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To Blossom Blue(Chapter 2.3)

第一部 小城之春

Chapter 2 Good Time


方世镜觉得,以他对魏琛的了解,蓝雨机甲队长应该很满意这次特训的结果,没想到魏琛看着远去的救护车笑得他智齿要跳下牙床跳舞——那是怎样吓人的笑容啊!

“魏琛?”

“把刚刚那个飚荤段子的小兔崽子给爷带上堂,要亲自审他。”魏琛满面春风地说着,像是没有正处在河池的暑热里,“不愧是全面推行基因改造的一代,小方,我觉得这批人会很有趣的。”

蓝雨机甲特训,这一年的确非常有趣。喻文州和黄少天除外,还有郑轩、方锐、于锋、宋晓等都被魏琛最后带进了正式机甲编队。他们岁数相差不到一岁,在两广的夏天里熟识彼此,经受魏琛严酷的训练折磨。天气渐凉不久,魏琛正带着一群小朋友野外作 战 训练,饭点的时间里他靠着棵大树闭目养神,听着小朋友们七嘴八舌讨论。

“黄少!把调料罐拿来!”方锐招呼着。

“是不是火候差不多了啊。”这是喻文州。

“我觉得可以,闻着够香了。”于锋也很上心,“我以前在家看我爸烧菜就这样的,可以关火了。”

郑轩受不了了:“你们煮个咖喱而已,又不是做法式大餐,用得着这样吗?”

黄少天把调料塞给方锐:“就你话多,怎么了?我们在野外特训就不能吃得像个人样一点吗?好不容易宋晓抓来一只肥耗子,再烧个咖喱,多完美的一顿饭!你训练没劲,吃饭也没劲,到底什么有劲啊?直接送你上战 场算了,看看敌 军在后面追着你屁股咬有没有劲。”

郑轩饿了几天,吃老鼠还是吃蚱蜢都可以,不过是受不了他们磨磨唧唧烧咖喱就被黄少天讽刺“话多”,这日子真是没办法过下去了。

这时魏琛的卫 星电话响了,这是他们进到深山老林里之后第一次电话响,他睁开眼摸起来喊喂:“什么事?”

方世镜倒是不怎么急:“能视频会议吗?各大军 区机甲 战 队队长的会,话说你又忘了提醒我给你写备忘录了。”

“哦哦,那个破会不参加也没什么。”魏琛拖下头盔,挖了挖耳朵。

“军 区发话了,你再不参会就换个地方待着。”

“好好,我参加还不成吗?你等我找个安静地方。”魏琛捂着电话听筒,“哥哥去开会,你们老实点,给我留一口饭吃。”

“是!”一群人纷纷应声。

魏琛拎着卫星电话走了两百米,拿出成像信号接收器按在卫 星电话上,啪啪设定好:“小方,我这边可以了,你把我接入会议吧。”

机甲战 队成立以来,各大军 区高 层都有意把大家整合,可惜西、北、南三个方向一直不太平,各地都需要成熟的机甲战队前往支援,所以没什么人回应。整合无望,就只剩下了每年两次的机甲战队队长会议,无疑就是走个形式,会上大家扯皮。魏琛不想参加自然有他的原因,比如刚进入会议室就被点名了。

“这不是猥琐流大师吗?魏琛你最近晒黑了啊,蓝雨的机甲怎么还不防晒呢?还是你背着我们刻苦单练去了。看你这么拼命,下次见面我让你一条腿好了。”叶秋笑得不怀好意。

“妈的,你少说几句没人当你是哑巴。还有上次来广州开心吗?差点被我们一个小朋友干翻,有没有怕?”

皇风战队队长郭明宇听到这个就来了精神:“什么什么?小朋友?叶秋没想到啊,你堂堂一叶之秋操作者也有这么一天?马上要死在沙滩上了?”

魏琛继续:“小郭,要不要听我讲点细节给你,这种机会千载难逢的。”

韩文清适时地清了清嗓子:“少幼稚点吧。”

郭明宇揣着手揉了几次:“韩文清真没意思。”

“开会本来就没意思。”叶秋说,“还是调教小朋友有意思对吧?魏琛肯定是不知道在哪里挖了几个好苗子,背着我们偷偷练兵呢。”

“哈哈,被你说对了,怎么样?练好了来虐你。”

“什么时候虐我?在你的梦里面吗?魏琛你可以啊,自己打不赢我就想用新人,也对,我们虽然都是基因改造人,可总有老的那一天,等我老了自然不如你的新人。不过我才十九啊,风华正茂,大好青春,要等你等到几百年之后呢?”

韩文清对他们这种无聊的对话毫无兴趣,转头问郭明宇:“王杰希呢?”

“哦,微草也在特训,他要迟到几分钟,马上来。”

“啧啧啧,不愧是首都,机甲战队都有两个。你们平时关系好吗?微草要是压了皇风一头,见面会不会很尴尬?”叶秋不依不饶。

“叶秋你是不是皮痒了?洗洗干净等我开扫地焚香去干你们嘉世?我们天天提心吊胆守着无人区边 境,安稳觉都睡不好,你好意思跟我扯皮啊?”

“什么无人区,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粒子浓度、电微子浓度和射线指标都很奇怪,你敢进你进。”

叶秋在会上没办法厚脸皮抽烟,手指有节奏地敲着烟盒:“我倒是敢进,北 京 军 区放我进吗?”

王杰希恰好这时上线:“你们嘉世还想把手伸到北京?”

叶秋笑了几声,这么敏感的话题他肯定不会继续下去。韩文清看了眼人,最后问道:“是不是就差百花的没来了?”

轮回队长张益玮说:“孙哲平在边境带队吧。”

滇 缅 边境,朝夕万变。得亏百花两个高手,带着机甲战队不辞辛劳整年奔波,才将将把敌 军防在境 外。

韩文清说:“那我们开始吧。”

会议内容在叶秋耳朵里过,对他来说穷极无聊,商议了无数次成立联盟 军的议题,再说上无数次还是没有什么结果。世道很乱,没人愿意坦诚公开实力,机甲战队上面都有军 区总部压着,联合哪是这么容易的事情。王杰希提了一句如果不成立联盟 军,至少把机甲战队联合演习做下去。大家都应和了一下,表示回头单独问问孙哲平,会上无人反对。

会议结束,叶秋想起什么,问魏琛:“你们那个偷袭我的小孩,现在怎么样了?进你手下机甲队了吗?”

“进没进都跟你没关系好吗?”

“我这不是怕你带孩子找不到诀窍,多关心几句吗?”

“谢谢您啊,下回演习见了,拜拜!”

叶秋看着魏琛灰掉的窗口颇遗憾,只好单独问还没下线的韩文清:“没走呢?”

“你有事?”

“韩文清,北 京把你当 枪使,送去东北转了一年连个军功 章都没赏过,你还干得这么带劲真不容易啊。”

韩文清冷冷道:“我没你这么厌世。”

叶秋一怔,忽地笑了:“是在下不好。”

“还有什么废话要说?”

“没了,拜拜。”

叶秋下线后盯着信号接收器发呆,直到他听见跟自己共处一室的苏沐秋说话。

“你他妈真是个怂货,天天在家看我们就朕来朕去把自己当太上皇,见了老韩屁都不放。”

叶秋抽出烟:“逗他没意思。再说了,谁让你们惯着我。”

苏沐秋咬牙切齿:“都是臣的不是。”

叶修冲他做个鬼脸:“爱卿知道就行。”

嘉世基地当天立马上演大戏,队员都知道苏沐秋跟叶秋干架的时候能躲多远就要躲多远。苏沐秋作为嘉世机甲战队仅次于关榕飞的机甲改造能人,除了上战场枪炮全精通,外加动手实干水平极其突出,深受领导喜爱。这会儿拎着枪满基地追着叶秋跑,枪里面就是他最新改造的“苏式”空包弹,这种空包弹打在人身上不会受半点伤害,就是会引发全部“痒神经”大爆发,令人笑个不停十分痛苦。叶秋曾经吃过这种空 包弹的苦头,全力飞奔力求不要被苏沐秋给打中。

吴雪峰手搭凉棚,冲两位扯嗓子喊:“食堂那边刚晾了酱菜啊!别过去祸害,小心阿姨扣你们晚饭……”

可惜他这话还没喊完,苏沐秋不小心一枪干飞一屉子等着进进烤箱的榨菜鲜肉月饼,叶秋发出了幸灾乐祸的大笑。

阿姨表示三个月内不想在食堂看见苏沐秋,并且冲叶秋甜甜一笑:“小叶啊,来给姐剁圆葱呗?用一叶之秋干活保证挺快的。”

一叶之秋和秋木苏都是东部鼎鼎大名的机甲,这一天日落前肩并肩在嘉世食堂后院切圆葱。

苏沐秋剁得有些心烦:“我怎么就上了你的贼船?”

“喂,你有点良心好吗?不是我跟吴雪峰一起向阿姨求情,让你来切圆葱戴罪立功,你以后还想进食堂吃饭?”

苏沐秋把圆葱想象成叶秋的脑袋,剁得更用力了。

“菜板要碎了。”

“碎了就买新的!扣我工资买!”

叶秋笑嘻嘻地说:“你工资不是要攒给沐橙当嫁妆吗?”

“还有你的工资可以抵债。”苏沐秋恶狠狠地又剁了几下后忽然想起什么,“对了,你今天会上怎么又问魏琛那个小孩的事情了?”

“啊?”

“这么喜欢为什么不直接抢来?”

“苏沐秋,我没发现你有当山大王的潜质啊?真去强抢民女,传出去了以后我的脸往哪里搁?”

“多稀罕的事情,你要脸?我怎么不知道?”

“阿姨来了,干活干活。”

“别唬我转移话题!”

阿姨抱着一筐圆葱:“小苏精力真旺盛啊,再剁一筐?晚上做馅饼给大家吃。”

苏沐秋怪叫了一嗓子。

青春尚好,无论是滂沱大雨的河池,还是夕阳沉沦的杭州。

  200 21
评论(21)
热度(200)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