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To Blossom Blue(Chapter 2.2)

第一部  小城之春

Chapter 2 Good Time


这一带地形很特别,喀斯特地貌展现得并不多,有河流穿过,河岸上植被茂盛。电子地图还能正常运作,可通讯器却像是个坏了一半的玩具,黄少天对河池周边绝不熟悉,但是他在运输机降落之前观察过周边,这样正常的植被和河岸实在是有点突兀。从常理来说,通讯器不应该这样,除非是魏琛故意下发了一批故障残次品。黄少天左思右想,两天没跟人说话憋得他在内心深处制造出一对幻想对话伙伴,有一说一地进行猜测和反驳。他趴窝了两天,最主要目的不是修理讯通讯器而是摸索魏琛的搜寻规律,这个时候差不多心里有数,可以撤离。正当他准备吃一条能量条,忽地被一个潜行过来的家伙吓了个半死。

“别别别!自己人!”扑过来的少年穿着预备队的破机甲,“你要掐死我弄出太大声音的话,会暴露你自己的!”

黄少天从善如流压低声音,把这位不速来客按倒在自己身下:“想合作?”

“没错。”

“这都过去两天了,我地形图就理清楚了一点点,再过去两天,算上你的部分,合作也不见得能提高效率。要我说,魏老大这算好了我们无法在五天之内整合大量信息,他这种巡逻密度,神仙都不能冒出来丈量地形啊啊。不过我有个想法,需要人手帮忙,成功与否不能保证。”

“有意思,还有个人也说需要人手。你先讲你的想法。”

黄少天解释起来:“偷袭他们,制造混乱的局面,我蹲在这里两天了,加上特训开始之前留意到的,他们的规模起码有一个营。”

“我操,至于吗?特训咱们这些人派蓝雨一个营?!”

“刚刚是谁让我小点声的。”黄少天很无奈继续说,“蓝雨机甲队没有全到位,真跟机甲队干,死十遍也干不过。精英大概只有三五个,这就有利多了。”

“一个武装到牙齿的营,我没看出来哪里有利。就咱们发的这破铜烂铁的机甲,除了一些基本保护能力,真刀真枪拼起来毫无优势,还不如对方越野战车上的重炮呢。”

黄少天嘿嘿地笑了起来:“特训有意思的地方就在这里,不是演习,没办法用重炮。想抓我们,除了俘虏就只有扫射。还有他们不是说了吗?可以协同作战。”

“你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啊,继续说。”

“我估计他们的指挥部在东南方向,如果能安排几个人朝那边开火,尽量多吸引火力,给其他区域留出空间来做地图勘误……”

“你这个计划听起来很完美,但是难度很大啊。”

黄少天支支吾吾了几下后:“我知道啊,最大的难题就是如何团结群众执行这个计划嘛。”

“哦?就算几次偷袭闪躲,吸引对方的注意力,牺牲一部分人,换来正确的地图数据,你能拍胸脯保证最关键的那位不被抓?”

黄少天笑了起来:“我能啊,这个可以交给我。”

对面的少年摇头叹气:“疯了疯了,算了陪你们疯一把。我想得开,进不了机甲队也可以去别的地方。这一带地形真奇怪,山上修个机场,真亏他们干得出来。”

黄少天:“这机场当年是削平山尖尖才建的,我听人说这边金属矿多,电磁影响大,修机场之前……”他忽然停住了。

“修之前什么?”

黄少天口速跟脑速一样快:“你的通讯器是不是坏了?不对,不是全坏了,是有时候灵有时候当机?!我就知道是这么回事!该死的之前为什么没想到呢?还以为魏老大他们故意的,给一堆破机甲就算了,通讯器全弄坏就没必要发了啊!这里电磁波一定很异常,所以我们的通讯器都时不时罢工。”

被黄少天压着的少年似乎明白了什么:“那不是说这里所有人的通讯器都不会灵光吗?包括魏琛长官……”

“你刚刚说有人需要人手?”

“对,有个跟我一个班的,叫喻文州,你认识吗?”

“见过一次。”

“他已经在做联系大家的事情了,但是需要一个人完成任务。”

“我来。”

“如果你失败了,我们就全失败了。”

“如果这个计划的任何一个环节失败,我们就全失败了。”

少年被黄少天压得有些麻:“我说,我们这帮人就在你身上押宝了,偷袭一叶之秋的失败请你不要重演。”

“这事是地球人都知道吗?”

“起码广州军区都知道了吧,还有你能不能稍微起来一下,我被你压麻了。”

黄少天这才想起他们的组合造型显得自己像是刚刚轻薄了美人的小恶霸,只能尴尬地错开一点身位:“对了,你的名字是?”

“方锐。”

两个少年握住了对方的手,他们准备豁出去干一场。整个预备队目前还剩下不足50人,喻文州竭尽全力联系上了其中的大多数,他们用最原始的通讯方式进行短暂的联络,人肉传话效率奇差但是勉强行得通。黄少天确认魏琛方面也无法利用电子设备传递讯息,不过胜在人数多,有效命令执行起来比较便利。他们作为预备队员最大的把握是,面对主力是普通部队的巡逻队,心理压力不如面对蓝雨机甲主力军那样大。

在特训的第三个夜晚,有个9人小分队突然袭击了魏琛的指挥部,闹出了不小的动静。黄少天在河畔看到冲天的火光,下颚有点抽搐,这是方锐临走前跟他说好要送他的大礼。不过方锐压根没提他要放把火,这样胡来不知道特训结束之后会不会被追究责任。黄少天顾不上那么多了,他撤离河岸,前往方锐给他的指定方向,等待接应人的到来。声东击西这一套玩了两天后,预备队损失惨重,基本全部被抓或者被“击杀”。魏琛干脆不坐直升机了,开着索科萨尔在整个特训区域喊话:“就剩五个人了,别撑了!”

黄少天拿到几乎最后一块地图的勘误信息,前来送“信”的人居然是喻文州。他们蜷缩在一块洼地里,暴雨不告而来,放肆地冲洗着这块地方,雨水从机甲头盔的缝隙里流进眼睛,黄少天擦了一把:“这破机甲。”

“这破机甲帮了我们大忙,不然大家‘死’得更快。”喻文州伸出手,“我听方锐说这个计划你贡献了不少绝招。”

“我听方锐说,你在之前做了不少事情。”黄少天一咧嘴笑了,“我挺佩服你的,如果不是你之前的准备,从第三天开始实施不会这么顺利。”

喻文州喝了口手心里接的雨水:“现在只剩下N65那块地方还是盲点了,我们分头行动吧,我带……”

黄少天知道他要分配剩下的三个人,赶忙打断:“我更喜欢单独行动,剩下三个人你全带走吧。”

“哦?这么自信?”喻文州想了想却同意了,“我身上也有全部的地图信息,保证一方能坚持到最后就行。”

“方锐放的火,没把魏老大的指挥部全烧了吧?”黄少天没安好心地问了句,“蓝雨机甲队队长要是被一个毛头小子给烧了胡子,不知道会不会气死。”

喻文州没忍住,被逗笑了:“我看你们两个真是合得来,方锐说‘如果不能成功干掉指挥部的人,那就吧指挥部的长官裤子都烧一烧好了。’”

“哈哈!”黄少天用气声假笑了两声,“憋死我了这几天,等特训结束再好好聊聊吧。”

“好。”

“你想怎么去N65?”

喻文州看了看瓢泼大雨,不少植被被冲洗得变了颜色似的。绿色明快地跑动起来,在灰蒙蒙的雨水中闪动几次,进而消失不见,成为雨帘下的一片灰色。“明晃晃杀过去好像是方锐的作风啊,不过我还记得那时候指挥部第一时间方寸大乱的样子,挺好玩的。”

“你还笑得出啊?我们要是失败了,就全员被打包扔回广州普通部队了。”

“黄少天,你觉得这次特训的要求严苛吗?”

“何止是严苛啊,简直就是变态。”五天下来少年们在高压之下身体都达到了极限,黄少天几乎没怎么合眼过。

“反正他们都这么变态了,我们做点好玩的事情有什么不对的。”喻文州轻描淡写地说。

“N65可没什么指挥部给你端的,明晃晃杀过去他们也不怕。”黄少天说完见喻文州从洼地里站了起来,“喂!你要做什么?”

大雨忽地停了,喻文州见雨点小了很高兴:“N65是雷区,我去趟雷呀。”

“什么?!”

黄少天动起来速度是很快的,他没想到喻文州也不慢,没等自己动作早就消失了。他暗自在心里骂了一句,还是选好下一个藏身的地方奔了过去。N65的确是雷区,之前无人问津这块地方,喻文州带着三个人横冲直撞,刚刚降下的大雨早就停了,魏琛的直升机火速赶到,重火力机枪对着四个人,魏琛喊:“我说差不多得了,我带了机枪也不能对着你们突突啊。那个上下左右蹿的,说你呢,别蹦跶了,没到秋天。”

喻文州开了机甲上的扩音器:“长官,你的重火力不行啊,射了吗?”

魏琛猜测自己的脸色一定很难看。

方世镜噗一声笑了,替魏琛说话:“好了,我们的重火力机枪打开,向你们的方向射击。你们四人全部阵亡,可以投降了吧?”

喻文州似乎还很满意:“这片是雷区吧?”

方世镜有些糊涂:“是啊,所以我想你们应该没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对地形进行准确的……”

魏琛最先反应过来:“妈的,玩我?!”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个预备队少年机甲战士忽地蹿到了直升机的高度,右手上的光剑对准魏琛的索科萨尔胸膛便捅,魏琛半个身子都在直升机边缘上,下意识往后一缩,靠在方世镜身上,脚发力正踹着那个少年!

黄少天虽然偷袭再次失败,而且这次从半空被魏琛踹到了地面,还受了点轻伤,不过心情好得很,好到魏琛护送他担架上救护车时都在傻笑。

“笑什么呀?”

“任务完成,所以笑。”黄少天从机甲里摸出电子地图给魏琛,“全部信息勘误结束,N65这块地方没标注,我要口述一下,长官您记好了……”

魏琛没听他说完先接了电子地图板,随手丢给方世镜:“你小子速度是快,我差点吃了大亏。不过我想知道的是,引爆地雷炸平N65是你想出来的阴招还是那个小子?你们行啊,直接轰平N65,管他之前地图上是什么样子呢,标注个深坑就可以了。”

黄少天想回答他是喻文州,可惜已经虚脱,头晕得很。

魏琛摆摆手让人送他上车,最后满脸堆坏笑说了一句:“回头教你几招,偷袭这种事情除了天性还要拼经验啊。”


  277 10
评论(10)
热度(277)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