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To Blossom Blue(Chapter3.1)

友情提醒今天更新内容基本都是百花的两位,男主1号在最后才露脸。



第一部 小城之春

Chapter 3 Life will change

 

云南金平,一个苗族村庄外。

张佳乐醒过来觉得喉咙像是被火烤过,干咳了几声,声音不大,憋在机甲里更是没什么。他躺在一个简易的战壕里,或者说是一个土坑更为恰当。

孙哲平一把掀开他的面具:“没事?”

张佳乐神志清楚,想起自己昏过去之前的事情,晃了晃脑袋:“我们这是被空投到什么地方了?你确定不是敌人的大本营吗?他们火力怎么这么强!”

孙哲平又把他的机甲面具盖上:“我让你不要冲得太靠前。”

“信号发出去了吗?”

“发了,真他妈见鬼,这个村子在官方地图上根本不标注的,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找到。”

张佳乐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机甲,随手扯了矮树上一张大叶子来擦机枪上的血,孙哲平看他擦了半天说:“这里的树,你最好少碰,都是国家珍稀植物。”

张佳乐气得不行,多扯了好几片叶子,塞进嘴里咬了几下吸收点水分,苦得他直眨眼:“你他妈管我呢!等我灭了那个村里的神经病,回头就把这林子铲平!”

孙哲平略惋惜地看了看那棵桫椤——号称蕨类之王的顶级濒危植物,被弹药专家毁得不成样子了。

百花正副队长带了两个小队例行巡查,到金平发现本地一点都不太平。苗地居民完全不买机甲战队的账,村长牵着自己家里养的大黑狗和孙哲平鸡同鸭讲半天,一位本地翻译被张佳乐机甲腰上的弹药吓破了胆,百花战队第一次出门被当成侵略分子。张佳乐费尽口舌向翻译解释自己的百花缭乱大致是怎么回事,这是国外传来的先进技术,现在打仗一个机甲战士可以扫荡几百个普通士兵,百花是人 民 卫士要一致对外等等。孙哲平冲他干笑,无奈得很。可还没等张佳乐感慨完孙哲平的干笑,就听到村里有枪炮声响起,身后一个队员扑倒了他,孙哲平操作落花狼藉前去应战,村民有模有样地后撤,洋鬼子肆无忌惮地冲了出来。

村长没有退,他站在村前像个冷静的疯子,掏出一把刀戳进了黑狗的脖子。那只狗临死前等着眼睛看张佳乐,像是无声地求他什么。狗血被村长找了个瓶子接好,学着弹药专家的动作把那瓶子甩了出来,百花队员随手一枪爆了那个血瓶,狗血飞溅,居然不是红色的,是墨一样的黑。

落花狼藉那天砍倒了不少人,后来一个百花队员直接被人爆头,机甲头盔飞上了天,鲜血喷了百花战队队长半个机甲。张佳乐上去抱着孙哲平往后拖,闻到了腥咸的味道,至于是人血还是狗血他分不清。撤离得很仓促,差点忘了基本的阵型,张佳乐在遭受一轮袭击后果断把孙哲平给扔到了地上,孙哲平被摔得险些骂娘,强忍着喊了句“别冲得太前!”。再后来张佳乐越战越勇虐翻对方无数,可惜孤军乱战中被人打晕了头,醒过来还要被孙哲平教育不准再有第二次。

“难道是你把我打晕的?”张佳乐怒道。

“不是我队里还有谁敢?”孙哲平瞪眼睛。

队长和副队长要当场打起来,百花队员守在两边,随时准备冲上去拉架。张佳乐率先冷静下来,燥热的空气里他快要喘不过气,身体里的血液同红河滔滔不绝的水流一样咆哮奔腾。他定睛看了看孙哲平:“小孟呢?”

孙哲平心口一悸,脸上悲伤的表情收都收不拢:“牺牲了,还有王洪强和刘钊。”

刘钊就是那个在孙哲平身边被人爆头的,他和王洪强是队长亲自带着的,小孟则是从进机甲战队就跟在张佳乐身边。张佳乐深呼吸调整情绪:“刘钊的机甲头盔呢?他怎么被人击中的?”

机甲技术发展至今,想要被一枪爆掉脑袋实属难事。除非是重火力轰炸,一般的狙击枪都无法制造这样的杀 戮效果。百花两个小队踏足这一带,压根没有得到此处埋伏敌方人员的警告,除此之外村长杀狗的一幕也很触目惊心,只要细细回忆,张佳乐不寒而栗。

孙哲平分析了几句:“是我失职,回去再说。当务之急,先想怎么冲出包围圈。”

张佳乐自小不服输,打架小能手在十五岁被挑进军营预备队后,出色的天性让他没费什么力气就进了机甲队。云南同他国接壤的地界不太平,几年来战火不断,无数跟张佳乐一样的少年都憧憬舍身卫 国,真到了战场上吓得脚软的就不提了。张佳乐在机甲队混了四年多,孙哲平跟他一直默契,此时孙哲平要揽责任,他一样想揽。只不过在这里争吵责任归属,没有任何意义,他们的当务之急是如何把剩下的人活着带回去。一般人所拥有的常识里,机甲战队都属于不能轻易招惹的,即便是境外虎视眈眈的敌人,遇上“双花”组合也要先掂量一下自己的轻重。除非有人带了巨型重火力武器,对机甲战队出手通常都意味着做好了伤敌一百自毁一千的准备。村寨里情形不明,谜团重重,张佳乐想不通,孙哲平也一样。

金平这个村寨附近有红河的支流经过,山与山交相错峰,梯田水波涟漪闪闪。太阳西下时,日光照在远处,穿不破云层,仰望高空只见天地色暖,袅袅烟雾升起,高低起伏的地势成就了梦一样的景致。暖云、高山、流水、黛烟,像是一曲配合得极好的乐章,无比动人。百花一行人没心情欣赏美景,张佳乐看那烟雾想了想:“这个村子太奇怪了。不只是他们窝藏敌 军的事,那只狗杀得莫名其妙,我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些把戏。”

孙哲平木着脸,看向他们逃脱的方向:“装神弄鬼。”

张佳乐狠狠地踹了一脚踩着的石头,直接踩碎了。“就是装神弄鬼,这地方以前都是自治区,天知道他们藏了什么鬼玩意!”

“巫术?”孙哲平看了看自己机甲上的血,因为干透了无法分辨到底哪里是战友的血,哪里是那村长杀狗溅上去的。

“顾不上了,你说得对,先跑再说。”

百花一行人开始讨论紧急方案,侦查发现追兵从三个方向来,突出重围只有过红河南岸。可南岸距离真的敌 区就不远了,兵行险招又不得不去,孙哲平当机立断全队火速赶往红河岸。机甲可以低空飞行,只是耗能太快,除非确定可以甩开追击,不会轻易上天的。孙哲平心里焦油喷发,不知道援军何时能到,张佳乐在小队最前面,他殿后,十几个人不多时就到了河岸附近。前几日刚刚下过暴雨,河水涨得很高,一路走来无比泥泞,没人敢开太亮的光照射,只能摸索着前进,不多时天色就会彻底暗下来。湍急的水流忽然出现,岸边大石头上布满青苔,张佳乐谨慎地端详了好久才令队伍在这里停下。

孙哲平从队尾跑过来低声说:“今晚是十五,会是满月。”

“那就等月亮出来再行动。”

十几个人都低声说收到,张佳乐盯着树上一只巨大的蜈蚣出神,孙哲平拍他一下:“我包里还有吃的。”

“不饿。”

“那你盯着虫子看。”

“小孟跟我说,他女朋友也参军了,在昆明当后勤。”张佳乐有点不神游,“蜈蚣上次吃过,不如蚱蜢好吃,烤的蚱蜢特好吃。”

孙哲平很无奈,从地上捡了块碎石头砸晕了那只蜈蚣,拎到张佳乐脚下:“凑合一下吧,要烤吗?”

张佳乐面无表情翻了下身上的补给袋,低头顺手抄起死蜈蚣扔进一个空的包装袋。“不了,我带回去再吃。”

孙哲平听到他在笑也不戳破,仍旧坐回原处。十分钟后侦察兵叫他:“孙队,河对岸有信号。”那不是单纯的信号,还是百花加密的询问信号!孙哲平警觉地再查看一次信号收发器,确定的确是自己人后也回了信号。

张佳乐一挑眉:“这么快就来了?不错啊。回去给剩下看守的晚饭加鸡腿。”

两岸这样就不急了,对面表示拉了整整一个团过来准备当拆迁办,誓要给这个不知底细的村寨一点颜色看看。

圆月当空,黄润的光妄想铺进亚热带的丛林深处。追捕百花小队的人终于赶到,河对岸给了信号,自家人带足火力前来救援,孙哲平心中有数,放开手脚率先冲了出去,一把重型光剑所向披靡,与最先赶到的追击敌 军狭路相逢,剑光在夜幕中披荆斩棘无往不利,一时敌方方寸大乱。张佳乐火速跟上,手雷、小光弹、烟雾弹接踵而至,四周的追击者瞬间变成了被围捕者,百花缭乱以外火光四射绚烂无比,倒是显得天上的月亮形单影只。百花正副队长无所顾虑,河对岸的援军慢了半拍才抵达,几名机甲战士开启飞行模式直扑过来帮忙,几名拖后的敌方士兵随便轰了几枚手炮就开始逃窜,张佳乐看着一个像是指挥官的家伙要跑,提枪便追上去,刚准备瞄准那家伙的后背,只见一根长矛破风而出!直挂那人右肩,把人钉在了树上。

张佳乐下意识想甩出一颗闪光胆炸瞎那人的眼算了,强忍着转身打了个招呼:“叶秋。”

叶秋的一叶之秋在黑夜里像是隐去了轮廓似的,突然现身如同施了咒语的黑色恶鬼,在燥热的热带阔叶林中,一轮圆月下,杀气贯穿整个河岸。


  230 13
评论(13)
热度(230)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