暖的光芒。

“我们这算是不打不相识吧,你那个时候年轻,有无穷无尽的活力,知道了我就是传说中的叶神之后天天缠着我跟你对打。我也搞不清楚你怎么回事,明明鲜少能赢我,可就是乐此不疲。后来我们熟悉了彼此,经常在休假的时候一起出去疯玩,我带你去我驻扎过的城市,你带我吃很多好吃的。那段日子是我人生最快乐的,你说你是狮子座,可我觉得狮子座全部的星星加起来的光亮都不如你。”

黄少天下意识地缩了缩肩膀,假装要捂住自己耳朵:“真肉麻。”

“真情流露好不好,哪里肉麻?”

“你再这样下去,我只能高声朗读普希金的诗来回应了。‘我的耳边长久地响着你温柔的声音,我还在睡梦中见到你亲爱的面影。’”

“那还是你比我肉麻,不,真情流露。”

黄少天又想了想,问叶修,“我们是在恋爱吗?”

“是啊,不然为什么要发生性关系。”

“那我是怎么从一个跟你谈恋爱的人,变成了,呃,现在这样?”

叶修蹲在黄少天面前,仰头看他:“你还记得我跟你说我是怎么来到这里做采矿监督主管的吗?”

“嗯,你违抗上级命令,让兴欣强制撤回M星系的一次战斗。”

“那时候你所在的蓝雨也在M星系,兴欣强行撤回之后,蓝雨是第一候补的队伍。战舰离开那个行星之后,我们的一位监测员发现蓝雨的战舰已经抵达,并且开始了战斗。当时给我发秘密消息的人叫苏沐秋,是我在嘉世的伙伴,我很久之前以为他牺牲了,没想到会在M星系。他警告了我之后再次悄悄撤离,我联系不上行星上的人,也联系不上蓝雨,我猜测是上面有意识干预了兴欣的信息传递。情急之下,我扔下整个战舰,独自驾驶战斗机回到了战场。找不到你,急得像是整个人都要散架了。后来我在一个废弃的外星人居住区停下休息,出了驾驶舱在地面上搜寻,直到我发现了一个盛满红色湖水的湖,等我冷静下来,看清楚了那个湖不是红色,是被人的血染红的。”

黄少天把叶修拉起来,跟自己一起并排坐在箱子上。

“我在那个湖里发现了身受重伤的你,还有几个我不认识的蓝雨队员。说实话我不太记得后面的事情了,只记得自己差点发疯,带着你回了家,那个从我十五岁起就没有回去的地方。叶秋说我是在发疯,因为我开着战斗机落到家门口不说,还用枪抵着自己脑袋,逼父母救你一命。”

黄少天似乎明白了什么:“他们救不回我了,是吗?”

“他们说,由于你的身体严重受损,我只有两个选择。第一是重新制造一个生命体,就像他们创造了我这样;第二是利用星际法律允许的人造人技术,非法移植未受损的部分大脑,这样有可能保留你的部分记忆。”

“你不会选第一个的。”

“我不会,那样不是你,是一个新的人,尽管他会跟你长得一模一样。”

“所以,你只能选第二个选项。”

叶修朗声笑了起来,笑够了问:“恨我吗?”

“不恨。等等,恨你什么?”

“我把你变成了现在这样。”

“不,你在想什么?”黄少天靠着叶修,“我收回刚刚的话,你不肉麻,你会这样做是因为无法放下。”

“我总担心自己太自私了,这样留下你的一部分。”

“如果我们对调,如果我跟你一样真情流露,我大概会跟你做出一样的选择。”

叶修揽住黄少天的肩膀:“关于我们的事情,你还记得多少?不会都是跟性生活有关吧?”

“呃,这个嘛。”

“人之常情,本来我们就很爱干那事。现在我还时常后悔,总觉得那时候干的太少了,早知道我们后来这么倒霉,应该天天干。”

“性生活是感情的一部分,记忆深刻也很正常。不过我还记得你在我成为人造人之后,曾经卸下我的脑袋放在枕边摸,你就不觉得吓人吗?”

“哥胆子大。”

“算了,那你怎么把我塞进关榕飞的厂子的?”

“我回家后不久就被捕了,后面的事情其实我不太清楚,都是我父母处理安排好的。对上面来说,他们最后成功拿下了自己想要的行星,在M星系的抢夺战中占到了足够的便宜,这也就够了。处理我对他们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东窗事发后我第一时间逃回家里,也是很容易理解的。没人发现我把你带回来了,蓝雨对外宣布你在那场战斗中牺牲,没人知道你在什么地方。我带队兴欣风光的时候,有个领导叫冯宪君,他很赏识我,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也只有他有特权第一时间找到我,为我安排后路。他托了很多关系,找了很多人,让我答应他签署那份保密协议,老老实实在N星球做个监督主管度日。他跟我说这样总比坐牢要好,我想了想也是,至少我在N星球还有机会见到你。”

“后来你家人找到了关榕飞,让他帮你把我塞进人造人常规生产体系里?”

“关榕飞退役后去了一家民营企业,叶秋找到他求他帮忙。你和我恋爱的事情,我们没有公开过,据叶秋说关榕飞还是很震惊的,不过震惊之余爽快地答应帮我把你的事情安排好。等到你可以出厂,我开始给领导写报告,求他们赐我一个高级人造人做采矿监督专员。他们说没问题,但是你的维护费用要我自理,我也同意了。”

叶修说完后,盯着黄少天的脸端详,突然亲了亲他的脸,见他没抗拒就顺势又亲了亲嘴唇,黄少天像被火烤了似的跳到另一边。

“什么啊!”

“不想让我亲?”

“不是。”黄少天摸着自己的脸,“我就是不太明白。”

“不明白什么呢?”

“你一碰我,我感觉自己就是摊在平底锅上的煎饼。”

叶修听了之后,强撑着没笑出来。

“你不痛苦吗?我想不起来这些事情的时候。你看着我不会像个陌生人?”

“还好吧。N星球上只有我们,我不是很痛苦,能每天看着你,你像以前一样话多,我挺开心的。”

“这么说,N星球是个好地方了。”

“N星球是个好星球。”

“那么从我到N星球算起,也有三十年了吧,我就从没想起来过什么吗?”

叶修支支吾吾了起来,好半天才说:“你这个记忆力吧,反正时灵时不灵,最长的时间你有三年都跟正常人一样,记得我们全部的事情。不灵的时候你就像现在这样喽,忘光光,只记得零星的东西。”

“我最久,最久一次不记得你,持续了多长时间?”

“呃,好像有八年,八年里你就像完全忘了我。”

黄少天低下头,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不说话。叶修不敢碰他,生怕自己刺激到他的记忆。

“见一下关榕飞会不会帮到你?”

“见到他之后问他当年战友的现况吗?”

“是啊,既然你为了他们不惜抗命还被发配到这里了,你应该很想知道他们的现状吧。”

叶修点点头:“可以问他,但是我们两个的通讯是被监控的,不能问。”

“如果邀请他来这里呢?”

“来N星球看采矿机?怎么可能啊,这太不正常了。”

“来N星球看我,定期维护。”

“啊,这倒是可以的。但是他来这里的费用估计要我出……”

“出就出嘛,值得啊!”

叶修的脸瞬间干瘪了:“很贵的,少天。”

“值得的!”

叶修咬牙切齿:“好吧。”

“你的钱到底花到什么地方去了?”

叶修嘿嘿笑了几声:“养家糊口啊,工资卡基本等于交给你的。”

黄少天涨红了脸:“胡说,我一个人造人,还是N星球的采矿看守人造人,根本没有储蓄账户,哪来的上交工资卡。”

“你的大脑构造跟一般的人造人不一样,定期养护需要花费巨额资金,这笔钱我不想让家里人出——叶秋曾经提过可以用我爸妈留下的存款被我拒绝了。总之就是越低调越好,你是我千方百计要来的高端人造人,为了自己干活轻松花大价钱养你这逻辑没有一丝破绽,没人会在意我工资都投入到你身上了。所以我这是很本分的养家糊口。”

黄少天想到自己损过叶修穷加上抠门,一下子没办法说话。

“怎么了?我还有件事对不住你。咱俩刚谈恋爱那会儿你听过我弹琴,你说以后退休了要买架钢琴让我天天演奏,甭管多难听反正能弹得差不多就行。我现在没办法攒钱买钢琴,电子琴便宜好用,坏了可以再买,反正我弹琴就那样。真对不住你,食言啦。”叶修敲了敲半空的烟盒,倒出一支烟刚咬上,看了黄少天一眼,“你怎么掉眼泪了你别吓我啊。”

黄少天火速抹干净那滴水:“谁掉眼泪了!”

“少天,别难过。”

“安慰人你就这么随意啊?”

“你很厉害的,一般不开心了就让我滚一边凉快,自己调整得可好了。”

“我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我需要点安慰。”

“什么安慰?”

“你去给我炒个蛋炒饭。”

叶修敞开了笑:“好啊。”

黄少天给原厂负责人关榕飞写邮件,用的叶修的账户,申请负责人N星球一日游,全面检查采矿专员的各项机能。

关榕飞来的那一天跟除夕一样,飞行器下降的时候下起瓢泼大雨。叶修和黄少天在自动车里互相靠着,仰望天空。

“老叶,我们以后会怎样呢?”

“我想我会慢慢老去,然后越来越逼近死亡吧。你的话,可能有一天会彻底忘记我的。”

“是吗?”

“我很早以前就签署过放弃极端抢救协议,这个身体是我爸妈创造出来的,和正常人一样,绝不会延长寿命。我想过了,如果临终的时候你不记得这些事情了还好,如果记得该难过了。不是很想让你伤心,还是让我平静地走吧。”

“好,你把这条写下来。”

“行。”

飞行器一时半会落不下来,雨势太大,整个基地充斥着混沌。

叶修看着这大雨想起一些旧事:“我第一次跟你说我的身世,你就接受了,还安慰我来着。”

黄少天摇摇头:“不太记得了,我说了什么安慰你?”

“你说要带我穿宇航服进太空飘一会儿,人在这个世界面前太渺小了,你根本不在乎我到底是人工智能还是生物奇迹,能在这么大的世界里找到一个喜欢的人不容易,你说你不会让我跑了的。”

黄少天握着叶修的手,无声地笑。

叶修吻了吻黄少天,温热又柔情。黄少天下意识颤抖了一下,这次没有躲开。

“又有性冲动啦?”

黄少天给了叶修一拳。

“嗷。”叶修叫了一嗓子,“雨快停了,少天。”

“是啊,就快见到你的老朋友了,你们应该有很多事情要聊。”

“是的,我们有很多事情要聊的。”

“如果有一天我完全忘记你了,请不要责怪我。”

“我不会的。”

“好。”

他们仍旧看着N星球上的雨,在这混沌的基地里,戴着黄色安全帽挤在狭小的橘红色自动车座位上,手和手握在一起,握得很紧。




END


注:

本文引用了叶芝和普希金的诗。


  378 55
评论(55)
热度(378)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