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To Blossom Blue(Chapter 2.1)

因为全文可能比较长,所以涉及人物很多,有群戏描写。

但是CP只有叶黄。


第一部 小城之春

Chapter 2 Good time

 

黄少天趴在河边一块石头下面整整两天了。

暑热对常人来说已经难以忍耐,黄少天穿了整套的机甲衣,在正午轻微动一下,皮肤贴着湿透的紧身衣撞上机甲,似乎都能听到汗水被滚烫金属触发到蒸发的声音。前来参加蓝雨特训的少年有些吃不准自己的耐力极限,嘴唇上全是干裂的皮屑,舔一下更觉干渴。两天里他只喝了维持身体机能的水分,吃了点牛肉干和巧克力,这样下去还能坚持多久,他不知道。

魏琛和几名蓝雨长官的直升飞机每过2个小时就会在这条河上掠过,黄少天知道,他们在搜索余下尚未举白旗的队员们。

蓝雨机甲战队的特训营,与其说是特训,实则是个彻头彻尾的修罗淘汰场。魏琛此人乍看上去吊儿郎当,真到了要选人进自己队里,狠煞人也。广州高层不是没人质疑过魏琛的做法,被反弹回来的答复是:你行你来选,选出来的不达标你承担。据说这位领导当即被气倒,在办公室里扔了水杯发誓等着看魏琛笑话。魏琛后来有没有笑话暂且不谈,蓝雨机甲战队在后期一跃成为两广地区的佼佼者却是不争的事实。

在人形轻便机甲技术从美国流出的几年内,各国争先恐后仿造、改造机甲,几年后纷纷加大生产力度,外加培养机甲战士。尽管核威慑仍旧是现代战场最有打击力的手段,可毕竟没谁胆敢轻易开这个头。十年前北美分崩离析,断送的不仅是超级大国的地位,还有全球的平静。

广西地区同别国接壤,几年来小股骚动不断,云南倒是有百花战队一枝独秀,可滇缅边境像个毒瘤,一时也不能放松警惕。南部军区首领日日一个头两个大,把宝压在了蓝雨身上,勒令广州必须在三年内打造出不输给嘉世的战斗力机甲战队。魏琛起初接了组建机甲战队任务的时候内心是在骂娘的,他在娘胎里的时候赶上基因改造第一批,身体机能不如更年轻的小朋友。但是上头发话,前特警出身的魏琛过五关斩六将脱颖而出,本以为要进入广州最高级别的特种部队,没想到被赠予了更加艰巨的任务。

魏琛油滑得不像个新手教官,刚走马上任便赢得下属一致“好评”。蓝雨第一代最强机甲索克萨尔的操作者风格十分鬼魅多变,曾经单人协助广西边境部队一夜之间荡平敌军一个连。魏琛要挑新人,广州军区会把新兵里的优秀苗子悉数送上,尤其是预备队的小朋友们。

预备队运输机抵达金城江机场的时候,是个好天气。

黄少天跟着蓝雨特训小队的少年们一个接一个走出机舱,跑道边几辆空车似乎在等待他们。魏琛在云南帮忙剿敌军,累死累活三个月接到通知:嘉世撤离了。蓝雨队长得意地笑笑,大笔一挥签下一道新命令,把广州城里的小朋友统统拉到河池参加特训。

金城江机场是把山尖轰平一块修建而成的,从飞机上遥遥看去,山尖平了一块,悬崖上的机场。一般的大型军用运输机根本没可能停靠,蓝雨这次特地抽用了几架民用飞机来。

魏琛见人都下来了,等副官给小朋友们集合立正,全站稳当了上前来问:“听说咱们有个能人没穿机甲去偷袭一叶之秋,是哪个啊,出来给我认识认识呗?”

黄少天脆生生喊了一声报道。

魏琛打量他几眼,笑了:“你跟我一辆车,其余人按小队分组听号令上车。”

绿皮卡车车厢里黄少天靠着魏琛坐,紧张得手心里都是汗。魏琛在蓝雨乃至整个南部军区都称得上风云人物,身为蓝雨头牌机甲索科萨尔的操作者,他的风格是非常成熟的猥琐流。魏琛本人并不在意战术上是否猥琐,兵家以成败论英雄,谁会在乎赢的那个是否猥琐。黄少天来到蓝雨之后,听说了无数关于魏队长的传言,对此人憧憬极了。

“叶秋那小子,没吓死吗?”

“没有。”黄少天绘声绘色地把自己偷袭失败的经历讲了一遍,其中没停顿过一次。

魏琛觉得这小子的肺活量实在是很厉害,震惊之余拍了下黄少天的脑袋:“下次再偷袭他,一定要一击得手。”

“是!”

“你叫什么名字?”

“黄少天。”

“有前途,这次特训结束后我会给你开小灶的!”魏琛的口吻,听起来像是在谈论军队里美味的一餐饭,后来黄少天想起那个时候魏队长的模样,不得不感慨自己还是太嫩了点。

他们离开机场后就被拉进了一块封锁区域,据蓝雨机甲队副队长方世镜说,这一带全部是为他们特训专门划分出来的无人区。预备队的小朋友们领好机甲箱和补给食品后就被直接带到了隔离区域的边线上,魏琛用军靴踢了踢地面上的石头,等人站好后才讲话:“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哟。”

预备队员全体懵了,直到方世镜在一旁不慌不忙地补充:“这一带的电子地图都发给你们的个人电子板上了,可能数据跟实际地面不太相符,具体差距多少请自己去测量。给大家五天时间,不要被我们抓到,能够‘活到’最后一天并且对电子地图进行校准正确的人就算通过特训。”

黄少天赶忙低头看电子屏上的各项数据,心里估算了一下从这里到另一头的边界实际需要的时间,直面任务大概是不可能完成的惨状。不少小队员在队伍里自言自语起来,尽管来之前就有心理准备,还是有些惊诧和怀疑。

魏琛干脆脱了一只靴子,在越野车门上拍了几次,倒出里面的尘土。“我再说最后一次,现在退出,还来得及。一旦选拔开始,我就是你们的敌人,特别优待大家的是,我会穿索克萨尔上阵。五天里,你们不能埋怨也不能后悔,一旦主动申请退出,谁都不能再来一次,只要我魏琛一天在蓝雨,就别想有第二次机会。”

方世镜笑了笑:“队长的意思是,机甲战队看着风光,实际上非常苦的。你们是全面推进基因改造的一代人,可就算是这样,能够承担操作机甲的黄金年龄也不会太长。大好的青春不一定要奉献给机甲队,还有很多优秀的部队大门对你们敞开。你们可以单兵作战,也可以几个人协同,我们只关注最后的结果,不关心过程。”

预备队这次没人吭声,大家从新兵连走到这一步都不容易,在这个门槛上临阵脱逃实在是难看。等到真正进入无人区,相当一部分人想起之前魏琛说的话,还是后悔了。迎接他们的是空包弹的扫射,大部分人还来不及穿上机甲就“阵亡”了。黄少天背着机甲箱,在枪林弹雨中像个小猴子一样穿梭,狼狈不堪逃进最近的一个小树林,七手八脚地蹿上一棵树才稍稍心安。心跳放缓一些后,黄少天内心的脏话堆积成山,难怪方世镜说可以协同,这种开场哪有人来得及组织小分队作战?

河池见塘山的河边趴了两天,黄少天快到极限了。有的时候思维鬼打墙一样跳跃,想起嘉世那位大神叶秋在离开广州前再次联系自己,轻描淡写地说了句:“你的资料我看了,有兴趣来嘉世吗?”

黄少天对着即时电子通讯器瞠目结舌:“大哥,好歹给点诺言和甜头吗?哪有人这样拐人的?”

“机甲战队,哪能说进就进?给不了任何许诺,你自己给我个准话。”

“我更有兴趣在蓝雨打败你。”

“好啊,我很期待。”叶秋笑得很欠抽,眉峰上扬,微妙的表情。

“其实只要你愿意,强行把蓝雨整个预备队带走都可以。我真是搞不懂你这个人了,堂堂嘉世机甲队队长,大名鼎鼎的斗神一叶之秋的操作者,隔了三个月联系我就为了问我对嘉世有没有兴趣?你们队洗脑的水平是不是太差了点?招人的时候真诚一些效果会更好的,我跟你说……”

叶秋开始嘴角抽搐,后悔自己主动联系了这位小朋友。“行了行了,你也说了我是嘉世机甲队队长,有新兵教育队长的吗?算了,既然你说更想在蓝雨打败我,那我就等着了,万里长征第一步,请少侠先加入蓝雨机甲正式编队阵容,放嘴炮我也会,我跟你说我明天就扫平整个太平洋战场你信吗?”

“哼。”

“哼什么哼,你很崇拜魏琛?”

“你跟我们队长很熟吗?”

“呵呵,跟你比起来肯定是我更熟。”

“呵你妹啊呵!”

“魏琛那家伙的队伍,不是上下嘴皮一碰就进去了。优秀如你这样的苗子,还要撑过他的魔鬼选拔哟。但是我觉得蓝雨的选拔还是不如我们,要不要你两边都试试,比较一下?哦,说不定你连蓝雨的都撑不过去,就别提嘉世的了。”

“……”黄少天在新兵中嘴皮子功夫难遇敌手,人生头一回见识到叶秋这样满嘴跑火车的长官,火速败下阵来。

“好了,就这样吧,你慢慢体会。祝黄少侠前程似锦,在蓝雨发光发热!”

“你好像很期待我在选拔的时候吃点苦头?”

“撑不下去的时候,可以想想我曾经对你发出过的邀约。有机会的话,下次再见了。”叶秋说完冲黄少天做了个拜拜的手势切断了通讯。

黄少天回忆完毕,愈发干渴,差点咳嗽出来呛着自己。穿好机甲从树上下来之后他跟喻文州碰到过一次,可话都没说上一句就被一小股魏琛手下给驱散了,两个人朝不同的方向分别逃窜,黄少天在河边跟大批队员失去了联系,趴在一块石头下,机甲战袍开着防红外线搜索功能整整两天,难怪叶秋说先进蓝雨是万里长征第一步,这样耗到选拔结束,他最多能保证不被逮住,而地貌地图的勘误任务势必失败。魏琛的搜寻小分队一个接着一个,到底怎样做才能考察整个无人区域呢?

 


  338 3
评论(3)
热度(338)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